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境由心生(上)

韦屹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你们俩准备好了么?”心境仙子问道,“每个人只可进一次心境副本,能否战胜心魔全仗此役,请务必珍惜机会。”

  “恩,明白。”我与罂粟一齐点头道。

  “请随我来。”心境仙子招手道。

  我眼前突然一黑,紧接着又大亮。

  我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身处一片荒漠之中,罂粟早已不见踪影。

  “我老婆呢?”我急忙问道。

  “废话,你老婆怎么会在你的心境里面?”心境仙子说道。

  “你的意思是我心里没她?”我问道。

  “这一点你自己最清楚。”心境仙子笑道,“我走了,你自己保重,副本结束后会自动返回原来的地点。”

  心境仙子言罢飘然离去,不带走一片云彩。

  我想起还没给王百万回信,于是赶紧调出邮件界面写道:我还在忙,完事后马上赶去议事厅。

  须臾,王百万回复道:不急,慢慢来,注意身体,具体事宜已经商议得差不多。

  看了这条消息,我心头一暖,暗道王百万真的堪比亲哥哥。

  我放眼望去,只见面前的荒漠无边无际,寸草不生。

  我的内心世界竟如此凄凉?我不禁皱起了眉头。

  “嗷……”一个粗犷沙哑的声音从远处传来,随即一头骆驼挟带着滚滚的沙尘快速席卷而来,顷刻间便到了我跟前。

  骆驼在离我数米处停下,我这才看清上面骑着一名侏儒,相貌与我颇为神似。

  难道我内心深处其实是侏儒?我忍不住忧伤起来。

  “别担心,我只是心境向导。”侏儒说道。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我惊愕地问道。

  “当然,我在你的心境之中,自然知道你的心理活动。”侏儒笑道。

  我暗暗骂了一句娘,心想向导长什么样不行,偏偏是侏儒版的我。

  “别骂人啊,我也想长成吴彦祖那样,可是我的相貌必须跟你相像才行。”侏儒委屈道,“至于身高嘛,完全是随机的,只能说咱们俩运气不好。”

  “行了,向导师傅,我不想再讨论这个问题了,现在咱们应该去哪里?”我问道。

  “你的初恋在你心头一直挥之不去,咱们先去会会她吧。”侏儒说道。

  “恩,战胜初恋,战胜自我。”我不住点头给自己加油鼓劲道。

  我招出战车,跟随侏儒一路飞驰来到荒漠中的一间小屋,小屋四周被翠绿色的树木青草环绕,屋前有一口泉眼。

  这是我进入副本后见到的第一片绿洲,虽然面积略小,充其量只有网球场大小,但还是令我眼前一亮,心情大好。

  “什么人?”屋内传来一名女子的声音。

  这声音对我来说极为熟悉,尽管平时很少想起,却永远也不会忘记——她就是我的初恋女友夏晴。

  “我们是过路人,想讨口水喝。”侏儒说道。

  “自己去泉边取水吧。”夏晴说道。

  “姑娘能否出来一见?”我小心翼翼地问道,声音因激动而有些颤抖。

  “韦屹?是你么?”夏晴急切地问道,她的声音也有些颤抖。

  “10多年没见,你还好么?”我一边说道,一边上前推门。

  小屋虽是茅草所筑,门却为厚实的铁门,即使没上锁,我也无论如何都推不开。

  “别推了,这门只有我能打开。”夏晴说道,声音由远而近来到门口,接着“咣当”一声,她从里面打开了铁门。

  身穿古装的夏晴倚门而立,深情款款地望着我。

  “你一点都没变。”我笑道,“还是那么美丽清纯。”

  “那只是你记忆中的她,小心防备。”侏儒在我身后喊道。

  “防备什么?难道我会伤害一生中的挚爱?”夏晴幽幽地说道。

  “挚爱?我伤你那么深,你还爱我?”我苦笑道。

  “当年咱们俩少不更事,责任不全在你。”夏晴摇头道。

  “如果不是我执意要去外地念大学,咱们俩也许永远不会分开。”我说道。

  “这事我不怪你。”夏晴凄然笑道,“但不久之后你就交了新的女朋友,我对此一直无法释怀。”

  “我不想解释什么,全都是我的错,我伤害了你,一手毁了咱们俩的爱情。【愛↑去△小↓說△網w qu 】”我痛苦地说道。

  “才分开几个月你就另有新欢,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痛?我只能作践自己来逃避残酷的现实。”夏晴低泣道,“偶尔梦醒想起你,我才发现无论怎样麻醉自己,我心里的痛却丝毫不减。”

  夏晴的堕落史我略有耳闻,但我总是将信将疑,或者说拒绝相信,此时听她亲口说起,我不由心如刀割,泪如泉涌。

  夏晴继续哭诉着她的种种不幸,情绪越来越激动,眼神也渐渐变得怒不可遏。

  “我是混蛋,我毁了你的一生,你杀了我吧。”我颓然坐倒在地,泣不成声地说道。

  “将你碎尸万段也难解我心头之恨。”夏晴一边对我吼道,一边朝我步步逼近。

  夏晴的脸由于愤怒而慢慢变形,最后竟变成了一名双目赤红,满脸怨毒的老巫婆。

  “起来啊,傻瓜,这只是幻象,你死了也得不到任何救赎,你必须战胜心魔。”侏儒声嘶力竭地喊道,力图劝阻我的消极行为。

  我本已完全入戏,幸亏侏儒的提点才使我猛然惊醒。

  我深吸一口气,抹去泪水重新振作精神,平静地对夏晴说道:“当年我做错了,的确很对不起你,但走向堕落和毁灭却是你自己的选择,你不能因此怨天尤人,今天我要跟你做个了断。”

  “纳命来!”夏晴厉声喝道,旋即张开尖利的十指朝我面门插来。

  我习惯性地扔出一个乌烟瘴气,随后张弓搭箭发动了一轮远程攻击,同时命令家明发动攻击。

  由于此次隐藏副本位于320级的副本之中,因此夏晴为320级终极首领。

  夏晴没有受到减速影响,一下子窜到了我眼前在我胸部狠狠一抓,我的胸腹之间顿时鲜血飞溅。

  我一边后退一边给自己加满buff,并嗑下各种增益药品。

  夏晴的攻击不算高,我依靠三花聚顶便能完全应付得过来。

  战斗进行到30秒钟的时候,夏晴使出一招“怨气冲天”,令周围数丈内的生物全部中毒,包括侏儒和各种花草树木。

  “哎呦,好歹毒的婆娘。”侏儒尖叫道,随即慌忙吃下一粒药丸,然后提起缰绳指挥骆驼驰出数十米远。

  “你跑什么?不帮忙一起打么?”我一边问道,一边顺手掏出解毒丸服下。

  “战胜心魔得靠自己,外人怎么可以帮忙呢?”侏儒摇头道。

  “咱们不算外人吧?你是我的克隆版,虽然有些小瑕疵。”我笑道。

  “小心!”侏儒惊呼道。

  我闻言退开一大步,堪堪躲过了夏晴的全力一击。

  “集中精神,全力以赴。”侏儒提醒道。

  我冲侏儒点了点头,随后不再多言,挺起长枪朝夏晴攻了过去。

  打了足足5分钟,我才将夏晴击败,她倒地后身边掉落了一块木牌。

  夏晴临死前目光中透出一种释然和解脱,令我百感交集。

  我想我与夏晴之间的恩怨应该就此了结,至少于我来说从此放下了一个大包袱。

  我从地上捡起名为“胜利的证明”的木牌,放入了百宝箱之中。

  “集齐3块木牌可以换取极品装备哦。”侏儒说道。

  “要打3个心魔?接下来是谁?”我问道。

  “不是‘谁’,是‘什么’。”侏儒神秘地笑道,“咱们将面对的是狗。”

  “狗?”我愣了一下之后反问道,随即便摇头苦笑起来。

  我从小到大一直非常怕狗,小时候最严重的一次由于受到狗的惊吓而发了几天高烧。

  即便成年后我也依然怕狗,哪怕是小型犬,只要往我脚下钻,我肯定会避开。

  “走起。”侏儒喊道,接着一扯缰绳,驾驭骆驼跑了起来。

  我招出战车紧随其后,朝着远处飞奔而去。

  我们在漫无边际的荒漠上飞驰了好几分钟,来到一片树林前。

  “好大的绿洲。”我感叹道。

  “恩,的确很大,里面的狗也不少。”侏儒坏笑道。

  “我真怀疑你是不是跟我一伙。”我怒道,“看到我面临困境,你居然笑得出来。”

  “嘿嘿,别生气,我见你一个大男人竟然怕狗,所以忍不住想笑。”侏儒解释道。

  我不再搭理侏儒,独自驱车进了树林。

  我没有下车,一来想利用战车的冲击增加伤害,二来可以离恶狗远一些。

  刚进入树林,灌木丛中便窜出数条漆黑发亮,身形狭长的猎犬。

  猎犬的血量并不高,我驾车来回冲了2次,几招过后便将它们全部杀死。

  我与家明兵分两路,引来林中所有的狗,在中央地带会合后击杀之。

  清完数百条恶犬之后,我等级升至314级。

  我把修为值加在神门穴,将其升至第4周天。

  “别高兴得太早,还有犬王呢。”侏儒提醒道。

  “多谢啦,虽然知道你是好意,但怎么看都像幸灾乐祸。”我摇头道。

  我继续向树林深处挺进了百余米,到达了犬王所在地。

  犬王形似藏獒,巨如犀牛,披着一身金毛,摇头晃脑,目露凶光,嘴中的尖牙闪着光芒。

  “这是你这辈子见过的最大最凶的恶犬了吧?战胜它你就战胜了对狗的恐惧。”侏儒鼓励道。

  “呵呵,这就是传说中的日狗么?”我笑道,“看我虐得它体无完肤。”

  我目光如炬,与犬王对视了足有半分钟,直至它的眼神不再像原先那么嚣张。

  我先在气势上占了上风,然后才发起攻势,我挺枪径直刺向犬王的脑袋。

  犬王显然防备不足,被我一枪正中额头,鲜血飚射出一尺多远。

  犬王吃痛,狂吼一声之后飞身而起,恶狠狠地朝我猛扑过来。

  我使出惯用的套路,且战且退,全力输出。

  犬王的技能只有“撕咬”、“爪击”等近身攻击,不足为惧,我慢慢地耗尽了它的2亿生命值,最终它在我7,8米之外轰然倒地。

  我乐呵呵地走上前踢了踢犬王的尸体,随后捡起木牌,又剥了它的皮,得到一张柔顺犬皮。

  我伸手轻抚犬皮,果然名副其实,触感十分柔软顺滑。

  “恭喜你终于战胜了犬王,克服了内心深处对狗的恐惧。”侏儒赞许道。

  “有用么?我感觉现实中如果遇见狗我还是会害怕。”我疑惑道。

  “咳咳。”侏儒假意咳嗽起来,没有接我的话茬。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