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8章 698:护着,前女友
作者: 美越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698章 698:护着,前女友

  “少狡辩了!”殷凯贴近陆羿辰几分,很认真地问了陆羿辰一句话,“想要,就去抢回来,别这样闷着。”

  陆羿辰又是一声不屑的冷哼,直接将耳机子从耳朵上取下来,摔在一旁。

  “我才不屑去抢!”

  一个执意要离开他的女人,他为什么还要去抢!

  离开他的,他从来都不屑再挽留。

  尤其那个女人,离开的那么决绝,没有半点停留。

  他实在找不到挽留的理由,尤其在知道那个女人,怀着他的孩子,还要执意嫁给别的男人,更觉得自己在那个女人面前,不知道到底是一个什么存在。

  陆羿辰忽然心烦意乱,就开了一瓶酒,倒了一杯,好像饮水般一口喝尽。

  殷凯顿时起兴,也赶紧给自己倒了一杯,和陆羿辰碰杯,“来来喝酒喝酒,今天什么都不想,就喝酒,不醉不罢休!”

  陆羿辰也不说话,就又喝了一杯。

  火辣辣的液体,一路燃烧到胃里,愁闷的思绪似乎一下子释放开了,不再缠绕在心头,郁结不散。

  俩人一杯接着一杯,不知喝了多少,陆羿辰渐渐有点醉了。

  “老哥……前天……可馨生日……你忘了吧。”

  殷凯已经说话不清楚了。

  陆羿辰依旧不说话,他怎么会忘记可馨的生日。

  “我看到一个……一个和可馨很像的女孩子,好想可馨……”真的,那一天,可馨生日,他真的好想可馨。

  “那是我……一辈子的痛,有的时候……我真恨你,恨你为什么不让我爱可馨……”

  所以这么多年,自从可馨死后,他和陆羿辰之间的关系也疏远了,已经很多年俩人没有这样在一起喝酒了。

  陆羿辰依旧不说话,举杯碰一下殷凯的杯子,千言万语都在这一杯酒中。

  “我知道,你也是为了可馨考虑,你觉得我……不定性,天性风流,不能给可馨幸福……这些年,我反醒很多,也告诉自己要安定下来,找一个女人,一辈子就那样过去算了。”

  明明觉得自己找到了那样的女人,可最后……

  那个女人,还是离开了他。

  殷凯觉得自己的头都要炸开了,昏昏涨涨的疼。

  “那个死女人,根本不听我解释。”

  怅然仰头,毫无气力地瘫在沙发上,“我当时要吓死了,我以为她也离开我了……我以为她跳海死了!以为那个女人死了!好像可馨一样,离开我了!就在那一刻……我发现……”

  殷凯望着陆羿辰,点着自己的心口,“这个位置,好疼好疼,好像有什么东西刺进去了,还在用力地翻搅。”

  “我那时候就想,只要那个女人还活着,不管她要什么,我都给。哪怕她说,我这辈子再也不能跟除她以外的任何异性往来,哪怕看一眼都不行,我也答应。”

  紧接着,殷凯又赶紧摇头否认,“不不不,哪怕她要我这条命,我也给她。”

  陆羿辰忽然有些绷不住了,如殷凯这样吊儿郎当,凡事都不放在心上的人,也能为了一个女人,除了安可馨之外,将自己的命都愿意舍出去,该说殷凯这话可笑,还是该说殷凯的想法很可笑?

  等陆羿辰想笑出来的时候,又忽然笑不出来了。

  他为了那个女人,也是一样的心思,到了愿意舍命的程度。但这个念头,他是绝对不会表现出来的。

  因为,那个女人抛弃了他。

  他现在很恨那个女人。

  对,恨!

  非常恨!

  “我真的想跟她解释,可她不给我解释的机会,她根本不听,还在别的男人面前让我颜面扫地。”

  殷凯愠怒地喊了起来。

  “她跟那个男人才认识多久!就对那个男人那么相信!那个傻女人!”

  “要么不做,要么就别解释!”陆羿辰道。

  “这是什么话!”殷凯听得云里雾里,不知道陆羿辰的深意。

  陆羿辰的目光有些低沉,漆黑的瞳孔微微一缩。

  “解释,就意味给了伤害。伤害已给,何必解释。”在他看来,但凡解释都是空洞无力的东西,说出来不过是想求得一个原谅。

  而被伤害之人的疼痛,只有被伤之人才能亲身体会。给了疼,只凭几句话就想得到原谅,那太轻饶对方了。

  “我从不解释,也不喜欢谁对我解释。”陆羿辰的声音忽然有些冷。

  所以这么久以来,从顾若熙在警察面前指证他杀人开始,他都没有想从顾若熙那里得到一个解释。即便曾经有过这个念头,现在已完全放弃。

  她已经在他的心口里擦了一把刀。

  这种疼,堪比毒药,让他日日备受折磨。

  “如果有一天,顾若熙站在你面前对你说,她迫不得已,被逼无奈,难道你也不打算原谅她?”殷凯问道。

  陆羿辰的眸子寂静无波,好像一潭死水。

  “我已恨她。”陆羿辰口气强硬地道,将心底的那一点犹豫轻易盖过去。

  殷凯挥挥手笑起来,“你少来了,你会恨她?爱她还来不及!连监听器都安装了,你肯定巴不得她现在飞回来,陪在你身边。”

  “错了!”

  陆羿辰就好像被人触碰了雷区,忽然大吼一声。

  殷凯害了一跳,震惊地盯着陆羿辰黑云密布的脸。

  “我是要报复她!”陆羿辰努力压制着心口飞扬的怒火,还有那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

  “她想要嫁给别人,休想!”

  又一声咆哮,眼底都泛起了一层猩红。

  殷凯完全被这样的陆羿辰给骇住了。

  原先陆羿辰即便再愤怒,都会隐藏在他淡漠又疏冷的表情下,从不会泄露出来。

  而现在,毫不掩饰自己的愤怒,甚至在爆发的时候,好像火山喷薄,一发不可收拾,带着一股焚尽万物的力量。

  “怀着我的孩子,还想嫁给别的男人!这种女人,我恨她!”

  顾若熙当他陆羿辰是什么?当他陆羿辰的孩子是什么?

  居然用这种方式来折辱他!

  简直不可原谅!

  殷凯更加震撼了,因为醉酒而泛红的脸色,瞬时白了一白。

  “顾若熙她怀孕了……”殷凯僵硬着声音问。

  陆羿辰拧起眉心,没有说话,而是倒了一杯酒,仰头喝尽。

  “你确定……她怀孕了?”

  殷凯现在也想不通了,顾若熙怀着陆羿辰的孩子,要嫁给席初云?顾若熙是不是脑壳坏掉了?还是席初云脑壳坏掉了?

  陆羿辰没说话。

  他当然确定了,即便不是百分百,也有百分之九十五的肯定。

  殷凯忽然飙发一声怒喊,“老哥,你别被骗了,你怎么就能确定那是你的孩子?顾若熙和席初云不是傻子吧,就算顾若熙会玩手段,席初云什么人?会让自己的未婚妻,怀着前夫的孩子,跟自己结婚?他席初云可不是缺女人,缺到这种地步的男人。”

  在殷凯看来,这简直就是一件完全不符合逻辑思维的事。

  “他喜欢那个女人,他愿意接受!”陆羿辰低喝一声。

  他也因此很生气,席初云居然对那个女人,爱到了这种程度。

  “问题不在这里,我是想说,你别误会,八成那个孩子根本就不是你的,就是席初云的!”殷凯怕自己说的话,陆羿辰听不清楚,故意将声音拔得很高。

  陆羿辰不耐烦地紧了下眼角,侧头瞪向殷凯,道。

  “我还没糊涂,我知道计算时间!”

  顾若熙和席初云之间,刚刚接触不到一个月,顾若熙已有明显的早孕反映,最起码怀孕已快两个月。

  而在两个月之前,正是他们在一起的时候。

  “这一点,毋庸置疑。”陆羿辰十分肯定,顾若熙如果怀孕,那个孩子肯定就是他的。

  而且,他也相信,顾若熙和席初云之间,现在根本没有发生什么。

  那个女人,不是私生活随便的女人。

  这份相信,根深蒂固,任谁说什么,陆羿辰都不会转变自己的信念。

  但就是因为相信顾若熙,才更接受不了顾若熙的背叛和欺骗,才会在心里郁结强大的怒火,不发泄出来,不报复那个女人,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呵,呵呵……”殷凯忽然指着陆羿辰笑起来,“有意思,有意思。”

  陆羿辰厌恶极了殷凯现在的样子,

  “又什么有意思?”

  殷凯含糊的声音说,“你和顾若熙,她要嫁人,你又护着前女友,有意思,有意思……”

  陆羿辰讨厌极了殷凯说的这话。

  “大家都知道,苏雅醒了,你还将她保护起来。”殷凯道。

  “这是我的事!”陆羿辰很不喜欢自己的事,别人又不知道实情,就随便插言。

  “你说你什么意思?当年苏雅……”殷凯心口一阵尖锐的疼,声音拔得更高,“当年要不是苏雅,可馨不会死!你知不知道!”

  陆羿辰安静地沉默着,不做声。

  “就是她,就是她害了可馨!害了可馨!是她把可馨害死的!你知不知道!你居然还护着那个贱人!我真恨不得杀了她!”

  殷凯忽然失控,“陆羿辰,你到底什么意思,为什么还护着那个女人,你心里还有她是不是?都比可馨重要了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