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欧阳若兰

韦屹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费玉清进来坐定之后,在我的要求下爽快地脱去了上衣。【愛↑去△小↓說△網w qu 】

  “小哥,你天天跟小月月在一起,是不是对她有好感啊?”我有意无意地问道。

  “有个玩伴多好啊,尤其是漂亮女孩儿。”费玉清爽朗地笑道,“每次在人前走过,别人都羡慕得要死呢。”

  “没看出来你还挺虚荣的呢,你的意思她只是个玩伴?”我又问道。

  “是啊,找女朋友得找瑷瑷那样的吧。”费玉清憧憬道,“大哥,不好意思,我不是想跟你抢,我只是打比方。”

  “嘿嘿,没事,瑷瑷这样的尤物谁不爱啊?”我宽容地笑道。

  别看小哥的外表老实巴交,想不到也难过美人关,我暗暗笑道。

  完事后费玉清连声道谢了一番,这才退出了卧室。

  接下来是瑷瑷,她进来之后笑嘻嘻地走到我面前,原地转了一圈问道:“好看么?”

  此时瑷瑷穿上了雨轩给她的飞雪战袍,洁白无瑕的长袍飘扬起来,衬得她如仙女一般冰清玉洁。

  “小龙女再世也不过如此。”我情不自禁地击掌赞道。

  “哈哈,过奖过奖,我哪有她那种超凡脱俗的气质啊。”瑷瑷笑道。

  “你比她更有亲切感,谁见了你都不会觉得敬畏。”我微笑道。

  “恩,有道理,我是个很容易相处的人。”瑷瑷点头笑道。

  “脱衣服坐下,我来给你纹身。”我指了指面前的凳子说道。

  “啊?还要脱衣服?”瑷瑷惊讶地问道,“她们都脱了么?”

  “都脱了,就脱掉上衣露个背,怕什么呀?”我嘲笑道。

  “哦,好,我脱。”瑷瑷点头道,随即背对着我迅速脱光上衣坐在了凳子上。

  看着瑷瑷****的后背,我心里扑通扑通直跳,实在无法淡定。

  “你皮肤真好,跟雪梨差不多。”我没话找话地说道。

  “哦,是么?雪梨姐长得好白,雨轩姐也不差。”瑷瑷笑道。

  “你别当面叫雪梨姐姐哦,人家叫她姐姐,她嫌叫老了,不乐意。”我提醒道。

  “我本来就比她小嘛,刚才我们在外面比较过了呢。”瑷瑷回头瞟了我一眼说道,“雪梨姐最大,然后是雨轩姐,再然后是小月月,最小的是我。”

  “哟,没想到你最小。”我随口说道。

  “什么意思?我显老么?”瑷瑷气呼呼地质问道。

  “不是啦,我还以为小月月最小,因为她最调皮。”我笑着解释道。

  “呵呵,她只比我大2个月,外表上的差距确实很小。”瑷瑷回头笑道。

  这才叫“回眸一笑百媚生”啊!我不禁心中感慨道。

  给瑷瑷后腰刺青的时候,看着她诱人的小蛮腰,我忍不住伸手轻轻一握。

  “咯咯,好痒,你干嘛?”瑷瑷笑道,同时腰一弯手一松,遮在胸前的衣服露出了一片缝隙。

  我从侧后方看到了瑷瑷的胸部,好白皙好饱满。

  我顿时激动起来,心底里涌出一股最原始的欲望,身体立刻有了微妙的变化。

  我怕瑷瑷发现我的不堪,连忙下意识地夹紧双腿,收敛心神,不敢再多想。

  “你呀,几十岁的人了,叫你声大叔都不为过,还这么爱闹。”瑷瑷无奈地摇头道。

  “你要是敢叫我大叔,信不信我给你背上纹个癞蛤蟆?”我威胁道。

  “下次不敢了,好哥哥。”瑷瑷求饶道。

  瑷瑷绝美的脸蛋加上可爱的表情,看得我整个人都醉了。

  “以后你就叫我好哥哥吧,我爱听。”我暧昧地笑道。

  “好啊,你本来就对我很好,叫你好哥哥也无妨。”瑷瑷笑道。

  完工后,我依依不舍地欣赏着瑷瑷的背影,迟迟不让她穿衣服。

  “好哥哥,刺完了没?我感觉背上有点凉飕飕。”瑷瑷可怜巴巴地问道。

  “恩,好了,我刚才在欣赏自己的杰作呢。”我点头笑道,随后拍了拍手,起身收拾东西。

  “谢谢你,好哥哥。”瑷瑷一边穿衣服一边说道。

  “嘿嘿,别再这么叫了,我心里好痒。”我猥琐地笑道。

  “那以后还是叫你大哥哥吧。”瑷瑷甜甜地笑道,旋即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房间。

  我收拾完东西之后慢慢地踱到了客厅之中。

  “大哥,我们打算先去西安郊外做传音入密的任务。”帅飞扬说道。

  “好啊,你们去吧,我正好抽空去一趟西安城,把那边的店铺打理一下。”我点头道。

  于是我们离开客栈,一起坐马车来到西安,然后分头行动。

  临走前我将淘汰下来的一些装备给了小月月,包括邪火明珠耳环,貂皮风衣和残血如意。

  “哇,我终于有橙色装备啦。”小月月欣喜不已地喊道。

  看着小月月开心的样子,我心里感觉到些许宽慰。

  众人随瑷瑷去城外找任务npc,我则往城里走去。

  我先后来到属于我的1家客栈和2家酒楼,将房价和菜价重新设置了一下。

  我把酒楼的菜价全部提高了50倍,并且设置成24小时营业,出同样的工钱请了一批夜班工作人员,玩家在游戏里吃饭肯定不会挑时间,下半夜人也不会少,我这么做也是为将来打算。

  西安的客栈规模比西宁大一倍,因此我把价格也翻了一番,普通房共100间,价格为20两黄金/天;舒适房共40间,价格为80两黄金/天;豪华房共20间,价格为200两黄金/天。

  忙完这些,我飞鸽传书询问雨轩他们的进度,她回复说:任务步骤挺多,没那么快完成。

  我信步来到被我改名为“将军府”的酒楼——这两天老是打将军府,我满脑子都是“将军府”3个字,所以随手给酒楼起了这个名字。

  “老板好。”全体员工齐声喊道,紧接着纷纷对我抱拳行礼。

  “恩。”我轻点了一下头,就近找了张桌子坐下。

  小二马上给我沏好了茶,我一边喝茶一边看菜单,随意点了几道菜。

  “他娘的,真是黑店,价钱贵不说,还不给饭吃。”一名锦衣大汉骂骂咧咧地从外面走了进来,他身后跟着20来人。

  “二叔,不要生气啦,爹爹说过,一路之上少生事端,等货主一收货便万事大吉。”一名妙龄女子轻声劝道,声音虽细我却听得一清二楚。

  “怕什么?谁敢动我们威远镖局的货?”锦衣大汉一瞪眼,不以为然地说道。

  那女子急得直跺脚,随后便不再相劝,而是转身安排众人就座,接着又嘱咐小二喂马。

  “马二哥,等会儿你们这桌吃快点,吃完之后赶紧去客栈换留守的大哥来吃饭。”女子柔声说道。

  “是,三小姐。”被点名的镖师连忙应道。

  我端详了一下这名女子,只见她十七八岁年纪,长得眉清目秀,英姿飒爽,身穿一套劲装,背后斜插宝剑,一看就是练家子。

  如果宋涵香可以打9分的话,她最多也就7分,中等偏上而已,我心想。

  我再看那名锦衣大汉,只见他40多岁年纪,白净面皮,剑眉长须,大眼睛鹰钩鼻,长得一表人才。

  我查看了他们的详情,原来那锦衣大汉名叫欧阳德信,是威远镖局副总镖头,那女子名叫欧阳若兰,是威远镖局总镖头欧阳德诚之女。

  “上次咱们来西安的时候,客栈价钱合适,饭菜又可口,现在这老板的心简直比煤炭都黑。”欧阳德信嘟囔道,依旧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

  嘿嘿,这不是当面骂我么?我不由暗暗好笑。

  我一抬头发现欧阳若兰正看着我,她朝我点了点头,我微微一笑,低头继续喝茶。

  “奶奶个熊,菜价怎么贵成这样?黑成个毬啦。”欧阳德信看了一眼菜单,失声惊呼道。

  “二叔,咱们连夜赶路直至天亮前才投店,本为低调行事,你这么嚷嚷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么?”欧阳若兰气呼呼地说道。

  “三丫头,我错了,从现在起我不再说话。”欧阳德信见侄女生气,不敢怠慢,急忙认错道。

  “恩,二叔,小心驶得万年船,只要货还在路上,这趟镖就没走完,吃完饭咱们回客栈休息2个时辰继续上路,今日午后便可返程。”欧阳若兰说道。

  “三小姐,为何不一鼓作气把货送到货主手里?也就几个时辰的路程。”一名趟子手不解地问道。

  “你新近入行,有所不知,途中有个地方天黑走不得。”欧阳若兰心平气和地解释道。

  趟子手恍然点了点头便不再做声,等饭菜一上桌,众人立即举箸飞快地吃了起来。

  我的菜早已上齐,我正逐一品尝,我吃饭不光是为了解馋,也是为了考察这家酒楼的饭菜质量。

  “王六哥,把夜班大厨叫来。”我吩咐道。

  “好咧,老板稍等。”王六答应道,随即匆匆往后面跑去。

  须臾,王六带着大厨张大根来见我,我向张大根虚心讨教,又学会了许多新菜谱。

  “这位兄弟,你就是这家店的老板?”欧阳德信终究还是忍不住,等大厨和小二退下之后开口问道。

  “嘿嘿,正是。”我抱拳笑道,“不瞒您说,悦来客栈也是在下的产业。”

  欧阳德信正要发作,欧阳若兰伸手拽了一下他的袖子,他硬生生地将嘴边的话吞了回去,一张脸憋得通红。

  “这房钱和菜价是有点小贵,不过在下认为所谓‘一分价钱一分货’,如果我的酒楼和客栈不够好,客官您又怎会进来呢?”我笑道。

  “若不是别家停业,鬼才进你家的门呢。”欧阳德信轻声嘀咕道。

  原来帅飞扬赶去做任务,尚未接手酒楼和客栈,所以目前西安城中我独家经营。

  你以为别家会便宜?帅飞扬又不是开善堂的,我不以为然地瞟了欧阳德信一眼,心中暗道。

  “老板,我二叔一路劳顿,火气大了点,千万不要见怪。”欧阳若兰抱拳致歉道。

  “没事没事,尽管骂,咱开门迎客的行当,皆以顾客为上。”我摇手笑道。

  欧阳若兰面带感激地对我一笑,然后低头继续吃饭。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