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0章 239:还喜欢我吗?
作者: 美越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祁思绵紧紧抱着殷玺,哭得嘤嘤泣泣。

  殷玺的一颗心,都要被祁思绵哭碎了。

  他是见不得女人哭的人。

  别的女人哭,他会觉得烦,只要不哭,什么要求都愿意答应。

  可祁思绵的眼泪不一样,她哭,他的心也跟着疼。

  殷玺不是没想过,对祁思绵的感情是真切存在的。

  可是……

  “绵绵,到底出了什么事?告诉殷玺哥哥。”

  这大晚上的,外面还下着暴雨,电闪雷鸣,祁思绵哭得这么伤心,不喊她父母,为什么舍近求远给他打电话?

  殷玺其实是很高兴的,说明祁思绵对她很依赖,可还是很好奇,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隐情?

  祁思绵哽咽着,肩膀一抽一抽,指了指窗外的方向。

  “我看见……看见一条人影,趴在我的窗户上。”

  人影?

  殷玺放开怀里的祁思绵,她又一把拽住了他的手。

  “殷玺哥哥,我怕……”祁思绵双眼通红,小脸上挂着泪痕。

  “绵绵乖,不怕,我去看看。”

  祁思绵不敢一个人站在原地,房间里没开灯,真的好黑。

  外面又一会一道闪电,仿佛鬼魅就藏在她的身边,随着闷闷的雷声,吓得心口一抽一抽。

  祁思绵紧紧抓着殷玺的手,跟着殷玺一步一步往床边走。

  殷玺先是贴着耳朵听了听,落地窗外的露台,什么声音都没有。

  他打开落地窗上的锁,一把拉开落地窗,吓得祁思绵紧紧闭着眼睛,更紧攥住殷玺的手,浑身都在发抖。

  殷玺猛地冲出去,大雨瞬间将她淋透。

  可窗外大概十平米的露台上,除了几盆在风雨中摇摆的盆栽树,根本没有人影。

  殷玺不死心,连盆栽树的后面,也都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还有隔壁露台的外面,也都查看了一圈。

  大雨夜虽然漆黑,视线模糊,可到底有没有人影还是可以分辨清楚。

  “绵绵,什么都没有。”殷玺回头,对贴在落地窗前,惴惴不安的绵绵说。

  “不会的!一定有!我已经发现好几次了!”祁思绵不住摇头,小脸煞白,完全不是说谎。

  殷玺又向着隔壁看了一眼。

  隔壁房间的露台,和祁思绵房间露台,隔着大概两米宽的距离,如果有人跃过去到隔壁的话,也不太可能。

  即便真的有人爬祁思绵的窗户,只怕这会也从露台跳到地上逃跑了。

  祁思绵的卧室在二楼,所以跳下去的可能性更大。

  “绵绵,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的?”

  殷玺回到祁思绵房间,拉上落地窗,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一双蓝眸在暗沉的黑夜里,愈发炯亮有神。

  “就是半个月前!这不是放暑假了么,最近一直在家里练琴,也没出门。”

  “可是就在半个月前,我就发现窗外有人影。刚开始,我还以为是佣人帮忙打理露台上的花,可拉开门去看,外面什么都没有。”

  “可自从那之后,隔三差五就会看见有个人影在我的窗外。”

  “我好害怕殷玺哥哥,我现在连门都不敢出。”

  祁思绵又哭了,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里,布满晶莹的水雾,看着格外心疼。

  “绵绵不怕,你父母呢?有告诉他们吗?”

  祁思绵摇摇头,“他们出去旅游了!爹地和妈咪工作一直很忙,难得有时间出去玩,我不想打扰他们。”

  “我觉得我长大了,不该什么事都依赖他们。”

  “可是……这个人影好可怕!外面下大雨,还来爬我的窗户,我想到的人,只有殷玺哥哥,呜呜呜……”

  殷玺心头一疼,抱紧哭得双肩颤颤的祁思绵。

  他身上衣服湿透,连带祁思绵的衣服也湿了,他抚摸她的长发,声线柔和地哄着怀里的小人儿。

  “殷玺哥哥陪着你,不要怕。”

  祁思绵乖乖点头。

  受了惊吓,祁思绵睡不着,便和殷玺一起坐在沙发上,背靠着背聊天。

  祁思绵很久没见到殷玺了,之前还能在新闻上,能看到殷玺的一些花边,但最近也都销声匿迹,仿佛殷玺从她的世界里消失了一样。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还有点感激窗外的黑影,让她找到理由,可以给殷玺打电话。

  俩人之前聚少离多的短暂交往,应该已经结束了。

  她不知道殷玺现在的心意,殷玺也不知道她的心意。

  俩人都刻意避开这个话题,聊着小时候的事。

  “绵绵,你小时候真的好蠢,别人欺负你,你都不敢说话。”殷玺笑着说,一双蓝眸笑得眯起,好像想起来,祁思绵小时候可爱又乖巧的样子。

  当然,祁思绵现在也可爱乖巧,像个不染尘世的小仙女。

  “你才蠢死了呢!是你非要带我出去吃饭,才发生那样的事的。”祁思绵想到那件事,心情放松下来,挂着泪痕的小脸,也多了笑容。

  “那几个同学,其实也没说我什么,是你脾气不好,仍了筷子就和人打起来了!”

  “我就是想仍个酒瓶子,吓唬吓唬他们!谁想到,还受了伤。”

  “我当时真的要被你吓死了,你的手都流血了。”

  “他们说我什么我不在意,就是不能说你。”

  在殷玺的心里,祁思绵就是干净的一张白纸,谁都不能玷污,包括他自己。

  所以在祁少瑾坚持反对他们时,他选择默默离开。

  他知道,声名狼藉的自己,确实配不上祁思绵。

  他也不敢确定,对祁思绵的感情能够坚持多久,万一害得祁思绵伤心流泪,他会恨不得给自己一刀。

  “殷玺哥哥……”祁思绵声音细软地呼唤一声。

  “嗯?”殷玺微微偏头,看着身后的女孩。

  她长发垂落,遮住她巴掌大的白皙小脸,还有那一双又黑又亮又干净纯善的眸子。

  还以为祁思绵会继续说下去,可等了许久,她也没有开口。

  只听到,耳边传来她低低的笑声,是很开心的笑声。

  “谢谢你,这么大的雨还跑来陪我。”

  “就算下刀子,我也会来陪你。”

  祁思绵听到这句话,忽然没了声音,笑声也消失了。

  她转头,望着背后的男人,那一双在夜色下异常灿亮的蓝眸,心口有一个地方塌陷了下去。

  “殷玺哥哥,你还……”

  她的声音渐渐消失,过了好几秒,才重新找回勇气说下去。“喜欢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