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7章 036:杀人案
作者: 美越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陆千琪赶去飞机场还是晚了一步。

  殷梓瑜已经乘坐飞机离开了。

  他查到殷梓瑜去往的国家是鹰国,便知道在殷梓瑜的心底里,终究放不下杰林斯飞机失事一事,赶去鹰国查看真相了。

  陆千琪有点吃味。

  在殷梓瑜和杰林斯上学的时候,他们的关系便十分要好,还曾一度被全校师生认为他们是关系亲密的情侣。

  也确实,两个混血站在一起,同样美丽的蓝色的眼睛,深邃立体几乎完美的精致五官,那画面感真真堪称一对天造地设的璧人。

  陆千琪上学的时候,就不喜欢他们的亲密接触。

  幸好后来殷梓瑜苦等他十年,总算让陆千琪觉得,她对自己是真爱。

  但殷梓瑜每每提起杰林斯,尤其杰林斯对席关关的疼宠,总是让殷梓瑜眉飞色舞,充满向往。

  每每这时,总会让陆千琪怀疑,在殷梓瑜的心底,杰林斯到底是兄长,还是她曾钦慕过的男人?

  不过陆千琪一直没有表现出来,他们之间毕竟有了孩子,感情也很稳固。

  而现在……

  孩子没了,感情也出现危机,殷梓瑜一个人悄悄飞往鹰国,让陆千琪怎么想怎么不舒服。

  他也想订机票,飞往鹰国去追妻,可他的审核期虽然过了,出入境还受限制。

  之前乘坐直升飞机前往银海,查看杰林斯飞机失事的真相,坠毁席关关时,已经被官方严厉警告。

  若再被发现他出境,只怕会被直接羁押。

  陆千琪无奈,回了陆家,看着空荡荡的家里,明明是入夏的季节,还是觉得冷入深秋。

  他回到他和殷梓瑜的房间,裹上厚厚的被子,嗅到被子上残留着殷梓瑜的味道,这才觉得心口的位置舒适了一些。

  陆唯惜找回家里,看见陆千琪一个人裹着被子蜷缩,心疼地呼唤一声。

  “哥,你怎么回家了?你的手臂还没有愈合,还要接受复健治疗。”

  陆千琪不说话,虽然闭着眼睛,脑海里飞旋的却一直都是殷梓瑜的身影,还有她的声音,她的笑容,她的一笑一颦。

  “哥。”

  陆唯惜又唤了几声,陆千琪依旧没说话。

  “哥!”陆唯惜掀开被子,“你不要为了一个女人,这个样子好不好?”

  “她根本不关心你!你受伤住院,她一通电话不打给你!你对她好,她反而误会你!现在居然抛下受伤的你,直接一走了之!”

  “这样的女人,你有什么为她好伤心的!”

  陆千琪终于有了声音,“笑笑不是那样的人,她只是不能接受,这辈子不能再生育,一直想要逃避我罢了。”

  “但这也不能说明,她就能摆脱对哥变心的嫌疑!”

  “笑笑不会变心!”

  陆千琪低吼一声,翻身坐起来,漆黑的眸子里蕴藏着强大的力量,骇得陆唯惜猛地退后一步。

  “哥……”

  陆千琪渐渐回过神,眼底的神色慢慢舒缓下来,“我没事,很晚了,去睡吧。”

  他又重新躺在床上,盖上被子,闭上眼睛,不知道想些什么。

  陆唯惜又静静的看了他一会,本想再说点什么,终究没敢,便悄悄出去了。

  到了门外,陆唯惜回头看着紧闭的房门,心里微微一疼。

  “哥,那个女人就这么让你放不下吗?”

  ……

  宋子麟终于在山上找到了陆凝。

  她颤抖地抱着自己,蜷缩在一棵大树下,长长的头发有些凌乱,苍白的小脸犹如毫无色彩的纸张。

  宋子麟冲过去,一把握住陆凝颤颤发抖的肩膀。

  “陆凝,你一个人跑到山上做什么!知不知道大家都很担心你,大家都在找你。”

  宋子麟近乎咆哮地吼着,见陆凝瑟瑟发抖,“你怎么了?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是谁让你来山上的!”

  “你来山上做什么?”

  陆凝看着宋子麟亮如鹰隼的眸子,他紧紧盯着她,好像要将她重新里里外外看个通透。

  “你现在觉得我很陌生,从来没有认识过我是不是?”陆凝颤声问。

  宋子麟的声音凝滞了一下,“……是!”

  陆凝心口一紧,脊背蹿起一股寒意。她努力稳住心神,一双绝美的水眸,凝起一丝锋利。

  “是啊,真是好笑,我做出那种事,怎么能颠倒黑白,还要试图被你相信!”

  “陆凝,别用这种口气和我说话!我在问你来山上做什么!”

  “想寻短见?”宋子麟不得不这样想,“你凭什么寻短见!”

  “做错了事,不该正面面对吗?逃避能解决什么问题!”

  陆凝忽然变得异常激动,一把拽住宋子麟的手,紧紧的,眼睛也瞪得大大的。

  “我如果说,我是来找人的,有人让我来这个地方,你信不信?”

  宋子麟用一种陆凝你疯了的眼神看着她。

  “我是说真的!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好!那你告诉我,那个人是谁?还是说,你最近做的这些事,幕后有主使?目的是什么?”

  如果陆凝是无辜的,那么陆凝和席圣昱出轨的事,一定有人背后主使。

  陆凝忽然放开宋子麟,不住摇头,“没有……不是!没有人主使我!”

  “那我现在真的想不通,你做的那些事到底为什么,知不知道因为那些事,你现在的下场落得很惨?”

  陆凝不住摇头,就好像在害怕什么似的,嘴里喃喃,“没有没有……没有主使,都是我一个人做的!”

  宋子麟清楚看到陆凝眼底的惊乱,如果不是陆凝真的已经被内心谴责得精神失常,那么就是陆凝正在被什么人胁迫。

  “好了,我现在送你回去。”宋子麟担心继续逼问,会让陆凝崩溃,便抱着陆凝站起身。

  天色渐渐放亮,晨曦的光芒从茂密的树枝里射进来,落下斑驳金灿的光影。

  宋子麟望着怀里精神恍惚的陆凝,她苍白的面容在阳光下近乎透明。

  他的心头倏然一酸,怀抱下意识紧了一分。

  “陆凝,到底是什么,让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曾经那个活泼天真,善良爱笑的女孩,去哪儿了?”

  陆凝不说话,只是下意识地向着宋子麟的怀里蜷缩了一下,隐约听见她啜泣的哭声。

  到了山下,陆悠然哭着扑上来,虽然生气陆凝胡闹,但好在平安找到人。

  就在他们准备上车启程回医院的时候,几辆警车呼啸而来,将他们团团包围。几名警察从警车上下来,“有人举报陆凝和一宗杀人案有关,现在请陆凝和我们去警局走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