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4.触发

百八十丈光

    结婚以前,鸣人认为,一乐的拉面,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

    不过现在,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是雏田做的味增汤。

    “我回来啦~”鸣人左手拎着一大袋蔬菜,右手提着两打鸡蛋:“雏田快看,今天超市鸡蛋居然半价的说!锵锵~被我抢到两打!”

    “啊,那个,鸣人君……”雏田默默打开冰箱:“昨天我去超市,也买了两打……”

    看来这对小夫妻的伙食,要在蛋系料理中度过了。

    “不过,我最近看电视上有美食节目,有一些是教做蛋糕的。鸣人君喜欢蛋糕吗?”

    “雏田你要做蛋糕吗?好啊好啊!超期待的说!”

    “不过做失败了,你可不能笑话我。”

    鸣人拍了拍肚子,竖起大拇指,表示自己和九喇嘛吃什么都没有问题!

    “对了,鸣人君,上忍考试的时间定下来了吗?”鸣人最近彻夜背书,眼见着发际线都推后了许多。这些雏田都看在眼里。

    “唔,下个月3号的说。”一谈到上忍考试鸣人就头大,倒不是怕实战,就是理论知识……感觉要念的书是中忍考试的300倍。

    听说小樱鹿丸考上忍时,突击3天就过了啊!

    人和人,果然是不同的吗!

    如果是佐助那家伙,估计也能轻松过关吧。

    鸣人看着墙上第7班的照片,戳了戳照片中皱着眉头的佐助。

    “说起来,这家伙不打算考中忍上忍吗?”

    雏田听着鸣人气嘟嘟的自言自语,突然想到小樱的事:“对了,昨天我和井野去试婚纱,她说小樱现在是木叶的医疗代表,在五大国进行医疗交流。已经到雷之国了。”

    “啥?!!!!!!!”鸣人大吃一惊:“SAKURA酱?五…五大国交流?什么时候的事?!为啥啊!完全想不通的说!!!!”

    “站在我的角度来说,鸣人君当年和自来也大人外出修炼,我也时常抱着碰碰运气的心态,去接各种村外的任务。”想到当年的事,雏田还是会觉得害羞。

    “哦……”鸣人饶有所思:“啊,这个香味,是猪骨味增汤!”

    “先去洗澡吧,等你澡洗完,就可以开饭了。”

    “Yes,sir!”鸣人屁颠屁颠地跑进浴室。

    小樱醒来时,发现她已经回到酒店的房间了,还安稳地躺在床上。

    后颈的疼痛感还没有完全消失,最近这块地方老是被打,会提早得颈椎病的。

    话说……我是怎么回来的?

    “在吗?”小樱跑去隔壁敲了大蛇丸的房门:“问你件事。”

    “你去开门。”大蛇丸好像在和谁说话。

    “你知道昨晚谁送我回来……佐佐佐佐助君?”

    开门的人,是如假包换的,活的佐助君啊!

    昨天奇拉比大叔和自己说过,上天会眷顾你。

    这何止是眷顾,简直是把一整盆运气扣我头上了吧!!!

    他……长高了好多,也瘦了好多……

    “□□的资料我全部弄到了,你也来看一下。”佐助不明白小樱为什么要站在门口发呆:“樱?”

    “啊,哦,好。”失态,差点把正事给忘了!

    小樱一边分析药物成分,一边小声地向大蛇丸打听情报。

    “昨晚我……”

    “有人想绑架你但佐助及时出手把你救下来了。”大蛇丸被佐助统一口径,对误伤小樱之事绝口不提。

    “那你……昨晚去哪了?没被绑架?”

    “……你是真的认为,有人能绑架我?”大蛇丸一脸诧异。

    “……下次我绝对不会去救你了。”小樱嫌弃地把脸撇开,正好对上了佐助的眼。

    一时间,心中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说起。

    反而是佐助先开的口:“医疗忍者的失踪,和□□没有关系。这件事我会继续调查的。”

    “啊,嗯,幸苦你了,佐助君。”

    又是一阵沉默,房间里安静得只剩计算机硬盘运作的声音。

    “我下午约了人谈矿石的事。你这个纲手嫡传弟子,把剩余部分搞定,没问题吧?”大蛇丸把资料全丢给小樱,披了件外套,准备出门。

    “矿石?”佐助也摆着一张“你又想干什么坏事”的脸。

    “最近黑市上很热卖的那个,【绿晶石】,你知道的吧?”

    “没想到你对这种东西也有兴趣。”

    佐助知道,最近黑市上流行起了一种矿石,自身会发出淡淡的荧光。因为新奇有趣,一颗难求,一时被炒出天价。但大多买家只是因为好看才买的,最多打磨一下,做成装饰品。

    “哼。”大蛇丸拂袖而去。

    “我把简要分析写好了,剩下的,只要把□□的样本寄回去,医疗班就能分析出解药了。”小樱抬头,没想到天早就黑了。再看时间,晚上8点。

    小樱看了佐助一眼,他就安安静静地坐在旁边,双腿盘坐,闭目养神。

    “佐助……君?”小樱试着低声轻唤。

    凑近一看,原来是睡着了。

    这些年,佐助一直在外面漂泊,很少能好好睡觉吧。

    男孩子,真是厉害呢,感觉才许久不见,一下子长高了那么多。鸣人现在也变成独当一面的好丈夫了。回想起来,三人的打打闹闹,似乎还发生在昨天。可一转眼,他们都变成大人了。

    只有我,没什么成长。

    我可不能再被他们俩落下了!

    小樱把写好的报告打印了两份,一份放在佐助旁边,一份打算交给雷影大人。刚出门,却被前台拦住了。

    “小姐,您不能出去,村子里在执行宵禁。”

    “宵禁?”小樱纳闷,好端端的,怎么要宵禁呢?

    “您还不知道吗?昨天凌晨,有人举报了一个大型制毒窝点。雷影大人一怒之下,把村子宵禁了一个月。”

    大概是佐助。

    “那我回房了,谢谢。”虽然不让出门,但电话总可以打吧?小樱马上回房,想打电话到火影办公室,却发现有18个未接电话,来自同一个陌生号码。

    “喂?樱小姐是吗?我是里昂。听说你受伤了,还好吗?”

    “我没事,谢谢。”

    “真的没事吗?要不要看大夫?”

    “放心,本姑娘已经活蹦乱跳了。呃,对了,奇拉比先生在你们酒吧吗?我有一份文件,希望他能转交给雷影大人,越快越好。”

    “我知道了,我和师傅说一下。你好好休息。”

    不久,酒店总台打电话过来,说是有人找她。

    奇拉比先生!速度真快!

    回想起昨天那辆狂野的八音箱摩托车,小樱这辈子都不想坐摩托车了。

    万万没想到,来的不是奇拉比,而是里昂!

    “比师傅让我来取文件,交给雷影大人。”里昂把马拴在酒店门口,而周围的人似乎司空见惯了一样,熟视无睹。

    云隐村……五大国最神奇的村子没有之一!

    可是,这家伙真的信得过吗?小樱犹豫不决,这么重要的文件,交给才见过一次面的人?这不太安全吧……

    里昂看她犹豫不决,拍着胸脯保证:“云隐快马,使命必达!你就放心交给我吧!”

    “可……这是一份很重的文件,万一有人来抢……”

    “忍术我多多少少还是会一些的,安心啦,没事的!”

    正在小樱犹豫不决之时,肚子“咕嘟”地连叫三声,这才想起来,自己今天什么都没吃。

    里昂见状,去马背上取了一堆零食点心,全塞给小樱,趁小樱手忙脚乱,摸走文件。

    “记得吃饭啊,别饿着了!”

    月光下,里昂骑着马,潇洒离去。

    小樱想把点心分给佐助,佐助早已睡醒,铺着一本笔记本,在案桌边写些什么。

    “佐助君,吃饭吧。”

    佐助停笔,却也不拿小樱当外人,笔记本就摊在一边,拆了个三文鱼饭团开吃。

    小樱细看,笔记本上写的是一路上的风景,像是游记心得。但字迹工整,格式规范,又不太像是随笔手札。

    “佐助君,这是……游记?”

    “吊车尾说,他的师傅自来也,年轻时一边四处游历,一边写文章赚钱,作为旅费。我也学着试写,编辑说还可以。”

    “这招确实聪明……”小樱翻到首页,上面是佐助的笔名:“东波川。”

    “那天在波之国的鸣人大桥上,想到的。”

    波之国,鸣人大桥,有时间的话,真想回去看看。

    “我能看看前面的内容吗?”

    佐助没回话,又拆了一个秋刀鱼饭团。

    佐助君没反对,那就是同意了。这是他的习惯。

    小樱开了几个零嘴,抱着笔记本,坐在旁边,从第一页开始,慢慢品读。

    如果时间能永远停在这一刻,就好了。

    如果能一直一直这样,就好了。

    樱低眉,眼光正好落在了佐助的诗句上。

    “樱雪映紫烟,千鸟复还巢,今宵明月满。”

    大蛇丸这几天真是诸事不顺,已经动用了所有关系,却还是没能和雷门矿业的老板见上一面!

    他是在一次失败的实验中,偶然发现,绿晶石能够激活生物细胞。

    他知道,这种事,是千万分之一的几率。甚至可以说是上天给他的启示。

    这个绿晶石,或许就是人造人实验成功的关键。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佐樱二人被雷影叫去问话,配合□□事件的调查,忙了两三天才结束。

    雷影对佐助是又气又没辙,雷影是很讨厌佐助,可上次的“起爆人间”事件,和这次的制毒窝点,又都是佐助的功劳。

    还有春野医生的药物分析……我大云隐是没人了吗?!居然沦落到要两个木叶的外人出手相助!

    简直是岂有此理!

    雷影越想越气,最后,可怜了云隐村的忍者们,996的制度下再加班三个月,彻查云隐治安漏洞。

    佐樱刚回旅馆,就见到大蛇丸黑着一张脸,拿云隐村吉祥物“卷卷云君”的玩偶出气。

    “这不伦不类的玩意居然会有人喜欢?”大蛇丸狠狠掐着玩偶的脸。

    佐樱对看了一眼,心里有数,不去惹他。

    “佐助君……我先回房给你准备点药品和干粮。”小樱遁走。

    佐助收拾行装,医疗忍者失踪事件还没解决,他不想久留。现在黑市上,有人出高价“购买”医疗忍者。上次那伙搞□□的,也想绑架小樱,卖个好价钱。

    佐助用写轮眼审问了一伙人,发现“买家”是一个30岁左右的男人,大概180公分左右,左臂上纹着一只紫色的蝴蝶。说是把人带到雨隐村,找【冥蝶】,就能换到钱。

    看来鼬所言非虚,这个组织真的存在,且谜团重重,说不定比“晓”还棘手。

    雨隐村在第四次忍界大战后,失去了晓的统一,分裂出多方势力。为了钱,各个组织都开始经营□□、人口贩卖这些暴利行业。现在的雨隐,已是罪恶之城。

    去这样的地方,寻找一个虚无缥缈的存在,这一路凶险,佐助自己也不是很有把握。

    “要去找冥蝶吗?”大蛇丸对佐助还是有好脾气的。

    “医疗忍者失踪,和他们有很大的关系。”

    “现在雨隐村乱得很,可不比当年晓在的时候。我倒是听说,在雨隐,□□比金子还好使。为了一点□□,把女儿拖去妓馆的事多得去了。”

    “那就多谢你的建议了。”佐助拎包就走。

    “你还是等等那丫头吧,她的药在雨隐能派上大用场。”

    佐助停下,须臾,头也不回离开了。

    等小樱兴冲冲地准备好医疗包和干粮,房间里早已不见佐助的身影。

    “他走了。”

    我……还是没跟上他。

    每一次……都是这样……

    “雨隐现在太乱,你也别跟去了。”谁都看得出小樱的心思,医学交流多苦啊,到处奔波,没日没夜的折腾。哪有在木叶待着舒服?

    “我……到头来还是没派上用场……”小樱很沮丧。

    “话不是这么说的。佐助去雨隐我都舍不得,你要是出个三长两短,纲手和卡卡西还不把雨隐掀了。再说,你那个创伤后应激障碍的论文写的还不错……”

    “谢……等等!你居然偷看我论文!!!”

    “……”

    正在小樱准备找大蛇丸算账的时候,隔壁,自己房间的门铃响了。

    小樱开门,发现是里昂来找自己!还捧着一大束花。

    “樱小姐,今晚……能不能……一起吃个饭?”里昂都不敢正视小樱的眼睛。

    说起里昂,之前把文件安全交到雷影手上,小樱觉得此人还是靠谱的。这几天又鞍前马后地帮忙□□事件,在雷影那边帮佐助斡旋,让人颇具好感。

    “可……今晚我还有报告要写……”小樱婉拒。

    医疗忍者有三好:实验、论文、写报告。这三招百试不爽。

    “春野医生,你的报告我来写。”大蛇丸突然开口。

    小樱一脸诧异,心说大蛇丸你怎么就把我卖了呢?小樱拼命朝大蛇丸眨眼睛:“火影大人说,这次的报告要我亲自写。”

    “没事,他不会认真看的。”大蛇丸在背后推了小樱一把。

    里昂大概也看明白怎么回事了:“两位一起来吧!今晚7点,我来接你们。”

    关上门,小樱正准备发火,却被大蛇丸一句话堵住了。

    “你怎么认识雷门矿业的公子?”

    “雷门矿业?你不是要和他们买矿石……天哪!你说里昂他是雷门矿业的公子?!他不是开酒吧的吗?”小樱回想起和里昂相处时的总总,算是明白怎么回事了。

    被奇拉比收为徒弟,酒吧被雷影封了几次还能正常开张,第一时间就知道自己受伤,宵禁还能骑马在街上溜达,和雷影直接见面的特权……原来他是雷之国第一大企业的公子哥啊!

    “那个,你要不考虑一下,他们家是建在矿上的,嫁过去你一辈子都不愁吃穿了……”

    “去死吧!”小樱抢过布偶,企图闷死这条多话蛇。

    晚上,里昂正常地穿着西装,三人一起坐电梯,从15楼去顶楼的旋转餐厅。

    没错,这家云隐大酒店,也是里昂他们家的。

    有钱真好。

    VIP观景包厢里,里昂的父母早已等候多时。这下大蛇丸总算是如愿以偿了。

    小樱在天台外面吹风,里昂拿着两杯果汁跟了出来。

    “你的助手……不是一个普通的助手吧?”里昂把果汁递给小樱。

    “抱歉,骗了你……”

    “没事,500吨的订单也不是每天都能碰上的……话说,宇智波佐助先生呢?我本来以为,今晚你们三个会一起来的。”

    “他还有任务,离开了。”小樱望着雷之国的夜景,一脸落寞。

    “我猜,你喜欢他?”

    “嗯。”这种话也只能对里昂说说,换旁人谁都不理解她:“只是我一厢情愿吧……”

    “那你不追上去吗?和他一起去?”

    “他早就走了,连告别都没有……”

    小樱也不知道,自己在佐助眼里,是什么样的……

    “你就给我一句话,想追,还是不想追?”

    里昂直勾勾地盯着她,这个问题,真的是问到她灵魂深处了。她是很想追,可每一次,一追到佐助,却又被他远远地落下了……

    “我想……”

    “那就包在我身上吧!”里昂朝她眨了眨眼:“云隐快马,使命必达。”

    “喂?我是雷门家的,我家有一批货弄错了,把船开回来,封锁码头。”里昂挂了电话,拉着小樱到酒店门口,二人骑着那匹名叫“月光疾驰闪电丸”的马,直奔码头。

    “这样……不好吧?”小樱听到电话,十分心虚。

    “今天出航的船只有几艘,早上的全是观光邮轮,开得慢。他如果赶着去雨隐村,应该是坐晚上8点这艘特快货轮。我们骑闪电丸,不用一刻钟就能到。”

    “你怎么这么清楚?”

    “我没说过吗?这些船都是我们家的。”

    “……”有钱真好!

    转眼,到了码头,小樱飞身下马。

    “等等!”里昂也下马,可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出口。他解下了闪电丸脖子上的木雕族徽,给小樱:“我们家在各地都有做运输生意,希望能帮上你。”

    “这……”实在是太过贵重了。

    “收下吧,你的行李,我会让你的助手带给你,安心去吧。”

    “谢谢。”小樱最后看了一眼这位“白马王子”,冲进码头。

    闪电丸拱了拱主人的脖子,里昂上马:“情场失意,商场可不能失利。走,回去看看那500顿的订单谈得怎么样了。”

    他还没离开码头多远,后面却传来一声惊天巨响,一时,火光映红了整个码头。

    佐助选择不辞而别,一个人在码头等船。速度最快的船,今晚8点开,然后在土之国转火车,很快就能到雨隐了。

    不知道,带土当初留下的那些密道是不是还能用?如果这些密道、基地能用,行事会方便很多。

    船还没开多远,又驶回码头。据说是有一批货物弄错了,需要再清点,不会耽误太久。

    然后,他看见,小樱冲上了船。

    小樱冲上船,到处寻找佐助的身影。甲板上人不多,二人一眼就看到对方。

    又是相看无言。

    不行,今天一定要说出来!

    勇敢一点。

    被拒绝也没关系,我一定要把自己的心意,传达给佐助君。

    “佐助君!我……”

    喜欢你。

    从很久很久以前,就一直喜欢你。

    小樱鼓足勇气,准备开口,却发现,佐助右眼开着万花筒,须佐护身,朝着自己扑过来。

    下一秒,自己刚刚进入须佐的保护范围,耳边是震耳欲聋的爆炸声,连绵不断。一时,四周一片火海。二人被几处爆炸点同时覆盖,无路可逃!

    巨大的爆炸声震破了耳膜,二人的耳朵都流了血。佐助虽然把查克拉集中在背部,但爆炸产生的超高温是须佐和查克拉都防不住的。只一瞬间,他就觉得背部的皮肉像是被人活剥下来了一样,连带着脊椎和肋骨都在痛。

    小樱的医疗忍术已经覆盖到自己全身,看来暂时死不了。

    即使如此,背部的疼痛不减反增,他觉得自己全身的肉、内脏都被烤化了,只剩一副骨架。但爆炸还在不断持续,像一个连环,不断引爆新的爆炸。缺氧状态下,他一度产生了见到天堂的幻觉。

    这个变数是所有人始料未及的。

    里昂在远处,看得很清楚。

    最开始是上面的客舱发生了大爆炸,火焰直冲云霄,舰桥开始融化,然后爆炸又把下面的货物引爆,烧了半条船。

    按理,应该是无人生还了。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

    等云隐的救助队赶到,佐樱二人大概是为数不多,还能活着走出来的人。旁边被运送的伤员,多半是被抬出来的。而更多的,是找不到主人的残肢。

    佐助撤掉须佐,摆了摆手,示意小樱不用管他。一个医疗忍者给佐助披上毯子,小樱还是不太放心。佐助看着她,点了点头,小樱转身去救助其他人了。

    云隐医院,大蛇丸到处打听一个黑发黑眼身高1米8以上的木叶青年,看到佐助四肢健全地坐在急救室门口,才松了一口气。

    “春野樱呢?”想来有佐助在,也不会让她有事。

    佐助皱着眉头,按着耳朵,也懒得用写轮眼读他说了些什么。

    大蛇丸看他还有时间和自己耍脾气,那大概是没什么事。大蛇丸掏出一小瓶药水,往佐助左右耳各点一滴,揉了揉。

    不到5分钟,痛感全失,耳朵也可以模模糊糊听到一些声音了。

    “给我。”佐助想往背上也来一点,实在是疼得难受。

    大蛇丸看他的背,又一阵心疼,拿了另外一种药膏,帮他上药。没想到,当年怪力女纲手随手写写的配方这么顶用。

    佐助一把夺过剩下药膏,塞给旁边的护士:“拿去,外伤用,木叶秘制。”

    “有没有看见一个粉头发的姑娘,她是医疗忍者。”里昂慌张赶到,见人就问。

    “春野医生吗?她在急救室……”

    “什么!她伤哪里了!严不严重!有没有生命危险……”里昂一颗心吊在嗓门。

    “她在急救室救人!让开!别挡路!”小护士一把推开里昂。

    里昂也松了一口气,看到大蛇丸他们就在旁边,也坐下。

    “都是我的错……如果我没让船开回来……”里昂很是自责。

    “对方蓄谋已久,爆炸是船舱内外同时发生的,如果船没开回码头,活下来的人也得喂鱼。”

    佐助冷静地分析,如果爆炸发生在大海上,如果今天没有小樱的治疗,如果自己没有多心往船舱方向看一眼……

    哥哥,是你在天上,守护着我吗?

    “你好,我叫雷门神光信。”里昂朝佐助伸手。

    “宇智波佐助。”佐助回握。

    大蛇丸被握手的两人夹在中间,场面一度十分尴尬。我不应该在这里,我应该去车底!把春野樱换过来啊!

    “佐助先生,方便和我谈一谈吗?”里昂褪去了青涩少年的伪装,俨然一副老练成熟的模样:“我想,只有你能提供有效证词。”

    “我当时只顾着救人,不一定记得清。”

    “爆炸源是什么?你有看清吗?”

    “人类。是人类变成了炸弹,引爆了烟囱的废气,引发二次爆炸。而且不止一个人。”写轮眼看得一清二楚:“或许和之前的血继限界【血龙眼】有什么关系。”

    大蛇丸起身:“我去找御屋城炎确认一下,血之池一族是否还有其他后裔。”

    按道理来说,经过之前“起爆人间”事件,千乃应该不会再做这些事了。不过佐助还是打电话去雾隐问了一下。

    等小樱忙完一轮,都早上9点了。大蛇丸给了她一个药丸,她看也不看就吃了,坐在急诊室门口呼呼大睡。反正佐助就在旁边,趁机白嫖一下男神的肩膀,想来这个情况,佐助也不会推开她。

    “那我先回公司了,谢谢你的帮助,佐助先生。”里昂卷起货船的平面设计图:“剩下的事,我会处理好。”

    佐助点了点头,没说话。

    “御屋城确认了,血之池一族绝对只剩他和千乃。不可能有第三个人。”大蛇丸接到了御屋城的电话。

    “千乃这几天一直在水之国。”佐助也接到了水影的电话。

    其实说是血龙眼,但威力又比血龙眼强很多,不出二十人,就把一艘万吨货轮的甲板炸得面目全非。会不会是其他忍术?佐助觉得肩头一轻,随后一重,大概是小樱醒了。

    佐助抬了抬肩:“醒了就去床上睡。”

    这么多年,他还是能分清樱的真睡和装睡。

    小樱伸了个懒腰,扭了扭脖子。这招装睡不能多用,否则劲椎病、肩周炎至少提前20年。

    “樱!你别动!”佐助突然喊了一声,吓得小樱不敢动弹。

    “佐…唉你怎么掀我衣服……”小樱觉得背后一凉。

    “别动!你别动!”

    佐助和大蛇丸清楚地看到,小樱的后颈,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诡异刺青,蔓延到了整个背部,直到尾锥。

    而在写轮眼的视角下,他看见,刺青里面包含着一种诡异的查克拉,已经渗透进小樱的每一根经脉,每一个细胞,和当初血龙眼制造的人体炸弹一模一样。

    而现在,对此一无所知的小樱,就是那个随时可能爆炸的炸弹。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