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3章 奇怪的村子

古剑锋

    “很少有人来我们村子。走,随老朽到村中坐坐。”老人十分慈祥,让人不自觉得就会亲近。

    “好啊!不过刚才那位大哥不要紧吧?您说让他去揉面做饭就直愣愣的走远了,是不是受到的打击太大,晚辈好像做错了事。”罗阳貌似纯良的一笑,实则心中戒心大起,

    “没事情,小尘皮实着呢!你今天来得正是时候,我们这帮老鬼潜心酿酒,老胳膊老腿没有余力顾着他。哈哈哈,结果就被他抓住了机会。”

    “酿酒?”罗阳仔细回忆,心中“咯噔”一下。

    记忆开始展开一幅画面,老队长站在破败废墟的平台上感叹说道:“唉!要是能饮一杯家乡的清魂酒就好了,何苦在这里烦恼。”

    “队长,世间哪有这种酒?不要瞎想了,团队受创与你无关。”罗阳擦拭着战刀,左眼几乎瞎掉,身后仅有几名兄弟。

    “怎么与我无关,兄弟以性命相托,我欠了他们太多。罗阳,如果我不行了,兄弟们留下的孤儿寡母就由你来照顾。所以,你不能死。”人到中年的卫封尘遥望远方说道:“家乡有那种酒的,又被老疯子料对了,我不适合在外面的世界生存,想要避开战场结果还是陷了进来。”

    “清魂酒,忘却之酒。”罗阳边走边用手指按住胸口。

    时间不大,踏过不算太高的梯田,看到一片热闹的小村庄。

    村子前有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流过,老人腿脚麻利得不像话,比很多青年都要强。罗阳亦步亦趋跟着,又用手指轻轻摩擦太阳穴,他必须做好全面准备。

    很快,二人进入村庄。

    村子里的人其乐融融,脸上洋溢着笑容,家家户户向上升起炊烟,好一派田园风光,仿佛连空气都带着醉人的香,让人感到温暖。

    “看看他们,我们这个村子最大特点是祥和,家家夜不闭户,大家路不拾遗。来吧!老东西都在前面的院子隐居,我们称之为养老院。”

    “林爷爷好。”孩子们嬉戏斗闹,看到老人过来很有礼貌的问好。

    “哈哈哈,小鬼又长高了。”老人笑着点头。

    来到一座特别整洁的大院门前,先闻到一股酒气,院子中有人说道:“好酒啊好酒,火候比以前浓郁了三分,人就该醉生梦死,今朝有酒今朝醉。”

    “喂喂,你们太过分了,也不等我一下就开喝。”林姓老人快步而入,罗阳也跟了进去。

    夕阳西下,院落中坐着十几名老人,有的丑恶,有的凶狂,有的雍容,有的大气,皆非等闲。

    “哎呦,今天就是这个小家伙拦住了小尘吗?”靠墙坐着一名残疾老人,他的左边面孔好像经过酸液腐蚀,看起来特别吓人,右边面孔十分红润,左腿裤腿和右臂袖筒都是空的。他正拿着一只酒杯自斟自饮,其他老人没有一个坐在他面前。

    “可不就是,现在外面的年轻人了不起呀!年纪轻轻就转职成剑压师和封印师,将两种职业合为一体十分罕有。”林老说着从桌面上抄起一只酒壶,仰头咕嘟咕嘟灌了一气,抹了抹嘴角畅快的说:“太好了,这是这些年最好喝的清魂酒。”

    “啧啧,这种年纪转职,难怪可以轻松进来。”五名老者围坐的石桌传来声音,只是不知道是其中哪个人在说话。

    “各位前辈好,晚辈叫罗阳。”

    “好什么好,小尘今天一门心思往外跑,今天的晚饭还没有做呢!对了,你这个小家伙应该是个手脚麻利的,不妨去给他帮帮忙。来,送给你一瓶清魂酒。”林老甩手抛过来一只酒瓶。

    “哈哈哈,你有口福了,我们这些老家伙合力酿造的清魂酒能解忧愁,而且对身体有着极大好处。”又是不知道哪个老人在说话,

    罗阳接过酒瓶,忙不迭的点头:“好的,晚辈这就去给大哥帮忙。”

    “等会,你小伙子怎么这么不爽快,先把这瓶酒喝掉以示对我等的尊重。”林老的脸色说变就变,身上隐隐有杀气蔓延。不过这层杀气特别隐晦,若非罗阳已经淬炼出剑意,骨剑更是敏感,恐怕还感受不到。

    “好的,理当如此。”罗阳打开瓶盖,仰头就把青色酒液灌了进去,之后擦了擦嘴角,冲着老人们呵呵一笑,找厨房给卫封尘帮忙去了。

    林老点了点头,收回目光,坐下品酒。

    “不该呀?在我的推算中完全看不到这个人,可是他却偏偏出现了,而且挡住了小尘。到底是哪里有错,难道又遇到那该死的屏蔽概率?”

    “云先生,你嘟囔什么呢?难道没有算出今天小尘会离去,又或者你算准有外人会来?所以老神在在。我们苦苦煎熬多年,可不要功亏一篑。”林老的目光变冷。

    “放心,本先知省得。”残疾老人闭上双目,仿佛坐着就睡着了。

    罗阳找到厨房,看到卫封尘正在揉面。可是令他奇怪的是,与老队长相处的时候,这家伙的厨艺烂到掉渣,做出来的东西从来不能吃,怎么会有这一手。

    “看什么呢?过来帮忙。”

    “嗯,卫大哥,你还好吧。”罗阳赶紧净手,看到菜墩上刚刚切到一半的青菜,麻溜的切菜。

    “好个球。”

    卫封尘郁闷的说:“其实也不能怪你,那帮老家伙太厉害,暴风区有个风吹草动逃不出他们的感知。唉!等了好久才盼来这次机会,结果被你这个笨蛋给搅乱。现在我又回来了,而且还是被抓回来的,他们上次演戏装可怜,这次连演戏的耐性都没有了,不知道是好是坏。”

    “我看卫大哥额头上有转职者徽记,难道这座村庄有圣殿?否则你一定出去过。”罗阳心里有很多疑问,不过他不能急,眼下这么古怪的情况必须要沉住气。

    “是师傅临终前传给我的,我从小就接受他的训练,成了一名攻坚师。你知道攻坚师吗?最应该去地方是战场,可是他们不叫我去。别看我从小在村子里长大,却没有什么优待,每天的工作就是洗衣做饭。有时候我挺害怕的,因为凡是喝过清魂酒的人,他们的记忆会变得不完整,我怕我的记忆已经遭到篡改。”

    “清魂酒能改变记忆,不大可能吧?我也喝了,而且看院子里的老人都在喝。”

    “什么?他们这么快就让你喝酒了?”卫封尘十分讶异,也不揉面了,在厨房所在的小院里来回踱步,走了好一会说:“要糟,这帮老家伙没安好心,从我有心那天起就现凡是进来的人没有一个能出去。”

    “这么怪?”罗阳忽然捂住脑袋:“呃,有点头晕,哥你赶紧揉面,咱们兄弟俩如果不赶紧把饭菜做好,林老又要给脸色看了。”

    “兄弟俩?”卫封尘微微一愣,旋即晃了晃头就像受到催眠一样机械式说道:“卫阳,动作麻利点,哥今天晚上给你做点好吃的。”

    两兄弟勤奋做活,很快就把饭菜准备好,之后拿大号托盘往大院送。这帮老人甩开腮帮子吃得特别多,就像刚刚打完一场硬仗似的。

    林老看向罗阳,特意说:“阿阳啊!今天表现得不错,回去前到我那里拿一瓶清魂酒,你和你哥一起喝。呵呵,这酒啊是好东西,可解烦恼,可解忧愁。你哥他想要媳妇了,可是村里姑娘少,不是七老八十的,就是年纪太小,让他再等几年,那小的长大了就许配给他。”

    “我大哥想找个媳妇?没和我提过呀。”

    “笨小子,你大哥哪好意思当着你这个弟弟的面提讨老婆的事?赶紧取了酒回去睡觉,我们今天酿酒累了半天,也要好好歇一歇。”

    “好的,我把托盘撤下去就好。”罗阳手脚麻利的工作,残疾老人一直在观察他,没有现异样却觉得更加奇怪了。

    罗阳回到卫封尘的住处,往自己的床上四仰八叉一躺,望着天花板说:“哥呀!你说咱们家是不是小了点?咱们两个小时候还挤得下,长大后伸不开胳膊和腿了。”

    卫封尘没有回话,抬手摸向床铺,很快取出一根长针来,猛然刺入自己的太阳穴。然后面孔扭曲,嘴唇紫,“哇”的一声狂吐起来。

    “谁是你哥?别乱叫。”

    “怎么了?你可是我亲哥,一个爹一个妈造出来的产品,就是模样差了点。你太丑,而我太英俊。”罗阳一惊,忙不迭坐起来说:“哥,不是当年咱妈背着咱爸做过些什么吧?村里有人说我像隔壁的老王。”

    “滚蛋,这都什么跟什么呀?你和老子没有半点血缘关系。你说说你,去哪里不好,偏偏跑到这个鬼地方来。哼,现在连自己是谁都分辨不清了。”

    卫封尘生过气后,垂头丧气的说:“当然,你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因为连我自己都搞不清楚以前去过哪里,脑海中那些记忆是不是真的。老子可不丑,怎么就想不起半个女人来,难道真是连女人手都没有拉过的老处男?”

    “哈哈哈,林叔说得对,大哥是想媳妇了。放心,过几年等兰花长大了,咱们就提上聘礼去求婚。小地方有小地方的好,人朴实,兰花肯定是个好大嫂。”罗阳笑得特别开心,眸子里却清亮得很,没有半点迷离。

    [笔趣阁手机版 m.xbiqugetw.com]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