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5牵动

百八十丈光

    雷影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双手交叠,抵在额头前。

    往日略有喧闹的雷影办公大楼,如今却是静悄悄的。一阵冷风从过道吹进来,打散了桌上还没翻开的文件。

    雷影弯下腰,一张一张地拾起地上的文件,重新整理好顺序。

    如今,他的身边,一个人也没有。

    他想起了,前些日子,雷之国大名对他说的话。

    “这些年,你辛苦了。”

    “你的工作,可以分担一点给后辈,不用什么事都亲力亲为。”

    “你在第四次忍界大战表现的很不错,可以提前退休了。”

    如今天下太平,雷之国已经不再需要空有一身蛮力的“雷影”了。

    雷之国需要的,是一个能够适应新时代的领导者。

    他不像卡卡西那样,处事精明,八面圆通。若说我爱罗的沉着冷静,顾全大局,他也没有。

    他老了。

    或许,是该考虑让座了。

    但,不在今天!

    今天,雷之国的影,还是我!

    “大哥。”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事情,奇拉比也无心嬉闹:“里昂和我汇报了,木叶的两位没事,其他云隐的216位乘客,目前有53位在医院治疗。其他……等待后面的遗体确认。”

    雷影听后,却没有任何回应。

    “大哥,我去找出犯人。”奇拉比看出雷影精神状态不对,换做平时,早把桌子劈了。

    “比,去把达鲁伊叫回来,坐镇雷影办公室。我要亲自指挥现场救援。”雷影换上一身劲装:“犯人,由我来制裁!”

    “春野医生,6号床病情恶化!快来!”护士拉起小樱就跑。

    小樱整理好衣服,看佐助和大蛇丸好像要对她说什么,但欲言又止的样子。人命关天,她还是先去看病人了。

    “佐助君,那我先走了?”小樱最后确认。

    佐助什么都没说,只是点了点头。

    “不说吗?放任一个重磅炸弹在医院里到处走可不太好。”大蛇丸认为,现在最快的解决方案是在爆炸前给小樱来一刀,至少不会牵连无辜。

    这种时候,佐助却冷静得出奇。

    自乱阵脚,反而不妙。

    对方费尽心机搞了这么大的新闻,必定计划周密。若是一昧跟着线索追查,恐怕会被牵着鼻子走。

    如果对方真的要炸死樱,早该动手了。现在的情况,更像是把炸弹绑在樱身上,拿她作人质……是要把她绑架去雨隐村,做点什么?

    沉思片刻,佐助心下有数,问大蛇丸:“樱和那些失踪的医疗忍者,有什么共同点?”

    “共同点?除了他们都是医疗忍者,还能有什么……”大蛇丸说着,也发现了不对劲:“等等……或许……佐助君,有件事我先去云隐图书馆确认一下……”

    “怎么说?”

    “失踪的医疗忍者,都发表过类似器官再生、灵魂移植、基因重组这类的文章。我想起来了,春野樱写过一篇关于【禁术·以生转生】的文章,就是蝎的祖母,千代的自创禁术,还救过我爱罗一命。”顺着这个思路,大蛇丸慢慢察觉到对方背后的目的了。

    “我想,【冥蝶】,可能在制造拥有血继限界的人类。”大蛇丸做了一个硬核的假设。

    鸟大了什么林子都有,对于这个推想,佐助并不意外。

    如果大蛇丸的推论是正确的,冥蝶制造了几十个、甚至几百个拥有血继界限的人类,再培养这些人,让他们为之效力。背后的目的,不言而喻,轻则屠村,重则战祸。

    只是,冥蝶既然有这份比肩“晓”的野心和能力,为何要隐藏这么多年?第四次忍界大战后,晓没落许久,冥蝶大可在雨隐村自立山头,现在却在东躲西藏……这实在说不通。

    想不通的事暂且按下,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出那个制造炸弹的家伙。要想用“血龙眼”把人类变成炸弹,至少也要亲自接触目标。或许,这家伙就混在樱接触过的病人中。

    “你是说,有人把我变成了炸弹?现在就混在病人里面?”

    小樱倒不是淡定,只是这件事来得太突然,反让她措手不及。不过,佐助君这一脸严肃的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

    “你接触了多少人?有印象吗?”

    “这次的伤员,基本都接触过……”

    严格说起来,小樱接触的医生、护士也不少,真要追究,谁都有嫌疑。

    看来排查是不可能的了,现在只能等对方来找上门来。为了以防万一,佐助通灵了一只青色的小蛇。

    “带着它,随时联络。”

    小樱一开始对蛇有点抗拒,但这蛇十分乖巧,睁着萌萌的大眼睛,一脸无辜地歪着头……真的超可爱那我就勉为其难收下啦。

    “谢……”

    小樱抬头,本来只想例行道谢,却是看到了和平时不太一样的佐助。

    平时的他,总是拒人于千里之外,就像是夜幕下闪耀的孤星,那么冷傲,那么寂寞。

    而这一刻,她在佐助的眼中,看到了一丝火焰。在苍茫无垠的荒漠中,静静地燃烧。

    她仿佛听到一阵跳动的声响,从过去传来,一直延续到现在。

    或许情况真的很糟糕,没有佐助说得这么简单,或许自己现在是命悬一线、九死一生。

    但,不知为何,心中有一股底气,她觉得自己一定会没事的。

    “咳,我先去图书馆了。”

    大蛇丸也不是没有感情的机器,他读得懂气氛。

    “嗯,犯人的事就交给你们了。”

    他稍微提高了音量,二人还是不为所动,把他当成背景。

    “喂,我真的走了。”

    感情使人失智。什么宇智波战神,什么纲手嫡传弟子,我现在一只手就能把这俩摁在地上摩擦。

    动情,是忍者大忌。

    因为一旦有了弱点,终有一天,会从神坛上跌落。

    “哪位是宇智波佐助先生?”护士拿着电话听筒到处找人:“雷门先生找你。”

    佐助和小樱晃过神,都去做自己的事了。

    “什么事?”佐助接起电话。

    “嗯~这个语气……佐助先生,我打扰到你谈恋爱了?”

    “……”

    自从和佐助合作后,里昂就在“被千鸟十万伏特”的边缘疯狂作死。佐助也深刻体会到了这货恶劣的本性。

    “樱被做成人体炸弹了,现在随时有生命危险,没事的话我先走了。”佐助懒得听他满嘴废话。

    “等一下等一下!什么人体炸弹啊!樱小姐又怎么了吗!!!”一谈到小樱,里昂就紧张了起来。

    佐助简要地说明了情况,里昂听了以后,却是半晌无言。

    “我们家的船,不是炸了上半部分吗?下半部分,放了50吨绿晶石,今天云隐调查队去找的时候,已经被人偷了。不止这样,因为这件事,雷影大人被问责,说是什么要退位……反正现在云隐的上层都乱套了。”

    “一箭三雕,对方下手很准确。”佐助冷静分析。

    若冥蝶真的有这份能耐,怕是木叶也有危险,要马上提醒卡卡西。

    “那啥,你有什么头绪吗?是谁要对我们云隐动手?”里昂隐约觉得事有内情。

    “我没有确切证据。”

    “啧,没证据的话,我不能让云隐这边出手……行吧行吧,我家的事我自己处理,你赶紧看着樱小姐,千万别让她出事啊!”里昂挂了电话。

    “樱医生,那个孩子又哭了,你快去哄哄。”护士到处找小樱:“你拿孩子最有办法啦。”

    “说不上办法,不过是以前干过几年儿科。那孩子伤得不重,大概是比较害怕吧。”小樱想起了自己还没写完的论文,那篇关于创后应激障碍的文章。

    或许该在木叶建立一个心理治疗的医疗试点。很多时候,心灵的创伤比身体的创伤更难愈合。只是这件事提了几次,都被上面以“经费不足”为由推回来了。怕是遥遥无期啊……

    小樱看了一下病历卡,这个小男孩叫枫,才7岁。经历了这种事,父母又都下落不明,会害怕也是理所当然的。

    小樱拍了拍脸,强打起精神,笑着走进病房。

    “枫君?我是樱医生,进来了哦?”

    病床上没人……而那个孩子,正蜷缩在角落里。

    “枫君,我是樱医生,我给你带了糖果,要吃吗。”小樱拿出准备好的零食。

    “嗯。”小男孩走过来,小樱却发现,他的肩头,停着一只蝴蝶。

    “好漂亮的蝴蝶呢……”小樱纳闷,医院里哪来的蝴蝶?

    “这是雨隐村特有的凤蝶。”小男孩笑得天真无邪:“樱医生,要和我一起去看看吗?”

    雨隐村?蝴蝶?小樱最近对这两个词都有点过分敏感了:“抱歉哦,我还要在医院帮忙,不能陪枫君去找蝴蝶呢。”

    “我想,没什么事,比你的命还重要吧?”

    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他就是把我变成炸弹的人?

    这孩子才7岁啊!怎么可能!

    “你的同伴应该提醒过你,有人把你做成了炸弹。”蝴蝶在小男孩指尖振翅,停到了小樱肩头:“不用怀疑,所有的爆炸,都是我做的。现在,这只蝴蝶也被我变成炸弹了,你觉得,在哪里引爆它比较好?”

    小樱心下一凛,这个距离,用查克拉刀,必须一击毙命。

    冷静,我可以的!

    双方已是箭在弦上,即将动手之时,突然,护士推门而入。

    “樱医生,枫君该打点滴了。”

    失算!

    小樱侧身抬手,蝴蝶却轻巧溜过,落到护士的头发上了。

    局势一瞬逆转!这下真的是进退两难了。

    “樱医生说,要带我去外面捉蝴蝶。”男孩又装作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这招大概骗了不少人。

    “是,是啊,我带他去外面透透气。”小樱只好顺着他的话说下去。

    “那好吧,樱医生,你记得回头帮他打个点滴。这孩子,每次打点滴都和我闹脾气呢。”看有小樱陪着,护士就离开了。

    “那我们走吧,春野医生。”男孩语气中透出的阴狠,远超过外表年龄。

    “先说好,跟你走可以,不准对其他人动手!”

    小樱也不知道,前方等待着自己的,会是什么样的敌人。

    如果是另一个“晓”,那可以不用玩直接GG了。

    “这就要看你的配合程度了。”

    小樱一出病房,看见佐助已守在门外。

    “去哪里?”佐助盯着男孩。

    在这个节骨眼上,接近小樱的统统都有问题。

    “樱医生说,带我出去散步~”小男孩又装出一副可爱的样子,可惜佐助不吃这套。

    “她很忙,你去找别人。”佐助发现不对,出手想把小樱拉过来。

    “我没事!我不忙!”看到那只蝴蝶在医院里飞来飞去,小樱只能乖乖接受要挟。

    二人互换过眼神,佐助心下便知,自己还是晚了一步。

    “去吧。”佐助后撤半步,让出路来。

    小樱死死地握着拳头,这一去,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命回来。

    我的心意……还没有说出口……

    或许,这就是命吧。话说,每次告白都能撞上点幺蛾子,怕不是非酋附体。

    小樱还没走出多远,却听见身后传来一句话。

    “我随后就到。”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