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第18章:算计

猫不让

    台州姬家,家主书房。

    “老爷,”管事跪在地上咽了口口水,头也不敢抬的说:“姑爷带着大小姐去禹州了。”

    坐在椅子上的姬家家主,姬长灯生父姬元炎一句不发,面色已经沉到可以滴出黑水来。

    偏偏此时继妻柳叶还在一旁煽风点火:“我就说怎得总也不见大小姐,亏得妾身还生怕大小姐吃不好睡不好的,上赶着送些吃食,结果呢,果真应了那句话,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你看这眨眨眼就跟着夫家走了,连句话都没留。”

    “你也够了!”姬家家主正在气头上,此时柳叶出来蹦跶,可不是上赶着挨骂,“你的那点心思我能不知道?你要想对长灯好,早十几年就不会克扣她的份例。你要有心,长灯在府里养伤的时候就应该去照顾着了。这个时候往冷家跑,你打的什么主意我会不知道?”

    “老爷怎得如此想我?!”柳叶心里一惊,垂首就开始假哭,“我整日照看家里,又要照顾两个孩子,我容易么……”

    但此时姬家主正在气头上,连个眼神都没给她。

    柳叶梨花带雨的哭了两嗓子,在场一个坐着一个跪着的都不捧场,柳叶只得不尴不尬的停了下来。

    姬家主靠在椅子上,闭目片刻,才问管事,“走多久了?”

    “这……”管事暗叹自己倒霉,却也不得不实话实说,“大小姐去了冷家没两日,两人便走了。”

    “冷无寒的学籍呢?”

    “也……也一并转走了。”

    “转哪儿了?”

    “这,转去禹州……禹州唐家书院了。”

    “哼”姬家主猛地一拍扶手,压着怒火问:“他去唐家书院做什么?唐家书院能比得上台州首府书院?我费心费力把他安排进首府书院,结果呢?两个人就这么跑了?”

    姬家主这话说的冠冕堂皇,坐在一旁的柳叶忍不住低下头,手按眉心做头疼状,然后偷偷翻了个白眼。

    那冷无寒好歹是王朝第一剑修世家,冷家的后人,就算落魄了,那也是带脑子的。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姬长灯已经成为弃子,把棋子嫁给罪臣之后,就是没打算给姬长灯翻身的机会。

    也就是没打算给冷无寒翻身的机会。

    那冷家后人为了一封推荐信便能忍常人所不能忍的娶了一个废了灵根的凡人,足可见其参加科举的决心。怎么可能不防姬家?

    也就大老爷这么天真,相信冷无寒能老老实实的呆在台州等科举。

    若不是柳叶自己放心不下,派了人去冷家周围盯着,还不知道两人已经跑了呢。

    但就是这样,也已经晚了,自己的人去的时候,冷家早已人去楼空。

    柳叶忍不住叹了口气。

    她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姬长灯一个丧母女,十几年来被自己明里暗里拿捏了不知多少回,暗中教唆的人也不少,甚至‘知心朋友’也帮她找好了。可是这姬长灯愣是不听教,不听劝,至离开姬家愣是一个错也没犯过,甚至单凭那连灵药都吃不起的一点份例,竟是修炼到快要筑基。

    如此心性坚定之人,若是不在她弱小的时候彻底摧毁她,假以时日,必定成患。

    要说整个姬家最不希望姬长灯翻身的人,就是柳叶了。

    所以她才会派人去监视冷家,并在发现两人离开后第一时间告诉家主。

    在她看来,女儿不吭不响的跟男人走了,还违背了自己的安排,姬元炎必然会派人将两人找回来。

    却不想,姬家主思考了许久,最后却下了截然相反的命令。

    “算了,既然走了,我就当没这个女儿,以后她的事不必再报我了。”

    管事心里松了口气,连忙应下,“是。”

    “老爷!”柳叶听完大吃一惊,也顾不得在装委屈,

    “姬长灯毕竟是我姬家女儿,说走就走成何体统?如此作为,怕是因当日之事,姬长灯连老爷也一并恨上了。若是真让冷无寒考过院试成了秀才身,姬长灯他日归来,定不会放过姬家的!”

    姬家主抓起茶杯扔到地上,愤怒的说:“那是我亲女儿,是姬家对不起我长灯!姬长灿是为何被琉璃火侵蚀了灵根的,你比我更清楚!可怜我女儿本就无辜,先是被冤枉,后又为救姬长灿失了灵根。本就是我姬家对不起长灯,难道我还要亲手断了她的活路不成?!”

    “老爷!”

    “出去!”

    柳叶第一次被姬元火赶出书房,委屈的面容一出房门便冷了下来。

    而柳叶的女儿,姬长灯的继妹姬长荧还等在母亲房里。柳叶一回去,便姬长荧便迎了上来,

    “母亲可与父亲说了?父亲要把姬长灯抓回来了吗?”姬长荧兴奋的问。

    柳叶冷笑:“你父亲心软了,打算就这么算了。”

    “算了?父亲不怪姬长灯,也不打算抓她回来了吗?”

    “嗯。”

    姬长荧没那么多心眼,想要父亲抓长姐回来,也不过是本着痛打落水狗的心思,想让姬长灯看着她继承家主之位,以后自己开心了就赏她口饭吃,不开心了就拿她撒撒气,这种日子想想就开心。

    如今父亲不打算捉姬长灯回来,姬长荧也不过是有些失望罢了。

    但柳叶可不这么想。

    “姬长灯绝不能有丝毫翻身的机会!”

    姬长荧吃惊的说:“翻身?都这样了,姬长灯怎么还可能翻身?”

    “怎么不可能,”柳叶看着心大的女儿,“无论任何时候都绝不能给敌人留丝毫喘息的余地。姬长灯虽然成了凡人,但冷无寒毕竟还是单冰灵根的天资,又有谋有略,难保将来不会取得个一官半职,到时若是惦念着糟糠妻的情分帮着姬长灯对付姬家,也不是没有可能。”

    姬长荧想了想,撇嘴,“姬家还会怕一个罪臣之后?”

    “冷无寒是罪臣之后,更是王朝第一剑修世家的嫡长子,以他的天资和冷家留下的底蕴,难保他能走多高。”

    柳叶这样一说,姬长荧才有些慌了,“那怎么办?父亲已经说了不管了呀,禹州那么远,我们也够不着啊?再说,我们若是真做些什么,父亲难道不会生气吗?”

    “生气?生气又能怎样?”柳叶冷笑:“你父亲那个人,这么些年我克扣姬长灯难道他会一点苗头都看不出来?但是他却丝毫不过问。

    当日在堂上老太太要捉姬长灯的时候,他倒是想起自己父亲的身份来了,生生护着姬长灯,结果呢?最后还不算放弃了。等到姬长灯养病的时候,他自知理亏不敢去看,却还是认同把姬长灯嫁给一个罪臣之后。

    如今两人走了,他又不忍心赶尽杀绝。怎不想,冷无寒上首府书院是他跑的,跟书院串通好临考取消冷无寒考试资格也是他亲自办的,他自己把女儿逼到这一步,却到最后心软了,你说可笑不可笑?他此时放过姬长灯,难道姬长灯就不恨他了?

    优柔寡断又反反复复,你且看吧,等姬家把姬长灯逼到走投无路的时候,他依然是这副心疼愧疚最后又冷眼旁观的样子。”

    “母亲的意思是,我们若是对姬长灯动手,父亲不会怪我们?”

    “我们为什么要对姬长灯动手?”柳叶笑了,“老夫人心狠手辣又掌控欲极强,为了嫡长孙,嫡长女说舍就舍了,连老爷做了这么些年家主都不得不听她的,甚至把姬长灯随意嫁出去也是她的主意,如今姬长灯眼看要蹦跶出她的手心,你说她能忍吗?”

    “母亲是说……”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