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8章 1018:红色的本本
作者: 美越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1018章 1018:红色的本本

  席初云就像一个得到了糖果的孩子。

  他高兴的一晚上辗侧难眠,时不时打开老照片翻看。

  其中有一张,顾若熙穿着洁白小裙子,在花园里笑得天真浪漫的小照片。

  那个时候,她还很小,来家里做客,他喜欢拿着相机到处照相,不小心将她照入相机之中。

  后来多年的辗转,他都没有丢掉那一张照片。

  那个曾经救过他的小女孩。

  是他记忆里最美好的春光。

  这张照片,一直保存,边角已经泛黄,里面的笑容,依旧如阳光常驻。

  他笑着阖上相册。

  那个女孩,终于要成为他的女人,带上他的标签。

  突如其来的幸福,让他觉得不那么真实,却又实实在在的存在。

  终于熬到了第二天早上。

  他没有带顾若熙出门,而是所有的程序都在家里进行。

  他们一起照了合影。

  顾若熙的头上还包裹着纱布,PS技术人员合成了一张漂亮的照片。

  一支笔,递到顾若熙的手中。

  她要签下自己的名字,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提笔。

  席初云宽大的手,握住她的手。

  在洁白的空缺处,握住她绵软的小手,写下了她的名字。

  顾小童。

  红色的本本,交到他们的手上。

  席初云看着本子上,属于他们并肩相偎的照片,满意地笑起来。

  他一把抱住她,在一片阳光中,旋转,旋转……

  顾若熙跟着他也笑起来,“咯咯咯”清脆的笑声,回荡在房间的每个角落。

  “高兴吗?”他止住了旋转,天地却还在眼前旋转。

  她笑着看着他注满柔情的琥珀色眸子,笑着点点头。

  “高兴。”

  因为他笑得很开心,他的笑容感染了她,她也觉得自己应该是很开心的。

  因为他说,会一辈子对她好,照顾她。

  只是……

  为何心底有个位置,还是那么冷?

  她说不清楚,那个位置为什么那么冷,还那么空,或许只是因为记忆空白的原因吧。

  席初云低下头,要吻上她娇嫩的红唇。

  可就在他的唇瓣要触碰到她的嘴唇上的时候,她那浅浅的回避,让他的动作僵住。

  他没有再继续靠近,眼底沉淀的落寞,渐渐隐入他深沉的笑容之后。

  他不会勉强她。

  已经等了那么久,他还会继续等下去。

  直到她愿意主动,不在躲避的时候。

  顾若熙低头看着手中的红本本许久,浅薄的记忆中,似乎有过似曾相似的画面。

  她也是这样低头看着手中的红色本本,但是打开的那一瞬间,看到照片上的人,却不是心中所想的那样欢喜。

  她奇怪地歪着头,到底是什么东西变了?

  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那天从医院出来,见到的那个可爱女孩子,喊的那句话,又在耳边浮荡,挥之不散。

  “若熙姐姐,你难道你最爱的男人也忘记了吗?”

  “他是陆少,叫陆羿辰!”

  陆羿辰……

  他是谁?

  顾若熙又站在窗口向外看,看着窗外落了薄薄一层雪的花园。

  房间里暖如春天,外面寒风刺骨。

  她的话很少,也不主动会去问席初云什么,只要看到他笑,她就跟着他一起笑。

  她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值得好奇的了,因为身边出现的人,只有席初云一个人。

  就连佣人,进来送东西的时候,也是匆匆转身出去。

  她有想出门走走,都被席初云用她身体还没完全康复为理由拒绝。

  她的活动空间,仅局限这个偌大的豪华房间中。

  开始几天,或许还新鲜,渐渐的,便也索然无味了。

  懒得在房间中多走一步,只喜欢站在窗前向往看,看那遥远的天空,看那天边飞过的鸟儿……

  席老来看过顾若熙一次,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看着她,目光慈祥地笑了笑。

  顾若熙知道这是自己的爸爸,但他不说话,也很少在自己面前露面,感觉还没有和席初云之间亲近。

  她也没有说话,只是在席老转身出去的时候,低声问了一句。

  “我没有朋友,没有其余的亲人了吗?”

  席老的脚步一怔,缓缓回头,不知作何回答。

  顾若熙又转头看向窗外,“我总觉得,我应该还有朋友,或者其余的亲人吧。”

  席老没有说话,推门出去。

  当身后的门关紧的那一瞬间,席老捂住心口的位置。

  他也不知道,席初云这样将顾若熙隔离在一个单独的空间里,到底是对是错。

  席初云不想顾若熙知道以前的事,害怕她接受不了打击。

  终究是为了若熙好,虽然不认同席初云的做法,却也赞同。

  席老借着席初云和顾若熙领证的喜庆,要摆宴席,邀约各位长老,还有一些道上的老友去酒店聚会。

  趁机,正好可以将珍妮放出去,交给宋成安。

  只要珍妮落入宋成安的手里,他将宋晴洛从席子皓那里交换出来,那么他要隐藏的秘密,便也不会被人发现了。

  他的名声,至少在他还有一口气活着的时候,就不能有任何污点存在。

  那个顾振宏,有时间,他也要好好去会会,免得有人给钱,直接就出卖他。

  他收紧的目光里,浮现一抹狠绝的杀气。

  现在外面的天气冷了,小关关整日被关在大宅子里,很无聊,又开始吵着要找姐姐玩了。

  小孩子一天一个样子,尤其一天天长大,鬼点子也多,淘气起来,经常让人手忙脚乱。

  保姆华姨才一转身的功夫,小关关又不见人影了。

  大家赶紧楼上楼下去找。

  席老很生气,拿着拐杖指着那一群人喝道,“一个小孩子都看不好,也不知道你们还能干点什么!赶紧将小少爷找到,要是小孩子淘气,惊扰到各位长老,看我不将你们一个个的皮给拔下来!”

  一帮佣人吓得脊背拔凉拔凉。

  原先关关也经常乱跑,也没见老爷发这么大的火!

  似乎自从各位长老来到席家开始,他就特别反感小少爷在各位长老面前露面,一副很担心各位长老和小少爷熟悉的样子。

  大家猜想,或许是老爷想要维护小少爷在各位长老面前的形象吧。

  小少爷将来可是下一代的席家当家人。

  大家赶紧四处寻找关关,恨不得立刻马上将整栋大房子翻个底朝天。

  顾若熙翻看了一下书架上的书,里面放着很多杂志。

  这里面的书册,显然也都被换成了新的一批,但大多都是一些服装设计方面的书籍,就连杂志,也都是时装杂志。

  随便翻开一本看了看,一切都是那么的新鲜又陌生,却又觉得不是很生疏。

  她正看得出神,传来浅浅的敲门声。

  奇怪会是谁敲门,席初云每次都自己开门进来。

  她小心地走过去,轻轻旋开了门手。

  入眼便看到一个小小的小孩子,正仰着小脑袋,忽闪着一双漂亮的琥珀色眸子,亲切地打量着她。

  “阿姨……”

  他脆生生呼唤一声,伸着一双小手便扑了上来。

  顾若熙差一点被这个小孩子撞了一个趔趄,赶紧站稳。

  “嘘,阿姨别说话!”小关关赶紧将门关上,捂住嘴一阵偷笑。

  顾若熙很喜欢这个可爱的孩子,便弯低身子,尽力与他的视线平视,轻声问他。

  “外面那群人,是不是在找你啊?为什么藏起来,大人会很焦急的。”

  “阿姨,关关想阿姨,关关想哥哥。”关关委屈地嘟着嘴,一把抱住顾若熙的脖子。

  顾若熙虽然精神头还不错,但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还很虚弱,根本抱不动胖的好像肉滚子的关关。

  一下子,便坐在地上。

  关关抱着顾若熙不肯起来,还在顾若熙怀里撒娇。

  “阿姨,哥哥呢?关关想哥哥了。”

  “哥哥?你认识我?”顾若熙指着自己,又问,“谁是哥哥?”

  “小王子哥哥呀,阿姨忘记了?阿姨居然将哥哥忘记了,也把关关忘记了吗?”“小王子……”

  顾若熙心头某处的神经,倏然颤抖了一下。

  但只是很轻微颤抖了一下,就没了太多的感觉。

  “阿姨,你怎么能连小王子哥哥都忘记了?你那么爱哥哥……”小关关哭了起来,大眼睛里水汽氤氲的十分可怜。

  顾若熙又忽然想起来,那个女孩子质问她的话。

  “你怎么能连你最爱的男人也忘记……”

  “他叫陆羿辰……”

  顾若熙困惑地眨了眨眼睛,空白的脑海里,没有激起任何波澜。

  她已经忘记了一切,即便有人告诉她,这是你之前最看重的,她也依旧什么都想不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顾若熙问怀里的小男孩。

  “我叫关关啊,阿姨,你连我的名字也忘记了么。”

  小关关说着,委屈地抽了抽鼻子,就要哭出来。

  顾若熙手忙脚乱起来,赶紧软声安抚。

  “关关不哭,阿姨没有忘记你啊!你看,阿姨知道你的名字了,你叫关关!对不对呀。”

  关关高兴地笑起来,不住地拍着小手蹦蹦跳跳。

  “阿姨想起来喽!阿姨知道关关喽!”

  就在这时,房门被人一把推开,来人正是席初云。

  他找不到关关,途径顾若熙的房间门口,正巧听见了关关的声音。

  “爹地,阿姨想起来了!阿姨记得关关了!”小关关扑向席初云,仰着头笑嘻嘻地看着他。

  房间里的空气,忽然变得极度阴冷,好像置身在寒冬腊月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