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1章 1111:岂能放下血海深仇
作者: 美越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1111章 1111:岂能放下血海深仇

  顾若熙眼圈一红,赶紧推着轮椅到窗口的茶几前。

  薄弱蝉翼的窗帘,遮住了窗外刺眼的阳光。

  柔和的光芒,落在茶几上的紫砂茶具上,色泽浑厚。

  陆羿辰亲自倒了一杯茶,端给席老。

  “父亲,小心烫。要不,我喂你?”

  席老的面皮又是一阵隐隐颤抖,眼角余光扫向笑容温和的陆羿辰,都带着利刺。

  顾若熙看出来席老对陆羿辰的不满,心下也很为难,但也只能忍了。

  她知晓父亲和陆家的深仇大恨,陆羿辰能做到这样的让步,她真的很感动。

  喝完茶,陆羿辰就推着轮椅到窗前。

  “今天阳光很好,父亲多晒晒太阳,气色也会好很多。”

  他的声音很慢,站在席老的轮椅后面,看着窗外蔷薇花开了一片,他的笑容更深。

  席老见顾若熙收拾茶具出去,低声对身后的陆羿辰说。

  “恨不得将我从这里推下去吧。”

  “什么都瞒不过席老锐利的眼睛。”接着,陆羿辰又道。

  “只可惜,你托了若熙的福。”

  “你又何尝不是托了若熙的福!”席老声音愠恼。

  陆羿辰笑起来,“之前我就说过,这么多年游走在生死边缘,我都还好好活着,就证明能杀了我的人,还没有出现,包括你。”

  席老气得面皮又是一阵颤抖。

  “你当真以为,我还不敢杀你!”

  “除非你真的想让若熙一辈子痛苦。你说你都活不了多久了,还做那么多,给你的女儿,留下一辈子的疼痛,你敢赌吗?”

  “……”

  席老没了声音,也正是因为此,才一直总是犹豫不决。

  即便数次派人去刺杀陆羿辰,心下也在想,若陆羿辰这一次还没有死,或许天意注定他不该死。

  但是还是放不下,陆羿辰这个人,还活在世上,成为顾若熙身边最大的威胁。

  “都说当年的事,是我一手操控,但你想过没有,当年觊觎陆家财富的人,不仅仅只有我,还有席子皓的父亲!只是席子皓的父亲,败了,才让席家得到了陆家大部分的财富!”

  “还有你的叔叔,难道就双手干净?很多事,他也有参与!你的仇恨,不要汇聚到一个人的身上,很多人都是帮凶。”

  “他们都已经死了,唯独你还活着,不是吗?”

  “……”

  “但也快了,你也要死了!我想,上一代的恩怨,会因为你的死,我能真正放下。”

  陆羿辰也在心里松下一口气。

  纠结了那么多年的仇恨,那种压得胸腔透不过气的感觉,若有朝一日真的放下了,一定会很轻松。

  小王子在窗外的花园上踢球。

  那个孩子,很喜欢足球,怎奈一直总是一个人在玩,未免让人觉得小王子其实很孤单。

  “我应该用更多的时间,去陪伴我的孩子。”陆羿辰不免心下愧欠。

  当年空期五年,后来也一直没有好好陪伴小王子,他欠了那个孩子太多太多。

  只要仇恨烟消云散,他就可以很好地陪在儿子身边了。

  这是他现在最为向往的事。

  席老倦了,不知不觉靠在轮椅上就睡去了。

  陆羿辰低头看着在面前毫无设防,就那样睡去的老者,目光渐渐收紧。

  阳光落在席老苍老的肌肤上,那一层褶皱的肌肤,几乎透明,可以清楚看到下面的血管,还有脖颈上一跳一跳的动脉。

  只要那一根维持生命的动脉断了,不再跳动,人的生命,也就结束了……

  安可馨很生气,陆羿辰居然去了席家,他去接顾若熙和小王子了。

  那个女人,居然离婚了。

  她给陆羿辰打了好几个电话,陆羿辰终于接听了。

  “哥,你疯了,一个改嫁的女人,有什么好!你还要她!”

  “……”

  陆羿辰不说话。

  “就算她和席初云的婚姻只是摆设,但是她终究改嫁了啊!”

  “哥!你让我怎么办?你怎么能改变我们之前一直设计好的一切!你酝酿了那么多年的计划,真的要因为顾若熙,改变一切吗?血海深仇,你不报了?”

  “……”

  “哥!你能进入席家,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杀了席老,杀了席初云,我们的大仇就报了!”

  “哥!难道你忘记了,我们的父母是怎么死的?他们死的多惨!他们还那么年轻,就失去了性命,因为别人的暗害!幕后真凶却一直活了那么久,享受荣华富贵,子孙绕膝……”

  “哥!你别忘了,顾若熙是我们杀父仇人的女儿!她也是我们的仇人,你怎么能这么彻底爱上我们仇人的女儿!”

  “哥!你清醒一点好不好!”

  “……”

  陆羿辰还是不说话。

  安可馨气得在电话那头叫嚣起来,“我不会原谅你的!你居然连那么大的仇恨都放弃了!我看不起你!”

  “你不配做陆家的后人!你的身体里,也不配流着安家的血液!”

  “你的行为,简直就是在背叛自己的家族,自己的父母!姑妈姑父,爸爸妈妈的在天之灵,也不会原谅你!”

  “哥!你说话啊!”

  “你有没有在听!”

  陆羿辰挂了电话。

  安可馨气得再次一遍遍拨打,陆羿辰却已经关机了。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安可馨抓着手机,不住来回暴走抓狂。

  “好了可馨,你哥哥也有自己的选择啊。”米米笑着安慰安可馨,却遭到安可馨的怒斥。

  “你们怎么一个鼻孔出气了!你还是不是我的好朋友!”

  米米还是笑眯眯地看着她,“你看,外面的阳光多好,今天的天气也格外好,天空那么蓝,何必让不开心,填满你的内心?”

  “我只是不能理解,他怎么能为了一个女人,还是仇人的女儿,放弃了所有的一切!我隐藏踪迹五年,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报仇雪恨!”

  “好了可馨,我相信,陆少有自己的想法。”

  “你倒是总向着他,是不是看上我哥哥了!”

  “我才没有!”米米脸颊一红,赶紧摇头。

  安可馨目光一亮,上下打量米米,一手勾住米米的肩膀。

  “米米,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你交往男朋友。”

  “没有碰见合适的好男人。”

  “我哥是不是好男人?”

  米米想了想,点点头,“陆少确实是难得的好男人。人帅气,又多金,且责任心又很强。曾经听人说,会疼妹妹的男人,都是好男人,将来也是会疼妻子的好丈夫,好父亲。”

  “我哥哥这么好,你就不心动?”

  米米脸颊更红了,“可馨,你在说什么!我和陆少……怎么可能!”

  “你就说,若和我哥哥在一起,你愿不愿意?喜不喜欢?”

  “可馨,你在说什么!我们怎么可能!你哥哥有妻子,还有孩子了!”米米完全没想到,安可馨会有这样的念头。

  “他们已经离婚六年了,六年了!而且那个女人,又改嫁了,虽然现在离婚了,她和我哥已经不合适了,她已经又嫁过人了!这样的女人,怎么能再和我哥哥复婚,我绝对不同意。”

  “可馨,他们之间还有孩子……”

  “米米,你不要老土好不好!现在社会,单亲家庭的孩子多了去了!现在已经没人,为了孩子,还在维持不合适的婚姻了。”

  “可是……”

  “没有可是!我就是觉得,你很适合我哥哥。人又漂亮,家境背影也不错,我也很喜欢你,而且私人生活也很干净。”

  “可馨,你不要说了!我可不想做拆散你哥哥感情的那种坏女人。”

  “什么叫拆散他们?他们本来就没有在一起!米米,你之前不是也说过,遇见合适的男人,就抓紧出手,否则被别的女人抢走了,活该自己还单身,遇不见好男人。”

  “那只是玩笑话!”米米忍不住笑起来,一双美眸之中,也泛着晶亮的光芒。

  “我看得出来,你很喜欢我哥哥这个类型的男人。也看得出来,你见到他,很着迷。”

  “我哪有。”米米赶紧捂住发烫的脸颊。

  “只要我哥哥身边有更合适的女人出现,我相信他不会再沉迷顾若熙的。”

  “可馨!”

  “只要我哥哥喜欢上你,他就不会再对那个仇人的女儿上心了。好米米,你最好了,就当帮我了好不好?”

  “……可馨,我不要。”

  “好米米,求求你了。”

  “我不要。”米米摇头如拨浪鼓。

  ……

  陆羿辰抓紧手中安静的手机,低头看着席老仰头靠着轮椅睡觉的样子。

  在身侧的茶几上,就放着一把水果刀,映着阳光,寒光凛凛。

  他缓缓拿起那把水果刀,刀柄握紧在手中。

  在席老脖颈上,一下,一下跳动的颈动脉,透着十分诱人的吸引力。

  那里面的血液,似乎在叫嚣着要冲出束缚。

  可馨说话,在耳边一遍遍盘旋。

  他们还那么年轻,就死了……

  幕后真正的凶手,却可以活那么多年,享受着荣华富贵。

  是从陆家掠夺的财富……

  而他和可馨,却在国外,忍受了那么多年的苦楚波折,几次危在旦夕。

  所有的一切,都拜这个男人所赐。

  陆羿辰手中锋利的刀子,一点一点逼近席老的颈动脉。

  这个时候,顾若熙送完东西上楼,抬手推开紧闭的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