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0章 1200:似乎很关心我?
作者: 美越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1200章 1200:似乎很关心我?

  席初云竟然忘了,房间里还有一个照顾慕容兰的护士。

  那护士长得很漂亮,穿着白色的护士服,长腿雪白修长,身材极好。

  席初云再度阖上一双泛红的眸子,撑着头靠在沙发上。

  已经半夜了,他都困成这个样子,他觉得护士也会犯困,万一睡着,没有看紧慕容兰的吊瓶,岂不是危险。

  “你下去休息吧,我在这里陪护。”席初云睁开眼睛,走到落地窗前醒神。

  美女护士看了一眼席初云站在窗前高大挺拔的背影,盈盈一笑。

  “云少,现在最需要休息的人,是您。我是护士,会照顾好慕容小姐。”

  “让你下去就下去!”

  席初云口气不悦。

  美女护士吓了一跳,脸上有些失望,最后只好出去。

  席初云透过窗户上的倒影,看着床上沉睡的人儿。

  她精致的容颜,平静如水,没有一点表情,就那样安静的睡着。

  看着她白皙,好像能捏出水来的小脸,他的心头荡漾起层层涟漪。

  他的心情忽然有些烦乱,拿出香烟,刚要点燃,看了一眼慕容兰吊着的吊瓶,便又放下了。

  目光,再度落在玻璃窗上,慕容兰的倒影上。

  看着她还有一点点泛红的精致脸颊,那紧抿的小嘴,微微抿着娇艳欲滴。一双漂亮的眼睛,紧紧闭着,长而翘的睫毛好像黑色的蝶翼,美得让人心颤。

  她乌黑的长发,犹如海藻铺散在白色的枕套上,整个人美得好像沉睡在城堡里的公主,正在等待王子的亲吻,才会睁开她那双星亮又清澈的眼眸……

  席初云心口一阵荡漾,抬起手,不受控制地触摸向眼前玻璃窗上的影像。

  指腹上,得到的只是玻璃上的一片寒凉。

  他的目光,变得恍惚起来。

  好似看到了,一个七岁大,穿着黑色公主长裙,扎着俏皮马尾辫的漂亮女孩。

  那场盛大的生日宴会,她是主角,像个骄傲的公主一样,站在高台上,对着话筒说感谢各位来参加她的生日会。

  席初云那一年,十四岁,站在不起眼的角落里,依旧一身清贵高雅。

  他不喜欢喧杂的场合。

  但那时候,他的父母刚刚过世不久,他很需要家族内的大家族支持,席老便经常带着他游走在各大家族的宴会中。

  慕容家族是他稳固地位的最大后盾。

  一个七岁小女孩的生日会,也要他纡尊降贵亲自来参加。

  他当时只是想,来露个面,等宴会结束,便赶紧抽身离去。

  可没想到,站在高台上拿着话筒的小女孩,远远一眼就看到了他,还指着他大声对在场的宾客说。

  “我很喜欢席家云少,各位叔叔伯伯,帮帮我吧,我想亲他一口,作为最好的生日礼物。”

  席初云当时差点洒了手里的香槟。

  一个七岁的女孩子,居然这么大胆,还这么放肆,当众要亲他。

  他是什么身份!席家未来的当家人,又有未婚妻,岂能被一个小女孩轻薄。

  当时的席家,显然不将他这个失了父母保护,大权又落在席老手中的遗孤放在眼里,当即鼓掌附和,甚至还有年长的长者,过来拉扯他,让他上台,被那个小女孩亲一口。

  席初云当时恼了。

  但他终究不能当众失礼,只能强忍着愤怒,被众人推搡上了高台。

  才七岁大的慕容兰,歪头看着他,脸上都是灿烂的笑容,她走到他的面前,虽然才有七岁,但个子已经很高。

  她踮起脚尖,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里,都是璀璨如阳光一般的光芒。

  席初云的脸色已经难看到极点,她还是对他笑得格外灿烂。

  “你就是席家云少,未来的当家人?我叫慕容兰,都说我是第一千金,慕容家的掌上明珠,我和你很般配是不是?”

  席初云当时就对她厌恶不已,一个七岁大的女孩,脑子里竟然就又那么大胆的肮脏想法。

  他抓紧拳头,目光阴冷至极地凝着她。

  但这个女孩子,丝毫不以为意,还是更高地踮起脚尖,嘟起粉嫩的小嘴,向着他的脸颊亲来。

  席初云当时想躲开,但见席老用眼神制止,让他忍一忍,便只好站在高台上没有动。

  可没想到,这个女孩子,竟然更加大胆,就在即将亲到他脸颊上的时候,她柔软的嘴唇居然直接落在他的嘴唇上。

  席初云至今还清楚记得,那一刹那的感觉。

  好像心跳瞬间停止,就连呼吸和耳边的声音,全部消失,大脑一片空白,目光里只有眼前那个笑容灿烂如花的俏丽女孩……

  那一瞬的感觉,只有短暂的一秒,随即满心充斥着强烈的厌恶和恶心。

  他当时恨不得一巴掌将慕容兰从自己的眼前推开。

  可没想到,慕容兰亲了他之后,还笑得非常开心,好像吃到了嘴甜的糖果,小脸微红,笑得更加娇艳。

  “我叫慕容兰,席家云少要记住我哦。”

  清清脆脆的声音,依稀还回荡在耳边。

  还有当时,慕容兰亲完自己,场下响起的鼓掌和哄笑声。

  席初云当时耻辱至极,对慕容兰也挂上讨厌至极的标签。

  席初云看着玻璃窗上,自己的倒影,惊讶发现,想起这段回忆的时候,自己的唇角竟然在不自觉上扬。

  他惊慌转身,赶紧收起唇角上弯起的清浅弧度,显得有些惊慌。

  他一直认为,只要想到关于慕容兰的一切,尤其和慕容兰那么耻辱的初遇,都会气得满脸愤恨,而今日才惊讶发现,他的唇角竟然不自觉带着笑纹。

  他想,他一定是太累了,才会有这个错误的表情反应。

  慕容兰缓缓皱起眉心,不安地摇了摇头,显然要醒了。

  席初云没有再多看她一眼,给她换了一瓶药,便去洗手间洗脸醒神。

  这个时候,慕容兰缓缓睁开她干涩发滞的双眼,先是看了一眼周围,见是回到席家自己的房间,目光瞬间暗淡,随即又燃起一丝光亮。

  她赶紧吃力爬起来,四处张望,见房间里没有人,费力地张了张干涩的嘴。

  一阵刺痛,嘴唇都裂开了细小的口子,嗓子也干涩的难受。

  席初云站在洗手间的门口,扫了她一眼,便是倒了一杯水端过来。

  慕容兰见到席初云,猛地一颤,目光盈盈地看着他,张张口,似乎要说什么,最后她又咽了回去。

  席初云脸色冷漠,忽略慕容兰的欲言又止,将一杯水,放在床头柜上,慕容兰能拿到的位置。

  慕容兰高烧过后,嗓子干的很,正需要一杯水来滋润。她赶紧端起水杯,大口大口的喝。

  席初云真很想提醒她,水还很烫,但慕容兰已经猛地喝了一大口,又赶紧一口都喷了出来。

  席初云俊美的脸颊,抽动了几下,“你是蠢吗?”

  他的声音不是很大,她还是肩膀一颤,捂着火痛的嘴唇,目光木讷地看向他。

  她看到他那一双喜怒不明的琥珀色眼睛,心下一片迷惘。

  “怎么了?”她问。

  “刚刚倒的水,不知道烫?还是说,你的脑子都用在怎么算计别人!”

  他真的很生气,就是莫名的,不知道源头地生气,还烦乱的要命,总想发火。

  慕容兰眉心一皱,本想为自己解释一点什么,但最后还是垂下长睫,一声不出。

  席初云看着她那带着几分失落,几分悲凉,几分痛苦又无奈的表情,心下不期然一紧。

  她在摆出这副表情博同情?

  他冷哼一声,烦乱的只想离开这里,出去透透气。

  刚要打开门的时候,又想起来什么,回头看了一眼慕容兰上面的吊水。

  见还有大半瓶,他冷声道。

  “想来你也睡醒了,自己看着,没药了就喊护士拔针!”

  席初云正要打开门,外面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

  席初云打开门。

  门外的人,是一脸忧心的华姨,她小声对席初云说。

  “少爷,小少爷还是不睡觉。这都凌晨一点多了,困的直闹,就是不肯睡。”

  慕容兰瞬时双眼一亮,整个人都精神了,一把拔掉手上的针头。

  “我去陪关关!”

  她赶紧冲下床,一脸惊喜地扑到门口。

  席初云凝眉看向好像打了鸡血一样亢奋的慕容兰,方才还一脸病弱无力的样子,怎么一下子变成精神饱满双眸晶亮的另外一个人?

  若不是慕容兰真的有发高烧,他真的要怀疑,慕容兰这一场又是昏倒,又是意识不清的样子,是不是装的。

  “不行!”

  席初云直接拒绝慕容兰。

  “关关喜欢我,我能哄她睡觉。”

  “你感冒了,会传染关关。”

  “……”

  慕容兰赶紧整理一下有些微乱的长发,对席初云很认真地说,“我好了!转身的全好了,精神饱满,我感冒好了,不会传染关关。”

  当席初云看到慕容兰的手背上,竟然蜿蜒下一串血痕,脸上的惊慌再也遮掩不住。

  “你这个女人,是不是真的蠢!”

  他恼喝一声,一把抓起慕容兰的手,紧紧按住慕容兰手背上的针孔。

  慕容兰这才发现,自己流了很多血,在地毯上,一路蜿蜒到门口。

  席初云紧张拽着慕容兰,去洗手间洗去手背上多余的血迹。

  一边洗,他还一边说。

  “真不知道,你这个蠢女人的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他又拽着慕容兰去找胶带,粘贴好针孔,见不再流血,这才长松口气。

  慕容兰一眼不眨地看着席初云,声音很低地问了他一句。

  “你现在,似乎很关心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