第998章 998:肮脏的女人
作者: 美越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998章 998:肮脏的女人

  赵默很费解,陆羿辰放走席子皓的动机。

  “boss,席子皓一旦放走,再想抓到他就难了。他那么狡猾,办事小心翼翼,现在知道这么多的人都在找他,一旦再抓到机会藏起来,绝对不会再让我们找到他!

  陆羿辰站在窗口吸烟,不说话。

  他看着遥远方向繁华奢丽的灯火,不知在想些什么。

  赵默向着那个方向看了一眼,那里正是顾若熙现在所在席家的方向……

  “boss,我们什么时候行动,去救少奶奶?”赵默低声询问。

  陆羿辰还是不说话。

  只是手指忽然收紧,指间的香烟变了形,缭起一片白色的烟雾。

  赵默再不敢多言。

  但在心里还是想不通。

  boss为何忽然和宋成安联盟?宋成安真的会按照boss的意思,将席子皓抓住,送到席家到各位长老面前受审?

  怎么想都觉得,这件事很悬乎。

  怕就怕那宋成安因为自己女儿的事,更想打压陆羿辰,最后放走席子皓。

  “boss,我还是觉得,我们亲自抓住席子皓,更为稳妥。”赵默忍不住,又出声提点一句。

  陆羿辰缓缓转身,看向身后的赵默。

  他的目光很黑,就好像聚拢了窗外阴沉沉的天幕。

  赵默不禁吓得心头一寒,微微垂下头,不敢多言。却听见陆羿辰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

  “你是担心我,和席老做对吧。”

  赵默的心思,一下子被陆羿辰看穿。

  “boss,我也是觉得,您不要和少奶奶之间出现任何……”赵默为难地抓抓头。

  陆羿辰的目光,再次看向窗外的远方,薄薄的唇齿间,传出很轻,却很冷的一句话。

  “杀害我孩子的凶手,我怎么能放过。”

  “在救出若熙之前,我必须先报仇!”陆羿辰的一双铁拳,骤然捏紧,骨节根根泛白,青筋凸爆。

  赵默脊背都开始发冷,竟然不知不觉被陆羿辰身上萦绕的阴冷气息,迫得退后了一步。

  但心下还在惶惑不解,报仇?

  是指宋成安?

  但让宋成安抓住席子皓送去席家,不正是帮了宋成安在各位长老面前立功?

  赵默不禁摇头,boss的心思,他怎么猜得透。

  还是相信boss,一定有他自己高深莫测的计划吧。

  ……

  慕容兰小心翼翼地推门出去。

  现在正是深夜,整栋大宅子里没有人。

  到处只是点着光芒不亮的昏黄壁灯,视物的清晰度也不高。

  她本来被宋成安囚禁了,但宋秉文回来后,让守在门口的保镖,都撤了下去,这才有机会离开房间。

  慕容兰站在通往上下楼的楼梯口,看了看楼上,又看了看楼下。

  不知怎的,总觉得今天晚上的宋家,安静的好像一座死城。

  心里也总有一种,微妙的,不太好的感觉。

  忽然,她只觉得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似有一股凉风从脖颈一路钻入衣领之中。

  “啊!”慕容兰吓得低叫一声,赶紧捂住嘴,豁然回头……

  当见到身后的人,是宋秉文的时候,慕容兰这才长长松了一口气。

  “怎么是你?”她问。

  “已经凌晨一点多了,你偷偷摸摸出来,做什么?”宋秉文用着一种审问犯人的口气道。

  慕容兰真的很不喜欢他这样的口气,难道她在他眼里,只是一个小人?

  “我只是想去看看我弟弟,却不知道他被你们安排在哪间房。”

  宋秉文用力盯了慕容兰几秒,眼底还是充满怀疑,这让慕容兰分分钟都觉得锋芒在背。

  “他在四楼的房间。”

  宋秉文最后,丢下这句话,转身离去。

  慕容兰松口气,看着宋秉文远去的背影,就在宋秉文即将进入房间时,慕容兰忽然唤住了宋秉文。

  “秉文!”

  从前,她一直都这样呼唤他的名字。

  宋秉文的背影僵住,好似挣扎半晌,才从一些恼人的回忆中回魂。

  “什么事!”宋秉文的口气,不太和善。

  要是平常,慕容兰听见宋秉文这样的口气,早就不会往下说了,但这一次,还是耐着性子,好声好气地对宋秉文说。

  她一边说,一边走向宋秉文。

  “我知道,你生气,我忽然提出来嫁给你!我是真的不知道,你有了自己的女朋友,还是丽莎姐。”

  宋秉文抓着门把手的手,忽然攥紧。

  慕容兰蹙起眉,“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都不能弥补。”

  “自私的女人!从来都只顾着你自己的意愿!”宋秉文几乎咬牙将这句话从唇齿间挤出来。

  慕容兰深深低着头,“我知道,我是真的很自私。”

  她早就忏悔自己这项罪责了。

  “当初为了一个男人,你连自己的家族都能背叛!你为了得到那个男人,不惜连你的贞洁也都奉献出去!慕容兰,我真的很怀疑,你这样的女人,到底在你心里,什么才是最重要!”

  宋秉文缓口气,继续逼问,“爱情?为了你所谓的爱情,亲情友情,所有的一切,你都可以抛弃是不是!”

  慕容兰硬生生退后一步,被宋秉文斥责得无地自容。

  是啊!

  她当初,为了自己所爱之人,完完全全将自己的全部都奉献了出去!

  亲人,家族,身体,尊严……

  所有的一切,都没了!

  可最后,她什么都没有得到!

  她也懊悔,也痛恨,但更恨自己。

  “你现在又是什么意思?慕容兰?还是在为了席初云,来祸害我宋家的是不是?”宋秉文逼近慕容兰一步。

  “我没有。”她茫然摇头。

  “慕容兰我告诉你,我娶你,我也给你宋少奶奶的头衔,但我会让你一辈子独守空房!我不会给你真正的身份!在我眼里,你就是一个肮脏的女人!”

  宋秉文失控的暴躁着,连自己说了何等伤人的话,都没发现。

  慕容兰脸色青白一片,眼圈倏然就红了,但眼泪还是拼命忍住,不可置信地看着宋秉文。

  “肮脏的女人?”

  宋秉文的唇角,轻轻颤抖了一下。心里自知,话说的有点重了,但要他对她道歉,绝对不可能。

  他现在很恨这个女人!

  若不是这个女人,他也不会和丽莎走到今日这一步!

  他将丽莎利用他的愤怒,全部都归咎于慕容兰。

  自然,更是慕容兰害了小晴。

  这一桩桩一件件,都是不可原谅的滔天大错!

  “我对一个背叛自己家族的女人,真的很不耻。”宋秉文冷哼一声,转身要走,忽然手臂一紧。

  慕容兰抓住了他的手臂。

  “宋秉文,你为了你的家族,即便你父亲做错事,你也会包庇纵容,是不是?”

  “这是我宋家的事!轮不到你个外人插嘴!”宋秉文用力甩开慕容兰。

  慕容兰撞在一侧的墙壁上,脊背一阵生疼。

  她咬牙忍住,还是好声好气地对他说话。

  “秉文,我有一件事想问你,我觉得你会有线索。”

  宋秉文黑眸一凝,警惕地瞪着慕容兰,“你又打算耍什么把戏?”

  慕容兰摇摇头,声音更加细弱。

  “我想知道当年……”

  宋秉文的眸光收得更紧,“你想知道?”

  他拖着长音,渐渐明白,慕容兰到底想问什么了。

  宋秉文笑起来,“慕容兰,你还有没有一点骨气!这么多年了,你还惦记着那个孩子是不是?”

  慕容兰纤弱的肩膀,生生一颤,茫然地看着宋秉文。

  “我只是……只是想知道而已,我不会见她,也不会相认……什么都不会做,只是想知道而已……”

  她断断续续地开口,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当年,她也是那么抵触提起当年的一切!

  包括那个孩子,包括那一天的意乱情迷。

  所有的一切,她都想在记忆中抹去。

  包括那个孩子,她也只是在做梦的时候,偶尔心痛一把。

  大概是最近,看多了小孩子在身边绕来绕去,又见到了席初云的儿子关关,埋藏在心底最深处的遗憾,才会越来越清晰。

  “不知道!”

  宋秉文狠绝的三个字,彻底毁掉了慕容兰全部的希望。

  她现在,也只有宋秉文可以问。

  也只要宋秉文清楚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事。

  也正是因为那件事,席初云和宋秉文之间,才会从挚友决裂,几年不再联系。

  慕容兰听见响亮的关门声,走廊里已经没有了宋秉文的身影。

  只有慕容兰一个人,身体无力地杵在那里,最后身体一歪,瘫在走廊的墙壁上。

  曾经,她实在是太任性了,也对席初云迷恋得失了魂。

  一心一意,只想成为席初云的女人,哪怕没有爱情,只要得到他的人……

  她也甘之若饴。

  知道席初云和席子皓之间争夺当家人的位置。

  席家内部,有人便以席初云年过三十,还不曾成婚,没有一儿半女,将来有碍席家香火绵延,用这个理由压制席初云。

  席初云遵照上一代家主遗言,寻找顾小童多年无果,却还不肯另择佳偶成婚。

  席子皓和慕容家的联合,形势对席初云很不利。

  当时在席老,正是秘密筹备,联系医院,做试管婴儿。

  慕容兰见此情形,脑子一热,便哀求宋秉文,帮她一个忙。

  她想为席初云,生个孩子。

  席初云和宋秉文是从小到大的好友,这个忙,只要宋秉文肯帮,肯定能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