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6章 846:犯瘾
作者: 美越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846章 846:犯瘾

  席初云从警察局将宋晴洛带出来。

  宋晴洛低着头,不敢抬起来,小心翼翼地跟在席初云的身后。

  一直上车,席初云也没有说一句话,甚至连看都没看宋晴洛一眼。

  宋晴洛紧张地坐在副驾驶上,双手紧紧抓着安全带,头都不敢动一下,目光更是不敢看向席初云,生怕看到席初云发怒的脸色。

  珍妮被警察扣下了,根本不放出来。

  席初云没有强求,利用小孩子耍手段的事,他不是很赞同,留给警察,到时候将孩子交给席子皓,也了却了一桩心事。

  “初云哥哥……”

  就在席初云要启动车子的时候,宋晴洛弱弱出声。

  席初云却没有任何反应,直接开着车子,开往席家。

  一路上,宋晴洛都如坐针毡,浑身不自在难受极了。

  “初云哥哥!”

  下车后,宋晴洛喊了一声走在前面的席初云。

  天色已经黑了,宅子里灯火通明,院子里也火光潋滟,可这些在宋晴洛的眼里,都是一片漆黑。

  “什么话都不要说了!明天就安排专机,送你回美国!”

  “我不要回去!”宋晴洛一跺脚。

  “你做的那些事,我不说,父亲不说,并不代表我们就真的不知道!”席初云冷冽的声音,骇得宋晴洛浑身一颤。

  “我没做什么……我只是……”她想试着解释,舌头却打结了。

  “别自作聪明了!”席初云恼喝一声。

  宋晴洛吓得浑身一颤,额上瞬时布满一层细汗。

  “还不抓紧回去!”席初云又是恼喝一声,琥珀色的眸子里都是厌恶。

  宋晴洛气得胸腔内火焰燃烧。

  为什么,初云哥哥对顾若熙就可以那么的温柔,就可以那么的柔和?每次对她,不是冷漠就是愤怒。

  双手捏成拳头,贝齿紧紧咬着,低着头进门。

  “看紧她,不许她离开家门一步!”

  房门砰然关紧,这栋大宅子,成了宋晴洛禁锢的牢笼。

  “初云哥哥!我不会回去的!我不回去!”

  等席初云走了,宋晴洛对着空荡荡的房子,大声喊着。

  她若走了,等慕容明清醒过来,把她招供出来,她就再也回不到初云哥哥身边了。从小到大,她了解初云哥哥,不喜欢心思狠毒的女人,她不要被初云哥哥彻底厌恶。

  她还要做初云哥哥的妻子!

  做他的女人!

  “烦死了!”宋晴洛抓起一旁的垫子,狠狠抛在地上。

  “席子皓,你居然敢耍我!我要你也去死!”

  手机响了,是一条短信,正是席子皓发来。

  “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很开心吧,小晴。”

  宋晴洛气得抓狂,直接将手机摔了!

  “混蛋!”

  房间外面传来吵闹的声音。

  “我要出去,让我出去!都让开!”

  “李小姐,您不能出去,老爷有吩咐过我们,要好好照顾你。”

  宋晴洛推门出来,就看到李梦涵形容狼狈地站在几个佣人面前,细瘦的身体,摇摇欲坠,看来神智还不堪清楚,还透着几分难受的挣扎。

  “怎么回事?”宋晴洛走过去。

  “宋小姐,李小姐要出去!”

  “那就让她滚蛋好了!这个家里成了什么?到处捡人收容进来,也不知道席爸爸是真的老了,还是糊涂了,怎么总做一些让人想不透的事!”

  从李梦涵被于奉天带来这个家里,宋晴洛就很奇怪,还曾试探席老两句,他却什么都没说。

  “一个小明星,收留她做什么!还劳心劳力从警察局里带出来!叫她滚蛋!”宋晴洛心情不好,看见谁都烦。

  佣人很为难,老爷的吩咐,她们可不敢忤逆。

  李梦涵空洞的目光扫了宋晴洛一眼,摇晃着就要冲出去,“都让开,让我走!”

  佣人围上去,李梦涵就失控了,看着虚弱,力气却很大。

  好几个佣人都被推到在地。

  李梦涵失去平衡,倒在地上,浑身都纠结地蜷缩起来,不住打滚。

  “我好难受,好难受……”浑身的骨头,好像被千万只蚂蚁爬来爬去,心口也空虚的难受,脸色苍白的几乎发青。

  “她这是怎么了?”宋晴洛也惊呆了。

  “应该是毒瘾犯了。”佣人小菊低声说。

  “毒瘾?”宋晴洛皱起眉。

  “老爷有吩咐过,在她失控的时候,要控制住她。”小菊又道。

  “她吸毒?”宋晴洛笑起来。

  李梦涵终于被佣人七手八脚地抬回房间。

  宋晴洛也笑着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翻箱倒柜终于找到了一个小小的透明袋子,里面装着一撮白粉。

  这还是在国外上学的时候,参加聚会,同学们玩的时候给了她一包。

  她从小在黑帮,父亲也耳提面命告诫她,这辈子都不许沾染这种东西,她自然也不会沾染这种会上瘾的东西,便没有吸食悄悄藏了起来。

  “小东西,今天有用武之地了。”

  等到佣人都从李梦涵的房间散去,宋晴洛悄悄推门进去。

  李梦涵虚弱地蜷缩在床上,脸色灰白的吓人,额上都是潮湿的汗水,长发凌乱地黏在脸上。

  发现有人影站在床前,李梦涵虚弱地睁开眼睛。

  “很难受是不是?啧啧啧,好可怜,真让人不忍心啊。”宋晴洛拿出那个小袋子,在李梦涵的眼前走了一圈。

  李梦涵空洞的眸子,瞬时一亮,挣扎着就要去抢,最后又忍住。

  她不住摇头,“我不要!不要!不能要!”

  “听说犯瘾的时候很难受,你真的忍得住?没关系的,吸一次,缓解缓解也没事的。我可是真的可怜你,才会拿给你的。”宋晴洛一副很悲悯李梦涵的样子,直接将那个小袋子,放在李梦涵的床头柜子上。

  宋晴洛娇笑着,转身出去。

  李梦涵挣扎出一丝力气,看着柜子上,在灯火下泛着刺眼光芒的白色粉末。

  她强迫自己不要靠近,千万不能靠近,再吸一次,就真的很难戒掉了!

  可她现在真的好难受,真的快要受不了了。

  “只吸一点点,缓解一下,应该不会有事……”李梦涵虚弱地抬起手,够向桌子上的白色小袋子……

  ……

  陆羿辰望着顾若熙,她的双眸亮的惊人,也冷的惊人。

  过了一会,陆羿辰再次问她。

  “你真的考虑清楚了?”

  “真的考虑清楚了。”

  “好,我让人立刻安排。”陆羿辰凉漠的声音,比顾若熙更冷。

  这种欺骗他们兄妹的手段,陆羿辰也很憎恨。

  “哥哥那里,暂时先隐瞒着。”顾若熙最不放心的还是哥哥,但这个孩子留下来,终究会是哥哥的祸害。

  这个恶人,她来做!

  “他不会知道的。”陆羿辰道。

  刚走出医生办公室,竟然就看到急匆匆跑来的慕容兰,手里还拿着手机,一副焦急寻人的样子。

  慕容兰和顾若熙差点撞了一个满怀,赶紧道歉。

  “不好意思,我太着急了。”

  顾若熙现在面对慕容兰,脸色也不能缓和下来,慕容明可是慕容兰的弟弟。

  慕容兰着急奔走,还是没有寻到给她打电话的那个女孩,就焦急问医生。

  “有没有一个怀孕的女孩子……她要堕胎。”她怎么忘记问那个女孩子叫什么名字了。

  来妇产科的,很多堕胎的女人,医生也不知道慕容兰具体问哪一个。

  慕容兰赶紧将电话回拨过去,“你在哪间病房。”

  顾若熙的脸色一沉,当即明白,定是田丁丁和慕容兰求救了,走过去,拦在慕容兰面前。

  “这件事,你最好不要插手。”

  慕容兰困惑皱眉,“什么意思?”

  “不妨告诉你,田丁丁怀了你弟弟的孩子,却谎称是我哥哥的孩子。现在东窗事发,这个孩子,肯定不会留下来!”

  “什么?”慕容兰一时间消化不了这个消息。

  “可是……那是一条生命啊,我们再好好想想!”慕容看见顾若熙转身要走,赶紧拦住顾若熙。

  “没有什么好想的了,田丁丁找你来,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顾若熙决绝道。

  “顾小姐,这件事,我们好好谈谈,谈谈!”慕容兰几乎用哀求的口气了。“我知道,这件事,换成谁都会生气!但我弟弟的情况……顾小姐,我们坐下来谈谈,我们商量一下,你要补偿也好,什么都好,我还是希望让我见一见那个叫田丁丁的女孩,确认一下这件事。”

  “我告诉你这件事,只是让你知道真相,我们也没什么好谈的!”顾若熙推开慕容兰,直接进了田丁丁的病房。

  “顾小姐!顾小姐!”慕容兰大声呼喊,被两个医护人员拉开。

  陆羿辰走过去,站在病房门口,病房内已有两个护士正在准备针剂药品。

  “陆先生!求求你,不能打掉啊!求求你,让我和顾小姐再好好谈谈!让我们好好谈谈!”慕容兰哭声哀求。

  弟弟已经那个样子,现在忽然有个孩子给慕容家留后,说什么也不能让打掉。

  陆羿辰态度冷漠,一言不发。

  病房里传来田丁丁的喊叫声。

  “我要见若阳哥哥!我要见若阳!让我见顾若阳一面!”

  田丁丁奔跑着,将面前的护士全部推开,不许任何人靠近,嘶声大喊,嗓音沙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