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0章 1210:你有精神病,得治
作者: 美越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1210章 1210:你有精神病,得治

  慕容兰在席初云的目光里,一点一点沦陷。

  她的心,也在一点一点变冷。

  “是真的吗?”

  席初云缓缓启唇,声音凉透,没有一点温存。

  慕容兰不知道如何回答他,只是看着他眼底的透明,知道他应该是想到了什么,但就是不能将真相亲口说出来,给他一个肯定的答案。

  她害怕。

  真的很害怕!

  她的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目光落在还抓在席初云手里的手枪上。

  他会不会……

  知道真相后,忽然失控,将她和关关都杀了?

  他之前说过,他绝对不会要她肚子里,以那种方式得来的孩子。

  在席初云的眼里,因为酒后乱性,而来到这个世界的孩子,是他尊严的最大折辱。

  他恨透了背叛和算计。

  而当时背叛算计他的人,还是他多年的好兄弟。

  “说!到底是不是真的!”

  席初云的口气加重,浅色的眸子,倏然射向在一旁哭闹不止的关关。

  慕容兰浑身一战,就趁着席初云晃神的当,一把夺下席初云手里的手枪,双手握紧,指向席初云。

  席初云完全没想到,方才还瘫在怀里的小女人,竟然忽然有力气挣脱他,还用他的枪口指着他。

  “把关关给我!我要带她走!”

  慕容兰大声喊,颤抖的手,死死抓紧冰冷的手枪。

  席初云浓黑的眉心,渐渐收紧,眼底迸射出锐如冷剑的光芒。

  “你要杀我?”他凝声冷问。

  “你已经动了要杀了我的念头,我为什么就不能杀你!”慕容兰嘶声喊着,强力掩饰心底的害怕。

  “你忘了?你弟弟还在席家。”席初云轻轻的声音,当即击溃慕容兰的心防。

  “将我弟弟也交给我,快点!”她威胁地吼着。

  “慕容兰,你这个女人,是真的疯了,你居然用手枪指着我。”席初云一点都不畏惧,反而一步步走向慕容兰。

  阳光下,他的身影被拉的很长,笼罩在慕容兰的身上,透着强大的迫人压力。

  慕容兰下意识步步后退,浑身都在哆嗦。

  “你快点!否则我真的会开枪!”她大声喊,掩饰自己的害怕。

  席初云忽然抬手,一把抓住慕容兰的手,帮着她将手指按在扳机上。

  “只要你稍微用力,扣动扳机……”

  席初云拖着悠长的长音,口气缓缓的,好似细水长流,唇角挂着一抹邪佞妖气的笑靥。

  慕容兰张大双眸,通红的眸子,一片惊惧。

  “你不要逼我……我只要关关,还有我弟弟,你放了我们……放了我们……我就不杀你。”

  她的声音,哆嗦得支离破碎。

  “从小狂傲,眼高于顶的黑道第一千金,也会害怕?”席初云口气玩味,眼底流淌着一股戏谑,手指正在缓缓用力。

  慕容兰想要挣脱开他的手指,却又不肯放开手里的手枪,大口抽着凉气。

  “放了我们……就算求你……”

  “求我?呵!用枪口指着我,求我?”

  席初云再逼近慕容兰一步,将枪口正好对在他的心口上。

  他不知道为什么,心口里会有那么强烈的疼痛,忽然很想用什么东西刺穿心口的位置,是不是就可以缓解里面的剧痛?

  慕容兰的手颤抖得已经握不住手枪,但席初云冰冷的大手,帮着她握紧。

  慕容兰的眼里,噙满模糊的泪水。

  “不要逼我……”

  她抬起泪眸,憎恨又惊恐地望着席初云五官深邃的脸庞。

  “我爱了你那么多年,为你做了那么多,我失去了全部,包括自己的灵魂。为何你还要杀我?我现在什么都不求,只希望和关关团圆,就算你行行好,放过我们。”

  “我杀你?”

  席初云眉心拧紧,忽然抓紧慕容兰手里的手枪,直接扣动扳机。

  “啊————”

  慕容兰吓得闭紧双眼尖叫。

  华姨也吓得捂住关关的眼睛,将关关紧紧搂入怀里。

  所有人都吓坏了。

  大家却只听见“咔嚓”一声,并没有预计的枪响。

  慕容兰猛地睁开眼睛,就看到席初云阴鹜冷笑的一张脸。

  “枪里,根本没有子弹。”

  “……”

  谁都没想到,席初云会开这样的玩笑,指着慕容兰和宋秉文的一把枪里,根本没有子弹。

  席初云自然也没想到,慕容兰会用手枪指着他。

  之前,在慕容兰跳海的时候,就动了要与他同归于尽的念头。没想到这一次,她又要杀他。

  一个对自己动了杀念的女人,是断然不能再留在他的身边了。

  可他完全不知道为什么,在保镖冲向慕容兰,要将慕容兰制住的时候,他还是选择将这个女人,护在怀里。

  保镖们肩负保护席初云安危的重任,不管对方是谁,但凡有伤害席初云的动机存在,一个都不能放过。

  林世军这个时候,也带人冲了出来。

  发生这么大的事,正是他们各位长老发挥作用强力镇压的时候。

  可没想到,席初云一把将慕容兰打横抱了起来,直接冲向他的车。

  “你带我去哪里?放开我!”

  “你这个女人,有精神病,现在必须去医院治疗!”席初云冷喝一声。

  席初云不顾身后追来很多人,上了车,一脚踩下油门,直接在人群中横冲了出去。

  林世军大喊一声,“快点拦住云少!”

  于奉天急忙先了林世军一步,将别墅的大门关闭,拦住所有要冲出去追席初云的人。

  林世军恼怒瞪向于奉天,“你清不清楚,你在做什么!那个女人,那么危险,会伤了云少!还不快点将门打开!”

  于奉天浅笑一下,语气恭敬,“林长老,我只服从云少的命令。”

  “你!”

  林世军气得一张老脸都纠结起来。

  宋秉文现在满身淤青,伤得不轻,缓缓从地上站起来,唇角也漾起一些浅薄的笑容。

  席初云原来真的很关心小兰。

  宋秉文还以为,席初云亲眼见到他和小兰裸体在一起的场面,又被小兰又枪口指着,肯定今天他和小兰都活不成了。

  各位长老冲出来,席初云还是选择保护慕容兰。

  如果这些还不能说明,席初云的心里,早就有了慕容兰的位置,谁都不会相信。

  关关还在哭,窝在华姨的怀里。

  “妈咪,爸爸……冰淇淋阿姨……妈咪爸爸……”

  关关不住抽噎。

  林世军好似终于抓住了关关被遗忘的机会,笑着一步步走向关关。

  “于奉天,还不带小少爷回房间去!”宋秉文低声提醒一声。

  于奉天当即反应过来,冲过去,一把将关关抱起来,大步走回大宅。

  林世军气得一双老目瞪圆,转而缓缓瞪向宋秉文。

  “宋少,云少将你伤的这么重,他是想打死你。”

  “那是我们兄弟之间的私事。林长老不是也很袒护自己多年相交的兄弟,做一些不能让人理解的事?”

  “……”

  林长老被噎的哑口无言。

  宋秉文抚摸了一下唇角的剧痛,疼得嘶了一声,走路也变得吃力。

  该死,他之前脊柱受过伤,方才好像又闪到了。

  于奉天已经安排好关关,被人保护起来,不让在席初云不在家里的情况下,任何人接近关关。

  宋秉文指了指于奉天,“还不赶紧送我去医院。”

  “是,宋少。”

  林世军气得脸色都青了,“于奉天,你不是说,只听从云少吩咐!”

  于奉天理都不理林世军,赶紧安排车辆,让宋秉文上车,打开大门,送宋秉文去医院。

  林世军见大门开了,正要带人冲出去,开启的大门,放宋秉文的车出去后,又赶紧阖上。

  林世军不知道大门开启的密码,气得整张老脸一阵哆嗦。

  剩下的几位长老,都看出来,他们的地位已经被年轻人排挤。

  “林老,我看我们还是抓紧回去吧!年轻人的事,随他们去吧。”

  林世军不甘心,他布设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有机会成功。就算他肯放手,宋成安也不会让他轻易退出。

  “不管云少多么护着慕容兰那个女人!一个用枪指着云少的女人,都不能再留在云少身边!我们赶紧联合剩下的几位长老,这件事必须追究到底。”林世军道。

  席初云带慕容兰去了医院。

  下车便一路拽着慕容兰,大步走入医院。

  “你带我来医院做什么?怎么能将关关一个人丢在家里!”慕容兰挣扎,却被席初云直接抵在墙壁上。

  “慕容兰,你有精神病,得治。”

  “……”

  “我什么时候有精神病了?你不要找借口,将我和关关分开。”

  “你和关关什么关系?那是我的孩子,你们之间根本不存在被分开一说!”

  慕容兰看着席初云火气凝结的一张俊脸,颤抖的唇瓣内,竟然发不出声音来。

  他是在逼她,亲口承认和关关的关系。

  可她……

  就是开不了那个口。

  “既然知道了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还要逼我!非要将我真的逼疯吗?”慕容兰喊起来,透亮的明眸里,泛起一层红晕。

  席初云高大的身躯压了下来,俊脸与她的脸颊近在咫尺,声音冷如寒霜扑面。

  “慕容兰,我要听你亲口说,告诉我,到底是不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