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 武三叔

田十

    齐大宝马上说:“救!一定救!不过……你叔叔好厉害的。”

    明明是武豆豆在眼前凄苦哀求,潘五却差点笑出声来,大宝子还是很有前途的。

    去扶起武豆豆:“说说是怎么回事。”

    武豆豆几句话说完经过。

    她去找三叔,到了庄上才知道三叔已经被二叔请回武家祠堂,说大哥唯一儿子武一郎重病在身,很有可能救不回来。请三叔去商议后续事情,也是定下家主位置由谁继承。

    武豆豆哭的很伤心,害怕弟弟就这么被人害死,害怕剩下她自己。

    潘五让别哭了,想了下说:“我陪你去看看。”

    武豆豆哭着说谢谢。

    潘五摇摇头:“你们家最高的是什么修为?”

    “以前是我父亲,说是快突破到五级了。”武豆豆回道。

    潘五点点头,跟齐大宝说:“走吧。”

    让武豆豆坐上马车,夜晚初临的时候,马车转往北行。

    还好刚走过一遍,也还好晴了好久,路面好走一些。夜半时分回到昨天经过的那座城市。

    没有入城,绕开往西北方向走,与关城是两个方向。

    在拐向西边后,齐大宝翻上车顶,努力往东北看,然后再没下来。

    武豆豆还在哭,满眼满脸都是无助。

    她是矛盾的,明明不想把两个少年拖进这趟浑水,可到底找不到人帮忙。不找这两个少年,弟弟一定会死去。

    我们都是俗人,在这种时候肯定是考虑自家人多一些,没有办法,潘五是武豆豆唯一能抓住的救命稻草。

    武豆豆安慰自己,潘五能一箭射死四级高手,应该也能打败二叔救下弟弟。

    潘五也是权衡了以后决定帮忙,即便武家有五级高手,他有云海弓、有如月刀,杀不死对手也有自保能力。

    关城战事继续,即便是深夜,路上有也兵车、军队往来。同样有很多关卡。

    潘五要再次感谢平东侯,如果不是他给开具关防文书,根本是寸步难行。

    一路跑到凌晨,前面出现一片山脉,迎面是道陡坡,武豆豆说翻过这道山坡就快到了。跟着好像想到了什么,赶忙说:“潘公子,只要你能救下我弟弟,我家里有一块六品铸材,可以送给你。”

    这个就吓人了。

    潘五看她一眼,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

    有人为两匹马都能杀人,何况是六品铸材?

    可以这么说,只要武豆豆说家里面有六品铸材,马上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冲过来,讲究道义的会帮你救下弟弟,有些不讲道义的,基本就是灭杀全家了事。

    想了下问:“你怎么知道?”

    武豆豆说:“家父临死前告诉我的。”

    潘五问:“你二叔知道么?”

    “不知道他知不知道。”

    潘五说:“听我句劝,你就当家里没有这东西,跟谁都不要说,一定一定不要说。”

    武豆豆嗯了一声:“可我想感谢你。”

    “感谢一个人的方式有很多,把自己置入险地是最白痴的一种。”说着话往上面看看,没看到小胖子,不知道在做什么,大声提醒道:“大宝,要上坡了。”

    “知道。”齐大宝回上一句。

    这道坡很长很陡,如果不是四匹战兽一起拉车,应该会费点力气。

    坡后是两座大山夹出的山道,大约走上一里多地有个石台。

    武豆豆说过了石台、穿过山道就是武家主家所在。

    看眼石台,潘五问:“上面有人么?”

    “一般都会有人。”武豆豆张望一下:“现在没人,应该在睡觉。”

    潘五想了一下,勒住马车,慢慢转回方向,慢慢滑下山坡。

    武豆豆急道:“怎么了?不去了么?求求你,不要不去啊。”

    潘五说去,待马车走到平路上,翻上车顶左右看,再翻下来继续往前走。

    道右边有片林子,潘五下车,牵马进入,走出很远停下,跟齐大宝说:“你留下照看马车。”

    齐大宝不乐意,想要一起行侠仗义。

    潘五说:“你不看着它们,万一跑了怎么办?”

    齐大宝有点委屈,撅嘴说声好吧。

    潘五打开车厢,拿出五级铠甲穿上,拎出一对儿大锤,背上云海弓、一壶箭,想了想跟武豆豆说:“不如你也别去了?”

    武豆豆不肯,何况她熟悉山谷道路,说我可以给你带路,还说有支持他们姐弟俩的族人。

    潘五同意下来,俩人沿坡路步行,快速接近石台。

    果然是太早的缘故,石台后面的房屋关着门窗,值守人员在睡觉。

    俩人经过石台,慢慢穿过山谷,武豆豆忽然无声落泪。

    潘五小声问怎么了。

    武豆豆说:“我从来没想过回自己的家竟然要偷偷摸摸。”

    潘五说:“人得活着才有家,哪怕没有一个亲眷,你也是自己的家。”

    武豆豆想了下:“谢谢你。”

    潘五笑了下:“现在该怎么走?”

    走出山谷,前面是一片庄园,有大大小小许多房子。武豆豆指着后面最高一栋白色房子说:“那里是武氏宗祠,左前面的黑房子是我家。”

    潘五张望一下,很多人家升起炊烟,也有狗叫鸡鸣之声,挺好的一片世外桃源的感觉。跟武豆豆说这里真不错。

    武豆豆说:“这么早,他们兴许还在睡觉,咱们去宗祠。”

    潘五说:“你弟弟,应该在他自己的房间吧?”

    武豆豆顿了一下:“你说的对。”

    如果是犯人或是做错事情,应该关在宗祠等着判罚。可二叔说重病在身,必须、也只能留在自己卧室。

    武豆豆想了下:“就这么进去?”

    潘五琢磨琢磨:“只能这么进去。”

    武豆豆一咬牙,说声好,大步朝前走去。

    她是武家大小姐,山谷里的人大多认识她,偶然遇到个人,都会低首喊声大小姐。

    武豆豆沉着脸不说话,朝自己房子大步走去。

    潘五戴头盔,穿一身黑甲,还拎着大锤,好像是最忠心的护卫。武家人看到他,只是略有好奇,没有问话,

    俩人一路急行,不知道是二叔手下大意了,还是因为实在太早,又或是完全不担心武豆豆,一路行来竟然出奇顺利,很快来到武家宅院。

    院门关闭,武豆豆稍一犹豫,猛抬手推门……竟然是锁着的。

    使出大力,大门咣啷响了一声,还是没有推开。

    武豆豆生气了,不过更加无助,有心要大喊一声,却是先回头看潘五。

    潘五笑了下:“站过来。”

    武豆豆走过来两步,潘五迎头走上,也不动锤子,整个人直接往门上撞。没有发出太大动静,厚实木门好像纸糊的一样,只轻巧发出个噗的声音,木门被撞破,潘五走进院子,回头说:“进吧。”

    武豆豆怔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急忙跟进去。

    院子里跟外面一样安静,尽管武豆豆有大力推门,可院子里硬是没有人出来。

    武豆豆左右看看,大步朝后院走去。

    武家家主的大宅,不但有前院后院,还有练武场和花园。走过一道拱门,路过练武场,经过一个池塘,前面是道小门。

    跟外面的大门一样,小门上锁。在武豆豆没能推开后,潘五继续硬闯。门后是花园,武豆豆在前面引路,很快来到一处房子前面。

    潘五有点好奇,不过也没说话。果然,房门推开是闺房。

    武豆豆脚步没停,进入屋子,冲潘五说声跟上,穿过屋子,从正大门出去。

    外面又是个院子,奇怪的是偌大一间屋子没有一个人。

    武豆豆左右看看,打开院门,绕过一条巷道,试着推一道侧门。

    小门无声打开,武豆豆快速进入。等潘五进门后,小门重又关上。

    武豆豆说这里就是武一郎的房间,走过去开门。

    走来走去全是门,看来这就是大户人家与小门小户的区别。潘五跟到门口,刚想问话,房门从里面推开,走出来个丫鬟。

    看见武豆豆和潘五,丫鬟吓一跳,张嘴就要大喊。

    武豆豆还是有本事的,抬手塞进丫鬟嘴里一条手帕,噎的丫鬟咳嗽连连。

    武豆豆冷声说:“是我,不认识了?”

    丫鬟掏出手帕,行礼道:“见过大小姐。”

    武豆豆问:“我弟弟呢?”

    武豆豆迟疑一下,武豆豆抬手一个巴掌:“在哪?不说就杀了你。”

    丫鬟面色苍白:“在卧房。”

    “带路。”武豆豆冷声说话。

    丫鬟赶忙说好,带着俩人往里走。

    最里面一间房,屋里满是药味,不用进入就能闻到。

    丫鬟推开门,屋里面挂着厚厚窗帘,阴暗一片。武豆豆急忙走到床前看,武一郎脸色苍白,嘴唇发干,气息微弱。

    武豆豆马上就哭了。就这时候,外面响起人声,有人大喊:“有人闯进来了,戒备、戒备。”

    一声戒备,惊起很多人,潘五这面正准备悄无声息背人走呢,可是武豆豆在哭,武一郎十分虚弱,他不敢乱动。

    没多少时间,一个中年人站在门口,沉声说话:“你是谁?”

    他看见的是潘五,武豆豆转头看,大声说:“三叔。”

    “豆豆?”武三叔走进来问:“这是什么回事?”

    武豆豆说:“二叔抓住我和弟弟,我弟弟是他害的。”

    武三叔眉头轻皱:“胡说什么?”

    武家老二也是很快赶来,一脸惊喜表情:“豆豆,你去哪了?我可是担心呢。”

    武豆豆冷声说:“你让人抓我,还担心什么?”

    武二叔假装不解:“你在说什么?”

    (笔趣阁 www.xbiqugetw.com)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