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9章 073:管好你儿子!
作者: 美越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1769章 073:管好你儿子!

  众人都被两个孩子震惊了。

  他们在说什么?

  一个说要娶,一个说要嫁,他们还那么小,就已经决定私定终身了吗?

  在孩子的眼里,他们那么真挚又真诚,但在大人眼中,他们就是幼稚的无稽之谈。

  他们的想法对大人们来说,可笑至极。

  席初云和陆羿辰的脸色都在这一瞬铁青一片。

  他们两个没有第一时间分开两个孩子紧紧牵在一起的手,而是互相对视一眼,脑海里脑补了一下彼此成为亲家关系的画面。

  陆羿辰和席初云都不禁打个冷战,不约而同一起上前,一个拉起陆唯惜,一个拉起席圣昱。

  陆唯惜和席圣昱紧紧抓在一起的手,就这样被生生分开了。

  席圣昱哭了,陆唯惜也哭了。

  席圣昱喊着陆唯惜,陆唯惜喊着席圣昱,两个人哭得声嘶力竭。

  大人们有些不忍心了,本想劝说陆羿辰和席初云放开两个孩子,或许他们只是因为关系比较好,所以才有了嫁娶的想法。

  席初云和陆羿辰,看着自己的孩子哭得这么伤心,本来也有了放手的年间念头。

  但是,席初云见陆羿辰不放手,他便也没有放手。

  陆羿辰见席初云没有放手,便也没有放手。

  席初云冷冷盯了陆羿辰一眼,心中恼喝一声,别以为我席家的人,都会看上你们陆家的人!便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好像高攀了陆家一样,我们席家才不稀罕!

  陆羿辰也冷冷瞪着席初云,他的女儿这么矜贵,才不会在对方不同意的情况下,还硬贴给对方!

  席圣昱还在哭,一点不像个男子汉,更不像他席初云的儿子。

  席初云更加生气了,一脚将地上画的女孩婚纱画像毁了。

  陆唯惜忽然止住了哭声,望着被毁的画,眼泪珠子无声地往下掉。

  陆羿辰俊脸紧绷如随时都会断裂的弦,一把抱起陆唯惜,“我们走!!”

  席圣昱还在抹眼泪,伤心得让人心疼。

  席初云拽紧席圣昱的手,声音低狠,“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大家赶紧七嘴八舌地劝席初云,“只是小孩子在玩游戏,不用当真。”

  “其实两个孩子也蛮般配的,不管家世还是各个方面,都很合适。”

  夏紫木和苏婷婷笑着说,“如果孩子真心喜欢对方,也不为一桩好事。”

  “是啊!我也觉得圣昱和唯惜很合适!”

  席初云低吼一声,琥珀色的眸子里火气翻涌,“一点都不合适!!”

  大家只好不说什么了。

  慕容兰对大家尴尬地笑了笑,轻轻拉了拉席初云,“大家也是开玩笑。”

  席初云俊脸抽搐了几下,瞪向身边还在抹眼泪的席圣昱,“别哭了!一个男孩子,怎么总是哭哭啼啼!”

  席圣昱委屈地闭紧嘴巴,肩膀一抽一抽地抽噎着。

  席初云也有点于心不忍,但是陆羿辰的态度,明显在用一种,他儿子拐坏了他女儿的表情侮辱他。

  席初云颜面扫地,无法再面对众人,想离开宴会,被慕容兰拦住。

  “好了初云,大家难得聚一次,我们先走毕竟不太好。况且若熙要公布的事,还没有宣布呢。”

  席初云想了想,他和慕容兰参加这场宴会,大家一起聚一聚是其次,最主要是想让席关关亲眼看到陆千琪和殷梓瑜订婚,让席关关彻底死了那份心。

  他们也不忍心这般残忍对待女儿,但在深思熟虑之后,现在的伤心,总好过情根深种的痛彻心扉。

  席初云一想到席关关,便气得牙根紧咬。

  他席初云的儿女,怎么都偏偏和姓陆的牵扯不清!

  顾若熙带着陆唯惜去房间休息,轻声说,“唯惜,你还小,现在不是谈感情的时候。”

  “我就是挺喜欢席圣昱的!我有错吗?”

  “错倒是不至于。你们现在只是一时喜欢,等到你们长大之后,可能就不会再喜欢对方了。”

  “不会的!我只喜欢席圣昱。”陆唯惜大胆将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

  在之前,刚刚接到席圣昱的情书时,她还不能真正明白,对席圣昱是什么感觉,只是觉得很喜欢和他一起的感觉。

  这些天,没办法再见到席圣昱,深深的思念让她明白,自己对席圣昱也有同样的感觉。

  就在刚刚,那么胆小的席圣昱,居然站在她面前保护她,让她十分感动,甚至决定长大后非席圣昱不嫁。

  陆羿辰气愤低喝,“席圣昱那个小子,从小就喜欢哭哭啼啼,一点都不像个男孩子!长大后,也没有男子气概!我不同意你们两个在一起。”

  陆羿辰实在无法接受,自己将来的女婿是个爱哭又胆小的人。

  况且,那还是席初云的儿子!

  这么多年,他和席初云之间一直不对付,他才不要和席初云成为亲家!

  陆唯惜擦了擦潮湿的大眼睛,目光如水地望着陆羿辰,“他爱哭怎么了?我可以哄着他啊!我就是喜欢他!他爱哭我也喜欢!”

  陆羿辰吃惊地望着陆唯惜,一向巧乖听话的女儿,现在居然用着一种“千金难买我喜欢”的表情与他对峙。

  陆羿辰的心口一阵涨满。

  “好好好,我看你果然被席圣昱那小子带坏了。”陆羿辰转身冲出房间。

  顾若熙低声嗔道,“唯惜,你怎么能气爸爸!”

  陆唯惜也很后悔,咬着嘴唇,低下头,声音细弱又微小,“妈咪,我也不想的!可是……我不喜欢别人说席圣昱不好。”

  陆羿辰从房间出去,走下楼,第一眼便看到席初云,而在席初云的身边正跟着双眸泛红的席圣昱。

  陆羿辰恶狠狠盯了席初云一眼,将女儿不听话的怒火,全部迁怒到席初云身上。

  席初云也很生气,琥珀色的眸子里冰封一片。

  陆羿辰大步走向席初云,那样子就好像要和席初云开战一般气势汹汹。

  大家都轻抽一口凉气,赶紧围上来,希望在他们动手之前,将他们两个拉开。

  陆羿辰站定脚步,目光痛恨地凝着席初云,“管好你儿子!!”

  席初云绷紧的俊脸抽动了几下,“应该是你管好你女儿!”

  “我女儿一向乖巧听话,是你儿子带坏了她!”

  席初云和陆羿辰冷冷对视的目光,电光火石,犹如千军万马杀伐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