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9章 699:私会,空穴来风
作者: 美越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699章 699:私会,空穴来风

  陆羿辰一把将殷凯的手给挥开,“谁都没有可馨重要!”

  现在他忽然明白,类似一种消极的恍悟,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的,不会离弃的人,只有可馨!当年顾若熙将话说得那么漂亮,还不是选择了背叛和离开。

  “可馨……”

  殷凯呢喃一声。

  可馨一直都是他们心里最深最深的痛。

  如果,可馨只是安静的死于心脏病发,或许他们也不会这么难受。

  偏偏,可馨是生无可恋,吞了所有的药片,自求一死。

  而起因……

  便是因为祁远治给可馨的非人伤害。

  这么多年,殷凯和陆羿辰,否同时看祁少瑾不顺眼,甚至将祁少瑾当成可以报复的对象。

  陆羿辰深邃的瞳孔,渐渐收紧,他当然知道,罪魁祸首是苏雅,一切当然都清楚。

  “我恨不得她死!”殷凯又是一声咬牙切齿的低吼。

  “死的太轻易,如何解恨!”

  陆羿辰起身,只轻飘飘又阴狠地丢下这一句话。

  殷凯看不透陆羿辰的深意,想要询问,陆羿辰已经起身了。

  殷凯赶紧抓住陆羿辰,他推了殷凯一把,任由殷凯倒在沙发上再起不来身,他则转身上楼,还不忘记拿上那个平板电脑,戴上耳机,回了自己房间。

  李梦涵就站在自己房间门口,房门开着一道小小的缝隙。

  陆羿辰和殷凯之间的谈话,她都清清楚楚地听见了。

  见陆羿辰离开大厅上楼,李梦涵赶紧关上房门,靠在门上,心口不住地乱跳。

  顾若熙居然又怀孕了,居然又怀了陆羿辰的孩子。

  李梦涵捂住心口的位置,秀眉紧紧地蹙在一起。现在看情况,陆羿辰将小王子送去顾若熙身边,肯定是想让小孩子阻止顾若熙和席初云的婚礼,而那场婚礼真的举行不成的话……

  李梦涵简直不敢想下去。

  她的双手紧紧地抓成拳头,心口疼的一抽一抽的。

  还以为顾若熙就要结婚了,她只要用尽努力,哪怕一朝一夕不能得到陆羿辰的心,只要假以时日,也会有所进展。

  现在看样子,陆羿辰是肯定不会让顾若熙怀着他的孩子嫁给别的男人。

  “怎么会这个样子,明明你们就要分开了啊。”李梦涵靠着门缓缓蹲在地上,双手紧紧抱住自己的头。

  ……

  第二天早上,一则绯闻,席卷了A市整个天空。

  顾若熙早上起来,牵着小王子的手去餐厅,还没靠近餐桌,就感觉到坐在餐桌主位拿着报纸阅读的席老,脸色差到了极点。

  顾若熙不明白席老一早上在生什么气,还以为是因为小王子昨天捣蛋,将小关关推下游泳池,又将席老的脚面烫伤的事,在对小王子有意见。

  她的儿子,她可以批评,但绝对不允许别人对小王子摆脸色。

  顾若熙抓着小王子的手,转身就要回房,身后传来席老威严又沉闷的声音。

  “站住!”

  顾若熙的脚步一滞,依旧继续走。

  席老一把将报纸摔在桌上,怒喝一声,“看看你干的好事,都天下皆知了!”

  顾若熙不明所以,顿住脚步回头,就看到席老的脸色铁青一片。

  “我干什么好事了?”她很奇怪。

  “自己看!”席老将报纸一挥,直接扫落在地上,抓紧手里的拐杖,气得直喘。

  顾若熙缓步走过去,俯身拾起地上的报纸。

  就在报纸的头版,硕大的黑体字,直接闯入眼帘。

  “黑道帝王云少未婚妻,海边幽会祁氏集团总裁。”

  下面一堆小字,自然还附带了高清的彩色照片。

  那几张照片,正是昨天在海边,落日的时候,祁少瑾抓着她的肩膀,还有俩人站在落日余晖中,看上去距离很亲近的照片。

  本来他们站在一起也没什么,可那杜撰此新闻的人,偏偏将照片给臆想成了一段浪漫的又见不得光的私会。

  说他们看完海边落日,直接携手同回海边别墅。

  在报导的后面,还附带了多年前,她和祁少瑾之间的那些绯闻,自然也包括,她还是陆羿辰的妻子时,就被盛传和祁少瑾之间出轨,在祁少瑾的别墅幽会两天两夜不曾出来。

  最后,那小编,还说她就是因为祁少瑾,才被陆羿辰离婚。

  “根本没有的事!这些都是空穴来风!”

  “照片拍的那么清晰,还那么亲密,你也敢说没有?”席老怒喝一声,一双眼睛瞪得溜圆,怒火喷张地瞪着顾若熙。

  “我们之间根本什么事都没有,只是照片角度,看上去显得很亲密!”

  “之前的事都被人给挖出来了,还说你们清白!”席老用力喘息,气得胸口一阵起伏。

  “之前的旧事,也都是误会!再说都那么多年了,根本就是……”顾若熙忽然觉得没必要解释,根本没有的事,解释也是多余。

  顾若熙直接将报纸给团了,“没有就是没有!”

  她也懒得解释了。

  “什么事都有个缘由,不会无缘无故就盯着你!还是你做了什么让人怀疑的事!”

  “什么叫我做了让人怀疑的事!你不该这么侮辱我的人品!我根本就没有做过!”

  席老显然不相信顾若熙的解释,吩咐于奉天,“赶紧联系各大报社和杂志社,将这些新闻给压下来!不管花多少钱!还有。”

  席老的声兀地沉闷下来,“要让他们清楚明白,席家未来儿媳的新闻,不是他们随便可以播报的!”

  于奉天当即明白了席老的意思,赶紧应了一声,匆匆离去。

  席老冷眼瞥了顾若熙一眼,怒火犹在。

  顾若熙懒得因为这种事争辩,转身就要走,被席老冷声唤住。

  “最好快点收心,你和初云的婚事,还有十天就要举行了,在这之前,我不希望再出任何纰漏!”

  席老命令般的口气,压得人窒息。

  顾若熙咬住嘴唇,深深吸一口气,倔强地仰着头,没有说话。

  “传出这样的消息,席家的脸面,都被你丢尽了!”席老用力顿了一下拐杖,发出很大的声响,吓得一众佣人都低下头,大气都不敢出。

  “我妈咪不是那样的人!”小王子寒着目光,瞪向席老,小嘴紧紧抿着,带着锐气。

  顾若熙很担心席老将怒火发泄到小王子身上,赶紧将小王子护在怀里,回头对席老说。

  “这件事,我会调查清楚,是谁在故意散播谣言!我不会让你的席家丢人!自然,我也不会让任何人随便诬陷我!”

  说来也奇怪,当时在海边的人不多,若说有狗仔跟踪也不可能,根本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人。

  照片到底是谁偷拍的?角度又选择的那么好,还发给记者,根本就是故意在陷害她。

  目的又是什么?

  只是诬陷她?

  还是说有什么居心?

  一时间,顾若熙的脑子乱糟糟起来,又有点头痛了,根本没有清晰的思路。

  “不管你清白与否,与男人在海边见面,本就是有失礼数!日后这种事,不许再发生!”席老喝道。

  “祁叔叔和妈咪是朋友,为什么不能见面!”小王子很生气,居然这么大声呵斥她的妈咪,他不允许任何人欺负她的妈咪。

  席老威严的目光刷地射向小王子,透着大家长的震慑力。

  小王子是稍微有一些害怕的,但还是脊背挺得笔直,完全不让心底的那点怯怕泄露出来。

  席老有一瞬间被小王子黑曜石般大眼睛中渗透出来的冷光骇住。

  那只是一个五岁的小孩子,居然能有这么骇人的眼神,着实让人意外,

  “你妈咪就要结婚了,和异性之间自然要保持距离!”席老正着声音,说道。

  “什么叫异性?我和你都是异性,都在跟妈咪接触,难道都不可以了吗?”小王子清清脆脆的声音,十分有力度地回击过去。

  席老顿时被噎得哑口无言了。

  “在我眼里,妈咪是最好的人,我不允许任何人说她坏话!而且妈咪也不是那种女人!”小王子的小手,紧紧抓住顾若熙发凉的手,就好像一个男人一样,在保护着自己的母亲。

  席老忽然就愣住了,在生气小王子一个小孩子,居然胆敢对他这么说话的同时,也在心里不禁赞赏,这个孩子保护母亲的魄力,很值得欣赏。

  有孝心的人,才能成为有成就的人。

  顾若熙抓紧小王子的手,真的很担心小王子的话将席老激怒,对小王子做什么不好的事。

  “他……还小,不懂事。”顾若熙僵硬着声音,说着软话。

  席老依旧黑着脸,但最后却什么都没说,霍地起身,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上楼。

  本来席老的腿脚就不好,被小王子烫了脚,走路就更吃力了。

  他在心中不免叹息,自己的亲生女儿和外孙,都比不上关关,还比不上小晴,忽然有些想念小晴那个丫头了。

  佣人赶紧上前搀扶席老,被席老一把推开,脊背硬朗地坚持着上了楼,回了自己的房间。

  顾若熙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不知为何,席老的背影,给了她一种孤身一人的苍凉。

  他为了整个家族,奉献了自己的一生,包括自己的亲人,自己的爱人,孑然一身一生,最后到底有几人才能真正懂得他,体谅他?

  在这方面,他是孤独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