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十五章 失踪疑云·受命

韦屹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聊了一会儿之后,我靠在马车座椅上开始闭目养神折腾了一个通宵,我感觉有些疲倦,想抓紧时间休息一下,因为不知道之后将要面对何种状况。

  “大哥,我想跟你结拜,不知道你能不能给我这个面子”梦遗忽然在我耳边怯生生地提议道。

  “咱们一起出生入死,早就是兄弟了,既然你如此看重形式,拜一拜也无妨啊。”我睁开眼睛笑道。

  我和梦遗在最近的驿站下了马车,然后来到路边拱土为香磕了8个响头,自此正式结为兄弟。

  “哥。”梦遗欣喜地对我喊道。

  “好兄弟。”我拍了拍梦遗的肩膀微微笑道。

  结拜完毕之后,我们重新登上马车,转乘了几次之后,在8点多的时候到达了北京城南门外的驿站。

  由梦遗领路,我们一路来到大理寺。

  “我果然是重量级的通缉犯,抓住了不送地方衙门,直接进大理寺。”我调侃道。

  “嘿嘿,哥,先委屈你一下,等我领了赏,一定想办法救你出来。”梦遗微笑道。

  梦遗刚走近大门尚未开口,门卫便对他笑脸相迎,抱拳与他客套起来。

  看来他是这里的常客,一定为官府抓了不少通缉犯呢,我心想。

  梦遗与门卫寒暄了几句,门卫笑嘻嘻地转身进去通报。

  须臾,门卫复出,他皱着眉头对梦遗说道:“大师,曹大人不在,据他手底下的人说他已经告假两天了。”

  “这可如何是好”梦遗喃喃自语道,“曹大人不在,我找谁交任务啊”

  “曹大人是哪位”我忍不住问道。

  “大理寺少卿曹显宗。”梦遗心不在焉地答道。

  “哟,好大的官啊。”我感慨道,“你能直接见到大理寺少卿,面子不小哦。”

  “我帮官府抓过许多要犯,引起了曹大人的注意,因此他亲自接见了我。”梦遗不无炫耀地说道,“之后他亲自交给我不少任务,我为他抓回来的通缉犯少说也有一打。”

  “兄弟你也够牛逼的啊。”我赞叹道。

  “我总算对得起自己的特殊身份。”梦遗含蓄地笑道。

  我正要出言调侃梦遗几句,却突然听到远处传来一阵呼喝声,我举目望去,只见数名官差一边开道一边疾步向大理寺走来,他们身后紧跟着一顶轿子,4名轿夫抬着轿子“呼哧呼哧”跑得正疾。

  “那是大理寺丞汪洋的轿子,前面那几名随从我认识。”梦遗喜道,“我去向他打听一下曹大人的情况。”

  梦遗迎上前去,在离轿子10多米外停住了脚步,双手合十高声喊道:“贫僧给汪大人请安。”

  打头的随从一边示意队伍停止前进,一边笑眯眯地对梦遗点头问候。

  轿夫们放下轿子,一名随从伸手掀开帘子,汪洋探出身子问道:“来者可是梦遗大师”

  我定睛一看,只见汪洋相貌堂堂,面目慈祥,态度亲切,不由对他产生了几分好感。

  “贫僧拜见大人。”梦遗跪倒在地朗声喊道。

  我见躲不过,只得快速向前几步,跪倒在轿子前大声喊道:“贫僧拜见大人。”

  “两位大师请起,不必多礼。”汪洋抬手示意道。

  我和梦遗站起身来毕恭毕敬地站在当地。

  “这位是”汪洋对我打量了一下,转头问梦遗道。

  “此乃贫僧的师兄,法号智障。”梦遗答道。

  “哦,原来是智障大师。”汪洋颌首笑道,“两位大师来大理寺有何贵干”

  “贫僧有要紧事禀报曹大人。”梦遗说道。

  “本官有话跟你们说,请两位大师移步过来。”汪洋神秘兮兮地招手道。

  我和梦遗连忙向轿子靠近几步,站在了离汪洋不足一米处。

  “此事机密,万万不可让外人得知。”汪洋轻声说道,“请两位大师立即前往曹大人家中跟曹夫人说,本官派你们前去援手,到时候曹夫人自然会告知你们其中原委。”

  “遵命。”我和梦遗齐声说道。

  系统提示:您接受了任务调查曹显宗下落。

  我充满疑惑地与梦遗对视了一眼,心想真没料到在这里还能接到任务。

  我们俩告别了汪洋,翻身上马火速赶往曹显宗的府邸。

  到了曹府门口,向门卫报上姓名来由之后,一名精壮的门卫一阵小跑进入府中通报。

  不一会儿,门卫出来将我们引入客厅,曹夫人早已在厅中正襟危坐等候我们。

  我们拜见了曹夫人之后,曹夫人请我们坐在了客座之上。

  “两位大师是替汪大人办事的么”曹夫人问道。

  “贫僧专为官府捉拿要犯,平日里经常出入大理寺,与曹大人颇多来往。”梦遗答道。

  “我家大人的事汪大人是否已告知两位大师”曹夫人急切地问道。

  “没有。”梦遗摇头道,“汪大人说我们来了之后夫人自会如实相告。”

  “此事只有曹家上下和汪大人等少数人知道,我们之所以没有报官是怕有损我家大人和曹家的名声,力图私下解决。”曹夫人说道,“汪大人是我家大人的挚友,出了事我第一个便找他帮忙,他已派了查案高手来府中调查,谁知道两天下来却丝毫没有进展。”

  “愿闻其详。”我双手合十道。

  我表面平静,心中其实却已老大不耐烦曹夫人啰嗦了半天,我们还是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前日晚间,我家大人在四姨太宛如处歇息,昨天早上宛如起床时却发现他无缘无故地失了踪,全府上下都找遍了,也不见任何蛛丝马迹,更离奇的是宛如卧室的门窗皆从里面闩上,没有外人闯入的痕迹。”曹夫人忧心忡忡地说道。

  “门窗完好,卧室里面只有四姨太,那她的嫌疑最大喽。”我接茬道。

  “恩,大师说得在理。”曹夫人点头道,“六扇门中鼎鼎大名的邢捕头也是这么说的,昨天他来府中稍一打探得知门窗完好,便绑了宛如在后院动了大刑,但是她虽昏死过去好几次,却一直大喊冤枉,看样子她好像真的不知情。”

  “你认识邢捕头么”我密梦遗问道。

  “不认识,我只接受曹大人差遣,与六扇门并无来往与瓜葛。”梦遗回复道。

  “曹夫人默许邢捕头给四姨太动大刑,有点假公济私的意思,你信不信”我密梦遗道,“宛如应该是曹显宗的宠妾,曹夫人肯定一向对她颇多不满。”

  “哥,你脑洞开得真大。”梦遗回复道,“我不是损你,是夸你的想象力丰富,天马行空,漫无边际。”

  “靠,虽然你解释说不是损我,可你的话听着很不舒服啊。”我怒道,“不信算毬。”

  “我信,刚才曹夫人说到动大刑的时候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呢。”梦遗连忙密我道,“这恰恰印证了你的想法。”

  “两位大师有什么看法不妨直说。”曹夫人见我和梦遗挤眉弄眼,神情古怪,忍不住开口问道。

  “如果我是四姨太,若与人合谋绑架了曹大人,我肯定会破坏门窗,说是强人闯入,再不济也要对外宣称是丫鬟老妈子没有将门窗关严。”我微微笑道。

  “哎呀,我怎么就没想到呢”曹夫人恍然大悟道,“倒害宛如吃了不少皮肉之苦。”

  我与梦遗相视一笑,对曹夫人假惺惺的做派十分不以为然。

  “夫人,能让我们见见四姨太么她是最后见到曹大人的人,有些话一定要当面问清楚。”我问道。

  “当然能见,但是只许问话,万万不可用刑。”曹夫人略带忧伤地说道,“她已受了太多的苦,只怕再也经受不住了。”

  切,装什么好人虚伪透顶我心中暗暗骂道。

  梦遗亦是一脸不屑,撇着嘴对我会心一笑。

  “多福,你带两位大师去后院见四姨太。”曹夫人命道,“从现在起大师有任何吩咐你照办就是了,不可违拗。”

  我和梦遗暂别曹夫人,跟随名叫多福的管家进入后院来到四姨太的居所。

  四姨太住在名为“翠竹轩”的小院之中,独门独户,环境优雅,不难看出她在曹家的地位甚高。

  “曹大人是不是特别宠爱四姨太啊”我问多福道。

  “嘿嘿。”多福憨憨地笑了笑,没有给我肯定的答复,但他所表达出来的意思已非常明显。

  “哥,你真高。”梦遗赞道,“一开始就被你料到了。”

  “废话,大夏天晚间气温接近30°,曹大人不惧炎热并且顶着来自夫人的压力,义无反顾地留宿在四姨太房中,难道只为睡觉么”我笑道,“显然他对四姨太情有独钟,天再热也挡不住他内心的饥渴。”

  梦遗闻言色眯眯地笑了起来。

  多福望着我和梦遗,一脸疑惑和尴尬。

  想必他心中已经对我们的僧侣身份产生怀疑,恐怕他这辈子都没见过如此放浪的和尚吧我心中不禁暗暗好笑。

  “夫人派两位大师来见四姨太,快开门。”多福一边敲门一边对翠竹轩内高声喊道。

  过了片刻,门从里面打开,一名丫鬟将我们迎了进去,并带领我们来到了四姨太宛如的卧房之外。

  ;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