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5.巫蛊

琅琊闲人

    林深蓦地做出弓步,将理疗舱向汽车那边投射而出,人也趁着血腥杰克身在空中,如箭般飞掠过去。漫天黄沙,依旧纷纷扰扰,迷人的眼目,此时交手二人,均是靠着超人的感官来掌握对手的行动。后远地不酷结学接阳诺故方林深竟是刻意布局,他的目的是远处那辆完好的沙漠越野。只可惜他似乎昏了头,以血腥杰克的速度来有在三公里内追上任何一辆跑车的本钱。血腥杰克强行沉下身子,怒吼中反身扑来。林深已经到达目的地,却不上车,只拉开车门,似乎从中取了一样东西。他腥杰克的来势,忽然纵身挑起,如一只大鸟一般扑击而去,却将手中的物事向下掷去。结不不地酷敌球陌月科秘早血腥杰克磔磔狞笑,要在这一拳中彻底击垮对手。临近之时,林深突然一变身形,从背后拉出个人来抱在怀中。整个人扭曲成一个怪异的角度,竟将背部让给了血腥杰克的追魂厉拳。与此同时,他掷出的东西也落在血腥杰克的正下方沙层。“噗!”一声闷响,就如超声波呈半弧形扩散。林深在血腥杰克毁天灭地般的狂怒力量下,如断线的风筝,无助的飘飞而去。血腥杰克亦在反震下向地面落去,忽然连串爆响,一朵血染般的小型火云从地面上升腾而起,正将血腥杰克包拢在内。林深落地,连着翻滚出二十多米,方才腾身跃起,口鼻溢血,却没命一般的向古墓入口狂奔而去。这才是他连环计谋的真正目的,方才那朵火云,正是从车中取出的微型炸弹,足有上千当量,纵然血腥杰克真是魔神,也尽够挡他一时半刻。而他却计算好角度与方位,恰好借助血腥杰克的力量,更逼近古墓入口。身后传来血腥杰克的滔天怒吼,但林深早已奔入古墓,没入那迷宫般的甬道之中。在这里是他的天下,世界上再没有人能在这种环境中摸到林深的踪迹。血腥杰克从火云中扑出,除了衣衫尽毁外,竟毫发无伤。他扑到理疗舱边,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这才想起林深怀中护住的正是那名女子。狠厉的怒号响彻于黄沙与灰天之间。林深背着洛飞凤,以最快的速度来到悬崖之下,乘上李云龙提供的舰船。返回青林之后,查出洛飞凤受了严重的创伤,不过所幸,清白得以保全。而就在这时,舒天琪那边又出事了。方洪是跟随舒秀琪多年的老人了,几天前,秘密的跟着舒秀琪来到了青林。一天早上,“铃 ~~”有些刺耳的铃声响起,方洪一个激灵,从床上翻身跃起。他伸手按住有些胀麻的太阳穴,端起一杯隔夜的凉水,咕咚咚的灌了下去。在冰冷的刺激下,他昏沉的大脑才清醒起来。又是一天,迎接他的还是那周而复始麻木无趣的生活。每当这时,他总会涌起强烈的冲动,然后,他又总是会把这股冲动压下去,默默的收拾好这赖以栖身的二十几平米的空间,打开窄小的房门,然后换上一张格式化的笑脸,招呼每一个来买他货品的顾客。将拖把丢在一边,方洪拉过一张吱呀作响的凳子,坐下点燃了一根香烟。他眯缝着双眼,廉洁而劣质的香烟散发出刺鼻的气味儿,烟雾缭绕,使他的眸子有些深沉。在所有人的眼中,他不过是个平凡的小卖部老板,独身寡言,每天辛辛苦苦的忙碌,却只能挣着将够生活的小钱儿。敌远不远独敌术由冷地羽这种人,在每一个繁华的大都市里,都数不胜数,但是又有谁真正知道,他们的过去,曾经有过什么样的故事。“咚咚!”一支烟还没抽完,突然从门口处传来了扣门声。方洪慢吞吞的站起来,没有搭话儿,那敲门声就一直响了下去。“他娘的,这么早是谁啊,赶着投胎啊。”方洪被那敲门声弄得有些烦躁,狠狠把半截烟扔到地上,小声的骂着。他向门那里走出两步,似乎想起了什么,又走回来捡起那半截烟,塞在耳朵上。他挑开门上的插把,习惯性的顺着猫眼向外突然,一股仿佛发自灵魂深处的寒冷从他心底散发出来,使得他不由的颤抖着。敲门声,仍在继续。可是门外,却什么也没有。连鬼影子都没有。“谁?”方洪大声的喊叫起来,似乎在为自己壮胆。他缓缓向后退去,伸手从柜台里摸索出了一把剪刀,横在身前,随即很快的恢复了沉稳。那双平凡而混浊的眼睛,此刻如鹰鹫一般锐利起来,紧紧的盯住门口。敲门声蓦地消失,半晌,都再无任何声音传来。突然,他感到有些不大对劲,屋里安静的有些诡异。按理说,这个时间正是人们晨练的时候,虽然谈不上熙熙攘攘,但总不至于静至如斯。“呵呵呵,阿叔,你手里拿的是什么呀。”自方洪身后,忽然响起个清脆悦耳的童音,欢快而喜悦。可是传入他耳中,却不啻于晴天霹雳。他刹那间变了脸色,手臂颤了三颤,终归无力的垂了下来,剪刀滑落在地上,发出呛啷的刺响。他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再转过身来,已是面如死灰,仿佛一瞬间变成了垂暮的老朽。“阿叔,你为什么要掐阿妈,放开阿妈,放开阿妈。”那童音突然转的凄厉,可在方洪面前,依旧空无一物。“够了,够了!”“我知道是你,不要再折磨我了,杀了我吧。”方洪闭上双目,声嘶力竭的吼着。一阵微风吹过他的脖颈,方洪先是感到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而后觉得自己如腾云驾雾般飞起来。他睁开眼睛,己离地面越来越远,而他的身体,却仍站在原地。“呃!”他发出最后一声叹息,就此失去了意识。屋里恢复了一片静悄,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半小时后,一个久等不耐的悍妇,骂骂咧咧的试探着推开了房门,旋而,壮实的身躯面条一样软了下去。“啊 ~~”而后,肖卓就收到了舒秀琪的见面邀请。茶室里萦绕着轻柔的音乐和淡淡的花香,如果闭上眼睛,便仿佛能个芊芊素手的江南姑娘,轻轻的捻起一朵茉莉,插在额间,人比花娇,花添人香。在这样的环境里,任谁都是心旷神怡,林深亦然。他将头倚在半仰的躺椅之上,双目阖起,整个人都浸入到一种妙不可言的境界,仿佛微醺。穿着民族传统服装的服务员小姐,偶尔推门进来,总是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已经将近一个小时了,茶水从滚烫的紫红色,变成冰凉的绛红色,这个人就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像是专门到茶室来睡觉一样。如果说这个人是在等人,那他的耐性未免太好;如果说他是在无聊消遣,单是两千元每小时的包间费,就不像是他那种穿着能支付的起的。时间仍在一分一秒的流过,淡雅的《茉莉花》筝声,也换成萨克斯风奏出的悠扬的《回家》。门,蓦地打开,林深心中一动,醒觉过来。那进来的人,带有一分特立独行的冷淡,即便身处熙攘闹市,也绝不会与他人混淆。“你终于来了。”林深张开双目,坐直身子,微笑着说道,随即惊奇的道:“咦?怎么是你,秦臻?”秦臻是舒秀琪从小玩到大的闺蜜,也是舒秀琪的左右手,脱下长可及膝的毛皮大衣,挂在衣架上,仅以哼声作答。服务员小姐入得室来,送来一碟点心,换了一通茶水,秦臻摆摆手,示意暂时没有别的要求,她可以先行离开。“账单收到没有。”舒秀琪捏起块点心,嗅了一下,旋而皱了皱眉头,将点心放回原处,才似乎想起了林深的存在,冷冰冰开口问道。“你还知道来见我?”林深苦笑一下,不过目光逐渐移到秦臻薄薄的红唇上,心头没来由的一热,思绪仿佛又飘回到某个意外而美妙的时刻,眼神灼灼的仿佛放出光芒。“这次生意总算不亏,以后可以考虑 … ”舒秀琪犹未察觉,她自顾自的讲着,突然一抬头,正碰上林深颇有些暧昧的眼神,猛地一滞。她似乎立即意识到了什么,匆忙转过头去,肩头兀自轻轻的颤动。那一刹那,林深分明楚,那脸上爬起了两片霞光异彩。“咳”,林深有些不自然的咳嗽起来,借此稍微掩盖自己的尴尬。“秀琪,我已经听说了方洪的事,你一定有计划了吧?”林深以前也认识方洪,不过,扯开话题的意图有些明显。“哼。”半晌,秦臻才转过身来,她似乎已经恢复平静,只是表情上又多覆盖了一层寒霜。“你打算什么时候去见秀琪?”两个人蓦地沉默下来,林深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尚且温热的铁观音,却感觉不到任何味道。然后,他慢慢的站起身来,开口打破屋中的静默。“我随时可以见秀琪,可她为什么没来见我?难道,她不把我当朋友了?”艘科科仇鬼后恨接冷诺早孤秦臻视线飘忽在一旁,并没有回答。林深便转身取下衣架上的外套,举步向外走去。“咚咚!”孙不科科情后球所孤艘主结“咚咚!”敲门声连着响了两遍,舒秀琪才从发呆中回过神来。她轻咳了一声,伸手整理了一下头发,才开口道:“请进。”一个化妆艳丽的女子轻轻的推开门,稍微探入身子,她身着得体的黑色西装,脸上泛着职业化的微笑。“请问,您是舒秀琪小姐吗?”“我是。”“我是刘总的行政助理,他在黄山室恭候秀琪的大驾。”舒秀琪抬手表,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五分钟,她点了点头,站起身来,随那女子走去。穿过一处仿真的山泉,那女子走到一处微掩的房门外,轻轻的敲了两下,屋中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似乎甚是疲惫。“是秀琪吗,请进。”那女子推开房门,作了个请进的手势,舒秀琪便向里走去。她才进得房门,突然感到四下的空气里产生了一种奇异的波动,潮水一般向她涌来。“雕虫小技,咄,临。”她启唇断喝,那空气中的波动便又如潮水般退去。“秀琪果然神技,”那屋中人显得极为激动,三步并作两步,赶过来伸出双手。这是个两鬓斑白的男子,黑黑的眼眶深深的凹了下去,额头上密布皱纹。他的眼神中有一种近似疯狂的热切,却仍掩盖不住,那似乎从心底发出的疲惫与恐惧。舒秀琪并没有理会他,反而有些戒备的退开一步,冷冷的打量着这个男人。那波动便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虽然并不熟悉,但她却清楚的知道,它所代表的力量及其主人。“呵呵,”男子有些尴尬的搓着双手,讪讪的笑起来。“不好意思,是我唐突了,我叫刘强立,就是我约秀琪到这里来的。”敌不不地独孙恨由阳孙太敌“你好。”舒秀琪冷冷的打着招呼,她已经确定,那波动虽然发自刘强立身上,却并非是他主动施为,而是有人强加到他的身上。舒秀琪径自走去坐下,故意忽略了刘强立露出的一丝怒意。可她还没有从与林深谈话的心情中平复下来,哪有心思客套许多。结不仇不酷艘学接月后地考“刘先生,你身上所中的,是一种古老的巫术,这种巫术,发源于我国的三峡地区,与南亚的降头苗疆的蛊术有异曲同工之妙。”结不仇不酷艘学接月后地考  “请问,您是舒秀琪小姐吗?”“我的收费从现在开始,如果刘先生不介意,我们该马上进入正题。”刘强立愣了一下,怒意随即从脸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连连的苦笑。他走到舒秀琪面前,仿佛脱力一般坐下,语气艰涩的说道。“对不起,请原谅我的冒犯,说实话,直到现在,我才能完全的信任秀琪。”后不不地酷结术陌冷显察酷“无妨,我能理解。”舒秀琪不由得缓和了语气,这个刘强立是整个青岛最为显赫的富翁,却没有一般有钱人的骄矜和傲慢,反而坦白的令人无法责怪。本书来自  /book/html/26/26184/index.html

    [笔趣阁手机版 m.xbiqugetw.com]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