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2章 泼妇,疯婆子
作者: 美越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442章 泼妇,疯婆子

  殷凯这些年只顾着沉浸在安可馨离世的悲痛中,除了拼命工作完全封闭他的所有思维。她跟自己的儿子也是操碎了心,原先整天花天酒地,后来总算收了心,却不再跟女人往来。三十好几,还没成家,老人想要个孙子,也不能如愿。就有了盼着之前,能有个漏网之鱼,之后多个孙子出来。没想到,真的如愿了。在飞机上,她一直很忐忑,就怕是误会,如今见了,她当即就能肯定,面前的小女孩,肯定就是殷凯的孩子。

  殷妈妈不禁心下叹息,儿子和外面女人的事,是个人私事,她也不便插手。但眼前这个漂亮小女孩,她很喜欢,可不能让好不容易多出来的小孙女,受了委屈。

  殷妈妈对小笑笑招招手,示意她过来。小笑笑爬下沙发,走过去,站在她面前,手里还抱着那个小熊玩具。

  “几岁了?叫什么名字?”殷妈妈的声音很严厉。

  小笑笑也不害怕,回答的声音很清亮,“五岁,乔笑笑。”

  殷妈妈严肃的脸上,忽然多了些笑容,让殷凯不禁吃惊,他的妈妈居然会笑,意思就是不会斥责他了?

  “一看就知道是个很有礼貌的好孩子。”殷妈妈拂了拂小笑笑眉睫间的乱发,赞道。

  殷凯蓝色的眼角一抽,小声哼哼,“多接触就知道,她不是表面那么乖巧淑女的孩子。”

  殷妈妈射来萧杀的一眼,殷凯赶紧闭嘴,将脸别向一边。

  “乖孩子,我是奶奶,叫奶奶。”殷妈妈直接将小笑笑抱在膝上。

  殷凯不禁诧异,他的妈妈向来都是端庄贵气的女人,而且十分讲究礼数,他小时候都不见得这么坐在妈妈的膝上过。只有当年的可馨,曾经享受过这样的待遇。

  “我为什么要叫你奶奶?”小笑笑好奇打量殷妈妈,小嘴一嘟,稚声说。

  殷凯不禁捏了一把汗,如果真的惹怒了皇太后,他会直接遭殃。可没想到,妈妈非但没生气,反而更心疼地抱了抱小笑笑,接着向殷凯射来狠狠的一眼。

  “都是你,自己的孩子都疏忽五年。”

  殷凯再次将脸别向一边,一手搭在沙发上,翘着的腿不自然地抖了抖。他一向都比较畏惧妈妈的威严,虽然私底下不听妈妈的教诲,风流不羁,可当面还是乖乖儿子的形象。

  殷凯从嗓子眼里哼了一句话,“这么快就认了,不怕空欢喜一场。”

  殷妈妈又狠狠瞪了殷凯一眼,就撩起小笑笑的头发,发现小笑笑的脖子后面有个小肉猴子,就笑起来,“没错了!妈妈的脖子上也有个,你外婆,外祖母,都有。这是我们家的遗传,绝对没错了。”

  小笑笑很不高兴,她最不喜欢被人撩起她的头发。她一直嫌弃脖子后面的东西丑,白白的皮肤都不干净了,才一直希望留长发遮住,才会害怕被小王子剪掉头发。

  殷妈妈见个小女孩这么注重外表,笑得眼睛里都是慈爱的光芒,“这么爱美,也像奶奶小时候。奶奶小时候,也嫌那东西丑陋。”

  所以几十年,她盘发都是遮住脖子后的肉猴子的发型。

  “叫声奶奶听听。”殷妈妈放软声音,哄着怀里的小笑笑。小笑笑还是嘟着嘴不太乐意,“奶奶都是白发苍苍的老太太,您长得这么年轻,应该叫大姐姐。”

  殷妈妈噗哧笑起来,“这小嘴,真会说话,奶奶喜欢。”

  殷凯不禁想喷血,她们这么快就打成一片,害他还担心了好两天,生怕妈妈到了,不但要处置他,还要处置小笑笑。但发生这种事,他自己完全处在凌乱中,没有准确的思维考虑整件事情,只好向自己的母亲求证。

  就像捡到一根金条,很不敢相信是真的,总想让身边的人,都帮着认证一下。

  殷凯心不在焉,不知殷妈妈和小笑笑在聊什么,俩人都很开心地笑起来,之后殷妈妈就带小笑笑去吃早餐,还回头对殷凯喊了一声。

  “那个女人在冷风中一直站着,万一生病,岂不是让小孩子难过!”

  殷凯不明所以,就困惑地看着殷妈妈,殷妈妈脸色一板,喝道,“还不快去把她请进来,谈一谈孩子的事!”

  “哦。”殷凯很乖地起身,赶紧穿拖鞋。

  当殷凯走出去的时候,乔轻雪在门外已冻得脸色煞白煞白。虽然已是早春的天气,在寒风中一夜,也是要命的冷。

  “你果然站了一夜。”殷凯又恢复了一副带着点痞相的邪魅样子,与方才对殷妈妈的乖乖形象判若两人。

  乔轻雪吐出一口寒气,瞪着殷凯,一开口说话,声音都是哆嗦的,“可以把笑笑给我了。”

  “我有跟你字面签约订合同吗?”殷凯的一声反问,直接气得乔轻雪差点昏厥过去。

  “殷凯,你居然说话不算数!”

  殷凯挑眉笑了笑,“当年你亲口保证会吃药,最后还不是没吃!要我说话算数,你也得做个榜样。”

  乔轻雪懂了,他是报复她!

  这时候,佣人出来催促,“少爷,太太已经在等您和这位小姐用早餐了。”

  乔轻雪走入这栋不算陌生的大房子,温暖的空气迎面而来,她的喷嚏便一个一个打个不停。小笑笑见是妈咪,高兴地扑上来,和乔轻雪亲昵地抱个满怀。

  “笑笑好想好想妈咪,本来早就要回英国去了哦,小王子忽然生病住院了,就只能等着小王子病好了哦。妈咪,妈咪,笑笑还想你哦。”小笑笑贴在乔轻雪的怀里,不肯再放手。

  乔轻雪也紧紧抱住自己的女儿,平时分离几天不算什么,可如今竟然被殷凯那个垃圾将小笑笑抢走,心酸的感觉从心口蔓延开来,乔轻雪就红了眼眶。

  “妈咪妈咪,你怎么哭了?不哭不哭,笑笑有很乖听妈咪的话的哦,笑笑都不哭了的哦,妈咪也不能哭的哦。”小笑笑紧张地给乔轻雪擦拭眼角的泪痕,大眼睛里都是心疼妈咪。

  “妈咪,你的脸好冷啊,外面很冷的吗?笑笑给妈咪暖一暖。”小笑笑捧住乔轻雪的脸,发现乔轻雪的手也很冷,就抓着乔轻雪的手,往她暖暖的肚皮上放。她每次冻手冻脚,妈咪就是给她这么暖的。

  乔轻雪更是感动的不行,一把抱住小笑笑,眼泪又在眼眶里打转,直接抱起小笑笑,就往外走。

  殷凯长腿一迈,就将乔轻雪拦住,“要走你自己走,孩子留下。”

  “殷凯,你别给脸不要脸!”乔轻雪恼喝一声,眼睛里都是对殷凯极度的厌恶。

  殷凯扬声“哈”了一声,这个女人竟然当着自己母亲和那么多佣人的面,这么骂他!颜面何存!颜面何存!

  所有的佣人也都抽了一口冷气,战战兢兢地规矩站着,知道一场大战在所难免。

  “乔轻雪,要滚你自己滚,把孩子留下!”殷凯说着,就上来抢。

  乔轻雪到底力气不及殷凯,但还是死死抓紧小笑笑身上的睡衣,哧啦一声睡衣被扯破,小笑笑也被吓得哭了起来。

  乔轻雪一心疼,赶紧放了手,小笑笑却成功被殷凯紧紧地掠夺到他的怀里去了。

  “殷凯——”乔轻雪疯了,脱下一只小跟鞋,扬起就打向殷凯。

  殷凯被乔轻雪脸上疯妇般的表情,吓得脸色一白,赶紧抱着小笑笑就躲,但飞来的鞋子,还是砸中了殷凯的后背。

  “你疯了乔轻雪!”殷凯震怒,这个女人明明之前还是很沉静的样子,就是五年前,也没这么疯,居然变成了会打人大喊大叫的泼妇!

  小笑笑在殷凯的怀里,扑腾四肢,大哭大叫,吵着,“我要妈咪,我要妈咪……坏人,坏人,我要妈咪……”

  “把笑笑还给我——”乔轻雪随手抓起玄关一旁的陶瓷摆件,就像一只要从老鹰的嘴里夺下自己孩子的老母鸡,浑身的毛都倒竖起来,眼睛都是红的,透着要和殷凯拼命的气势,又扑向殷凯。

  殷凯抱着小笑笑赶紧逃,终究是他腿长,跑的快。

  乔轻雪直接甩掉另一只脚上的鞋子,赤脚追着殷凯打。憋了一夜的火气,还以为他会乖乖把笑笑还给她,不还也就算了,居然还把笑笑给弄哭。五年了,她都当笑笑的心肝宝贝的疼着,从来不弄哭笑笑,甚至一句重话都不对笑笑说,当成小公主小祖宗地哄着疼着。殷凯身为亲生父亲,不疼笑笑也就算了,现在有什么资格跟她抢孩子!

  所有的佣人都乱了,连坐在餐桌上,好像皇太后坐镇的殷妈妈,也从座位上站起来,长大一双凌厉的眸子,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她是那么讲究规矩礼数的人,从来没见过这么泼妇的女人,更不敢想象,她梦寐以求想得到的孙子,居然会有这种母亲。

  殷妈妈的脸色越沉越黑,看着殷凯抱着哭叫不止的小笑笑,四处躲闪逃命,殷妈妈的脸色就难看到了极点,深吸一口气,严厉无比地呵斥一声。

  “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