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3章 052:风水轮流转
作者: 美越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陆千琪和宋子麟在陆家的书房里商量对策,最后也不知道达成了什么协议,俩人一起出门。

  陆唯惜正准备进去送水果,见陆千琪和宋子麟一起出门,在后面喊了一声。

  “哥,你去哪里?”

  “有事,晚饭不用等我!”

  “哥!你一会还要换药。”陆唯惜追了两步。

  “没事。”

  陆千琪头也不回的走了。

  陆唯惜生气地一跺脚,“为了陆凝,为了殷玺,连自己的安危都不顾了。”

  陆唯惜放下水果,去了陆千琪的书房,帮着陆千琪将书房收拾一下。

  ……

  郑佳慧正在照顾妈妈梳洗,妈妈虽然骨瘦如柴,但是病弱的郑佳慧还是累得气喘吁吁才帮妈妈梳洗好。

  “佳慧啊,你姐姐走了这么多天,怎么还没有回来?”

  “她从来没有出门这么久过!也不给妈妈打一个电话!你给你姐姐打个电话问问,我很担心她。”

  最近郑佳倩的妈妈总是问郑佳慧,关于郑佳倩安危的事。

  许是母女连心,郑佳倩的妈妈最近一直心绪不宁,还会时常晚上惊醒。

  “妈,你放心好了,姐姐工作很忙,一直在开会,有给我发过微信消息,说她忙完这阵子就会回来,然后陪在妈的身边,再也不出差了。”

  “真的?”

  “嗯,是真的,妈你休息一下,我去准备晚餐。”

  郑佳慧忍着眼泪,去厨房准备晚餐。

  手机响了两声,打开一看,是一条匿名消息,发来的是几张照片,还有一段话。

  郑佳慧看到那几张照片,还有那段话,震惊地倒抽冷气,眼底里渐渐凝结出入骨的憎恨。

  “殷凯?”

  “原来,是你们联手害死姐姐的!”

  最近郑佳倩的案子闹得很火热,经常会有记者来找郑佳慧采访,但都被郑佳慧拒绝了。

  郑佳慧不希望妈妈知道姐姐已经去世的消息,影响到身体状况。

  但她看完那些照片之后,主动联系了记者,说自己有事情要曝光。

  当殷凯看到新闻报导的时候,整张脸都绿了。

  “这些记者什么意思?什么叫豪门联手,害死无辜女子,一尸两命?”

  “Y姓豪门,这不是在指我殷家吗?”

  “还父子联手!明显在说我和小玺!居然还有照片。”

  虽然殷凯的照片打了马赛克,但殷凯还是一眼就能认出自己。

  这个时候乔轻雪睡醒了,从楼上打着哈欠下来。

  殷凯赶紧将杂志塞到沙发下面,“雪雪,你睡醒了?是不是饿了,厨房给你准备了早餐。”

  乔轻雪抓了抓头,又打了一个哈欠往厨房走,见殷凯还在沙发上坐着,便问他。

  “你吃了吗?”

  “没吃……吃了!”

  “到底吃没吃。”

  “吃,吃了,你自己吃吧,我吃饱了。”他已经吃新闻吃饱了。

  “过来陪我呗。”乔轻雪不想一个人吃早餐,冷冷清清的。

  原先一家四口,笑笑嫁出去了,殷玺现在整日关在房间里不出门。

  家里一下子变得格外冷清,让乔轻雪很不舒服。

  “你先吃!”殷凯还想着,支开乔轻雪,将杂志处理掉。

  乔轻雪走过来,拉着殷凯的手撒娇,“陪我一起嘛!你再吃一点。”

  殷凯担心乔轻雪看见,一边笑着,一边悄悄用脚在沙发底下踢了踢。

  乔轻雪早就发现殷凯脸色不对,见他这个小动作,当即生疑。

  “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怎么会呢!”殷凯干巴巴笑着。

  “还想瞒我!和你在一起这么多年,你放个屁我都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殷凯的唇角抽了抽,“什么放屁不放屁的,说的这么不雅!”

  “你给我站起来!你给我起来!”乔轻雪一手叉腰,瞬间悍妇上身。

  殷凯只好站起来,“真的什么都没有。”

  乔轻雪不相信,一把推开殷凯,弯腰去沙发底下看殷凯藏了什么东西。

  “雪雪,你现在怀孕,不要弯身,让佣人过来打扫……”

  乔轻雪一把推开殷凯的手,迅速从沙发底下将杂志抽出来。

  杂志的封面写着大大的“Y姓豪门父子,坑害无辜少女,一尸两命。”

  还有硕大的,“解密豪门Y氏不为人知的丑陋。”

  封面上还有放大的郑佳倩和男人喝酒的照片,虽然男人的照片脸部打了马赛克,但乔轻雪一眼就认出来那正是殷凯。

  “雪雪,这种东西你不要看,伤眼睛,快点去吃饭。”

  殷凯过来抢杂志,乔轻雪一扬手,一本杂志狠狠给了殷凯一记响亮的耳掴子。

  殷凯被打的一愣。

  但他也只能愣一愣,这些年他惹怒乔轻雪可没少挨耳掴子,也只能敢怒不敢言。

  “雪雪……”

  “给我说清楚,怎么回事!”乔轻雪气得脸色都变了,声音也变得格外尖利,再不是平时温柔的贤妻良母。

  “好啊殷凯,二十多年了,还在外面花天酒地,不改劣根,你真是有出息啊!”

  “老了老了还在外面拈花惹草!你儿子的绯闻女人,你居然也搞,你还有没有下限。”

  乔轻雪扬起杂志又要打,殷凯敏捷躲开,哭着一张俊脸,苦口婆心地解释。

  “雪雪,你听我说,这是误会,我和那个女人什么事都没有!真的!”

  “我发誓,我说谎天打雷劈。”

  “滚你个天打雷劈吧!二十多年了,天天天打雷劈,老天爷也没把你劈死!”

  “我是清白的,劈我做什么!”

  乔轻雪怒不可遏,“我今天要撕了你!”

  殷凯吓得赶紧逃命,还一边解释,“我们真的什么事都没有,前段时间老王那个该死的,应酬酒局居然找了个女人过来,我也没想到啊!”

  “当时就是喝了两杯酒,你还给我打电话,我就赶紧回来了,我哪有时间在外面乱搞!”

  “我的一切行程,这些年都在你的掌控中,你还不知道我吗?”

  “就是因为太了解你了,才知道你就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们父子俩,真是亲生父子,一个两个在外面乱搞!”

  “殷玺,给我出来!”乔轻雪在楼下大喊一声。

  殷玺还是第一次看到妈咪这般愤怒,吓得灰溜溜的从房间里出来了。

  他站在楼梯口,就看见妈咪拿着一根鸡毛掸子,正追着爹地打。

  殷玺心里这个解恨。平时都是爹地拿着鸡毛掸子打他,这次总算风水轮流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