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8章 1158:他绝对不是威胁!
作者: 美越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1158章 1158:他绝对不是威胁!

  席初云一双席卷火气的目光,狠狠睨着身下的慕容兰。

  “你要做什么?你要做什么!你要做什么!”

  慕容兰大声喊,用力挣扎,还是不能将他推开,她一双眼睛都泛着血红,恶狠狠地盯着他那琥珀色的眸子。

  她在他的眼睛中,看到了自己现在的样子,是那么的可怕,憎恨,连她自己都没想到,已经这般痛恨席初云。

  “我已经警告过你,还不知悔改!你以为你能做什么?宋秉文会因为你做的一切,感到感激?还是对你心存愧疚,对你回心转意?”

  “别做梦了慕容兰!宋秉文当初要是喜欢你,不会将你送到我的床上!更不会和你明明已经结婚,还在外面有女人!”

  “你不管对他做什么,他终究不会感激你,而你也会像个傻瓜一样,照样被抛弃!”

  慕容兰完全不知道,席初云看见了什么,才会这么生气,又说出来这样的一番话。

  “我要做什么,都跟你没有任何关系!放开我听见没有!”

  席初云也是恼了,“你以为你们联合起来,打关关的主意就能成功?你以为你们联手就能将我搬倒?慕容兰,你也太高看你自己了!”

  “你要我说多少次,我根本没有打关关任何主意,我只是喜欢关关才会对关关友好!”

  她用力大喊,并不能让席初云转变心中根深蒂固的念头。

  “自己看!”

  席初云忽然将手机摔在慕容兰的面前,她赶紧抓起手机,翻看上面的短信。

  正是宋秉文发来。

  “事情办得怎么样了?还没有接近关关吗?速度快一些,我这边就等你的消息了。”

  “……”

  慕容兰赶紧翻看收件箱,有很多之前宋秉文发来的消息,居然也是询问她可曾接近了关关,为何不回消息。

  慕容兰的手,都不住颤抖起来。

  “不会的,不会的,秉文怎么会发这种消息给我。”

  “一定搞错了!他不会发这样的信息给我的!这里面,一定有误会!”

  她大声辩解,却还是触及到席初云狂怒的脸色。

  “秉文?呵呵,叫的很亲切!”

  “我之前也是这么称呼他的!”慕容兰指着自己的手机给席初云看。

  “他一定不会发这样的消息给我,一定是搞错了!”

  “我把电话打过去,我问他!”

  她刚要拨宋秉文的号码,手机就被席初云夺了过去。

  “想向他求救吗?你以为他会理你吗?别做梦了慕容兰!他正热切等待他的孩子出生,抱着他最喜欢的女人,怎么会理会你!”

  “不是,不是这样的,一定不是这样!”她脸色煞白地不住摇头。

  席初云忽然一把握住她纤细的手腕,用力按压在餐桌上。

  “你若不相信,我们可以试一试,看你的秉文会不会在意你现在的处境。”

  席初云一把扯开慕容兰身上的黑色套装,直接拿起手机,就开始拍照。

  慕容兰脸色煞白,赶紧挥舞双手,要去强夺手机,“你要做什么!拍照做什么!”

  “发给你的秉文看,看他可会来救你!看你在他心里到底是什么位置,他只是利用你慕容兰!”

  “不要,不要……”

  慕容兰赶紧挣扎抱住肩膀,但还是躲避不开闪光灯的闪烁。

  “不要发给他,不要……”

  听见她哽咽哀求的口气,席初云的手僵住了,“怎么?你很害怕被他知道我们的事。”

  他冰冷的手指,徘徊在她的下巴之间,忽然挑高,迫使她看着他的眼睛。

  “还很在乎自己的清白?呵!你这种女人,也会在乎这些!别装清纯了!”

  慕容兰水色潋滟的眸子,闪烁地望着他琥珀色的眼睛,模糊了近在咫尺的一张俊脸。

  “他不会发那样短信给我,一定是搞错了!”

  但这样的解释,在短信这种怔住面前,显然苍白无力。

  席初云的愤怒足以证明,他不会再相信她。

  就在慕容兰以为会再次遭到他的暴虐时,席初云的手机响了,他一把甩开慕容兰,去接听手机。

  “什么?长老又来了!”

  “云少,这次是林世军长老,还有四位长老乘坐专机过来,想来快到席家了。”于奉天恭敬回禀。

  “之前一点消息都没有,他们又来做什么?父亲的葬礼都没来参加,现在怎么会来席家?”

  “看样子,他们是因为若熙小姐和陆少的婚礼而来。之前各位长老,一直以为若熙小姐会和云少成婚,他们都是一些固执的老古董,定是因为云少和若熙小姐多年前的婚约而来。”于奉天在电话中说。

  “他们简直就是在故意找事!”

  席初云暴躁地挂了电话。

  他回头看向低声啜泣,不住整理衣服的慕容兰,眼底掠过一道锐色。

  “收拾好你的妆容,长老就要到了,别让他们看到一些不愉快的气氛。”

  慕容兰当然知道,席初云这是威胁和命令。只要长老知道,他对自己做的那些事,会让他席家云少的好名声抹上污点,他不会允许完美的自己有那样的污点存在。

  慕容兰憎恨地盯着席初云,长老来了,简直是她的希望,眼睛里都燃起了一层光亮。

  看到她这样的眼神,席初云整张俊脸变得更加冷冽如刀,“你如果敢玩花样,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活着不如死了。”

  席初云凉冽如鬼魅的口气,让慕容兰整个人如置冰窟,呼吸都变得瞬间窒息,难以喘息。

  他在威胁她!

  不!

  他绝对不是威胁!

  即便她之前没有了解过席初云会有这样一层毫不加掩饰的可怕性格,但完全相信,席家云少绝对不是外表那样温文尔雅。

  慕容兰战战兢兢整理好衣服,深深低着头,擦了擦脸颊上还没干透的泪痕,这个时候,几位长老就到了。

  林世军本就暗地里和宋成安勾结,这一次来席家,也是受了宋成安的安排。

  虽然各位长老表面和席初云看上去很融洽,也对席初云这位当家人很恭敬,席初云对他们也相当敬重,但能跟着林世军一起来的几位长老,想来私底下也一定有所勾结。

  慕容兰当然不敢在长老面前,表现出任何不高兴,也不敢表现出和席初云之间关系的不融洽。

  大家也心知肚明,长老来了,多半和宋成安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了。

  “你们现在这些年轻人!当初小兰吵着要嫁给宋少,我们各位长老也同意了,没想到这么快就离婚了。”林世军看向席初云,接着又道。

  “没想到,云少也离婚了,倒是席家只剩下你们两个人了。”

  “现在的年轻人啊,感情太过混乱!云少啊,当年老家主,已经定下你和小童的婚约,怎么能说离婚就离婚了!席老现在已经过世了,云少身边也没个老者帮着掌掌舵,我们虽然岁数大了,来回奔波也实在累,这次来看看,怎么席家变得一团糟!”

  接着,另外一位长老也插话了。

  “个人的感情生活,还有婚姻,都不能安定,如何将注意力放在事业上!席老的女儿,已经嫁给云少,成了席家的当家主母,将来也是有很大任务的!当年老当家,分给云少妻子的堂口,又要如何安置。”

  席初云笑了,终于明白这些长老的真正用意了。

  当年父亲临去世前,有留下遗言,为了感激顾南山,也正是席老一家的舍命相助,而当时的顾南山在席家也没有什么地位,便直接将一部分堂口给了顾南山,也留下交代,那堂口是将来交给顾小童名下的。

  席老也只是暂管。

  当年父亲正是担心,顾小童无势无力,不能被席家内部人认可,才会有此安排。

  席老现在死了,他手中的堂口归属,成了一个大问题,尤其顾若熙现在已经和席初云离婚,转嫁给了陆羿辰。

  “我们席家的势力,可不能落到陆家人的手中。”林世军道。

  “席老过世时,没有留给若熙任何东西,席老手中的堂口,现在都在我的名下。”席初云笑笑道。

  “不会吧!席老就那么一个女儿,还对席家有大恩,而席老做了那么多,也是为了将来给自己的女儿做铺垫,不会什么都没给自己女儿留下吧。”林世军显然不相信。

  席初云也懒得解释,“现在家里有小兰帮忙打理,一切井然有序,也不存在没有婚姻,感情混乱,而不能专注家族事业上的烦恼。”

  席初云说着,还一手很轻松地搭在慕容兰的肩膀上,笑容那么平和温暖。

  慕容兰只能强硬地从唇角扯出一点笑容,对各位长老笑容满面地点点头。

  林世军狐疑地看了慕容兰一眼。

  “之前听说,你们的关系并不和睦!而小兰已经和宋少离婚,一直住在席家也不妥!尤其小兰的手里……现在也是有堂口的人了。”

  林世军虽然笑着,但脸色看上去不是很融洽,“云少,你现在虽然是当家人,但我们各位长老的手里,也有堂口,有些事情呢,云少也不是一个人就能做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