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章 关系,奇怪
作者: 美越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435章 关系,奇怪

  祁少瑾要带小王子去吃晚餐,陆羿辰却一把将小王子拽住。

  “晚上想吃什么?我带你去。”陆羿辰狠狠瞪了祁少瑾一眼,转而对小王子就是一副温柔亲善的样子。好不容易他和小王子有了开端,而且小王子也对他话多了起来,不再是初次相见那样,小王子还对他动手的抗拒态度。

  “我不能跟你去吃饭,我要跟妈咪一起去吃饭。”小王子推开陆羿辰的手,站到祁少瑾的身边去。

  “我也可以带你妈咪一起,我们一起去吃饭。”陆羿辰依旧好脾气,依旧好声音。

  “不了,你自己去吧。”小王子转身,先祁少瑾一步出门。

  陆羿辰顿然又有了一种被抛弃的失落感,但还是随后跟上,还没等他追上小王子,祁少瑾忽然停下脚步,将陆羿辰追小王子的脚步拦住。

  “陆羿辰,给你见他的机会,只是尊重你们血缘的关系。现在你的时间到了,别再跟来,若熙和孩子,都想吃一顿心情美好的晚餐。”

  “祁少瑾,你在用什么资格来阻止我和我的儿子打好关系?”陆羿辰也是真的怒了,一说话牵动脸上的伤口,丝丝的疼,让他对祁少瑾的恨意也就更加深了一分。祁少瑾居然一再横加干涉阻挠他要做的事情,五年前这样,现在也这样,怎么这么碍眼!

  “我以保护若熙的心情。”祁少瑾回的很平静,口气却很认真。

  “你没资格,懂吗?你没有资格!”陆羿辰恼喝。

  “我的资格是你的不珍惜而促成,现在没资格在这里大吼大叫的人,是你陆羿辰!”祁少瑾也恼声大喝。

  陆羿辰心口一刺,轻哼一声,“你想保护她大可去,别在我面前说,我不想听到!关于你们的事,关于那个女人的事,全部都不要在我面前提及。”

  “陆羿辰,你最好别动将小王子抢回去的心思。”

  祁少瑾眼睛中的威胁,让陆羿辰真心觉得好笑。他现在居然阻止他要孩子,祁少瑾有什么资格阻止!他都说了,不再干涉他和顾若熙的事,他却来干涉他和小王子!谁给祁少瑾霸占他儿子的权利?那个女儿口口声声自己有老公,怎么偏偏还要和祁少瑾牵扯不清!

  为什么?

  “不好意思,已经动了。”陆羿辰低喝一声,目光投向走在前面的小王子,明明记得小王子走在前面的,怎么忽然没了踪影?

  “小王子!”陆羿辰焦急地唤了一声。

  祁少瑾回头,发现小王子不见了,赶紧往外追,就怕他个小孩子出了医院,车来车往出了事。

  陆羿辰也追的很快,焦急地到处找寻,可几乎找遍了一个小孩子的速度能走出的范围,就是没有小王子的身影。

  陆羿辰和祁少瑾都着急了,彼此愤怒又憎恨地瞪了一眼,但还是短暂联盟,分头寻找。

  而彼时,小王子并未走远,还在那个楼层中,只是站在护士值班室,盯着小护士手里超大的彩虹棒棒糖。

  那个棒棒糖非常大,几乎有小孩子的头一般大。颜色也非常漂亮,五彩缤纷一圈一圈很绚丽。

  小护士回头,见是那个漂亮的小男孩,赶紧很抱歉地过去,半蹲在他面前,“真的不好意思,刚才弄疼你了。我叫沈美冰,你叫顾千祺对吧。我们交个朋友吧,要叫我冰冰姐姐哦。”

  小王子的大眼睛眯了眯,认出来面前的小护士,就是方才晕血昏倒的那一个。

  “你的超大棒棒糖,哪里买到的?”小王子问。

  沈美冰捂嘴嘿嘿一笑,“漂亮吧,私人定制,一般地方买不到的。”

  “你卖不卖?”小王子依旧端着冷脸,很霸气的样子。

  沈美冰赶紧宝贝似的抱住棒棒糖,“不卖不卖,买不到的。”

  “你就说多少钱吧。”小王子的口气带了一分慵懒,也添了一分不屑。一块糖能值多少钱,他自己的走秀代言费完全支付的起。

  “小孩子不可以吃糖的,对牙齿不好。”沈美冰很舍不得,还是坚持不卖。

  “大人吃糖对牙齿也不好!”

  “我不吃,我收藏。我最喜欢收集各式各样的棒棒糖,我的房间里,就是糖果的王国,可漂亮了。等你出院,冰冰姐姐带你去参观!”

  “不要,没时间。就说这个棒棒糖,卖不卖!一句话!”小王子微愠。

  “不卖!”沈美冰高高嘟起嘴,好似还没长开的漂亮女孩子的脸蛋,都揪成一团。

  “你给我拔针害我流血,我还没向你索赔。”小王子的耐心消耗尽了。

  “你这小孩子,嘴真厉害。我不卖不卖不卖!”沈美冰摇头如拨浪鼓。

  “不卖也得卖!”小王子直接动手抢,沈美冰赶紧站起来逃开,直接跳到椅子上,高高举起手里的棒棒糖,小王子根本够不到。

  “你这女人真讨厌,一块糖也跟小孩子抢!”小王子脸色一沉,目光黑漆漆。

  沈美冰站在椅子上,还对小王子扭了扭腰,吐了吐舌头。“小孩子要有礼貌,别人不给的东西,也不能抢的哦。”

  小王子眼皮一沉,直接一脚用力踢在椅子上,万向轮椅子咕噜噜地跑了,沈美冰一个没站稳,惊呼一声,直接从椅子上摔下来,双手还紧紧护住棒棒糖,直接摔个狗啃泥。

  “呜呜……好痛……”沈美冰痛哭地趴在地上。“你个小孩子,怎么这么坏!”

  “把糖给我吧。”小王子向沈美冰伸出小手。

  “我不!”沈美冰更紧抱住怀里的棒棒糖,努力爬起来,坐在地上向后退。

  小王子磨了磨细白的牙齿,随手抓起托盘上一个针头,直接向沈美冰扎去,吓得沈美冰哇呜一声大叫。

  “啊——”

  “流血了!流血了!”小王子指着沈美冰大喊,吓得沈美冰整个人都靠在值班室的柜子上,一动不敢动,看都不敢去看,脸色煞白煞白。

  小王子很轻松地夺下沈美冰手里的棒棒糖,嘻嘻一笑,“冰冰姐姐,既然你说不卖,我就不给钱喽。”

  沈美冰的手里空了,还在半空中抓了抓,大眼睛水汽氤氲地望着小王子拿着棒棒糖的身影翩翩而去,嘴唇颤了颤,好似随时都会哭出来一般的可怜。

  “把棒棒糖还给我,坏小孩……”

  小王子在门口的时候,抱着棒棒糖回头,对沈美冰无害一笑,“冰冰姐姐,针头又没扎到你,怎么会流血。你难道没感觉到一点都不疼吗?真是个笨女人。”

  沈美冰赶紧低头看身上的粉色护士服,果然一点血都没有。她苍白的脸色渐渐恢复少女应有的红润,对着门口扬长而去的小王子,气得喊了一声“你个坏小孩”,随后就是她气得呜咽的哭声。

  “坏小孩还我棒棒糖,还我棒棒糖……呜呜……”

  小王子出来,没看到祁少瑾,也没看到陆羿辰,却看到顾若熙回来。顾若熙见他怀里抱着一个超大的棒棒糖,很惊奇。

  “哪来的?”

  “一个护士姐姐给我的。”小王子大眼睛掠过一抹得逞的精光,笑得很无邪。

  “有没有说谢谢?”顾若熙搂住小王子的肩膀。

  “有呀,当然有。”小王子直接将棒棒糖塞到顾若熙怀里,带着几分对棒棒糖的嫌恶,“给笑笑吧,她最喜欢这东西。”

  “好滴好滴,她收到这份礼物准能乐好几天。”

  小王子看了一眼还能传出呜咽哭声的护士值班室,摇摇头,“真搞不懂,你们女人怎么都喜欢这种东西。”

  顾若熙带小王子去吃晚饭,然后准备带小王子回家换衣服。病情已经稳定,晚上不用再住医院,明天再来医院打针就好。

  “对了,小王子,你祁叔叔呢?”吃饭时,顾若熙不禁好奇问小王子。她有让祁少瑾照看小王子,按理说,她没回来,祁少瑾不会走才对。

  小王子摇摇头,“估计和那个怪物一起走了。”

  “哪个怪物?”顾若熙往嘴里丢了一口鱼香肉丝。

  “boss,你不知道?你告诉我别理的那一只。”小王子淡而无味地吃着米粥,筷子头蘸了蘸鱼香肉丝的汤汁,在米粥里搅了搅增味。

  “呃……”

  “他们关系很奇怪诶。”

  “怎……怎么说?”

  “你没看出来吗?”小王子一副妈咪真笨的样子。

  顾若熙讷讷摇头,表示什么都没看出来。

  “见了面总在一起瞪来瞪去的,我都想推他们一把,抱在一起算了。咬牙切齿的互相对视,多没意思!”小王子喝了一口淡如清水的米粥,没什么食欲,就丢了勺子,靠在椅子上。

  “……”顾若熙的眼角抽了抽,不禁想陆羿辰和祁少瑾抱在一起,是一副怎样状况又震撼的场面。

  “顾若熙,你想什么呢?觉得肉不好吃的话,给我吃。”小王子小手在桌子上拍了拍。

  顾若熙赶紧扒饭,还将鱼香肉丝都倒在碗里,不给小王子留下一根肉丝。

  吃完饭,回了家。

  琳达很愧疚地表示歉意,“真的对不起,让那个男人将小笑笑抢走了。他实在走的太快了,我没追上。幸好不是抢孩子的坏人,不然我真的难辞其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