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8章 1178:有没有想我?
作者: 美越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1178章 1178:有没有想我?

  顾若熙被陆羿辰吻的窒息,双唇一阵麻木。

  过了许久,他才放开她的娇唇,还给属于她的呼吸。

  她大口大口喘息着,一时间也没力气和他争吵了。

  陆羿辰喜欢用自己的额头,抵着她的额头,他喜欢和她鼻尖触碰在一起的感觉。

  顾若熙想要推开他,被他搂着肩膀,逃离不开。

  “你这个男人,就会用这样的办法,迷惑我!”

  “说明我的魅力正是你的致命伤,才能迷惑你。”

  “我是不会再上当了!”她挣扎,却没有挣扎开。

  “要不要再试试?”他一个翻身,直接将她压在了床上,唇角带着一抹蛊惑众生的邪魅,便又吻了下来。

  顾若熙赶紧推搡他,“不要……”

  “你要我禁欲?”

  “陆大少爷魅力无边,只要勾一勾手指,就能千呼百应,还需要在我这里禁欲!”

  “既然你这样说,我便去试试。”

  陆羿辰起身,直接推门出去了。

  顾若熙看着已经关上的房门,气得胸腔一阵起伏。

  心里明明知道,他不会去,但还是生气的不行。

  “色狼!”

  她抓着枕头,砸向房门的方向。

  翻身倒在床上,一个人生闷气。

  不一会,陆羿辰便拿着一个盒子进来了,见枕头在门口,不禁笑弯唇角。

  “本来想去试一试,但想到,自己现在资产太少,担心一下子变成一个穷光蛋,还是回来了。”

  陆羿辰坐在床上,将盒子打开,将里面的地契之类的证件拿了出来。

  在顾若熙的眼前一样一样的摆好,“看清楚,这些以后都是你的东西,保管好,也过目好,免得日后发生歧异。”

  他那公式化的口气,就好像工作谈合同一样。

  顾若熙随便看了一眼,当发现上面房契更名的日期,不禁张大一双水眸。

  “竟然在我们领了结婚证的第二天!”她竟然一直都不知道这些事。

  陆羿辰缓缓勾起唇角,笑容温软。

  他这样柔和又亲切的样子,只有在她面前才能这么暖若阳春。

  “我没想到,你居然在那个时候,就将房子过户给我了。”

  陆羿辰从后面抱住她,闭着眼眼睛,嗅着她身上的芬芳,低声说。

  “熙熙的个性这么好强,一无所有来了陆家,可馨又总吵着,这是她家。”

  “所以你将房子给我,就是让我住在这里,能心里舒服一些?可你一直什么都没有说。”

  她确实因为可馨总吵着,这里是她家,心里很难受,也总觉得,自己只是这里的客人,不能真正当成自己的家。

  父亲离世后,不但什么没有留给她,她也不想要父亲遗留下来的任何东西。但是她没想到,自己账户上原先存的一些存款,都被父亲冻结了。

  她真的是一无所有,身无分文来到陆羿辰的身边。

  她也没想到,陆羿辰会在她不知道这些的情况,做这些事。

  “担心可馨知道,又要大吵大闹,不得安宁,暂时就没说出来,也没有告诉你。”

  顾若熙的后背,靠着陆羿辰的胸膛。

  他的怀抱,总是可以给她温暖又安全的感觉。

  但是这种感觉,又总是飘忽不清,有的时候,觉得距离自己很近,但有的时候,又觉得距离自己十分遥远。

  她闭着眼睛,深深吸一口气,平复自己的思绪和心情,保持还能清晰的头脑,不要因为陆羿辰的一点温柔,又再次迷陷,不知方向。

  “羿辰,你知道,我不在乎这些。”

  “我真正在乎的……”

  顾若熙慢慢吐出一口气,声音低弱。

  “是一颗我爱的人的心。”

  “熙熙,我知道。”

  “但我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和你证明,只能用这样的方式。”

  “可我并不觉得,你将你拥有的东西,分享给我,就是表示了你的真心。”

  “熙熙……你想让我怎么做?”

  “……”

  他就像个懵懂的孩子,问着她,他在感情上确实不知道如何表达,也不知道怎么做,才能贴合深爱之人的一颗心。

  对于生意和敌人,陆羿辰可以做到理智又清醒,但对于女人的心,总是不能做到深谙其道。

  一个人的能力都是正正比的,在智商很高的时候,情商就会相对拉低。

  顾若熙却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

  “我们都还是静一静,好好想一想吧。”

  只有这样,他们才不会继续吵架,她也不想继续争吵下去,只想静一静,好好想清楚,和他的路,到底要怎么进行下去。

  陆羿辰缓缓睁开眼睛,缄默许久,才道。

  “好,我给你时间。”

  他现在只能这样选择,不忍心再为难她。

  ……

  慕容兰没想到,席初云会带着自己去酒吧。

  他很少带她一起出门,更没来过酒吧这种喧嚣的地方。

  这里是一个私人会所酒吧,私密性很好,也很高档。来这里人非富即贵,都是上流社会的翘楚。

  席初云轻车熟路就找到自己私人专属的座位。

  那是靠着最里面,不会被混杂环境打扰,却可以清楚看到整个酒吧会场的位置。

  五颜六色的灯光,随着劲爆的音乐疯狂闪烁。震耳欲聋的节奏,鼓动浑身细胞,随之沸腾叫嚣。

  舞池中,穿着性感比基尼的美女,正热辣纠缠,舞动曼妙妖娆的肢体,将整场的气氛渲染的更加暧昧奢靡。

  不少男女客人,微醺地纠缠在一起,激情四射。

  慕容兰坐在席初云身侧的位置上,狂暴的音乐,似乎将心底积压的情绪都震碎了,正在随着跳跃的细胞,一点一点化散。

  这样的氛围,虽然喧嚣,却可以让人得到真正的放松。

  慕容兰之前很喜欢来这种热闹的地方疯玩,心情不好了,就去舞池上跳一段热舞。

  但当年那个疯狂又放肆的慕容兰,已经不复存在了。

  只是让慕容兰吃惊的是,一向喜欢安静的席初云,竟然也会来这种地方。

  仅凭服务员走过来,问都没问一声,直接开了一瓶席初云存在这里最喜欢的红酒,就知道席初云是这里的常客。

  慕容兰看着闪烁灯火下,席初云忽明忽暗的一张俊脸,她清楚记得之前,每次拽着席初云来酒吧消遣,都被席初云嫌恶拒绝。

  他还说,“那种纸醉金迷又展现人性最肮脏一面的地方,我才不会去!”

  他觉得,在酒吧里,男男女女不再如白日里光鲜亮丽,端庄自持,喝的醉醺醺,看到喜欢的对象,就纠缠在一起的场合,是十分污秽不堪的。

  这种地方,确实就是这么乱。

  尤其贵族圈子里,平时里的压力太大,到了这种地方,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尽情地宣泄,经常做出一些不符合伦理道德的事。

  慕容兰当时对他说,“那是一个可以让人忘记烦恼和不开心的地方,身处喧嚣中,也不会觉得孤单!只要不随波逐流,感受氛围就好。”

  现在的慕容兰,不知道如何言说席初云的改变,越接触,就会越发现,他已经不是当初认识的席初云了。

  而她也不是当初的慕容兰,很多之前喜欢的东西,现在都不喜欢了。

  席初云慢慢喝酒,靠在沙发上,十分安静。

  不少美女投来诱惑的目光,他都置若罔闻,但当那些美女看到席初云身边漂亮的慕容兰,便都悻悻地放弃了。

  那是在席初云身边,唯一一个出现的女性。

  他之前来这里,从来都是形单影只,不带女伴。而他一身的凛冽气势,也让那群美女从不敢靠近。

  那是黑道帝王,谁都不敢招惹,就连多看几眼,都是壮着胆子。

  席初云给慕容兰倒了一杯红酒。

  慕容兰没有喝,安静地坐着。

  过了半晌,席初云忽然靠近她的耳边说。

  “你不是最喜欢这种地方。”

  慕容兰低垂眼睑,“之前喜欢的,不代表现在就还喜欢。”

  席初云闷笑一声,继续回到沙发坐好,看向不远处舞池上,肢体纠缠,跳动着成人舞蹈的美女。

  “云少!”

  音乐中,传来一个女子欢喜的惊呼声。

  席初云抬眸看去,慕容兰也抬眸看去。

  慕容兰一惊,“宋晴洛!”

  宋晴洛娇媚一笑,便坐了下来。她的一双眼睛,笑得深沉地看着慕容兰。

  “对!是我,我回来了!”

  慕容兰转头看向身侧的席初云,见他只是小口啜着红酒,原来他早就知道,宋晴洛回来了。

  “一个被关入禁宅的人,也能回来。”慕容兰恼了,宋晴洛害得弟弟成了那个样子,居然只是关了几天,就又重获自由!

  宋晴洛端起慕容兰面前的红酒杯子,轻轻晃了晃,“我们宋家给了你想要的一切,我自然也能回来了!”

  宋晴洛闷哼一声,声音透着几分尖锐,“慕容兰,补偿已经做了,还继续将我关在禁宅,远逃国外,不能回家,你也太不将我宋家当成一回事了吧。”

  宋晴洛朱唇轻抿一口红酒,笑得眼角深深,“我爸爸怎么会吃那么大的亏!总要有点平衡,才对得起我宋家失去的三个堂口。”

  慕容兰蹙起眉,说不出话来。

  宋晴洛鄙夷又憎恨地蹬了慕容兰一眼,忽然起身,直接坐在席初云身侧的位置上。

  “初云哥哥,有没有想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