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9章 929:熙熙,我们结婚吧
作者: 美越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929章 929:熙熙,我们结婚吧

  陆羿辰吻得如火如荼,顾若熙几乎难以招架。

  想要大口喘气,他却根本不给她可以自由呼吸的机会。

  一双手,只能紧紧地攀着他,身体彻底没了力气……

  就在她几乎窒息的时候,他终于放开了她。

  声音沙哑地低声对她说。

  “这么多次了,还不会换气。”

  顾若熙脸颊通红,嗔怪地瞪他,“是你太霸道了。”

  陆羿辰勾唇一笑,滚热的手掌抚上她细白的脸颊,手指轻轻拨开垂落在她眉宇间的碎发。

  “熙熙,我爱你……”

  深情的声音,沉重而又郑重,却倏然撞击了顾若熙的心口。

  她难以置信地望着他,知道他是那种喜欢一个人,也不会轻易用口说出来的人。但这般忘情地轻易说出来,她是那么的高兴,却在他的眼底看到了一抹浅浅的悲伤。

  “羿辰,你怎么了?”

  “我只是太高兴了,没想到……你和我的孩子,终于回到我的身边了。”

  陆羿辰笑起来,眉宇飞扬,额头抵在顾若熙的额头上。

  他很喜欢这样与她距离靠近的姿势,彼此的呼吸交融,可以清楚嗅到她身上专属的味道,也可以近距离地看到她的眼睛。

  她的眼睛,很黑,很亮,剔透如琉璃珠子。

  “熙熙……”他抬起手,触摸上顾若熙的睫毛,轻轻的撩拨一下。

  陆羿辰又笑起来,“你想要?”

  “才没有,就是……”她都不好意思开口了,“不是你想吗?”

  “我是想,可是你的身体……我不想伤害我的孩子。”他滚热的呼吸,故意在她耳畔吹了一下,扰得她浑身痒痒。

  “好啊你,故意挑逗我!”顾若熙锤了他的心口一下。

  他笑着握住她的小手,唇边勾起完美的弧度,“你按奈不住了?”

  “才,才没有好吧!”她赶紧翻个身背对他。

  心中却有一个念头,就好像火都烧开了,却不在锅里放水,烧得锅子干冒烟的煎熬。

  陆羿辰笑着从后面拦腰抱住她,掌心落在她的小腹上,“熙熙,你的身体好热。”

  “才没有!”

  “热的烫手!”他笑呵呵地,还故意在她脖颈上点火。

  “没有!是你热!”

  “呵呵……”他笑得声音很好听。

  她闭上眼睛,感受他胸膛的热度,舒服的好像浸泡在柔柔的暖水中。

  “羿辰,我爱你。”

  肺腑中的言语,轻易就说出口,每一个字都那么真,那么深。

  陆羿辰抱着她的双手,忽然收紧。

  紧致的好像要将顾若熙的身体,深深嵌入到他的胸腔之内。

  忽地,陆羿辰翻身起来,抓着顾若熙的手,“走,我带你去看一样东西。”

  “看什么?”顾若熙好奇,随着他起身,还来不及穿鞋子,就被他一把抱起来。

  “我自己走啦!”

  “我抱着你去。”

  “让佣人看到会笑话我们的。”

  陆羿辰却不肯放手,大步流星,笑着抱着顾若熙上了四楼一个房间。

  推开门的那一刹那,房间的灯火全部亮了起来。

  当顾若熙看清楚那房间正中高耸在一个高台上的模特穿着的迤地长裙,整个人都惊呆了。

  繁丽的灯火下,那一件雪白的婚纱,似被倾泻了天际所有的星光,璀璨而夺目,耀眼地刺目,几乎睁不开眼。

  “这是……”

  顾若熙张大嘴。

  她怎么会忘记,这件婚纱,正是当年他们准备举行一场盛大婚礼时,陆羿辰亲自用“星光”为主题,请了最好的设计师为她量身定制的奢华婚纱。

  可最后,他们的婚礼却没能如期举行,他们便签字离婚了。

  顾若熙激动得眼角一阵颤抖,倏然就有泪水弥漫眼眶。

  “原来,你还一直留着。”

  “这么珍贵的婚纱,我怎么舍得舍弃。不仅仅是因为它的价值,而是其后无价的寓意。”

  陆羿辰抱着她走过去,靠近那件婚纱,就好像靠近了天空的星光,激动得顾若熙心口一阵颤抖。

  她想伸手触摸一下那件婚纱,抬起的手指却好像没有力气一样,不敢亲自触碰。

  “熙熙,我们结婚吧。”

  顾若熙心口砰然一动,怔怔地看着陆羿辰,看着他深邃的黑眸,心口跳得更加厉害。

  她站在婚纱前,陆羿辰从婚纱一侧的台面上,拿起一个绒布盒子,打开来……

  顾若熙吃惊地捂住嘴。

  那盒子中,璀璨夺目的钻戒,刺激了她浑身全部的神经。

  当年,他故意留给她一个悬念,并未让她看到钻戒的款式,要等到婚礼的当天,亲自戴在她的手上。

  她这些年,一直在心底都很好奇,那会是一款什么样式的婚戒。

  今天终于见到了,也终于看到了那寓意锁定一生的婚戒,心口跳动的愈加剧烈,好像一直小鹿乱撞。

  钻戒用细碎的钻石烘托,灯光下,亮得灼目,尤其被捧在正中的硕大钻石,切割成星辰的形状,而下面似一双围成心型的手掌捧着。

  顾若熙激动地望着那枚钻戒,在陆羿辰热切的期盼下,终于缓缓伸出自己的手。

  陆羿辰亲自为她戴上那枚钻戒,看着在钻戒的衬托下,她更加白皙修长的手指,欢喜得唇角尽是幸福的笑容。

  他一把抓紧顾若熙的手。

  “熙熙,这是最适合你的款式。”

  他一把将她拥入怀中,“我要给你一场盛世婚礼,让你成为全天下女人都羡慕的女人。”

  “羿辰,不要对我这么好,我会幸福的感觉要死掉的!”她的声音哽咽着,紧紧抱住他的肩膀。

  眼泪在眼眶中打转,一闭眼,便轻易落了下来。

  “傻丫头!幸福还要死掉!不许随便这么说你自己!”

  陆羿辰轻柔地捧住她的脸颊,将她眼角的泪痕擦拭干净,“哭什么?这么高兴的事,应该笑,不许哭!”

  他的口气总是那么的霸道,带着命令的味道。

  她赶紧乖乖点头,很喜欢他的霸道,喜欢在他的霸道中,乖顺的像一只小绵羊。

  即便他看上去像一只大灰狼,但她知道,她会是那只在狼身边很幸福的小羊。

  “我是感动,不是哭。”她嘟着嘴,柔顺地伏在他的胸口上。

  他笑着抚摸她的长发,柔声在她的耳边说,“感动也要笑,不许你再掉眼泪。我会心疼……”

  暖热的气息,浮荡在脖颈间。

  顾若熙浑身一软,双臂勾住他的脖颈,直接吻上他薄薄的唇瓣。

  “羿辰,我们结婚,我要嫁给你,做你一辈子的女人!”

  陆羿辰更紧地搂住她,吻得如痴如醉,彻底让顾若熙在他的怀抱中没了任何力气,软软地瘫在他的怀抱中……

  “羿辰,幸福,就是跟你在一起。”

  她靠在他的胸膛,长发披散,落在他的肌肤上,如同披散的海藻。

  陆羿辰的手指,缠绕着她柔软的发丝,唇边噙着笑。

  “幸福就是跟你和孩子在一起。”

  顾若熙噗哧笑起来,“幸福就是我们一家都在一起。”

  清晨的日光散落进来。

  陆羿辰看着床上熟睡的顾若熙,将被子给她盖好,小心翼翼下床。

  阳光从窗帘的缝隙洒落进来,有些刺眼,他担心阳光吵到顾若熙的好眠,将窗帘更紧地拉好,这才轻手轻脚地出门。

  不想,顾若熙翻个身,发现身侧的位置的空的,便警觉地醒来。

  “你要出去?”

  顾若熙睡眼惺忪地坐起来。

  “公司里堆积了很多文件要处理,你再睡一会,昨晚睡得太晚。”

  顾若熙脸颊微红,抱着被子,裹住自己赤裸的身体。

  “不要那么拼,你才刚刚出院。”

  “为了你和孩子,我要好好工作,养你们。”

  “我和孩子,会很节约,不需要你那么拼。”

  “我想给你们最好的一切。”

  顾若熙感动地抿着嘴。

  这时候,徐阿姨敲响门,“少爷,塔丽来了,说有事找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