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第61章 蛋碎一地

京都鸟

    上官婉儿满脸凄凉,此时,她终于有了一丝说话的力气,不甘的恳求道:“赵天海,你别乱来,虽然我们两家关系还算可以,但是你今天如果强行要了我,那会引起上官家的怒火的。那种后果,不是你所能承担的。”

    听了上官婉儿的话语,赵天海脸上顿时露出一抹不屑,摇着头感慨道:

    “真不知道该说你天真还是什么,引起上官家族的怒火?那又如何?他们敢把我杀了吗?要知道,如果我死了,而且凶手正好是你们上官家的话,那我赵家的怒火,也不是你们区区一个上官家族所能够承受得了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赵天海陡然上前,满脸冷酷的撕开了上官婉儿的外衣,留下一件薄薄的白色t恤。

    赵天海满脸yin荡的看着上官婉儿完美的身材,那双魔爪,渐渐的伸向了上官婉儿的紧身裤。

    上官婉儿挣扎,却根本动不了,只能嘴里惊呼道:“别,别碰我。”

    “别碰你?”赵天海冷笑,残酷的说道:“今天我不仅要碰你,我还要睡了你,我要扒光你的衣服,脱下你的裤子……!”

    说着话,赵天海再也忍耐不住,双手用力的扯住上官婉儿的裤头,狠狠一撕。

    噗!

    裤头的扣子直接被赵天海扯掉,落在地上,滴溜溜的转了几个圈。

    “不要,你不要这样子!”上官婉儿急的都快哭了,可是她的这副表现,落在赵天海的眼中,却更是激起他的****,让他浑身血脉喷涨,似乎都快要爆炸了一样。

    刺啦!

    又是衣服被撕烂的声音。

    上官婉儿已经彻底绝望。

    砰!

    这时候,一道剧烈的撞击声传来。

    两人一愣,同时向着声音的来源看去。

    只见大门口,一身休闲服的江飞脸色阴沉,正一只手抓着一个满脸惊慌的大堂经理。

    在看到上官婉儿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后,江飞才松了口气,紧接着,却是满脸阴沉的看向了赵天海。

    “江飞……你。”赵天海瞳孔一缩,明显的露出了怯意。

    “救我……”上官婉儿呼救,此时的她,依旧浑身无力,根本动弹不得,只能无力的呼唤,企图江飞早点将她救出魔爪。

    江飞点了点头,随手放开手上抓着的大堂经理。

    大堂经理掉在地上,狠狠的摔了一跤,右手紧紧的捂着脖子,不停的咳嗽着。

    “你可知道这里是哪里?!”大堂经理在恢复了一下后,顿时忍不住咆哮道。

    啪!

    回应他的是一个清脆的巴掌声,他捂着脸,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个魔性非常的青年。

    “老子管你这里是哪里,要是不爽的话,随时找我报复!”江飞眼神冰冷的可怕,让与他对视的大堂经理心脏狠狠一缩,再也不敢答话了。

    咚!咚!咚……

    脚步声如雷,重重的敲击在赵天海的心里。

    赵天海已经恐惧了,放开压在身下的上官婉儿,一步一步的倒退着。

    “你……江飞,你想干嘛?”赵天海底气不足的呵斥道:“我可是东海市四大家族之一赵家的唯一继承人,你今天要是敢碰我,那你将承受赵家的怒火!”

    “哦?是吗?”江飞冷笑一声,陡然加速,一个起跃间就来到赵天海的身前,他轻轻伸出手,揪住赵天海的脖颈,将他给提了起来。

    此时,赵天海只剩下一条短裤,就这么被提在半空中,画面看起来诡异非常。

    他不断的挣扎着。

    然而江飞的手臂却是越来越紧。

    赵天海感觉自己快要无法呼吸了,他眼睛死死的大睁着,第一次,他感觉死亡离自己是如此之近,也是第一次,他发现,眼前这个男人,是真的敢杀他,而不是说说而已。

    “江飞,别……”这时候,上官婉儿突然低呼了一声,开口帮着赵天海求饶道:“别为了这个人渣葬送自己的前途。”

    她担心的是江飞,怕江飞一怒之下,做出什么难以挽回的错事。

    而赵天海听到这里,心里的求生**也不禁爆发了开来,挣扎着点头道:“是啊,江飞,别为了我这个人渣做出什么不智的事情出来,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再也没有下一次了。”

    说着话,他将眼底的恐惧深藏起来,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怨毒。等着吧,江飞,只要让我拿到电话,我就能让人过来收拾你,到时候,不仅你要完,就连你的亲朋好友,也要跟着你一起陪葬!

    赵天海怨毒的想到。

    然而江飞却根本不在乎,只是在听了上官婉儿的话语后,眉头一皱,他可以不担心赵天海的报复,乃至无所谓赵家的怒火,只是上官家族,承受得起吗?

    江飞愣神了一瞬。

    赵天海以为江飞怕了,不由得意道:“你放了我,我可以当这件事情没发生过。”

    啪!

    就在他的话语刚刚落下后,江飞,动了。

    他陡然出脚,提膝,狠狠的撞击在赵天的胯下。

    噗!

    一声类似鸡蛋壳爆裂的声音响起。

    “啊……”

    紧接着,是赵天海撕心裂肺的咆哮声。

    他眼睛一瞪,死死的看着江飞,满脸的不敢置信,不过下一刻,一股钻心的疼痛顿时席卷他的痛觉神经,让他眼睛一黑,晕倒了过去。

    此时,江飞的膝盖缓缓放下,在他刚刚撞击的赵天海的胯下位置,一片猩红的鲜血,慢慢流淌了出来。

    鲜血将赵天海的内裤染红,他无力的垂落双手,已经晕倒了过去。

    砰!

    江飞随手一丢,赵天海狠狠的撞击在墙壁上,瞬间又清醒了过来。可是当他发现自己的小兄弟被江飞给废了以后,却是眼前一黑,不堪受辱,再次晕倒了过去。

    江飞……怎么能这么狠?

    这是赵天海最后的想法。

    “这次,就算是给你一个教训吧。”江飞无所谓的拍了拍手,眼神冷漠而冰冷的看了赵天海一眼,上前,脱下自己的外套,轻轻披在上官婉儿的身上。

    上官婉儿满脸复杂的看着江飞。

    “放心,我没事。”江飞无所谓的笑笑,轻轻拍了拍上官婉儿的肩膀,柔声道:“别怕,我带你回家。”

    就是这样一句话,让得上官婉儿眼眶通红,差点忍不住啜泣起来。

    今天所发生的这一切,实在是太可怕了,这是上官婉儿从出身到现在,所经历的唯一梦魔。不,这已经不是梦魔了,是真实发生在她身上的现实事件,要不是江飞及时赶来,那自己……岂不是要被那个人渣给玷污了清白。

    想到这里,上官婉儿再也忍耐不住,放声大哭了起来。

    江飞嘴角抽了抽,张了张口,却不知道怎么安慰,今天所发生的事情,放在任何一个女子身上,都是不堪忍受的,哪怕最后悲剧并没有发生,但也在上官婉儿的心里,种下一颗名为阴霾的种子。

    想必,要把这颗种子剔除,所需要的时间,并不是那么短暂。

    江飞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抱着上官婉儿,将她带出了酒店。

    而这时,酒店的大堂经理,也终于松了口气,赶紧拿出一个电话,拨打出了四大家族另一个家族继承人的号码。

    不一会,一个穿着红色大衣,满脸浓妆的妖艳女子赶到,在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头发梳得一丝不挂,油亮发黑的中年人。

    中年人表情平静,嘴角有一抹微笑,仿佛天生的,哪怕遇到再不好的事情,也不会放下。他,就是当初秘密汇报给神秘女子的那名管家。

    而眼前的这个女子,也正是在地下室,等待红心杀手功成那一刻的神秘女子。

    她是东海市四大家族之一,张家的唯一继承人:张小美。

    要知道四大家族一般都是男性继承,几乎很少出现过女性掌舵的情况,可一旦由女性把持家族,那就证明,这个女人,不简单!

    只是此时,神秘女子在也没有了当初的不可一世,取而代之的,则是深深的关心。

    当她看到赵天海的惨状、已经胯下那抹猩红时,顿时愣住了。她抬手捂着自己的小嘴,满脸的不可置信。

    “说!这是怎么回事?”在反应过来后,她突然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抬手就揪住了酒店大堂经理的衣襟,恶狠狠的威胁道:“快点告诉我,是谁,把赵天海伤成了这个样子!要是不老实告诉我,那我保证,你将活不过今天!”

    酒店大堂经理眉头一皱,本来想反驳几句,但是看到女子这副焦急的模样,也不禁叹息一声,缓缓道:“是一个叫做江飞的青年,我也不认识他,只是从赵公子和婉儿小姐的口中听到他们称呼,所以才知道的。”

    “江飞?婉儿?”听到这两个名字后,张小美一愣,旋即满脸阴沉的咬牙道:“又是你们,又是你们!为什么你们不去死!”

    “我发誓,我一定要为赵天海报仇,亲手手刃你们这两个奸夫yin妇!”

    话音落下,张小美走到赵天海身前,拉起他的臂膀,合着中年管家两个人,就把他带出了酒店。

    (笔趣阁 www.xbiqugetw.com)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