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8章 102:我的婚礼,必须盛大
作者: 美越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1798章 102:我的婚礼,必须盛大

  叶帆雨每天都守护在殷梓瑜的身边,她不开心,他就想办法哄她开心。

  每次听见有人在私底下说殷梓瑜的坏话,他都会走过去,让那些人自觉闭嘴。

  大学里的人都知道,叶帆雨是殷梓瑜的护花使者,大家都对叶帆雨嗤之以鼻。

  有人说叶帆雨,“好朋友不在了,可人家依旧挂着你好朋友未婚妻的名头,知不知道朋友妻不可欺,你还跟在人家身后当跟班。”

  也有人说他,“整天围着殷梓瑜转,以为她会看上你?你怎么和陆千琪比!”

  还有人说,“陆千琪不要的,你却当成宝。”

  叶帆雨目光冰冷地望着那群人,只淡淡说一句,“殷梓瑜是我妹妹,我不允许任何人欺负她。”

  叶帆雨的家世很好,而且人脉又广,在这所贵族大学里,同学们也很忌惮他,尤其他发火时的样子,与他往日里温润含笑的样子,完全判若俩人。

  大家化作鸟兽散,久而久之,也就不再随意非议殷梓瑜的话题了。

  这几年,殷梓瑜整个人都变了,不再有锋利的棱角,脸上也不再有明媚照人的笑容。

  她变得愈加喜欢沉默,经常一个人坐在某个地方,久久不动一下。

  叶帆雨来到她身边,要呼唤她好几声,她才会回神。

  不过,她还是盯着地面上的蚂蚁,不肯偏离视线。

  “在想什么?”叶帆雨问她。

  “没想什么,在看蚂蚁。”

  “看蚂蚁?”叶帆雨也看向地上爬着的蚂蚁群。

  “要下雨了,蚂蚁正在搬东西回家。”殷梓瑜道。

  叶帆雨的心口轻轻一紧,抬起修长的手指,将她肩膀上落着花瓣轻轻拂去。

  殷梓瑜抬起头,看向树上的飞鸟,“你看,小鸟也在回家。”

  “你看那些街上的行人,疾步匆匆,也都在回家。”

  殷梓瑜的唇角,轻轻弯起一个笑容,透满悲凉的味道。

  可是某个人,却一直不肯回家。

  一天又一天,一月又一月,一年又一年。

  她几乎记不清,自己在等什么,抑或在想些什么。

  有些东西,在脑海里,似乎淡忘了,却在午夜梦回依旧那么清晰。

  她还收藏了当年订婚时的照片和新闻,抚摸照片上,陆千琪轻轻搂着一袭白裙的她,笑得那么清风朗月。

  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那个笑容在陆千琪的脸上很饱满,甚至还带着一些爱意满满。

  那张剪报,她抚摸了无数次,画面已经有些模糊。

  很可悲的是,她这里只有陆千琪这么一张照片。

  忽然想起来,曾经捉弄陆千琪的时候,还照了很多陆千琪的裸照。她赶紧翻遍房间,却怎么都找不到那张储存他照片的记忆卡了。

  她打电话问杰林斯,而杰林斯却告诉她,“早就没有了,不要再找了,好吗?”

  殷梓瑜失魂落魄的放下手机。

  她拿起许久没碰的笔记本,撕碎的书页已经重新粘贴好,拼凑在一起的东西,怎么都不规整,但她还是用力地疏离,希望可以恢复如初。

  她在笔记本的最后一页写下……

  千琪……

  所有人都在说让我放下,我到底应不应该放下?

  五年了!

  你走了五年了!

  我大学都已经毕业了,已经进入殷家的集团开始工作了。

  你到底在哪里?!

  你还要藏到什么时候!!

  叶帆雨也进入殷氏集团的公司工作,因为叶家和殷家有长期的商业合作,殷氏集团主营旅游业,而叶家主营酒店和餐饮。

  旅游离不开吃住,虽然在这些方面,殷氏集团也有涉猎,却没有叶氏集团做的更加专业。

  叶帆雨和殷梓瑜在一起工作,他天天接送殷梓瑜,下了班还会一起去吃饭,假日的时候还会一起去度假。

  一年一年的过去。

  渐渐的,外界便有了他们交往的传闻。

  虽然也会有人提起, 殷梓瑜是陆家的准儿媳,可这么多年过去,当事人再未提及此事,大家便也跟着渐渐淡化。

  不管现在外界对殷梓瑜和叶帆雨交往的传闻,传得多么绘声绘色,殷梓瑜和叶帆雨从来没有出面澄清过。

  他们依旧同进同出,一起吃饭度假,关于他们的照片,经常会登上各大八卦周刊。

  叶家的家世,虽然不比陆家殷家这种千亿帝国,可在国内也是位列前茅的豪门,俩家也算门第登对。

  况且叶帆雨守护在殷梓瑜身边多年,俩人同框的画面又是俊男靓女,暖意绵绵,很多人都很看好他们。

  渐渐的,他们交往的传言,便在大众心目中落实了。

  叶家的二老,还向殷凯提了亲,殷凯也摸不透殷梓瑜的想法,特意回家问了殷梓瑜的意思。

  殷梓瑜没有说话,径自回了房间。

  乔轻雪很抵触和叶家的婚事,“阿凯,笑笑和小王子已经有了婚约了。”

  殷凯叹口气,“这么多年了,他人在哪里?笑笑这几年,好不容易放下了,不再提他,你也不要再提他!”

  “可是……”

  “我也是希望笑笑好,若笑笑对叶帆雨也有意思,不如就定下来,让他们结婚算了!笑笑也二十七岁了,不小了。”

  “可是阿凯,我们和陆家有婚约在先,而且我觉得,笑笑根本没有放下好吗?”乔轻雪道。

  提到这事,殷凯就烦闷不已,“那几年,笑笑是怎么熬过来的,我们做父母的看在眼里,痛在心底。我就看叶帆雨不错,对笑笑这么好,将笑笑交给他,我也放心。”

  “如果羿辰和若熙回来呢?他们再提起这门婚事怎么办?你总不能一个人单方面做主吧。”乔轻雪好是不同意。

  “就算他们回来,也别想再娶我女儿!我殷凯的女儿,绝对不能让人说抛弃就抛弃!”

  这几年,殷凯虽然没说什么,但看到殷梓瑜那伤心茫然的样子,已对陆千琪积怨已深。

  乔轻雪轻叹一声,坐在沙发上,拉了拉肩膀上披着的针织衫,“不管怎么说,我觉得笑笑根本不会同意和叶家结这门婚。”

  这个时候,殷梓瑜的房门打开了。

  她站在楼上,望着楼下的爹地妈咪,漆黑微蓝的大眼睛里,闪烁着一抹异常明亮的光泽。

  “我同意和叶帆雨结婚!而我的婚礼,必须盛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