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3章 1203:怎么忍心剥夺
作者: 美越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1203章 1203:怎么忍心剥夺

  慕容兰的手,被席初云宽厚的手掌紧紧抓着。

  她抬头看着他浅透的眸子,那里面有太多太多压抑的情绪,正犹如一块重石,紧紧压在慕容兰的心口上。

  她犹豫挣扎了半晌,张开的唇瓣内,也没有吐出一个字眼。

  席初云显然不耐烦了,一个转身,就将慕容兰压在一侧的墙壁上。

  他的大手,还抓着慕容兰,一手直接撑在墙壁上,标准的壁咚姿势。

  慕容兰一阵心跳,目光颤抖地看着他,长长地睫毛犹如振翅欲飞的蝴蝶。

  他紧紧锁住她一双眼睛,那里面清凉如水,好似不被世俗沾染半点污秽,亮的透彻晶莹。

  席初云有那么一瞬,心情蓦地宁静下来,似乎忘记了所有不好的情绪,眼睛之中只有慕容兰美丽的容颜,还有她那一双明澈的眼眸。

  他缓缓低下头,唇内浅浅的声音流淌,带着一点覆上情欲的沙哑。

  “你还不打算告诉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肯告诉我?”

  慕容兰隐约看到他眼底一点淡淡的哀伤,不经意被拨乱了心弦。

  她在这一瞬,呼吸都紊乱了,脸颊上都是席初云厚重的喘息。

  她好想抬手,抚平他微皱的眉心,还有他心底所有阴霾,恢复他清冷高贵的俊雅模样。

  她抬起的手指,愣住在半空,迟迟没有落下去。

  闭紧双眼,将这个冲动压制下去。

  她是怎么了?

  难道忘记了席初云给自己的伤害?也忘记了,他的危险?

  他的话,还有他的表情,怎么能相信,可能只是为了哄她将实话说出来而已。

  席初云轻易就捕捉到慕容兰的迟疑,真相明明可以轻易说出来,她竟然又忍住了。

  席初云心下愠恼。

  “到底为什么不肯说?为了宋秉文?你做了这么多!承受了那么多,他可曾对你有一点不忍和心疼?”

  他冰冷的手指,抚摸向她还带着憔悴的脸颊。

  手指徘徊在她柔软的唇角位置,心神一阵荡漾,喉结也不禁滚动了一下。

  慕容兰咧开唇角,笑靥自嘲。

  “初云,为何你就那么根深蒂固的以为,我和秉文之间有阴谋?”

  席初云眉心倏然一紧,“难道不是吗?自从你们当年将我灌醉陷害我,我就知道,你们之间有所阴谋!”

  “或许,从当年开始,你们的关系就不是,不希望成为夫妻,互相敌对的关系。”

  “他不想娶你,你不想嫁他,不会是做给我看的吧。”

  席初云固执地坚持心中的想法,不得不让慕容兰觉得,席初云原来是一个这么偏执的人。

  与他从小承受的伤害,在一场场血雨腥风中,经历了太多的背叛有关系吧。

  慕容兰轻叹一声,“如果我说没有,你相信吗?”

  “不相信!”

  席初云强硬的口气,那么坚决,没有一点犹疑。

  慕容兰纵然有千言万语,一时间也一句说不出来了。

  她闭上眼睛,慢慢喘息,舒缓心口叫嚣的疼痛。

  席初云忽然低头,吻上她柔软的嘴唇,那么霸道强势,将她的唇舌死死堵住,密不透风地汲取她口中全部的香甜。

  慕容兰不经意跌倒在他的强烈攻势下,浑身都柔软下来。

  他放开了她的手,紧紧拥抱住她瘦弱又虚弱的身体。

  她的手,迟疑了一下,鬼使神差地放在他宽大的肩膀上,隔着衣服料子,可以清楚感觉到他紧致的肌肤,还有上面属于他的温度。

  她的手指,轻颤了一下,不由得更紧地贴近他的身体上,用掌心的位置,紧贴他肌肉的轮廓。

  她柔软掌心上传来的暖意,让他周身燃烧的欲火,更加旺盛,更紧地拥抱住怀里的小女人。

  他热情地吻着她,一个转身,便将慕容兰压倒在柔软的地毯上。

  慕容兰的大脑变得一片昏沉,目光迷离的看着身上的人,娇唇上一阵麻木的疼痛,依旧被他贪婪啃噬。

  “我不在乎,继续耐着性子,和你耗下去。直到,你想说出真相的时候。”

  他大手一挥,扯开了她身上的衣衫。

  慕容兰闭上眼睛,身上火热,心口却寒冷。

  她也不可否认,虽然在席初云的疯狂下,难以承受,却已经开始莫名地喜欢上他给的感觉。

  席初云说的对,她是一个十分敏感的女人,尤其受不住他给的诱惑。

  她的身体现在还没恢复,还很虚弱,没想到他会温柔地将她拥入怀中,并未有预期的疼痛来袭。

  她吃惊地看向他,只见到他正在强力哑忍,脸色看上去很差,但也只是安静地抱紧她。

  “慕容兰……”

  他缓缓闭上他的眼睛,微乎其微地轻叹一声。

  慕容兰等了半天他的下文,他也没有再开口。

  慕容兰垂下眼睫,轻轻靠在他宽大温暖的胸口上,安静无声。

  ……

  关关已经依赖上慕容兰,天天吵着要找慕容兰玩。

  席初云有意阻止,但见慕容兰和关关在一起,她们两个都很开心,竟然有了一种不忍心将她们拆散的感觉。

  慕容兰陪着关关在花园里栽树,将水浇在树根上。

  两个人一起蹲在小树旁,看着小树一脸笑容。

  慕容兰迎着阳光,看向身侧的关关,轻轻抚摸关关的小脑袋。

  “关关,这棵小树,会陪着你一起成长。等你长大的时候,就可以坐在这棵树下乘凉了。”

  “等到那个时候,关关抬头看到茂密的树叶,一定要想起冰淇淋阿姨哦。”

  关关仰头看着慕容兰,大眼睛在阳光下都是透明的。

  “冰淇淋阿姨,你会一直陪着关关的对吗?”

  慕容兰的喉口哽住,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她。

  “爸爸太忙了,不经常陪着关关,华姨和佣人很没趣,关关好没意思。”

  关关一把抱住慕容兰的手臂,小脑袋靠在上面,软软的,痒痒的。

  “妈咪和小王子哥哥,也走了,她们不陪着关关了。爷爷也不在了,再也见不到了,冰淇淋阿姨,不会走,对吗?”

  慕容兰眼圈都红了,拥抱住怀里的关关,深深闭上眼睛。

  她是那么舍不得关关,但她也知道,自己终有一天,会被席初云从席家撵出去吧。

  他那么讨厌自己,现在只是报复自己,能到报复完,也玩够了,他就会弃如敝履一样丢开她。

  “阿姨也喜欢关关,舍不得和关关分开。”

  “阿姨答应了吗?”关关仰着小脑袋,目光希冀地看着慕容兰。

  那一双水盈盈的眸子,将慕容兰的心都融化了。

  她抱住关关,用力亲了一口她胖嘟嘟的小脸蛋。

  “阿姨答应你,阿姨会一直陪着关关。”

  “阿姨太好了!”关关欢呼起来,搂住慕容兰的脖子,在她的脸颊上,吧嗒亲了一口。

  慕容兰感觉到脸颊上软绵绵的嘴唇,高兴的眼泪差一点掉落下来。

  她柔声问关关,“关关,你怎么叫小王子的妈咪是妈咪呢?”

  “因为妈咪对关关很好,小王子哥哥有妈咪,笑笑姐姐也有妈咪,关关没有妈咪呀。”

  “……”

  慕容兰心口针扎的刺痛,抱紧关关在自己的膝上,坐在草坪上,脸颊紧紧贴在关关的脸颊上。

  她声音很小地对关关说。

  “关关若喜欢,冰淇淋阿姨可以做关关的妈咪的。”

  关关眨了眨琥珀色的大眼睛,“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慕容兰看了看四下,见没人,低声对关关说。

  “你可以悄悄叫我妈咪的。”

  关关捂着小嘴偷偷笑,笨拙又生涩地唤了一声。

  “妈咪?妈咪,妈咪……”

  慕容兰整个人都惊呆了,一双眼睛怔怔地看着关关,傻愣的样子,好像没了知觉的木偶。

  “冰淇淋阿姨,你怎么了?不喜欢关关这样叫你吗?”

  “没有,没有,怎么会!我……我太高兴了!关关,可不可以再叫我一声……一声妈咪?”

  她的声音都激动的哽咽了,晶莹的泪水饱含在一双明澈的眸子中,摇摇欲坠。

  关关开心地咯咯一笑,“妈咪,妈咪,妈咪!”

  “哦耶!关关有妈咪啦!关关有妈咪啦!”

  关关高兴地欢呼起来,清脆的声音,在花园上空荡漾,随着轻轻的风,渐渐飘远。

  慕容兰激动地笑起来,抱紧关关,又哭又笑,泪水湿了关关满身。

  “妈咪怎么哭啦?妈咪,不哭,不哭,关关会听话,会乖乖,妈咪不哭。”

  关关胖胖的小手,不住擦着慕容兰的脸颊,可慕容兰脸上的泪水,怎么擦都擦不干净,反而越哭越凶。

  “关关,我的关关,我的关关……”

  她一口一口用力亲着关关软嫩的脸颊,紧紧地抱着关关,恨不得这辈子再也不与关关分开。

  席初云站不远处的凉亭内,听见了关关清脆的,呼唤慕容兰妈咪的声音,整张俊脸上,渐渐张扬起一股怒意。

  但转而,那股怒意,在因为看到慕容兰和关关开心的样子画面时,莫名地渐渐消散了。

  唇角,不自觉上扬起来。

  阳光下,风景优美,所有的蔷薇花都开的正好,香气扑鼻。

  席初云的目光,有些恍惚起来。他爱关关如命,怎么忍心剥夺关关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