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敲诈

韦屹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汤文标和尛苩兎不停亲吻,缠绵了几分钟之后便进入了下一个阶段,只见汤文标几下脱光了自己的衣服,将衣服铺在麦秆之上,打造了一张临时的地铺。

  靠,我铺的麦秆,自己还没好好享受呢,倒让你们先用了,我暗自嘀咕道。

  汤文标往地铺上一躺,招手示意尛苩兎过去,尛苩兎笑嘻嘻地爬上地铺跪到他身边,俯下了身去。

  “哎呦,真他娘的舒服。”汤文标颤声叫道,“难怪要价1000两黄金,果然不同凡响。”

  “呜呜呜……”尛苩兎口齿不清地说了几句话,我完全没有听懂。

  霍倩倩早就气炸了,只见她脸色铁青,浑身发抖,双拳紧握,看似分分钟就要出去跟汤文标拼命。

  “倩倩,千万冷静,此刻闹出事来必定无法收场。”我急忙密霍倩倩提醒道。

  “平时我们全馆上下节衣缩食,黜奢崇俭,从不敢乱花一个铜板,谁知他玩女人一出手就是上千两黄金。”霍倩倩密我道,“亏得我爹那么信任他,命他掌管财物收支,他却如此负我振兴武馆。”

  “倩倩,请息怒。”我继续劝慰道,“今日花费1千两看清他的为人,也算物有所值,往后不再重用他就是了。”

  尛苩兎开始脱自己的衣服,须臾便脱了个精光。

  尛苩兎长相虽然一般,但身材非常出色,尽管十分消瘦,该有的却一样不缺,前挺后翘,令人垂涎三尺。

  我的心“砰砰”直跳,瞪大了眼珠子死死盯住尛苩兎,顿觉血脉偾张,兴奋不已。

  霍倩倩见状大怒,伸手在我胳膊上重重拧了一把,疼得我差点叫出声来。

  我强忍疼痛,将霍倩倩搂入怀中上下其手,不一会儿便令她情绪高涨,欲罢不能,她再次紧紧捂住嘴巴不敢发声。

  汤文标与尛苩兎的鏖战逐渐白热化,强烈刺激着我和霍倩倩。

  过了几分钟,汤文标压低嗓子发出几声干嚎,结束了他的征程。

  汤文标从尛苩兎身上滚落,仰卧在地铺之上重重地舒了一口气。

  我转头看了看霍倩倩,只见她正咬牙切齿地看着汤文标,于是伸手在她背上轻轻抚摸了几下以示安慰。

  汤文标喘息了片刻之后又一次压到到尛苩兎身上,抱着她吻了起来。

  这小子真是NPC中的战斗机啊,居然跟玩家一样能够在短时间内东山再起,我心中感慨道。

  正在汤文标将要入港之际,屋外传来一阵脚步声,有人往柴房方向渐渐走近,听声音一重一轻,应该是两个人。

  不是吧?又来一对?这间破柴房竟然成了大家首选的炮房?我不由暗叹道。

  汤文标和尛苩兎闻声大惊失色,立即从地铺上跃起,抓起衣服往直奔柴垛。

  这下有意思了,看霍倩倩夫妻俩如何面对如此尴尬的场面,我心中幸灾乐祸道。

  汤文标和尛苩兎窜至柴垛背后的一刹那全都吓了一大跳,尛苩兎差点发出惊呼,幸好汤文标手快立刻伸手捂住了她的嘴。

  汤文标见到衣不蔽体的霍倩倩和我,又惊又怒,他气势汹汹地瞪着霍倩倩,眼中快要喷出火来,霍倩倩毫不退让,亦对他柳眉倒竖怒目反向。

  尛苩兎朝我端详了许久,终于认出了我,不禁一脸惊愕。

  “正所谓人生何处不相逢,没想到大伙儿今日有缘相聚于此。”我笑嘻嘻地对汤文标和尛苩兎轻声说道。

  “有个屁的缘!你这秃驴竟敢勾搭我老婆,我要你的命。”汤文标低声怒吼道。

  “噤声,外面的人马上进来了。”我在嘴唇上竖起食指说道。

  我的话音刚落,柴房的门就被推开,一对男女相拥而入。

  我定睛一看不由大跌眼镜,原来这对男女竟是路遥知和红杏出墙。

  看来这俩小妞不满足于妓院的收入,跑出来拉私活了,我豁然省悟道。

  路遥知年纪不轻,心却不老,一进柴房就立刻心急火燎抱住了红杏出墙求欢。

  红杏出墙半推半就,先问路遥知要了1000两黄金的银票,这才宽衣解带将衣服铺在麦秆之上,然后又横卧在临时的地铺上。

  路遥知见状急忙宽衣解带压到了红杏出墙身上。

  我望着那一堆麦秆,不禁暗暗好笑,心想此处俨然成了**的殿堂。

  “路老爷子看上去挺有钱的样子,如此良机不容错过,咱们得好好讹他一笔钱,见者有份。”我密众人道。

  汤文标思量了片刻后对我点了点头,霍倩倩和尛苩兎自然唯我是从,更无异议。

  “你们不要轻举妄动,待我先出去捉奸。”我密众人道,随即轻手轻脚地将衣服一件件穿戴整齐。

  穿好衣服之后,我先酝酿了一下情绪,然后猛然跳到路遥知和红杏出墙跟前大声喝道:“呔!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尔等为何在此行苟且之事?”

  路遥知被吓得不轻,哪里顾得上理会我,来不及穿裤子就拼命往外跑,又肥又白的屁股在月光下显得格外醒目。

  “站住!”我厉声喝止道,“路老爷子,你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路遥知闻言只得乖乖地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我一眼,愣了愣之后说道:“大师好脸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少套近乎,如今你背着妻子儿女干下这等伤天害理之事,该当何罪?”我咄咄逼人地问道。

  “大师,你就当没看见吧。”路遥知陪笑道,旋即迅速穿上了长裤,并从怀中掏出一叠银票塞到我手中,笑嘻嘻地讨好道:“这是1000千两黄金,请笑纳。”

  “打发叫花子么?”我怒道,“至少也要10万两。”

  “这个……在下实在拿不出那么多。”路遥知哭丧着脸说道,“这次保定之行在下总共才带了1万两,大师若肯放我一马,请随我去客房拿。”

  我见路遥知态度诚恳就相信了他,正要开口答应,不料此时汤文标密我道:“大师,别信他的鬼话,他身为总镖头有的是钱,咱们至少得要他5万两。”

  “哼,路总镖头,如果你说没钱,天下还有几个人敢说自己有钱?”我冷笑道,“5万两,不二价,否则我这就去喊你老婆和手下的镖师们过来看好戏。”

  “别别别,大师,有话好说。”路遥知急道,“5万就5万。”

  “走,咱们一起去拿钱。”我微笑道,“贫僧最喜欢路总镖头这种爽快的有钱人。”

  我看见红杏出墙欲言又止的样子,怕她坏了好事,于是赶紧密她道:“你先不要出声,把老头子的内裤牢牢抓在手里,等钱到手少不了你一份。”

  红杏出墙得到我的承诺之后便安安分分地不再有任何异动。

  “路总镖头,我劝你不要耍花样,你的裤头还在这里呢,闹将起来丢人的是你。”我说道。

  “是是是,大师请随我来。”路遥知连忙点头道。

  我和路遥知一前一后往2楼客房走去,刚要踏出后院大门的时候,突然间只见一道黑影从马厩飞奔而出,紧接着掠过墙头消失在夜幕之中。

  那人速度奇快,我根本来不及查看他的身份,但是却隐约看见他腋下挟了一件东西。

  马厩之中又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除了住客们的马,只有陈腾辉的尸体,他刚才偷走的是什么呢?我茫然地暗自揣测道,随即心念一动,立即跑到马厩门口借着月光往里一看,发现陈腾辉的尸体竟不见了踪影。

  怎么会有人偷尸体?难道是跟小哥差不多的特殊人物用来做施法材料?我心道,同时脑子里闪现出费玉清赶着僵尸指哪打哪的场景。

  可是也没见小哥用尸体施法啊,再说满世界都是怪的尸体,又何必特地来偷NPC的尸体呢?我暗笑自己脑洞实在太大。

  “大师,请移步。”路遥知见我站在原地陷入了沉思,忍不住开口催促道。

  “路老爷子,你先回房等我,贫僧稍后再来找你。”我叮嘱道,随后纵身翻过围墙朝刚才小偷逃跑的方向追去。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