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小喇嘛桑吉(下)

韦屹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看来不给你点厉害尝尝的话,你以为我只是说说而已。”我冷笑道,“先废了你一只手吧。”

  我将桑吉的身体翻过90°,令他侧卧,随后把他的右手按在地上用脚牢牢踩住,最后又从乾坤袋中取出盾牌,将盾牌边缘狠狠地砸在他手上。

  “啊……”桑吉一声惨叫,只见他右手的5根手指全部被盾牌锋利的边缘切落,一根根散落在手掌四周。

  “说不说?”我面无表情地问道。

  “我说我说,但是你一定要信守承诺,放我一条生路。”桑吉绝望地哀嚎道。

  “恩,本座一向言而有信。”我点头道。

  “我等驻扎在县城外东北方的观音寺之内,所有被擒获的武林人士也都关在那里。”桑吉交代道。

  “哦?观音寺的和尚跟你们是一伙么?”我问道。

  “非也,我等假装前去观音寺投宿,趁机占了他们的寺院,并将众僧囚禁起来。”桑吉如实答道。

  “哼,好一个鸠占鹊巢。”我说道,“里面一共囚禁了多少武林人士?”

  “少说也有30余人,皆为各派首脑。”桑吉战战兢兢地答道。

  “你们**寺来了多少人?其中有多少高手?”我继续问道。

  “以登巴活佛为首,其座下10余名高手倾巢而出,尽皆随行,另有跑腿办事的哈尔巴若干名,总共30余人。”桑吉答道,同时眼中不自觉地闪出一丝光芒。

  “哈尔巴是什么东东?是哈巴狗的意思么?”我好奇地问道。

  “不是……”桑吉尴尬地答道,“哈尔巴是职位。”

  “这个职位大么?”我追问道。

  “不大,哈尔巴之下只有格洛喇嘛和格楚喇嘛。”桑吉答道,“小僧就是哈尔巴。”

  “哟,看不出来,你还是个小小的官儿呢。”我调侃道。

  “此次出行,小僧与几位同为哈尔巴的师兄职位最低,因此我们才被派遣在城内搜寻。”桑吉说道。

  “搜寻什么?”我问道。

  “搜寻可以下手的目标。”桑吉如竹筒倒豆子般说道,“**寺此番参加武林大会志在夺魁,因此登巴活佛不惜派人到处打探和偷袭,将一些势力预先铲除,以扫清折桂之路。”

  “哎,如果你早这么爽快地说实话,又怎么会废掉一只手呢?”我叹息道,“谁教你不识时务呢?“

  “求大师饶命。”桑吉连连磕头道。

  “恩,本座既然答应过你,自然会饶你性命。”我微笑道。

  “多谢大师。”桑吉大喜道。

  “至于我的兄弟饶不饶你,本座可不敢保证哦。”我坏笑道。

  桑吉的笑容顿时凝结,他惊恐地望着梦遗和只手遮天,嘴巴张得老大,却不知该说什么。

  “刚才摸得爽不爽?我看你死得也值了。”只手遮天咬牙道。

  姚慕蝶闻言脸一红,娇羞之态令人心驰神摇。

  只手遮天缓缓走到桑吉身旁,拔出短刀高高举过头顶,奋力往桑吉后颈砍去。

  只见寒光一闪,刀锋过处,桑吉身首异处,一股鲜血从他脖颈喷射而出,足有1米多高,脑袋一路朝远处滚去,直至撞墙才停止。

  “好!”我和梦遗齐声喝彩道。

  面对如此血腥的场面,姚慕蝶不忍直视,她连忙转过头去,将目光移向了别处。

  “事不宜迟,咱们即刻动身去观音寺营救霍氏父子等人。”我说道。

  “就凭咱们几个能行么?”只手遮天问道。

  “小手,你咋对哥这么没信心呢?”梦遗责怪道,“哥说去救人,肯定早已胸有成竹。”

  “对对对,我的错,大哥见谅。”只手遮天赔笑道。

  “就凭咱们几个当然打不过那些喇嘛。”我微笑道,“但是观音寺里有那么多现成的打手,还愁武力不够?”

  “对哦,咱们可以先混进去设法解救那些被囚禁的高手,让他们一同对付喇嘛。”梦遗欣喜道。

  “谁有办法混进去去?”只手遮天问道,随即猛然省悟,连忙接着说道:“我真糊涂,如此重要的人选当然非大哥莫属了。”

  “嘿嘿,小手你真机灵,麻烦你把这小喇嘛的衣服扒了给我吧。”我笑道。

  只手遮天不得不忍着恶心将桑吉的僧袍扒下递给了我。

  “梦遗,看看他包裹里还有没有替换的衣服,这一身好臭。”我掩鼻皱眉道。

  “果然还有一套。”梦遗翻看了桑吉的包裹之后说道,“要不我也去吧,你穿这套干净的僧袍,你手里那套给我。”

  “真是好兄弟,凡事永远都先想到哥。”我一边赞许道,一边将手中的僧袍与梦遗交换过来。

  “果然好臭,这小子有难言之隐么?”梦遗屏住呼吸说道。

  “你们能体会他抱着我的感受了吧?”姚慕蝶委屈地说道。

  “味觉能体会,触觉就不知道了。”我笑嘻嘻地说道。

  “哼!我是为集体利益才牺牲这么多,你还取笑我。”姚慕蝶嗔道。

  “妹子不要生气,为兄给你赔罪。”我急忙作揖道。

  “算了,看在以后还得跟着你闯荡江湖的份上,原谅你这一次。”姚慕蝶笑道。

  “妹子果然大度,而且实在。”我竖起拇指赞道。

  “赶紧出发吧,快天亮了。”姚慕蝶笑道,并顺手在我背上推了一把。

  “且慢。”我摆手道,“先前我特地买好了刺青颜料,不如先给你们几个纹身吧,也不差那几分钟。”

  “大哥对我们真好,小弟永远铭记在心。”只手遮天一边说道,一边脱去外衣露出了搓衣板一样的上身。

  只手遮天将面前的椅子转了180°,然后分开双腿反坐了上去,接着又将单手置于椅背之上。

  “啧啧,看你这一身排骨……我都下不去手啊。”我手持银针摇头道,“真怕一针把你扎透了。”

  “不用怜惜我¼.cceon,大力点。”只手遮天贱贱地笑道。

  â€œä½ è‹±æ–‡ä¹Ÿä¸é”™è€¶ã€‚”梦遗,姚慕蝶和我齐声赞道,随即皆大笑。

  æˆ‘迅速为只手遮天纹了所有的刺青,完事后照例拍照留念。

  â€œå•Šï¼Ÿçº¹å®Œè¿˜è¦æ‹ç…§å‘¢ï¼Ÿâ€å§šæ…•è¶è½»å£°æƒŠå‘¼é“。

  â€œä½œä¸ºä¸€ååˆºé’师,每一幅作品都有纪念价值。”我认真地说道。

  â€œå¥½å§ï¼Œä¸è¿‡æˆ‘的照片只能给你看,不许外流。”姚慕蝶叮嘱道。

  â€œæˆ‘们也不能看么?”只手遮天问道。

  â€œä¸èƒ½ï¼â€å§šæ…•è¶åšå†³åœ°è¯´é“,“你们俩暂时回避一下吧。”

  æ¢¦é—和只手遮天依依不舍的离开了房间,一步三回头的样子令我忍俊不禁。

  â€œè„±ã€‚”我言简意赅地姚慕蝶说道。

  â€œä½ â€¦â€¦å¥½ç›´æŽ¥ã€‚”姚慕蝶俏脸微红,弱弱地说道。

  â€œä½ å¾—明白,在我们刺青师眼里美女跟猪肉没什么区别,我只是将你的皮肤当做画布,在上面搞艺术创作。”我正襟危坐,一脸严肃地说道。

  â€œå¥½å§ï¼Œæˆ‘脱,不过请你先转过头去,人家有点不好意思啦。”姚慕蝶无奈地说道。

  â€œä½ å¾—明白,我们刺青师……”我一本正经地说道,试图说服姚慕蝶不再要求我转身。

  â€œè½¬è¿‡åŽ»ï¼â€å§šæ…•è¶å–é“,无情地打断了我的话头。

  â€œå¥½å’§ã€‚”我立刻应道,随后迅捷无比地转过了身。

  æˆ‘听见背后传来“悉悉索索”脱衣服的声音,心中奇痒,口水不禁流到了嘴角。

  â€œå¥½äº†ï¼Œè½¬è¿‡æ¥å§ã€‚”姚慕蝶说道。

  æˆ‘回头一看,姚慕蝶已经反坐在椅子上,上身一丝不挂,双手将衣服紧紧抱在胸前。

  å§šæ…•è¶é›ªç™½å…‰æ»‘的身体触手可及,我激动得几乎窒息,心跳速度瞬间过百。

  æˆ‘咽了一大口口水,深深吸了一口气以平复心情,这才不紧不慢地取出工具开始为姚慕蝶刺青。

  ä¸ä¸€ä¼šå„¿ï¼Œæˆ‘将所有的刺青纹好,然后站起身来从各个角度拍了一大堆照片。

  æˆ‘打开相册慢慢欣赏起来,姚慕蝶穿好衣服之后也凑过来一起看。

  â€œæŠŠè¿™å¼ åˆ æŽ‰å•¦ã€‚”姚慕蝶指着一张照片叫道,“从这个角度看上去太暴露了。”

  â€œå“ªé‡Œæš´éœ²äº†å•Šï¼Ÿæ—¢æ²¡éœ²ç‚¹åˆæ²¡****我不以为然地说道,“你懂不懂艺术啊?”

  â€œé ï¼Œä½ è¿˜æƒ³çœ‹éœ²ç‚¹**啊?美得你!”姚慕蝶瞪眼道。

  â€œä½ å¾—明白……”我说道。

  â€œæ»šä½ çš„!”姚慕蝶白了我一眼笑骂道。

  æ­£åœ¨æ­¤æ—¶ï¼Œæ¢¦é—在门外喊道:“哥,你们好了没?时候不早,该动身了。”

  æˆ‘打开门一看,梦遗和只手遮天站在走廊里似笑非笑,意味深长望着我和姚慕蝶。

  â€œèµ°å§ã€‚”我一边对梦遗说道,一边率先往楼下走去。

  å¤§å—头无智慧等人依旧坚守在客栈门外,我对他们说道:“进去歇一会儿吧,别到处乱跑,以免碰到其他喇嘛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和梦遗前去营救霍氏父子,你们等我们的好消息。”

  å®å˜±å®Œæ¯•ä¹‹åŽï¼Œæˆ‘与梦遗翻身上马,并排骑行出了县城北门,随后往东北方向驰去。

  åœ¨é“路上奔驰了大约15分钟左右,我们的前方出现了一座寺庙,我与梦遗立即下马改为步行,慢慢向目的地行进。

  åœ¨ç¦»å¯ºåº™å¤§çº¦200米开外,我看清了大门上方的匾额,确认此处正是观音寺所在。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