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章 因为,有你
作者: 美越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368章 因为,有你

  祁远治听说密室的事,整张脸都狰狞了。本来以为胜券在握的事,竟然因为自己的儿子倒戈,让陆羿辰博回一局。

  他不会就这么放过陆羿辰,一旦放虎归山,下一个输的很可能就是自己了。

  他赶紧命人上楼将顾若熙带下来,然后带人冲出去拦截陆羿辰。

  可外面已经被陆羿辰的人团团围住,数十辆黑色的车,将他别墅的大门死死堵住。而那混乱的场面,也让祁远治明白,此局他落败了,是他小窥了陆羿辰的实力。没想到陆羿辰的背后还有秘密势力,而会隐藏真实实力的人,才是永远不败的胜者。

  祁远治不得不承认,自己老了,而将来的天下也是年轻人的天地。

  可他不会就这样束手就擒,他命人将别墅的门死死围住,护他可以从这里安全逃脱。否则他一旦落入陆羿辰的手里,只怕再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苏雅站在楼上,心底一片混沌。即便她已阵脚大乱,但也看得出来,胜负已分,兀自纠缠下去,只会让自己输得更惨,现在最要紧的是自保。

  而祁远治也显然明白这个道理,带着人匆匆去了别墅的最里面,显然那里还有他逃生的暗道。

  祁远治要保留自身,才能等到下一局,完胜的时刻。

  苏雅见祁远治只顾自保,完全不顾她了,若被陆羿辰的人冲进来,发现她在这里,她就百口莫辩了。只要没有有力的证据,证明她和祁远治联合,只要死咬不承认,还能保一点自保。

  苏雅赶紧下楼,去追祁远治,她要跟祁远治一起离开这里。

  等祁少瑾冲进来的时候,祁远治已经不见了。赵默带着人,随后也要冲进来,虽然陆羿辰率先带安可馨去了医院,但交代了赵默,务必救出顾若熙。

  就在赵默即将冲进来的时候,祁少瑾忽然将门关上,用密码将整道大门锁死。

  那位毕竟还是他的父亲,一旦落入陆羿辰手中,会是什么结果谁都清楚,即便父亲做了人性丧失的恶事,可若父亲能够悬崖勒马及时回头,他选择再给父亲一次回头的机会。

  祁少瑾知道这里有一条密道,便匆匆去大宅的后面,紧追过去。

  祁远治带着顾若熙从密道离开,苏雅和祁少瑾都追了过来,祁远治命人直接将祁少瑾控制,他满肚子的火气,要对祁少瑾发泄,好好教训这个帮着外人的不孝子。

  “爸!收手吧!”祁少瑾心疼地看向被人扣押着,脸色泛白的顾若熙,他看得出来,顾若熙身体不适,还在勉力强撑着。

  也看到顾若熙发现追来的人是他,眼底一闪而过的失望,随后便是舒心的欢喜。

  她也在盼着陆羿辰能来,但祁少瑾平安追来,便也就说明安可馨被救了,安全了。

  “收手?我为什么要收手!我只是惩戒那些恶人得到应有的报应!”祁远治低吼一声,抡起一拳头就打在祁少瑾的胸口处。

  那一拳力道十足,直接打得祁少瑾闷哼一声,笔直的脊背就弯了下去,脸色泛白,浮现吃痛之色。

  苏雅心下惊呼一声,一小步一小步地后退。祁远治太心狠手辣了,这样的人物若不能远离,说不上什么时候,就会将矛头指向自己。

  祁远治当然发现苏雅畏怯的小动作,当即有人就将苏雅的退路阻断,让她再没有机会逃离。

  几辆黑色的车子驶了过来,祁远治带着所有人赶紧上车,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其后还留下人毁灭所有的痕迹,不让陆羿辰有迹可循。

  一座潮湿到处充斥霉味的仓库,便成了他们的落脚点。

  这里距离市区较远,附近没有任何建筑物,若发现有人来,百米之外就能发现踪迹,也会给足祁远治再逃的机会。

  祁远治让人密切观察附近动向,一旦有任何风吹草动,他们会继续离开这里,再寻安全落脚点。

  顾若熙被人严密看着,坐在角落的麻布袋子上。

  祁少瑾就站在她身边,祁远治很厌恶祁少瑾总是以一种保护的姿态站在她身边,但最后还是拗不过祁少瑾的坚持,又不想在这个时候父子真的发生较大的冲突,暴露藏身的踪迹,便也由着祁少瑾了。

  但祁远治胸腔内憋闷的怒火,怎么都要发泄出来,才能舒服。

  祁少瑾自然成了祁远治的泄愤对象,连连吃了好几拳头,祁少瑾都没做声,只是固执地问着祁远治一句话。

  “到底什么时候收手!”

  祁远治给他的回答,让祁少瑾看到了父亲不可能回头的绝望,“他们都死干净了,陆家绝种,那个野种也去地府,我就收手!”

  祁少瑾便不再说什么了,心里明明很恨父亲对安可馨做出那么禽兽的事,但最后还是选择给父亲一个回头的机会,身为人子,他觉得已经仁至义尽。

  其后,他再不会对父亲心软,哪怕不是他亲手将父亲伏法,最后也不会再阻挠陆羿辰。

  可他还是觉得无力,甚至有那么一点的不忍。

  祁少瑾纵然心冷如石,这一刻也迷茫没有方向了。一个是心里一直放不下的妹妹,一个是生养他的父亲,一个是无辜的受害者,一个是为了报复不择手段的疯子,一个让他可怜又心疼,一个让他痛恨憎恨,最后又恨而不能。

  他有些疲惫,便也坐下来,就坐在顾若熙的身边。

  顾若熙知道他的为难,也深深理解他的无奈,毕竟是自己的父亲,再禽兽,也是自己的父亲。谁在面临这样的情况时,什么都可以割舍,可骨子里流淌的血浓于水,却是什么利器都割舍不断的牵绊。

  顾若熙张张嘴,想安慰一下苦闷的祁少瑾,最后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化成一声轻叹,拍了拍祁少瑾的手。

  “你还好吗?还担心别人。”祁少瑾居然还有心情笑,看着顾若熙的目光里,都是软软的暖意。

  “我很好奇,为何你还能笑得出来。”她可一点笑的心情都没有。

  “因为有你。”

  “……”

  顾若熙觉得,这绝对是终结他们对话的最有力闸阀,因为她根本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接下这句话。笑着打哈哈吧,他又一脸的认真,对他冷眼冷语吧,又显得自己忘恩负义,在危急关头,可是只有祁少瑾一再冲出来,陪在自己身边,保护自己。

  不然凭借祁远治对陆羿辰的憎恨,很可能将她当成泄愤对象,不知对她做出什么可憎的事来。有好几次,祁远治向她看来的目光,都是一种要将她活活扒皮的凶狠。

  幸亏祁少瑾在身边,用他非常坚决的态度保护着她,祁远治终究没有动她一根毫毛。

  祁少瑾见顾若熙眼睫低垂,一副难以应对的窘迫,便低声对她说,“我本来就习惯了,早已不在意,如今又有人陪着,怎会不开心。”

  顾若熙抬起头,无奈地望着他,他已一副悠闲的样子,靠在一侧的墙壁上,许是触碰到他后背的伤口了,脸上的神色微微绷紧。

  “一定很痛,若不舒服,你不要忍着。”她是真的担心他。任谁挨了棍子,又吃拳头,又去密室救人,也要累得起不来了。何况祁少瑾还要浑身神经绷紧地保护着她,只怕已经很累很累了。

  祁少瑾却不屑地勾了勾唇角,“我说过,早就习惯了。”

  他早就习惯了父亲的毒打,这点小伤,比曾经被父亲经常连打他一天一夜,舒服太多了。那时候,母亲刚刚离世不久,父亲喝了酒或稍有心情不顺,就会拿他出气,有的时候打得他吐血,肋骨断掉一根,躺在床上许多天都起不来身,他也没掉一滴眼泪,甚至哼一声。

  只是每次遭到毒打之后,他就更狠他的母亲,更狠身边的所有人。有的时候,他不得不也跟着更狠陆羿辰,若当年他们能快些拿钱来,或许母亲不会死,或许他会跟着母亲离开,也就不用遭遇这种待遇。

  那个时候,他绝望过,也彻底封闭自己。

  所以床头母亲的照片,永远都是扣放在床头,但又舍不得丢掉。

  那是他们妈妈和妹妹,唯一留存下来的照片了。多少次差点被父亲撕毁,他都拼命地保护下来。后来父亲去了国外定居,他的日子才安静下来,才不用再遭受父亲的孽待。

  顾若熙看着祁少瑾表现出来的淡然,只会觉得更心疼。抬起手,想要握住祁少瑾冰凉的手,最后她又放下自己的手。

  祁少瑾闭目了一会,忽然睁开眼,看着身侧的顾若熙,低声问她,“陆羿辰丢下你不管,带着可馨走了,你会不会难过?”

  “……”顾若熙垂下浓密的眼睫,遮住眼底的受伤,但再抬起眼眸的时候,对祁少瑾轻轻一笑,“那也是你的妹妹,她能安全,你也该感到开心。”

  她没有正面回答祁少瑾,但祁少瑾看得出来,她也在意,也在心底落了疼,却不想表现出来。

  “因为还有你,所以我还好。”她努力笑了笑,眼角眉梢有挥不去的淡淡落寞。

  谁都希望,自己的丈夫能将自己放在心尖上,是那第一位。

  可她求不来,也深深知道安可馨在陆羿辰心中的位置,既然早就知道,何必强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