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3章 1103:竟然是你害了我的孩子
作者: 美越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1103章 1103:竟然是你害了我的孩子

  顾若熙没想到,席老会对自己说,上一代的旧事。

  “当时陆家很有钱,有钱能买来很多东西!陆家本就有自己的家族产业。”

  接着,席老又道。

  “初云的的大伯,也看中了陆家的财富,也想得到。只要得到陆家的支持,便可在当家人的争夺中,得到自己想要的更多的权利!”

  “初云的父亲,当时也很需要陆家的支持。最后当家人的竞争,慢慢就演变成了对陆家财富的争夺。”

  “所以,你就从中发挥了作用,是吗?”顾若熙真没想到,自己的父亲竟然参与其中。

  更没想到,还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当年,安家和陆家是很好的世交……”

  席老叹息了一声。

  他确实利用了祁远治的关系,毁掉了整个陆家和安家。也从中,帮席初云的父亲,得到了陆家很多的财富。

  当年,席初云的父亲是要斩草除根的。

  但席老起了一点恻隐之心,便偷偷放了陆羿辰一条生路。

  不然,陆羿辰不会平安带着安可馨出国。

  后来……

  席老没想到,陆羿辰竟然会和自己的女儿,牵扯到一起。

  他不得不怀疑,陆羿辰早就有这个打算,想要报复,才会从顾若熙下手。

  但陆羿辰那个人,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谁都不得而知。

  当初又是如何,和顾若熙走到一起,真的是巧合,还是说,陆羿辰从中运作,导致了他们的婚姻。

  不得而知。

  席老让顾若熙去柜子里取盒子。

  “看一看你的母亲吧,你都忘记她的样子了吧。”

  顾若熙去柜子里拿盒子,没想到从盒子下面掉下来一个收据。

  她从地上拾起来,整个人都僵住了。

  那个收据居然是……

  在新西兰购买药物的收据。

  “这是什么?”

  席老困惑,便伸手从顾若熙的手里夺下来。

  “什么东西?”

  “我的孩子……是你!是你害死的!”

  席老看着那张收据,半晌无言。

  “那是你的亲外孙啊!你怎么下得去手!”

  顾若熙尖声控诉起来。

  席老还是不说话。

  “你的心,到底狠辣到什么程度!你这一生,你的手上,到底染了多少条人命!”

  顾若熙步步后退,“我真没想到,竟然会是你!会是你!”

  顾若熙的眼里蒙上一层泪水。

  “小童……”

  “我多么不想相信,我的父亲会做出这么残忍的事!”顾若熙哭了起来。

  “你竟然还是做了!那么狠!”

  席老沉痛地闭上眼睛,“父亲只是……”

  席老的声音颤抖了。

  “只是帮你选择一条,你应该走的路!你狠不下心,父亲就帮你选择!”

  席老很吃力地开口,一双眼睛,紧紧闭着,没有睁开。

  顾若熙不知道他眼睛里,蕴藏怎样的悲痛情绪,但不管他如何悲痛,她都接受不了,自己的父亲,竟然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子。

  “我什么都忘记了,很多都忘记了!却唯独想起来这件事……”

  顾若熙闭上眼睛,不知为何,很多画面,带着血的,带着疼痛的,又在眼前浮现。

  “竟然是你,竟然是你……”

  顾若熙用力擦着眼角的泪水,转身夺门而出。

  “小童……”

  身后传来席老虚弱的呼唤。

  顾若熙一路跑下楼。

  跑出去……

  不想却差点撞上席初云。

  “小童,怎么了?你怎么哭了!”席初云很紧张,一把抓住顾若熙的肩膀。

  “出了什么事?”

  顾若熙还是在哭。

  眼泪簌簌掉落。

  “到底出了什么事?你倒是说啊!你哭得……”

  哭得他心慌,一双琥珀色的眸子,深深地望着她,忽然一把将她抱入怀中。

  慕容兰见到顾若熙跑出来,便也跟着追出来。

  见到席初云紧紧抱住顾若熙的画面,慕容兰还是忍不住心头刺痛了一下。

  慕容兰赶紧忍住眼底的热烫,匆忙转身,脚步匆匆地跑回去。

  她不能再看到这样的画面,她会受不住控制的。

  自己真是可笑,居然还会因为这样的画面,心里难受,自己怎么可以这样!

  席初云抱住哭得双肩颤颤的顾若熙许久。

  顾若熙推开了席初云。

  “没事了,只是心情不好而已。”她深深低着头。

  她无法接受自己的父亲,害了自己的孩子,但这种事,也不能对外人说。

  “你不说,我不逼你,但我不希望你不开心。”

  在席初云的印象里,顾若熙一直都是笑容很美丽的女孩,是一个一看到,就能心情豁然开朗的活泼精灵。

  顾若熙用力点点头。“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一个人走向花园。

  小王子缓缓跟上来,一句话都没对顾若熙说,就默默跟在顾若熙身后。

  顾若熙停下脚步,站在池塘边,转身抱住小王子。

  小王子乖乖任由母亲抱着,他知道妈咪心情不好。

  “儿子,想离开吗?”

  小王子重重点头。

  “儿子,对不起,都是妈咪的错。”

  小王子摇摇头。

  “我原先会觉得是你的错,但现在不觉得了,只要妈咪还会回到爸爸身边,还在我身边,我就觉得妈咪是好的妈咪。”

  顾若熙鼻头一酸,更紧抱着小王子。

  “好,妈咪……会是好的妈咪的。”

  小王子笑起来,黑曜石的眼睛里都是光亮,“那真的太好了。”

  席初云回到大厅,便看到慕容兰站在客厅里,不知道想些什么。

  席初云缓步走过去,就站在慕容兰的身侧,声音淡淡的,有些飘忽。

  “我知道,你做的那些事。”

  慕容兰肩膀一颤,猛地抬头,便看到席初云讳莫如深的一双眼睛。

  “你……你说什么?我不懂。”

  “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

  慕容兰的心口,重重一沉。

  “你觉得你很聪明,做事隐秘?你一直都是自作聪明。”

  “你果然不放过一个,可以刺激我的机会。”

  “是你做的那些事,都很愚蠢!”

  “我确实愚蠢!当年居然会喜欢上你这种人!”

  “所以后悔了?呵!慕容兰,你总算后悔了。”

  席初云举步上楼。

  慕容兰的心口,一阵阵抽筋的疼着。

  想着今天应该是宋秉文手术之后的日子了,便给宋秉文打个电话,询问手术后的情况。

  虽然和宋秉文之间闹的不算愉快,但慕容兰真的很感激宋秉文能告诉自己孩子的下落。

  “手术很成功,太好了。”

  慕容兰躲在花园的角落里,声音很低地对电话那头说。

  角落里开了很多雪白的琼花,花香扑鼻。

  蜜蜂飞来飞去,阳光下琼花白的晃眼。

  “嗯,我很好,都还行,还没见到孩子……不过,我会想办法见到的。”

  接着,又简单聊了两句。

  “主意休息,等医生说可以下地活动的时候,不要气馁,好好锻炼,我相信你会重新站起来的。”

  “嗯,不用担心,我也很好的。”

  “善待丽莎,她是一个很不错的人,很爱你。”

  慕容兰挂了电话。

  想着今后,也不会再给宋秉文打电话了。

  目光空茫地看向远方,正是关关住着的楼层。

  也不知道,关关现在怎么样了。

  来了席家这么多天,居然都没有见到关关。

  席初云本来是来花园找顾若熙,没想到会听见慕容兰躲在角落里给宋秉文讲电话。

  席初云没有听到太多内容,但只是最后几句互相关心的话,让席初云心里很不舒服。

  “都离婚了,还这么关心前夫,倒是没想到,你还能这么长情。”

  慕容兰气得咬牙。

  “连带亲夫的婚外女人,都那么关怀,你说你这么女人,怎么这么可悲!”

  席初云冷笑起来,他也不知道,为何会这么生气,甚至觉得现在的慕容兰可憎极了。

  “对啊!我就是可悲啊!怎么样呢!你还想说什么!”

  慕容兰蹭地站起来,怒瞪席初云。

  席初云的俊脸绷紧了绷紧,唇角都抽搐了一下。

  接着,席初云笑了,笑得很冷。

  “我就是觉得,你可悲在,你喜欢上的男人,都不喜欢你,可悲在你一辈子都是追着被人在跑!原先你还是千金小姐,有点资本,现在都被扫地出门了,还在关心前夫,你说你这人,看着满身傲气,怎么一点尊严都没有!”

  慕容兰一双手紧紧抓在一起,恨得差一点就要冲上去给席初云一巴掌了。

  转而,她一笑。

  “你说的没错!我就是喜欢不喜欢我的!我就是爱上秉文了!他虽然对我不好,但至少在离婚后,还补偿我很多东西!三个堂口,够我们姐弟一辈子衣食无忧,且在没人胆敢随意瞧不起我们姐弟了!”

  席初云不知道自己被慕容兰的那句话刺激到了,胸腔里瞬时燃起一团猛烈火焰。

  而且那火焰,无比的热烈,正在强烈撞击他的胸口。

  忽然震怒,一把将慕容兰桎梏到角落里,一手撑住慕容兰身后的柱子,让慕容兰处在他的臂弯之下,没有空间逃跑。

  “你不是惯会玩手段,既然爱上宋秉文了,还这么舍不得,就去把他夺回来!要不我也效仿当年的宋秉文,帮你一把,让你也怀孕,和丽莎那个女人,争一次!”

  慕容兰真的很想给席初云一巴掌。

  “你没有资格提起之前!那个孩子,你更没有权利再提起,你没有资格讽刺我的孩子!”

  席初云的眼底忽然浮上一层寒霜,咬牙道。

  “别在我面前装出一副很骄傲的样子!自从你当年那般不懈余力的,连自己身体都可以奉献出来之后,你在我眼里,连一粒尘埃都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