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6章 1106:我全都想起来了!
作者: 美越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1106章 1106:我全都想起来了!

  席初云将慕容兰死死压在身下。

  慕容兰挣扎,却不能将他厚重的身体推开。

  “你放开我!”她厌弃地低喝。

  席初云很讨厌慕容兰现在对待自己的态度。他向来都是王者,最讨厌被人用倔强,甚至厌弃的目光凌辱。

  席初云一把握住慕容兰的双手,死死固定在她头顶两侧。

  “这不是你想要的吗?你这个思想肮脏的女人!”他声音冷如冰霜。

  慕容兰都能感觉到一股寒气扑面而来,直沁心底。

  “席初云!你放开我!你休要再羞辱我了!”她大声喊,眼里渐渐浮现晶莹的水雾。

  那双黑白分明的明澈眸子中,漾满水雾的样子,水汪汪的惹人怜惜。

  有一瞬席初云的心口,紧了一下。

  但只是转瞬的功夫,那种微妙的感觉,就已荡然无存。

  “在用你楚楚可怜的样子,博取我的同情吗?慕容兰,怎么换招数了!”席初云极尽讽刺。

  慕容兰看着眼前这张曾经魂牵梦萦的一张俊脸,还有那双能迷摄心魂的琥珀色眸子……

  她从没想过,自己曾经那么深爱的男人,会有这样可憎的一面。

  是她从不曾真正了解他,还是他真的愤怒了?

  当看到他眼底燃烧的火焰,还有憎恨的锋芒,她心口刺痛的同时,也有畏惧浮上心头。

  这样的席初云,真的很可怕。

  好像随时随地都会做出过激的,不经过大脑的举动似的。

  慕容兰甚至想过,现在的席初云只怕随时都能一手捏死她。

  席初云触及到慕容兰渐渐柔弱下来的目光,心口又像被什么东西,抽了一下似得,扬起奇怪的感觉。

  他不喜欢自己的心,对这个女人,起任何超出掌控的感觉。

  他的手更加用力,捏得慕容兰的手腕骨骼传来阵阵生疼。

  她痛得不禁低哼一声。

  女人柔弱的声音,总是让男人,瞬时血脉膨胀。

  席初云浅色的眸底,瞬时膝上一层热度,随即又消弭下去。

  他再次鄙薄地冷笑起来。

  “又在耍手段勾引我!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不甘寂寞!才离婚没多久啊。”

  “我和秉文之间是清白的!”

  “清白?呵!”

  席初云再度笑得不屑嘲讽,“秉文,叫得很亲热啊!”

  “……”

  慕容兰深度觉得,席初云这个人有病了,这么针对她做什么?

  看到他眼底强烈的鄙夷,她也是恼了,身子用力上拱,更紧地贴紧他健硕的胸膛。

  他只穿着一件薄薄的丝质衬衫,这样紧紧贴着,可以清晰感觉到他腹部紧致滚热的肌肉。

  似有一团邪火,在席初云体内蹿起。

  他的脸色瞬间更紧紧绷。

  “你!”

  慕容兰依旧脸色冰冷,却笑了,“怎么了?你不是这个意思吗?那来吧!我就是那么不甘寂寞!我都要寂寞死了!”

  她喊起来。

  丝质粉色睡衣,从她削弱的肩膀上话落,露出一截雪白的香肩。

  她里面应该什么都没穿,肩膀上没有带子,性感的蝴蝶骨暴漏无疑。

  席初云竟然不受控制的喉口一紧,目光收得更紧。

  他很生气,这个女人,居然真的在勾引他!

  “你夜夜就是用这样的方式,勾引宋秉文的吧!”

  “……”

  慕容兰的心口,犹如被针扎。

  “你说的没错!就是这样勾引他的!”

  说着,慕容兰的身体,更加靠近他,拥着报复的方式,逼迫他快点起身。

  可她没想到,席初云非但不起身,反而和她较起劲来。

  他更紧地压住她,一手抓住她的两只手腕,就开始解开衬衫上的水晶纽扣。

  “既然这么着急,成全你!”

  他承认,只是吓唬她。

  在他的心底深处,终究还是不相信,她是这种女人,也觉得,她会害怕,会退缩妥协。

  可席初云万万没想到。

  这个时候,顾若熙竟然推门进来,手里还端着一碗汤。

  席初云当时进来,急于找慕容兰算账,忘了锁门。

  “小兰,见你晚饭没吃,正好厨房有汤,给你送来一碗……”

  当顾若熙看到床上的旖旎景象,整个人都僵住了。

  “你们……”

  顾若熙的脸色瞬时煞白。

  席初云浑身一紧,赶紧从床上跳下来。

  “小童!”席初云的脸色也苍白一片。

  他完全没想到,会让顾若熙撞见这样的一抹。

  慕容兰也是惊住了,赶紧起身,急忙拉紧身上的睡衣,慌乱得不知所措。

  “若熙……你……你别误会。”

  顾若熙的手一抖,差点打翻手中的一碗热汤,赶紧别开目光步步后退。

  “不好意思,我以为你自己在房间,就没有敲门,见门虚掩着,就进来了,我这就出去,不好意思。”

  她急忙转身,手忙脚乱地往外走。

  刚刚跨出门,又觉得不太对头,貌似那还是自己名义上的丈夫。

  席初云的整张脸都铁青了,回头怒瞪向慕容兰,一双眼睛都好像能吃人一样。

  慕容兰骇得浑身一抖。

  席初云一边系上松散的扣子,一边说。

  “这是你计划好的吧!慕容兰!果然低估你了!”

  慕容兰浑身一撼,不敢置信地看着席初云。

  “我没有!”

  她的解释,在这一刻,显得很苍白。

  “不要再狡辩了!你这个女人的心思,果然歹毒至极!”

  席初云低吼一声,赶紧冲出去,去找顾若熙。

  顾若熙惶急下楼,还是不小心打翻了手中的热汤,幸亏收回手很快,没有烫到。

  席初云还是很紧张,赶紧奔上来。

  “小童!有没有伤到。”

  顾若熙不知道为什么要逃跑,急匆匆地跑下楼,没想到一脚踩在热汤上。

  楼梯上,都是油渍,脚底一滑,直接跌了下去……

  “啊——”

  “小童———”

  席初云还是没能拽住顾若熙,赶紧扑上去,一把抱住摔倒在楼下的顾若熙。

  “小童!”

  顾若熙只觉得自己的头很痛,有温热的血流了出来。

  “小童!不会有事的!别怕!”

  席初云赶紧抱着满脸是血的顾若熙,急匆匆跑回房间,还一边吩咐吓坏了的佣人,赶紧让家庭医生过来。

  顾若熙的额头上,摔了一道伤口。

  伤口不是很深,倒是流出不少的血。但她就是觉得头痛欲裂,神智也开始不清晰。

  昏昏沉沉之中,耳边都是席初云的声音。

  “小童,你不要吓我!都是我的错,你误会了,我们什么事都没有!”

  “小童,你坚持住,医生说,只是有伤口,没有别的事。”

  “你别怕,别怕。”

  席初云的手,紧紧攥住顾若熙的手,恨不得躺在床上,受伤的人是自己。

  顾若熙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渐渐沉入一片黑暗之中……

  她感觉一定是做梦了,不然眼前怎么总是有纷乱的画面在跳跃。

  那些画面很杂乱,出现很多很多的人,有笑着的,哭着的,吵着的,闹着的。

  她似乎还看到自己的小时候,在校园里被同学排挤,有一个一头短发的女孩子总是站在她面前保护她,还对那些欺负她的同学说。

  “以后顾若熙是我夏紫木最好的朋友,谁欺负她,就是欺负我!”

  她还看到了一个笑容很温暖,目光犹如柔柔春水的男孩子。

  “若熙,你胃不好,一定又没吃早饭,给你早餐奶。”

  纷杂的画面不住变换,有哥哥的,妈妈的,还有祁少瑾的……

  当那个帅气犹如天神一般的人,出现在她身边,她成了万众举目的焦点。

  无数的镁光灯,对着她一阵闪烁,还有那些纷杂的人声。

  “陆太太,说一下和你陆先生之间的感情吧!大家都说,陆先生很爱你,你是怎么做到,从一个灰姑娘,一跃成为豪门阔太!”

  “顾若熙,我恨你!凭什么你总是轻而易举,得到所有好的一切!”叶薇薇目光憎恨地瞪着她。

  “若熙,给我一次机会,这一次,我一定不会再如多年前那样,用伤害你的方式来爱你。”祁少瑾深情地望着她。

  ……

  很多人的音容笑貌,还有他们的声音,都在耳边徘徊不决。

  终于,所有的画面,都定格了。

  在一片漆黑中,她看到了笑得美好又灿烂的那个男人……

  陆羿辰。

  飞机的爆炸声,震耳欲聋,将所有属于陆羿辰的笑容,吞灭成灰。

  顾若熙猛地睁开双眼,忽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竟然不知,自己何时泪流满面,浑身也渗出一层黏腻的汗水。

  “小童,你醒了!”

  席初云赶紧扑上来。

  “做噩梦了?”席初云赶紧拿了面巾纸,不住帮她擦拭额上的汗水。

  顾若熙目光里的惊恐还没有散去,怔怔地看向身侧温柔又体贴的席初云。

  “小童怎么了?”席初云的目光,渐渐暗淡下去。

  “昨天晚上,你误会了,我们真的什么事都没有。”

  原来,外面的天,已经亮了,阳光从薄纱窗帘柔和地射了进来。

  顾若熙抬头看向窗外,窗口的窗子没有关严,有风吹进来,窗纱轻轻浮动。

  “初云,我们离婚吧,求你。”

  “小童!我们真的什么事都没有,我和你道歉!”

  顾若熙的目光,渐渐落在席初云身上。本来还空洞迷茫的眼神,渐渐清晰坚定起来。

  “你不用解释了,因为……”

  她的声音,渐渐冷下来,每一个字都说得极为认真,生怕席初云听不懂似的。

  “我全都想起来了,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