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2章 1252:婚礼取消
作者: 美越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1252章 1252:婚礼取消

  顾若阳和沈美冰对视一眼,都紧张起来。

  “丁丁,你在哪里?”顾若阳紧张问。

  顾若阳得知田丁丁所在的位置,赶紧拉着沈美冰跑出医院。

  他们在街上拦下一辆出租车,赶紧赶往大桥。

  到了那里,桥上已经围了很多人。

  田丁丁一个人,穿着浅色的裙子,站在桥上,风吹在她的身上,长裙飞扬,摇摇欲坠,十分危险。

  “丁丁,快点下来!”

  顾若阳冲上去,仰头望着站在高处的田丁丁,大声喊。

  田丁丁绝望的脸上,终于多了一点笑容,“若阳哥,你来了。”

  “快点下来丁丁,有话好好说……不要跳……”

  沈美冰也很紧张,跟着大喊,“丁丁姐,别想不开!快点下来,我们好好谈谈……”

  “还有什么好谈的!我什么都没有了!”

  “唯一以为,我还有若阳,他……”田丁丁心痛地看向顾若阳,“他也不要我了……他就要和你结婚了……”

  围观的众人,大致听明白了,私下议论起来。

  “原来为了感情纠纷自杀,太傻了。”

  “对!我就是傻!所以才会错过对我最好的!”田丁丁激动起来,对着围观的人群,大声嘶喊。

  “轻雪因为我早产,我惹祸了!殷少不会放过我!我越想越绝望,越害怕……我不要活了……”

  “丁丁,轻雪和孩子都没事,孩子已经顺利出生了!虽然还在保温箱,但一定不会有事!他们生了一个男孩,大家都很高兴,不会追究你的……”

  “丁丁,你快点下来!轻雪和殷少,不会责怪你,你不要害怕!”

  田丁丁还是执意不肯下来。

  她当时有感受到殷凯的杀气,多么吓人凶残,现在想起来,心里还在恐惧。

  警察已经赶到,但田丁丁现在的位置,很凶险,警察根本上不去,也不能将田丁丁解救下来,只能尽力让顾若阳采取安抚,让田丁丁自己下来。

  “好好,我对她说。”顾若阳连连点头。

  “丁丁,你听我说……”顾若阳看向身边的沈美冰,纠结又挣扎。

  “若阳哥哥,你快说吧!不能看着丁丁姐跳下去!”沈美冰催促一声,精致的脸上,都是对田丁丁担心。

  顾若阳的心里,对沈美冰更加惭愧。

  “丁丁!我不和冰冰结婚了!你下来,我们重新在一起!”顾若阳大声喊。

  “真的?”田丁丁欢喜起来,脸上终于多了一些笑容。

  “是……真的!”顾若阳看向沈美冰。

  田丁丁还不满意,“那你对她说,你不爱她,你爱的人,只有我田丁丁!你告诉她,我们才要结婚!我们才要在一起!”

  “丁丁,你……”顾若阳为难了。

  “你不肯说?!”田丁丁刚刚稳定的情绪,再度激动起来,站在桥上直接抬起一只脚。

  大家都吓得低叫起来,赶紧催促顾若阳,“快点说,要出人命了!”

  顾若阳也吓得浑身直冒冷汗,赶紧大声说,“冰冰,我不爱你,我爱的人,一直都只有丁丁!我不要再和你结婚!我要娶丁丁!这辈子……只爱丁丁。”

  即便沈美冰知道,顾若阳不是真心想要说出这些话,还是忍不住心口狠狠一疼。

  “若阳哥哥……”沈美冰低低呼唤一声,眼圈都红了。

  顾若阳不敢再去看沈美冰,将脸别向一旁。

  田丁丁这下真的满意了,高兴地笑起来。

  “快点下来吧!”大家喊着。

  “丁丁,下来!”

  顾若阳站在下面,向着田丁丁伸出手。

  田丁丁盈盈一笑,缓缓向着顾若阳抬起手。

  大家都没想到,就在田丁丁要下来的时候,忽然脚下一滑,一声惊叫,直接跌了下去。

  “啊————”

  一片惊叫声。

  噗通一声,田丁丁已经坠入滚滚江水之中。

  顾若阳纵身就要跳下去,沈美冰眼疾手快,一把将顾若阳拽住。

  “若阳哥哥,你忘记了,你根本不会游泳!”沈美冰吃痛又心惊地望着顾若阳。

  顾若阳这才想起来,自己不会游泳。

  警察和几个热心市民,已经跳下江水中,一番救援终于将田丁丁从江水里救了出来。

  沈美冰赶紧冲上去,“我是护士,我会急救。”

  沈美冰用力按压田丁丁的胸口,终于让田丁丁将呛进去的江水吐了出来。

  大家见田丁丁渐渐苏醒过来,都跟着松了一口气。

  田丁丁有了意识,一把抱住在她身边的顾若阳,嘴里不住喊着。

  “若阳哥,若阳哥……我真的……真的发现,已经爱上你了……这个世上,也只有你对我最好……不要离开我……之前是我不对,我不应该骗你……不应该做那些事欺骗你的感情……”

  顾若阳安静地任由田丁丁抱着,目光看向一侧的沈美冰。

  沈美冰脸上一片泛白,声音很低,“她已经没事了。”

  沈美冰起身要走,被顾若阳唤住。

  “冰冰!别走!”

  顾若阳用力推开田丁丁,遭到田丁丁的不满。

  “若阳哥,你刚才说,只爱我,不爱她!若阳哥,你别走!”田丁丁吃力抓住顾若阳的手,阻止顾若阳去追沈美冰。

  围观的群众都跟着气愤起来。

  “怎么有这种人,人家救了你,你非但不感激,还夺人家的未婚夫!”

  “又哭又自杀的,也要将他们拆散,这样的女人,还敢说爱。”

  “他们都要结婚了,你就不要闹了!何必自讨苦吃。”

  “他是骗你的,是为了哄你下来,才说还爱你,别傻了!”

  田丁丁面对那么多的斥责,脸色一片灰白,抓紧顾若阳的手,讷讷问他。

  “若阳哥,是真的吗?只是骗我的?”

  顾若阳低头看着抓紧自己手的田丁丁,“丁丁,我和冰冰就要结婚了。我……我现在真的只爱冰冰,不要再闹了。我希望……你能找到你自己的幸福。”

  “若阳哥!”

  “若阳哥!”

  顾若阳还在挣开田丁丁的手,去追沈美冰。

  田丁丁试图爬起来,却浑身无力,被警察压住带走,送上救护车。

  “冰冰,冰冰……”

  顾若阳追上去,拦住沈美冰。

  沈美冰不理他,绕开顾若阳,还在往前走。

  顾若阳赶紧追上来,一把拽住沈美冰。

  “你听我说冰冰,刚才的情况,真的只是骗她的!”

  沈美冰站定脚步,望着顾若阳,“我知道,我知道你是骗她的!”

  顾若阳终于笑起来,“我真的不爱她了。”

  “虽然我知道你是骗她,可我的心里,还会难受,还会心痛。我知道,你是骗她的,为了哄她下来,才会那么说。”

  “既然知道,就不要生气了,冰冰。”顾若阳笑嘻嘻地哄着沈美冰。

  “我生气的是,你明明不会游泳,还要跳下去救她!在你的心里深处,你真的忘记她了吗?你真的不爱她了吗?”

  “我……我是着急救她!”

  “若阳哥哥,你忘记了?之前我们一起去游泳馆,我要教你游泳,你不敢下水,我故意沉水逗你玩,你是什么反应?”

  顾若阳彻底沉默了。

  “你站在水边,只顾着喊我的名字,根本没有跳下来救我!”沈美冰的眼底,盈上一层水雾。

  “我当时以为,你只是怕水,不敢跳下来。但今天我明白了,真的明白了!”

  沈美冰甩开顾若阳的手,大步往前走,擦掉脸颊上的眼泪。

  “冰冰,冰冰……”顾若阳赶紧费力追上来。

  “我刚才只是吓坏了,太紧张了,才会有那样的反应。”

  “那是本能的反应,而本能说明什么?就好像我晕血,看到番茄酱都会头晕!那是本能在作祟!那根本不想血,却本能以为那是血!”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反正我不会让你走!再有两天,我们就要结婚了,我们说好的,要一起结婚,一起陪伴走过未来的每一天。”

  “我不会嫁给你了若阳哥哥!我觉得你,根本不爱我!”沈美冰推开顾若阳,哭着冲上出租车。

  顾若阳追了一段,没能追上,一个人孤零零站在街上。

  沈美冰取消了婚礼,大家都很诧异。

  顾若熙找到哥哥,将他送回花店,“你确实应该好好想想,哪个才是真心爱你,真心对你,而你到底需要谁今后陪你走过一生。”

  顾若熙将这个难题,丢给顾若阳自己想,便关上门下了楼。

  发生这种事,顾若熙留下来陪哥哥。

  安可馨站在花店门口,看了一阵笑话,便笑着转身上车。

  安可馨趁着保镖晚了一步,又是过红灯,直接将身后的保镖统统甩掉。

  安可馨没看到,一辆黑色的车,已经一路跟在后面。

  当安可馨到了一条车辆较少的街上,一路向着郊外开去,这才发现,身后一直跟着一辆车,还以为是保镖的车,也没在意。

  她听说,郊外有一个私人会所很好玩,想去玩两天,好好放松放松。大家都在忙,没人理她,她就只能自娱自乐。

  况且,乔轻雪生了个男孩,她也需要躲两天,免得大家知道当初是她买通医生搞的鬼,找她算账。

  跟在后面的车,电话响了,一直锲而不舍。

  一双手拿起电话接听,里面传来老爷子的声音。

  “他们把珍妮带走了,没人陪我了,呜呜……小杜啊,你来陪爷爷……爷爷好无聊……”

  “小杜?你在听吗?爷爷是不是打错电话了。”

  “爷爷,没有,是我,杜启睿。不过我现在有事在忙,先挂了。”

  杜启睿挂了电话,一双眸子晶亮如鹰隼,继续紧紧跟着安可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