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院试结束
作者: 我背西瓜上网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伴随着大门吱呀一声打开,无数的考生从考场之中行了出来,历经三日的院试终于在这一天结束。

  一些考生面色苍白,走路也是非常不稳妥,好似只要一阵强风袭来他们便会直接躺在地上一般,还有一些考生面色从容健步如飞,露出了一切尽在掌握的样子;但最多的还是那一群露出了无所谓表情的那群人,他们仿佛好似已经看穿了一切,等待着最后的判决。

  “高兄考的如何?”

  张凡宇和高仲候着官差收了试卷之后便是汇聚在了一起,其余的涪州诸子也是合着他们一路,只是保持着距离。

  “一切如常。”

  高仲面色淡然,这次的考题不难,和张与可出题较比起来还要简单许多,所以这一次高仲也算是发挥正常。

  “如此,那么高兄这次院试怕是已经成竹在胸了,我这最后一场倒是有些悬了。”

  张凡宇叹了一口气,虽然他的才学在张家算是不错,可他知道自己和高仲还是差了一些,那是在天赋和见上的差距,不是书本之中的。

  “西南文风宽松,张兄也不必担忧,若是照常发挥应当问题不大!”

  高仲宽慰道。

  西南地区文风何止是宽松,完全就是一塌糊涂,学者少,名仕未有几人,以前的涪州学派到了八股时代也是完全没落,只要稍有学识那么想要在西南文坛崭露头角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只是想要真正踏入到仕途,走上进士道路,那么只有长叹“蜀道难”了。

  “王兄,此次院试觉得如何?”

  考完之后大家都分成了小集体,各州县的人不约而同的走在了的一起,一同朝着下榻的旅店走去。即便在场的人都不喜高仲和张凡宇,但是许多人还是本能的和他们走在一起,虽然保持着间距。

  “这次,秀才我拿下了!”

  那个被称为王兄的人,而今已是多次参加院试,这一次他可以说是信心满满,一打出考场面上带着微笑的便没有几人,而他却是所有人之中笑得最开心的一个。

  “哦,那就先恭喜王兄了!”

  听到这人的话,在场的人不少为之侧目,ZQ府虽然地界大,文风不昌,秀才少的可怜,院试虽然是在矮子之中选高个儿,但这个高个儿还是有他自己实力的。

  “我就先在此谢过了。”

  王兄也不过客气,微微一笑,揖手还礼,然后撇过暮光看了看高仲和张凡宇:“你二人第一次前来参考,如何了?”

  “尽力而为!”

  高仲和张凡宇看了看来人随后一同揖手说道。

  这个王兄名叫王方,平时在队伍之中算是寡言少语的人物,高仲和张宇凡虽然认识,但是却不熟,因为对于二人而言其余的人也没有什么交集,尤其是高仲。

  “如此,那多半是没有什么希望了,下次好好努力,我亦是来了四五次方才感觉十有八.九!”

  王方面上带着自信的笑容,说完之后便是大踏流星的朝着回去的方向走了去,这次他一个人行在了队伍的前头。

  看着如此的王方,高仲面色微微一变,这人究竟怎么了?

  “魔怔了,不用管他我见惯了……”

  张凡宇见着高仲的面容微微一笑,叹了一口气说道。

  每年因为屡试不第的学子多了去了,大户人家也有不少,张凡宇自己也是见多了,疯了的,魔怔了的,一年不知有多少。

  “魔怔了?”

  看着轻飘飘的王方,高仲微微一笑,之前在读书的时候读过范进中举,没成想现在竟然见到了真实的一幕。

  张凡宇叹了一口气,周围的人见着王方的举动也是跟着叹了一口气,对于反复参考的人而言这样的事情他们经历了太多,和张凡宇说的一样,他们都开始习惯了。

  ……

  “李大人,这里是今岁院试试卷全都在这里了。”

  师爷将院试试卷全都放在了桌上,这些试卷全都糊了名字,整齐的摆放在在一起。

  因为只有两百多份的试卷,所以也不用分成几份,摆放在一起也不显得突兀。

  “恩,我知道了。”

  李青书点点头,然后研好笔墨写上封条,然后转身朝着身边的几位官员说道:“在下ZQ知府李青书,今监考ZQ府院试,试卷已密封完毕,三日后焚香沐浴之后再与诸位共同审阅。”

  “请李大人贴封落锁!”

  在场的官员纷纷朝着李青书揖手,他们是ZQ府的大小官员,通判、知州全在,也是协同知府一同监考审查的官员。

  经历了一整套复杂而又繁琐的工序之后,终于将所有的步骤全部完整,班房衙役守护在检阅室之后李青书才带着大小官员离去。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所有涉及到批改试卷的官员都会闭门不出,在家中休息,关门谢客,避嫌。

  “这李大人显然是看不起我西南文人,如此轻蔑……”

  ZQ知州徐如云叹了一口气,随后摇了摇头。

  “没办法,谁叫我西南文风不昌,南回宋朝之兴盛,他来自福州科举大省,自然是看不起我们小地方。只是,我们涪州的确文人不行,若是向张与可和蒋史先这样的二人再多一些便是好了!”

  通判孙科苦笑了一声说道。

  “不是那张与可的学生高仲久负盛名难道也不行?”

  徐如云皱了皱眉,好奇的问道。

  “不知,那李大人压根没去看他的文章,只是瞟了一眼就走了。不过也是,那高仲不过是一个农家娃子,虽然故事不少,还是涪州县试案首,可惜到底是农家孩子底子薄,希望不大……”

  孙科摇了摇头。

  “时局动荡,若是有高才出我ZQ那就好了,可惜自大明以来却鲜有人出现啊!”

  徐如云叹了一口气。

  不管是ZQ府还是整个西南地区在中原看来依旧是蛮夷未开化的存在,甚至有不少人还鄙视,这让西南文人感到非常的自卑。

  “三日之后再说,说不准那高仲还能给我们带来惊喜呢,毕竟张与可那坏小子看中了他,说不准这小子还真的很厉害呢!”

  忽然孙科笑了笑,淡淡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