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作者: 阿耐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设备转让手续于扬让韩志军代办,反正他有一大堆要做,也不多她这一件。而她自己则开着于士杰借给她的车子到了杭州。

  西湖,这个曾经在读书时候徒步丈量过几回的西湖,依然对于扬有永远的吸引力。她只是在第一天漫步母校校园时候给龚鹏一个电话,顺着他的指点,熟门熟路摸到他给研究生上课的地方,笑眯眯看了一会儿就到下面等,原来龚鹏也不是一直眉开眼笑的。

  和龚鹏吃了一顿晚饭,于扬便不再联系他,换了落脚宾馆。她不想旁边有一个人笑嘻嘻看着,这样她就无法木然着一张脸自由地想心事,或者什么都不想。

  于扬穿着一件从北方带来的长可及膝的红色羽绒服,穿着它在花港观鱼坐在湖边喂一天小鱼都不会感觉太冷;太阳好的时候去太子湾晒晒太阳;阴雨天时候车少,就到杨公堤体会飞车下坠的快感;有时候干脆租一条船,跟着人家小渔船下网收网,看见人家收获一两条小鱼,她也跟着傻乐。日子在没心没肺中过得飞快。

  第二个周五的时候,范凯来电说准备与澍到杭州玩。于扬当然义不容辞到高速车站接他们。虽然这几天一直很麻木地不知道在干什么,但还是看得出这小两口神神秘秘的。于扬大力推荐他们冲杨公堤,果然得到两人的喜欢。

  晚上时候,澍与于扬一起睡,等范凯走后于扬才问:“你们干什么?好像有问题。还有你为什么把那么好一头头发剪到跟我那么短?”

  澍见问,一下脸就红了,眼波欲流,于扬在心里补充一句:我见犹怜。“还不是范凯,这个臭饭馊饭。”

  于杨一听,立刻感觉密密麻麻的“八卦”两字从眼前飘过,即使再没有心情,也忍不住追问:“范凯这家伙怎么你了?你等着,我问他去,我不在他怎么能就欺负你了。反了他。”边说边作势要走。

  澍哪里就看出于扬这是装腔作势,心里一急,忙拉住于扬道:“没有啦,他哪里会怎么样我的。只是……只是他春节不是要回家吗?他说他不舍得离开我,要我一起去他家,但是我又还没与他结婚,再说我和父母为了他赌气,刚与父母在电话里和好,说好春节回家的,怎么可能跟他去,他就担心了,说我回家后会被父母拉住不让春节后回来与他团聚,说我会耳根软听了父母的话与他一刀两断。我怎么说他都不信,最后我没办法了,只好割发明誓了。”

  于扬一边听,一边在心里闷笑,知道这是范凯缠人的伎俩,但是不敢大声笑出来,听到最后才惊道:“什么?就为这个?这家伙也太过分了,怎么这么不信你,治治他。”

  澍一听又急了,忙拉住于扬道:“你别,我好不容易才抚慰住他的,答应他到杭州来,跟他在灵隐寺菩萨面前盟誓结婚,他这才安心下来,他说这儿的菩萨最灵。”一边说一边玩着衣角,声音越来越轻,终至听不见。

  于扬好不容易听清楚,心里大笑,范凯这个无赖,老婆哪有靠这种赖皮手法赖来的。但又不由自主想起自己,怎么就没有他们两个这么毅然决然非你不可的勇气呢?于扬觉得自己可怜又可恨。但是脸上还是不动声色,与澍说笑几句看电视休息。

  第二天一早,于扬便被范凯的morning call吵醒,见两人开开心心地,煞有其事地,早饭也没吃,想赶个早去灵隐以示心诚,便觉很有意思,也不去点破范凯,反而很为他们感动。范凯与澍拉着手出门,临上车时候,澍想客气地坐前面,被于扬一把推出去,只得坐到后面。偶尔于扬从倒车镜偷看一下,见他俩手拉着手,一脸虔诚,心里不由想,即使他们没有领结婚证,但是他们在佛祖面前对视的瞬间,他们已经结为夫妻。天下有多少人如他们这般相爱?真是幸福的人儿。

  于扬很想等着他们欢天喜地地出来,让他们的喜气暖暖她现在比西湖水还凉的心。但是这两人不答应,非要她回去不可,说他们可能会在里面呆一天,还要爬北高峰,沿着山路不知会从哪里下来云云。于扬是知道北高峰与好多山连在一起的,也想到他们这时候不需她当灯泡,只得答应。看范凯和澍他们手拉手,蹦蹦跳跳地进去,于扬看得羡慕之至。

  从灵隐出来,心温柔地颤动,连车子都开不太快,植物园那里堵车也不觉其苦,一高兴又在曲园风荷那里向右一拐,上杨公堤飞车。心情随着桥高低起伏飞扬。一会儿看见西湖国宾馆的大门,想起龚鹏以前说过要请她客的事,便打电话问他有没有空,回答是有空。于扬等待的时候,望着满眼湖光水色,想着携手走进灵隐寺的两人,心情也是随着湖水缓缓荡漾。一个声音在心底温柔而坚定地发誓:想那么多干什么,爱就爱了,爱了总要试过,给自己机会,撞了南墙再回头也不迟。

  梅欣可?她不是怕阿毛吗?于士杰不便出面,也不会叫她下手,那自己不会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吗?总是要处理她的,否则即使不是她于扬遭灾,也是别的爱上于士杰的女子遭灾,帮自己,也是帮于士杰。至于年龄,他老花眼又怎么了?他摘下眼镜看东西的时候真传神,喜欢这么看着他,上回在办公室时候要不是他察觉,自己还是会一直看下去的。一定一定,一定要和他在一起。他即使有顾虑也不怕,缠住他,有的是办法缠住他,一定要他点头。他对望雪没那么好,所以才下得了杀手,而他对她于扬一直是那么好,那么包容,他怎么可能拒绝得太强硬?以前都是自己浅尝辄止,这回一定要死缠蛮打,逼他点头为止。

  想到这儿,于扬发了个短信给于士杰,约他周一在一家五星级宾馆顶楼见面。不告诉他准备谈什么,不能给他有心理准备的机会,到那时候要打扮得最漂亮最迷人,务必一举把他拿下。

  主意打定,心里喜悦,这么半年来的抑郁一扫而空,心里倒是隐隐可怜起周建成来,昨天真是心里不舒服,合着韩志军把他往死里逼,回头如果见到韩志军,给他说个情吧。

  心情是那么好,很想唱歌,想起CELINE DION的Because You Love Me,可惜那天听了没学会,明天回家一定好好学出来,唱给于士杰听,他是听得懂的,感动死她。于扬忍不住地洋洋得意地笑。那么好的心情捂着不说真是难受,龚鹏是个很好的说话对象,距离又远,人又圆通,说给他听以后也不怕经常见面时候难堪,也不怕他会说出去,而且他一定会理解。

  龚鹏赶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张阳光灿烂的脸,与接她回家时候已经完全不一样。而龚鹏自己则是一直看见于扬都是笑眯眯的。

  于扬恨不得拉龚鹏快快入席坐下,一坐下就道:“龚鹏,我决定了,我要破釜沉舟。”

  龚鹏被她弄得莫名其妙,但是看着她那么高兴也是替她高兴,忙笑问道:“什么事这么要紧?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于扬神情飞扬,眼波欲流,急切地道:“听着,我全倒给你听。”便详细地把她与于士杰的关系与龚鹏说了出来。自己激动,又加一会儿上菜什么的,所以也没怎么注意龚鹏,到最后时候才注意到,龚鹏的表情不是一起高兴,那张一直在笑的小嘴居然拉了下来,满脸都是沮丧。于扬不由担心地问:“龚鹏,是不是凭你经验,我这么做是不理智的?太冲动了?没关系,你直说,我受得了。”

  龚鹏小嘴一张一翕,很是犹豫,过了一会儿才道:“本来我是想追求你的,现在看来只好打住。要不你周一不顺再通知我一声。”

  于扬“呸”了一声,拿眼睛白他一下道:“乌鸦嘴,不许胡说,我这回既然是破釜沉舟,那就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你不要同我开玩笑,老同学面前还这么油嘴,我在北方和回家都与你挨不上边,你胡说什么啊。”

  龚鹏哭丧着脸道:“还偏是真的,你自己也不是说过了吗,既然爱了就要行动过,否则后悔一生。距离又不是问题,这个我会解决的。可是现在看来已没有机会。”

  于扬很尴尬,没想到千虑一失,难得想找个稳妥人士说心事,没想到找错人,而且是大错特错。一时说不出话来,只会不好意思地看着龚鹏。

  龚鹏倒也是一条好汉,见于扬如此,扯出一张笑脸,道:“以前大学时候不敢追你,好歹这回总是与你连饭都一起吃过了。你别为难,我们重逢也就那么几小时,我不会怎么样的。无论如何,祝你心想事成,心情快乐。”举杯邀酒。

  于扬感动,看得出龚鹏不是说笑,他能这样着实难得,举杯与他碰了,大大喝了一口。此后不再继续原话题,两人都是场面上混过的,要避开话题是容易不过的事。两人边吃边谈,说了很多各自工作后的事,各自为对方的成绩感慨,反而惺惺相惜,很是投机。分手时候,龚鹏还笑嘻嘻说了句:早知那么投机,早就应该找上门去,害得现在失去先机。

  周日回去的车上,三个人都很快乐,于扬还是赶澍坐到后面,只觉得他们两人在后面甜蜜得很,自己都很感觉得到。而于扬自己也很快乐,快乐得急不可耐地想快点到家。车子开得飞快,每次都是看见路边的限速牌才想到要慢一点。白天于扬上穷碧落下黄泉满杭州城地找到了Because You Love Me这首歌,此刻车子里一直放着这首歌,结束了再来。而后面范凯与澍听着也觉得好。三人都不愿意说话,让歌声一直回荡在车厢里。一路欢乐一路歌,回到家里。下车时候于扬怕风吹着,忙把羽绒服披上,现在可不能冻着,明天还有要紧事情要做呢。

  今天的七楼走得轻快,看来心情是这么重要。一路上范凯的手机一直在叫,好像单位找他的样子,所以上了楼只得先去翻电脑,看邮件过来都说了些什么。于扬进门把羽绒服挂好,看着这喜气洋洋的红色,心想,还真带来好运了。便去厨房做饭。天虽然不太晚,但是冬天的天日短,这么就昏暗下来。澍的菜做得不好,还常受伤,所以于扬就多做。

  澍拿着东西上楼放好,穿着厚毛衣下来,趴在厨房门口看于扬做菜,忽然问:“于扬姐,你今天听的什么歌?一遍一遍放的,我隐隐听出一点意思,觉得很有味道。”

  于扬也不隐瞒,微笑道:“我觉得这首歌很说明问题,于总就是这么待我的,这首歌简直是为我们量身定做的,所以我很喜欢。”

  澍一听,奇道:“真的吗?你带上来没有?我看看歌词,一定很传奇。”

  于扬被她“传奇”两字逗笑,道:“刚才下车时候光顾着穿衣服,怕冻着,忘记把CD带上来了。”

  澍跳起来,笑道:“我等不及了,我一定要立刻看见,我下去拿。”

  于扬笑道:“你也不怕七楼爬上爬下累着,车钥匙在我羽绒服口袋里,你下去时候把羽绒服穿上吧,今天起风,外面挺冷的。”

  澍应了声,穿上衣服就下去,她与于扬差不多身高,穿着不碍事。于扬微笑着看她出去,心里只觉得喜悦与人分享也是好事。

  红烧大虾收汁关火,于扬顺手关掉脱排油烟机,这玩意儿不用不行,用了又太吵。所以只要不用就立刻关。关掉脱排的厨房瞬时出现令人舒服的宁静。于扬端起盘子,正准备把大虾盛盘,忽然只听见外面“嘭”的一声巨响,随即又是几下撞击声,警报器叫成一片。于扬想到自己的车子,立刻跑窗边探看,只见一辆黑车东碰西撞地撞出小区去,上面看也看不出是什么车。再收回眼光一看,天,于士杰给她的车子……但是,澍!于扬只觉得一阵晕眩,手中盘子落地。呆了一下,立刻跑出门去下楼,只来得及踢着范凯的门叫他出来。

  心紧张得要跳出来,但是腿偏偏软软地不听使唤,于扬有最坏的预感。跌跌撞撞下到二楼,还是踩空一步,滚到一楼,也不知受伤了没有,撑起来再走。上面范凯已经下来,看见于扬这样慌了,快步赶上扶起她。于扬忙叫:“澍,澍,车边是澍。你快去。”范凯听得莫名其妙,也没放下于扬,挟着她下楼,楼下警报乱响,见到楼前西首已经围了几个人。两人抢过去,只见路灯光下面的地上一片红,澍趴在一片血红中,看不见她的脸,左手边是一盒CD。而车子拦腰撞出一个大弯,可见撞得多狠。只听一个男子说话,“吓人,那辆黑车子像撞邪了一样撞过来,正正地撞上这个女孩子。”

  手臂上的扶持力已经消失,于扬看见范凯缓缓蹲下去,于扬只觉脑中一片空白,只有一个声音清晰地指出:“澍,她是代我死的。”澍是代我死的,澍是代我死的……所有的叫声似乎都远去,只有这个声音伴着范凯狼嚎似的啸声在响,一声响过一声,一声尖利过一声……。

  头痛得厉害,但是那个声音还是在响,澍是代我死的,是的,澍是代我死的。于扬竭力挣扎着,觉得像是从深水里往上浮,周围一片黑暗,水温柔地挤压着她,叫她呼不了气睁不开眼,她死命地想,我要上去找澍,澍一定还活着,她是那么好的人,她不会死。于扬拼命上浮,终于似乎有亮光透入,终于她吸入一口清凉的空气,耳边巨响的水声一下消失,只听有人说了声“醒了”。什么醒了?澍醒了?澍活着?于扬竭力睁开眼睛,挣扎着想知道个究竟,但是被人按住肩膀,“别动”。于扬看过去,是于士杰,不知为什么,看见他就似乎什么都可以放心下来,全身一阵无力,再无挣扎的力气,再次昏睡过去。

  于士杰与相熟的医生讨论一下后,起身出去,隔壁房间躺着范凯,他只来得及通知了于士杰,但还是说的是于扬出事了,于士杰飞车过来一看才知道事情还要严重百倍。澍已经断了呼吸,于扬滚在地上人事不知,范凯发疯了一样。120车过来一下拉去仨。范凯被注射了镇静剂,即使睡着时候,他还是咬牙切齿。这个大男孩,醒来该怎么办。于士杰叫了公司里的人来照看着范凯,他还有得睡了。

  韩志军被于士杰也叫了来,对付前来调查的公安人员,不时叫阿毛过来报告消息。

  知道于扬没事,也很快抢救过来,但于士杰心里并不觉得开心,于扬醒来知道一切,她以后还会有什么生趣?虽然医生说现在可以叫醒她,但是于士杰不想,让她睡吧,或许这是于扬此生最后坦然的一觉了。

  这一觉睡得长,醒来外面已经是阳光灿烂。于扬睁开眼睛,想起身,但是全身似乎没力气,这儿是哪里?听见身边有呼噜声,转头看去,是于士杰很艰难地躺坐在椅子上睡。怎么回事?于扬才一动,忽然记忆像开闸的洪水呼啸而入,一个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澍,澍怎么了?于扬一下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下惊坐起来,四周张望,除了于士杰,没其他人。这是医院,于扬清楚地明白,自己一定是在现场昏倒被送来这儿了。

  看于士杰一脸疲惫,睡得那么难受却那么熟,不忍心叫醒他,不知他昨天忙到什么时候。只有他是一直就站在她于扬的身边的。于扬轻轻起身找到鞋子,不错,还是昨天家里拖的棉拖鞋。然后蹑手蹑脚出去,到护士站找到护士,急切地问:“昨天我这个病房的,一起进来的人活着没有?”

  护士略一思索就道:“有,住你隔壁,右边,还睡着呢,你怎么起来了?”

  于扬一听,只觉得浑身一轻,刚聚到脚上的力气又抽空了,浑身虚脱,一下坐倒地上,眼泪忍不住滚滚下来,还好,澍活着,澍没死。她忙在护士的搀扶下起身,抢着跌跌撞撞过去看,但一到带玻璃的门口就惊住了,床上的哪是澍,明明是范凯。她也不知道是怎么打开门的,人与门一起撞进去,撞出巨大声响,立刻惊醒床上的范凯和窗边的一个陌生男子。范凯睁开眼莫名其妙看着她,可能范凯也是昏过去了吧,于扬撞到范凯床前,而此刻范凯也想起什么了,两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但却是什么都没说。那个陪着的男子见此忙扶着摇摇欲坠的于扬坐下,但于扬不坐,坐不下。范凯立刻问:“澍呢?澍呢?”但是随即记起,印象中有急救医生说起澍已经无救,茫然盯着陪护男子一会儿,这才又喃喃低吼,“澍,澍,澍……。”似是困兽,那声音满是绝望。

  于扬至此才绝望了,明白前面一直是自己妄图骗自己澍没事,车子都撞成那样子,夹在中间的人还能有救?她再无力支撑,人缓缓滑到地上,扶着床沿跪下,用尽所有的力气叫道:“范凯,澍是代我死的,是我得罪人害死澍的,你发落我吧。”

  范凯不明白,倒是止住了低吼,只是盯着于扬,“你说什么?什么意思?”

  这时于士杰被于扬撞门声惊醒,循声过来看见这一幕,心想他们之间也是需要了断了才行,便站到于扬身后道:“澍去世了,是一个叫周建成的撞死的。周建成撞人后自知死路一条,自己飞车钻进集卡车下,也是一条命。”

  于扬立刻抢着道:“范凯,周建成是要来杀我的,他恨我。但是澍穿着我的衣服下去车里取CD,天暗,被周建成误以为是我,澍是代我死的,澍其实是我害死的。”两眼看着范凯,只希望范凯醋钵似的大拳头砸下来为澍报仇,或许这样可以赎罪。

  于士杰紧张地看着范凯眼睛中怒火腾腾燃烧,硕大的拳头捏紧,缓缓提起,不由得转过头去不忍看。心里不舍于扬挨拳,但是又觉得于扬逃不过这个责任,她自己也承认了不是。可过了半天还是没有声音,回过头去,见范凯依然是那姿势,只是拳头支在了床上。不由叹了口气。好好的两个年轻人,从今起那是差不多毁了,他们的下辈子都将摆脱不了这件事的阴影。双手扶起于扬,断然道:“好了,我们回去再说。”于扬起身他便立刻放手。一边吩咐手下去办出院。

  于扬摇摇晃晃站在原地,心里只觉万念俱灰,指望着范凯一顿拳头可以让范凯出气自己赎罪,但是范凯没打,看着范凯也是万念俱灰的脸,想到他与澍在灵隐寺佛前的对视,此情绵绵将无绝期,而此生范凯将了无生趣。范凯心中,澍是永远的妻。而她于扬,是所有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父母被于士杰派人接来陪于扬,而范凯则是坚持着自己料理澍的后事。愤怒而悲伤的澍的父母带着澍的弟弟赶来,见到鲜活的女儿成为一缕香魂,悲痛欲绝,澍的弟弟难抑悲痛,迁怒范凯,一拳揍在范凯脸上,但被他父亲拉开。虽然他们看得出范凯欲绝的伤心,但是他们最终走的时候没有回头看范凯一眼,他们恨范凯,恨范凯拐走他们的女儿,却没好好保护好她,在他们心里,是范凯夺走了他们的女儿。

  春节越来越近,但是谁也感受不到其中的喜气。于扬把父母打发回家,拎着一袋啤酒敲开范凯的门。看见是她,范凯什么都没说,把门打开就回身坐到电视机前,里面在放京剧,于扬记得范凯说过是不喜欢什么剧的,不过是要弄点声响出来吧,他此时哪里看得进去什么。

  地上早就滚了一地的啤酒罐,而且只只都是被大力捏扁的。范凯被揍过的脸一半还是乌青。于扬需得迟疑许久才关门过去,范凯肯开门已经叫她心里好过很多,但又新增一层愧疚。两人什么都不说,自己打开啤酒喝。央视十一套放完京剧放越剧,放完越剧又放大鼓,一直热闹着,俗艳着。

  最后一罐下肚,范凯把啤酒罐“喀喇”一声捏扁,往身后一抛。此刻两人也醉得差不多了,呆呆地垂着头对坐着。好久好久,于扬这才起身,道:“我走了,我想回北方呆着去。”

  范凯如梦初醒似的抬头,却是问了一句:“你的脚怎么了?”

  于扬道:“那天滚下楼摔的,也算罪有应得吧。你保重。”

  范凯闷声道:“我也要走了,刚联系好辽西山区,去教两年书。”

  于扬想了想,现在脑子迟钝得很,什么都要想好久才有答案,才道:“你到了后给我地址,我送几只电脑过去。”

  范凯却道:“把你房间里几只电脑中内存清了给我吧,这些够了。”

  于扬饶是再反应迟钝,也是知道,范凯以后不想与她联系了。她只得应了声:“好,你过来搬一下吧。都是以前公司的东西,有空你清一下吧。”

  电脑给了范凯,本想把所有电器也清掉送人的,这一去是不打算近期回来了。但是最近谁都不想见,除非是月黑风高时候搬出去扔街上。只有指挥着于士杰硬塞过来的阿姨买来一匹布一块块裁开包好,到最后,除了门口的两个人,和地上的一只拉杆箱,没一样东西是露在空气中的。黯淡的光线从拉拢的窗帘间透进来,整个房子没一点人气,鬼住都可以。

  在范凯门下塞进一张便条,算是告别。

  于士杰在下面等她,机票是他买的,他最知道时间。但是看见他,怎么也提不起那天在西湖边对天发誓的劲头,此刻即便是出家做尼姑去,这个六根也是断得够清够合格了的。

  所有手续都是木然地机械地跟着于士杰走,两人都是无话。于士杰一直把她送到安检,才深吸口气,抓住于扬双肩,眼光深深地盯着她,半天才说了句:“我会一直在这里。”

  于扬闻言也是机械地点头,但是于士杰看出她根本就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只得叹口气放手,道:“进去吧,记得关手机,下飞机给我电话。”见于扬点头,也不知道她记住没有,但也只有放手了。看着于扬进去,于士杰退后一步,冲一个年轻男子点点头,轻说一声“别让她出事”,再呆不下去,抽身离开。

  留于扬机械地空着两手上去飞机,坐下就拉下窗帘,看也不看这个熟悉的城市。

  视线可以割断,人可以远离,而那段带血的记忆将永伴余生。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