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4章 233:晚上带你见世面
作者: 美越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席关关的车子,直接开去了殷家。

  因为殷玺给她打电话,告诉她杰林斯在殷家。

  席关关用力按门铃,按了很久,殷玺才摇摇晃晃过来开门。

  “什么事?”殷玺开了一条门缝,没有放人进去的意思。

  “我找杰林斯。”

  “啊,我表哥啊,生病了,吃了药刚睡。”

  殷玺双手环胸,一脸吊儿郎当的样子,看着就让人觉得不怀好意。

  可这样的人,偏偏生了一双邪魅惑人的蓝眸,好看得让人怎么都无法将渣男和他联系到一起。

  席关关向前一步,要进门,殷玺懒洋洋抬起一条腿,横亘在门上,笑嘻嘻地对席关关说。

  “如果你想钻过去的话,我就让你进。”

  “你?”

  席关关眉心一皱,不知道殷玺什么意思。

  “我来找杰林斯,带他回去。”

  “等等,你说什么?带我表哥回去?”殷玺挖了挖耳朵,“我没记错的话,那好像是我表哥,在这里就应该住我家,住席家算怎么回事?”

  “殷玺,你想干什么!”席关关愠怒,琥珀色的眸子了,凉意涔涔。

  殷玺又笑了,蓝眸里缀满星光,“嘿嘿,不干什么,就是好像隐约大概记得,有人得罪我了。”

  席关关蹙眉。

  她想了一圈,也没想出来,什么时候得罪了殷玺。

  洛一心站在席关关身后,在这里可以见到在圣洲见过的人,此刻颇有些恍如隔世之感。

  那个时候的殷玺,在学校里好像别人欠他三千万似的,整日耷拉着一张脸,和谁都不说话。

  原来殷玺的真正模样,是这般的纨绔不羁,像个痞子似的,是个很难搞的人物。

  殷玺这会儿,也看见了洛一心,“哎呦,这不是小一心么!真是好久没见。”

  殷玺正要笑呵呵地去和洛一心来个久别拥抱,发现席关关要冲进去,一手撑住门边,将席关关彻底拦住。

  “殷玺!”

  席关关眸色噙怒。

  殷玺依旧不肯放入。

  “是关关来了,快进来。”乔轻雪在院子里散步,听见院门口有人说话,便向着这边看过来。

  乔轻雪已经怀孕六个月,肚子很大了,一手撑着腰,步态缓慢地走过来。

  “乔阿姨!”席关关犹如看见救星,可没想到,殷玺一把将门关上。

  “殷玺!”席关关用力敲了下门。

  殷玺从门缝,声音不高不低地对门外的席关关道。

  “你别在这里吵,我妈咪怀着身孕,动了胎气,你可吃罪不起。”

  “殷玺,我到底什么时候得罪你了!快点放了杰林斯。”席关关压低声音急切问。

  “你自己想去吧!我表哥现在不想跟你走,在我家里住着很舒服。”

  “我打电话告诉你,是我念着大家朋友一场的份上,不让你担心着急,你别不领情。”

  “殷,玺。”

  席关关气得咬牙,很想粗暴踹门,但又怕真的吓到乔轻雪动了胎气就不好了。

  “关关表姐,怎么办?”洛一心也看出来,殷玺不想开门,只怕谁说都没用。

  “先回去,知道他在这里,就行了。”

  况且殷家也比较安全。

  “小玺,你怎么关上门了?关关呢?”乔轻雪终于走得近了些。

  殷玺快步迎上去,搀扶乔轻雪回屋,“已经走了,呵呵,走了!”

  “怎么走了?也不进来坐会儿!我都好久没看见关关了,怪想她的。”

  “她有事,急事,呵呵。”殷玺搀扶乔轻雪回到客厅,坐在沙发上。

  乔轻雪又拿出手机,开始放古诗词。

  殷玺一脸生无可恋,转身上楼,便听见楼下响着,“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殷玺对着天花板,连番白眼。

  正巧被下楼来的殷凯看见。

  他刚从给杰林斯安排好的房间出来,见殷玺这个表情,哼了一声。

  “你懂个屁!这叫胎教!我和你妈已经去医院做过检查了,是个儿子!”

  “殷玺你个臭小子,你就瞧好吧!这一个儿子,我绝对从胎儿抓起,教育出来一个比你强百倍的殷家继承人。”

  殷玺靠在楼梯扶手上,嗤了一声,“爹地,你最好能活到他成年。”

  “你个臭小子,你敢诅咒你亲爹!”

  “这可不是我诅咒你!您外孙都要出生了,你和我妈咪又弄出来一个这么点大的小舅舅,我都臊得慌。”

  殷凯指着殷玺,气得哆嗦,“还不是因为你,不成气候!你若但凡能规矩正经点,你妈咪至于这把年纪还遭这份罪?”

  殷玺向着楼下看了一眼,正美滋滋给自己肚子放三字经的乔轻雪,“我看我妈挺享受的!”

  殷凯气哼哼地白了一眼,“今天正式告诉你,你已经失宠了。”

  殷玺不耐烦点点头,“早就知道了!”

  他走上楼,楼下又从三字经,变成了千字文,果然是从胎儿抓起,这胎教,为什么在他还在娘胎的时候,没有抓起。

  小时候没背会的三字经和千字文,这段时间倒是会背了。

  “云腾致雨,露结为霜。金生丽水,玉出昆冈。剑号巨阙,珠称夜光……”

  殷玺一边念叨着这几句,一边推开杰林斯的房门。

  他双手环胸,依靠在门旁,看向站在窗子前的杰林斯。

  “别看了,人走了。”

  杰林斯转身,声音凉漠,眸色清冷,“只是在熟悉环境。”

  殷玺从门边起身,走进门,随手将身后的门带上,踱步到杰林斯身边,似笑非笑问。

  “真想找回记忆?”

  杰林斯没说话,蓝色的眸子有些空洞。

  殷玺一直都不知道,杰林斯回来的事,他还以为杰林斯已经死了。

  上次在酒店,赴蒋明月的饭局,无意间看到了潜藏在包厢门外的杰林斯。

  他当时还以为见了鬼。

  杰林斯当时陌生的眼神,让殷玺知道,杰林斯失去了全部的记忆。

  他告诉杰林斯,他是他的表弟,并且问他,想找回记忆吗。

  杰林斯当时没有回答他,他便将自己的电话号码给了杰林斯。

  今天早上杰林斯忽然联系他,说想离开席关关家,殷玺便开车埋伏在附近,带走了偷偷跳窗出逃的杰林斯。

  “更想安静。”杰林斯声音无温,脸色静默。

  “什……什么意思?”殷玺没太懂,眉头皱在一起。

  他当然不知道,杰林斯被阿穗吵得想升天,与其夹在两个女人之间不知所措,不如逃出来多几天清静。

  正好找回属于他的记忆。

  “如果想找回记忆,我第一步应该做什么?”杰林斯问殷玺。

  殷玺觉得,这就问对人了。

  “当然是先泡妞。”

  “泡妞?”殷玺讳莫如深一笑,“晚上带你去见见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