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公主不是想娶就能娶
作者: 蓉岛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1]

  火影是不能随便离开忍村的,自从卡卡西当上六代目火影,就过上了每天按时上班随时加班的规律生活。战争给木叶造成的创伤不是一朝一夕就能修复,办公桌上的各类文件常常堆得比人还高,每天来汇报工作进展的忍者络绎不绝。

  比起以前只要执行任务就好,新任火影旗木卡卡西总算明白了什么叫「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所以,现在要找卡卡西容易得很,只要能顺利进入火影楼,百分之九十九的几率能见到他。

  然而,火之国公主来木叶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就算来了,也不过住个十来天便匆匆离去。与以前恨不得在木叶建行宫长住相比,热情明显消退了不止一点点。

  因为她找到新乐子了。秀德要去封地微服私访体察民情,她也兴致勃勃地跟着去。从未见过的风土人情,自然要比已经很熟悉的木叶村更有吸引力了。身为护卫忍者之一的天天在向她家火影汇报工作的时候说:“秀德殿下确实是去体察民情的,可公主大人完全就是去玩的啦。”

  那也没办法,就算是火影也管不了人家一国公主。

  “所以,你的地位岌岌可危啊,六代目大人。”红豆一边看娱乐报纸一边说道。

  阿凯闭着眼睛认真地点头:“没错没错,不能这样坐以待毙。”

  夕日红莞尔:“以前公主爱缠你,你总是想方设法专挑外出的任务,现在你不能随便离开木叶,公主却不来了。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唉,说不定公主在外见识了大世面,就看不上六代目了。”

  “是啊,毕竟外面花花世界,诱惑太多了嘛。”

  “已经得到的东西就不珍贵了,果然是人类的通病啊。”

  “这个时候,就要考验感情基础了。”

  ……

  ……

  同辈的忍者你一言我一语讨论得津津有味,坐在主位之上的六代目火影耷拉着死鱼眼看着他们闹。

  喂现在是开工作会议啊能不能严肃点!!

  当着本人的面这么大声地讨论他会不会被甩还有没有同伴情啊!!

  这场景太过似曾相识,让卡卡西有种时光倒流的错觉。

  十年前就是这群人看着八卦报纸取笑他价值一座城池,十年后拿着八卦报纸调侃他的还是这群人。这些年屡遭变故,一众损友还能这么齐人真的太不容易。是应该感恩了。

  卡卡西不知不觉地弯起嘴角,在心中默念一句:就差你了,阿斯玛。

  然后,新官上任三把火的木叶火影朝值班的暗部使了个眼色。红豆身后立刻有暗部现出身形,嗖一下没收她的报纸便消失。

  “哇哇哇我还没看完啊!”红豆嚷着。凑在她身旁看小道消息的骨干忍者们也一脸失望地坐回原位。

  卡卡西敲了敲桌面:“会前禁止看乱七八糟的不良刊物,开会!”

  还真敢说,整个木叶最爱看不良刊物的人是谁,知名不具。

  可惜,看过那么多小黄书,依然看不透一个女人。

  [2]

  说实话,梨香最近过得颇为有滋有味。她以前怎么就没想到要去四周游历呢,来来去去都只会去木叶,真是太对不起她那可贵的青春了!二十五岁的火之国公主幡然醒悟,觉得年少时的自己只知道纠缠在儿女私情中真是太太太无知了!

  岚子和孝弘没有随行,秀德每游历一段时间就会回大名府陪陪妻儿,梨香自然是回木叶睡人家的六代目火影。

  担任护卫的忍者有天天、李洛克、雏田和鸣人,梨香向卡卡西抱怨李和鸣人太吵了,要退货换两个善解人意的女忍者。卡卡西说:“小樱和井野要帮纲手大人研制新药,走不开啊。”

  梨香想了想,点名道:“奈良鹿丸。”

  卡卡西想起办公桌上那堆文件,奈良家的少年尽得父亲真传,处理事情起来井井有条,和静音一样最适合当火影的左臂右膀了:“不行不行,鹿丸走了我会很麻烦的。”

  梨香鼓起腮帮子瞪他。

  卡卡西戳了戳她的脸蛋:“撒娇也没用。”

  一天晚上,梨香半躺在书房的沙发上看她母亲寄来的信。志治美说今年大名府新植的睡莲开得很好,叫她一定要回家看,顺便带点去木叶种。

  她是可以随时回大名府啦,可是某人好像不能因为「看睡莲」这种事而离开村子。唉,真不知这个「365天全年无休,有事就要挡在前头」的火影有什么好的,那么多人想当。

  忙了一天刚回到家洗完澡的六代目火影步入书房,水珠从他那头湿答答的银发滴落到木地板上。

  梨香放下信,倾身从柜子里找出吹风筒,朝他招招手:“头发也不吹一下,过来。”

  卡卡西已经记不清上一次有人帮他吹干头发是什么时候了。二十五年前?还是更早的时候?是父亲还是母亲呢?

  吹风筒呼呼地响,卡卡西舒舒服服地枕在从未伺候过别人的火之国公主的大腿上,感觉到她纤细的手指在他的发间穿梭,只觉这样的日子一直过下去好像也不错,慢慢地便睡意袭来,然后就睡着了,一夜好眠。

  醒来时已是翌日清晨,早起的鸟儿在庭院叽叽喳喳地叫。卡卡西睁开眼,见昨晚帮他吹头发的女孩子保持着不变的坐姿靠在沙发上熟睡着,她姣丽的脸庞流露出一抹安稳与静好。

  若真要说纵容,到底是谁在纵容谁呢?

  眼前的这个女孩子,大概一辈子都不会为他洗手作羹汤,操持家务,也不会是什么贤内助。但他在她身上总能感受到一种深深绵绵的疼惜与在乎,他从小就没有机会享受的这些,她总是不动声色地给予。

  奈良鹿久说,也许是上天在补偿他。旁观者清。

  卡卡西轻手轻脚地站起来,把熟睡的女孩子抱回卧室。

  [3]

  卡卡西就任火影的第二年,先前因战争而中断了两届的一年一度木叶忍者与大名府侍卫比试大赛又恢复了。

  比试结束后,火之国大名和木叶火影照例有个小型的茶会,无非是聊聊忍村趣闻啊人生爱好啊之类的。闲聊中提及自来也,同为《亲热天堂》粉丝的两人不约而同地叹息起来。

  大名细细品茶,突然放下杯子开口说道:“火影啊,你和梨香认识也有十几年了吧。一眨眼,你已过而立之年,梨香也到了适婚的年纪。”

  担任火影护卫的暗部部长天藏一听这话就立刻精神抖擞眼睛发亮,耳朵竖得高高的,生怕听漏一句。

  ——来了!大名要向六代目火影逼婚了!!

  天藏暗暗兴奋,目光悄悄地瞥向他家火影,八卦之魂在熊熊燃烧着。

  卡卡西也放下杯子,原本懒散的神色渐渐转为认真:“我也正想和您商量这件事,虽然还没跟公主说,如果您同意的话,我希望能娶公主为妻。”

  天藏激动得几乎要热泪盈眶。

  好样的!他就知道他一直敬佩的上司是个有担当的男人!!

  大名打量着年轻的木叶火影,以岳父看准女婿的目光,半晌后笑开了:“我不同意。”

  木叶的六代目火影和暗部部长都愣住了。

  居然是「不同意」?难道刚刚那像逼婚似的话语是在逗他吗?!

  “在梨香很小很小的时候,我是喜欢抽烟的。”大名露出怀念的神色,忽然说起一件毫不相干的事情来,“一次梨香见我衔着点燃的烟头,大概是觉得好玩,硬要伸手来拿。结果不小心被烫得哇哇大哭,当时我笑她顽皮不听话,却也因此戒了烟。”

  很平常很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就算是放在平民百姓的生活中,也只是个会在彼时一笑而过的小插曲罢了。

  可是这位权倾一国的大名却把它当成非常珍贵的回忆。

  他对女儿的疼爱,恐怕不是外人三言两语能道尽。

  说着说着,突然老泪纵横,侍从连忙给他递上手帕。他一边擦着泪眼一边继续说:“一想到我当宝贝般养了这么多年的女儿要嫁到别人家,心里就相当难受相当不舍啊。”

  说到连天藏都感动得不行。

  卡卡西安慰道:“公主就算嫁了人,也永远是您的女儿。”

  大名一副「你是不会懂的」样子摆摆手:“结婚的事,以后就不要提了。”

  卡卡西:“……”

  什么叫「以后都不要提」?这不是断他的后路吗?叫他死了娶大名府千金的心是吗?

  所以从一开始就是挖坑让他跳的对吗!!!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年轻火影受教了。

  尚不知父亲和男友之间的纠葛,此时梨香在后院逗小侄子玩。岚子捧着一盒文房四宝走来,梨香笑道:“火之国的第一才女果然名不虚传啊。”

  岚子微微笑着应道:“这是要送给家父的寿礼,他老人家平日爱好写小说,我想来想去,还是送点实用的吧。”

  “写小说?”梨香想起后藤正雄那耿直严肃的模样,觉得有点好笑,“什么题材的?官场小说?”

  岚子摇摇头:“家父从来不肯跟我们说,但听说销量还不错。”

  梨香突然福灵心至,问道:“你认识什么姓半泽的人吗?”

  岚子道:“我祖父就是姓半泽的,只是后辈们都跟祖母姓后藤。祖母是个了不起的女人,生了九个孩子呢,家父是长子。”

  梨香笑得有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半泽家的长男啊……”

  说起来,电影版《梨香子与卡西的故事2》年初就上映了,尽管是悲剧,但反响似乎异常热烈。

  作为超级粉丝的天藏也瞒着火影偷偷地跑去影院,一边骂一边把电影看完。

  梨香以为连木叶暗部都查不出的神秘作者就这样永远成为谜团了,没想到今天竟然被她误打误撞知晓了。

  居然是他……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4]

  尽管大名说不许再提要娶他家女儿的事,但在卡卡西担任火影的第三年,火之国公主顺利地成为了旗木家的女主人。

  倒不是年轻火影以真挚的情感打动了大名,而是因为——某天,木叶火影「无意间」向秀德透露梨香可能怀孕了。

  然后,正直的国君继承人暴走了。秀德顾不上长幼有序,气冲冲地怒斥父母:“父上和母上也是太过分了,不答应木叶的婚事,难道要梨香的孩子当私生子吗!”

  对于大名和志治美来说,女儿的孩子就算是私生子也丝毫不会影响他们给予的疼爱。但是三观极正的大名长子不能容忍因父母的私心而导致的这种事,朗朗乾坤,昭昭日月,大名府的孩子怎么能无名无分!

  秀德的怒火几乎要把大名府的屋顶都掀了,理亏的大名夫妇无奈下只得心不甘情不愿地同意了女儿的婚事。

  而旗木祖宅的和室内,梨香把掌心覆在尚且看不出端倪的小腹上,狐疑地问孩子他爹:“我都不知道自己怀孕了,你是怎么知道的?”

  旗木家主一手圈着倚在他怀里的未来旗木太太,用「这不奇怪」的口吻说道:“只能说我料事如神。”

  梨香斜睨他:“你对哥哥的底线倒是摸得很清楚嘛。”

  六代目火影一脸无辜:“什么?”

  梨香盯着他两秒,而后笑着仰起头亲吻他光洁的下巴。

  哼哼,姜是老的辣,可葱是嫩的香啊。

  据火之国史书记载,公主梨香出嫁那天,成车成车的嫁妆从大名府一直延绵至木叶村。大名和夫人志治美在婚宴上相拥痛哭,死死拉着小女儿的手不放。婚礼一度被迫中断,直到秀德看不下去了,推开司仪,亲自为妹妹和木叶火影主持婚礼。

  七个多月后,险些成为私生子的旗木信彦出生了。

  [5]

  自从梨香得知鸣人的梦想是当火影之后,顿时对他刮目相看了。旗木太太喜形于色,目光灼灼地说:“你果然是个有志向的孩子,我会助你一臂之力的!”

  明明是那么认同那么鼓励的话语,可鸣人不知道为什么只觉背后阴风阵阵,她看他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自己送上门来的替死鬼啊。

  鸣人摇摇头,把这不好的预感从脑海中甩掉。一定是他想多了,他不能以小人之心去度师母之腹。

  几天后的早晨,还在香甜梦乡中的鸣人被暗部毫不客气地叫醒并架到旗木大宅的客厅中央。

  少年一边打哈欠一边揉着惺忪的睡眼,只见主位上坐着无论何时都贵气逼人的师母火之国公主,而在她的旁边,除了熟悉的侍女良子以外,还有十几名坐得端端正正不苟言笑的老者。

  “你这么懈怠,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当上火影啊。”现任火影夫人恨铁不成钢地说。

  少年的话音中带着浓浓的未睡醒的鼻音:“这个不急啦,有卡卡西老师在,我至少还有十几年的时间可以慢慢成长。”

  十几年?!

  梨香脱口而出:“不行!”大概是语气太过严厉,把鸣人的瞌睡虫都吓跑了一半。

  “光有梦想没有行动力算什么男子汉。”她说,抬起手指了指那十几名老者,“这都是火之国最德高望重的专家学者,也是大名府的御用教师。从今天开始,将由他们教导你谋略学、运筹学、管理学、阅人术、用人术、纵横术等课程。”

  鸣人彻底被吓醒了:“啊?!我学这些干嘛?!”

  梨香秀眉高挑:“你不会以为当火影只需要懂得打打杀杀就行了吧?”

  鸣人瞪着湖蓝色的大眼睛看向他的未来家庭教师,老者们十分严肃地向他颔首致意。少年觉得头都大了,那些什么课程光是听着就开始头痛了啊啊啊!

  [6]

  尽管村子早已恢复得比战前还繁荣,但六代目火影仍然每天工作繁忙。纲手说的没错,这个人真的很适合当木叶战后恢复建设的最高决策者。

  即使是周末,火影办公室里也如平日般忙碌。鸣人撞开门,飞身直扑向宽大的办公桌,往日里总是阳光灿烂的脸上挂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脸色青白,一副过度劳累的样子。

  室内的人都被他吓了一跳。

  最先回过神的六代目火影说:“几天不见,你这么想念我啊,鸣人。”

  鸣人一脸苦逼地嚷道:“卡卡西老师,你去跟公主说,我不要上那些什么学什么术的课了!”

  鹿丸把他从桌上拉开,整理被他压得一团乱的文件,用「我一点都不同情你」的语气说道:“你在忍者学校的文化课成绩全校倒数第一,再不好好学习,将来怎么当火影?”

  鸣人拉着一张苦瓜脸:“你怎么和公主说的话一样。”

  静音也宽慰他:“鸣人君,公主大人很看重你,请来的都是火之国有名的教师,那可是大名府子弟才有的待遇呢。”

  鸣人都想哭了,他不要这样的待遇啊行不行!他才不信大名府也是在书房外设置暗部和侍卫重重把守、十几名教师从早到晚轮流上课,怎么看他都像个被强行灌输知识的犯人啊!!

  还有啊,那些像蝌蚪一样的文字看得他都要瞎啦!他又不是鹿丸,真的不是念书的料子啊呜呜呜!

  话又说回来,为什么公主对他要当火影这件事抱有那么大的热情呢?想不通啊想不通。

  现任火影搁下笔,双手交握置于桌面,颇有几分语重心长的样子:“在你没有出生之前,我还是个十来岁小鬼的时候,玖辛奈夫人时常会督促我修行忍术之外的其他知识。嘛,大概这是天底下所有师母的关爱与期待吧。”

  他很少会说起自己以前的事情。鸣人也是第一次听他用这么怀念的语气说起母亲,不禁觉得心里暖暖的:“卡卡西老师……”

  卡卡西弯起月牙眼,眉目间尽是为人师表的温和:“忍耐一下吧,鸣人,这些知识你以后都会用得上的。”

  湖蓝色的大眼睛里似乎闪着水光,鸣人吸了吸鼻子:“我明白了!”说罢,从窗口一跃而下,往旗木祖宅的方向飞奔去。

  事情太快急转直下,鹿丸看着鸣人瞬间远去的身影,又看了看若无其事地拿起笔继续批阅文件的六代目火影,满头黑线——这人在还未成为火影之前就以三寸不烂之舌著称,如今功力日益精进深不可测啊。

  已褪下刚才正经神色的木叶火影一边在卷轴上唰唰唰地批注,一边低低地感慨着:“还是和以前一样好骗啊。”

  半个月后,入夜时分,卡卡西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从火影楼回家,在祖宅附近的路边发现了倒在石椅上呼呼大睡的鸣人。少年的黑眼圈比半个月前更加严重了,打着呼噜流着口水发出一声梦呓:“我……不要……上课……”看得出真的是被课业折磨得很惨。

  卡卡西哭笑不得,叹了口气,把他背回上忍宿舍。啊对了,这么多年,鸣人终于从最厉害的下忍升到了上忍。

  要是再不阻止家里的那位,恐怕鸣人要成为木叶第一个因学习任务过重而倒下的忍者了。卡卡西心想。唉,火影也不好当啊。

  当天就寝前,旗木家主和旗木太太说:“你以前都经常不喜欢上课,就更别说鸣人了。”

  梨香想了想,鸣人一天上十四个小时的课,其中有十个小时在打瞌睡,确实效果甚微。也难怪啦,除了她兄长秀德,谁会喜欢这种长篇大论闷死人的课啊。

  所以第二天梨香对鸣人说:“是我太急于求成了,要想让一个人快速成长,也不是只有大量汲取知识这个方法。”

  听到不用再上课了,简直就是天降惊喜呀。鸣人大大松了一口气,问道:“那还有什么方法?”

  梨香扬起嘴角,向良子使了个眼色,良子一击掌,十来名如花似玉环肥燕瘦的少女从幕帘后鱼贯而出。梨香笑眯眯地看着他:“谈一场恋爱,生一个小孩,也能让人成熟起来。这些都是火之国的名门闺秀,你喜欢哪一个?”

  艳福来得太突然,鸣人目瞪口呆。

  一下子就要他跟陌生的女孩子谈恋爱生小孩,他是那么随便的人吗!!!

  梨香以为他有选择困难症,便对少女们说道:“你们向鸣人君表现一下自己啊。”

  谜之热情的少女们推推搡搡地蜂拥而上,把金发少年围在中间,十来张嘴喋喋不休地讲啊讲。鸣人嘴角抽搐,面露惊恐地瞬身落荒而逃。

  火影办公室的门又一次被大力撞开,也不管里面的人是不是在开重要会议,鸣人直接扑到他老师身边大嚷着:“救命啊卡卡西老师!!”

  六代目火影耷拉着死鱼眼:“又干嘛啦?”他记得梨香已经把家庭教师们都送回都城了啊。

  鸣人欲哭无泪,吧啦吧啦地讲起自己的悲惨遭遇。

  六代目火影忍不住扶额——为了让他早点卸任,他家太太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为了避免办公室的大门第三次遭受少年的毒手,晚饭时旗木家主对旗木太太说了句:“鸣人有喜欢的女孩子了。”

  梨香不以为然地摆摆手:“小樱都跟佐助在一起了,肯定没戏。”

  “不是小樱。”

  梨香有点意外:“那是谁?”

  卡卡西卖起关子来:“你很熟的。嘛,很快就会知道了。”

  所以当鸣人带着雏田来到旗木宅跟他师母说他们正在交往时,旗木太太感慨了一句:“果然是女追男隔层纱啊。”

  她自己,小樱,还有雏田,都是在感情上得偿所愿的女孩子。

  真好。努力的女孩子,运气都不会太差。

  [7]

  一天,雏田和鸣人约会的时候,见男友为午餐而犹豫不决,悄悄地用白眼一扫,发现男友原来是囊中羞涩,便体贴地提议去一乐吃拉面。

  约完会的鸣人高高兴兴地哼着歌儿回到上忍宿舍,一打开门便吓得“哇啊——”惊叫一声。

  不大的单人宿舍内,连木叶火影都要畏惧三分的火影夫人坐在最中央的沙发上,两旁是侍女良子和大名府的侍卫。她身后放着一个刻有大名府徽章的木箱子,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鸣人定定惊:“干嘛突然出现在我的宿舍?你这是私闯民宅啊公主大人!”

  被指控也无一丝羞愧之色的梨香“哼”了一声,面露愠色地站起身来,言辞凿凿地训道:“和女孩子约会居然去吃一乐拉面?我们家是没有钱吗?!面馆里全是吸溜吸溜的声音,你有没有一点浪漫细胞啊!那么多食客,什么亲密行为都做不了啦!”

  毫无心理准备便挨骂的鸣人讪讪地赔笑道:“雏田说她想吃拉面啊……”她话里的「我们家」让他心头一暖,都忘记吐槽后面的「浪漫细胞」和「亲密行为」了。

  梨香义正辞严地教育他「如何正确地和女孩子约会」。

  来了很久却站在门边不进去的六代目火影看着妻子与学生,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淡淡的笑。真怀念,以前玖辛奈夫人也时常因为各种事情这样训斥带土。无论是二十几年前还是如今,与老师相比,师母对待学生总是多了几分不易察觉的细腻温情。

  鸣人眼尖,看到了他,像抓住救命稻草似的大喊:“卡卡西老师!”

  卡卡西这才慢悠悠地步入房内,很有义气地搭救学生,安抚着自家太太:“好啦好啦,一乐也是很有名的,我们小时候经常为了吃一碗拉面在门口排长队呢。”

  “就是就是!”铁杆粉丝鸣人点头如捣蒜,“一乐拉面是全木叶最好吃的拉面!”

  吃惯山珍海味的火之国公主瞪着这两个没有一点追求的人。

  “这么一说我都饿了,”卡卡西揽着自家太太的肩膀,带她往外走,“我们去吃一乐拉面。”

  梨香皱着鼻子:“我不要吃拉面里的生菜。”

  木叶火影是个迁就太太的好男人:“是是是,我吃我吃。”

  两人相携渐行渐远,良子和大名府侍卫也告辞而去。

  鸣人抬手抹抹额头上的冷汗,呼出一口气。视线一偏,看见火之国公主留下的大木箱。他好奇地打开一看——满满一箱子叠得整整齐齐的钱,估计把一乐买下来都够了。

  少年一愣,随即飞奔出阳台——把这些钱拿回去啊喂!!

  [8]

  梨香和日向宗家颇为熟络,在行宫没建之前以及被毁之后,大名府一行人都是住在日向宗家的。不过,成为旗木太太将近三年,这还是梨香第一次来访。

  其实也没什么重要的事,就是突然兴起,又恰巧碰上雏田轮休,便来增进一下邻里感情——隔着几条街的邻里。纵然如此,日向家依然出动了最高规格阵容——族长日向日足、大小姐雏田、二小姐花火来迎接她。

  日向德间看着在茶室里和两位小姐说说笑笑的火之国公主,不禁感叹人生真是奇妙,十几年前她来日向家的时候还是个骄横傲慢的小丫头,如今却成了与村民们相处得很好的木叶火影夫人。上天对她真是厚待,这么多年过去了,从少女到少妇,秀丽的脸庞上居然没多少岁月的痕迹。

  日向家邀请她留下来用晚餐,梨香欣然答应,派侍从去火影楼告知旗木家主。过了一会儿,旗木家主也来了,还带上了一位因初次造访女友家而不太好意思的金发少年。

  卡卡西对日向家主说:“打扰了。路上遇见鸣人,就叫他一起过来了。”

  日向日足连说没关系,花火好奇地盯着鸣人看。

  落座的时候,日向家主坚持让六代目火影与夫人坐主位,年轻的火影笑笑说:“以后都是一家人,就不要客气了。”

  雏田立刻红了脸,日向日足不置可否。

  酒足饭饱后,梨香对日向家主说:“鸣人和雏田在交往的事,想必你是知道的。他们也都到了适婚的年纪,不如就趁早为木叶添一桩喜事吧。”

  鸣人差点一口汤喷出来。

  日向日足答道:“雏田和鸣人君今年才刚满二十岁,谈婚论嫁是不是太早了点?”

  梨香说:“早点结婚生子,早点享受天伦之乐不是很好吗。”

  鸣人看了看泰然自若地坐在旁边的自家老师,心里忍不住吐起槽来。

  还真会说!明明这两个人结婚的时候,一个三十来岁,一个二十好几,妥妥的都是晚婚。他才二十岁啊,正值大好青春,居然要开始被人催婚了?!

  德间不如日向家主那么处变不惊,听见梨香突然这么说,瞬间瞠目结舌,目光在众人身上转了一圈,总觉得今天来者不善啊。

  喂喂喂,你们一个木叶火影,一个火之国公主,往人家家里一坐,就算是说着像提亲一样的话,可怎么看都更像是来抢亲的啊!!!

  不管梨香说什么,日向日足都委婉地用「女儿年纪尚小」挡回去。卡卡西转头低声跟鸣人说了句:“你任重而道远啊。”随后拍了拍太太的手背,说道:“年轻人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决定吧,顺其自然好了。”

  日向日足应和:“六代目说的是。”

  梨香有点心塞——快点结婚生娃接任火影啦,她盼着自家老公卸任盼了好久啦!

  太阳完全没入地平线的时候,火影夫妇告辞离开,雏田送他们走一段路。卡卡西和鸣人走在前头,梨香和雏田慢悠悠地落后几米开外。

  梨香看着现时已经与她差不多高的腼腆少女,叹着气说道:“既然你父亲不想你那么早出嫁,不如就再考虑一下别的男生好了。毕竟也是日向一族的宗家大小姐,没必要陪穷小子吃一乐拉面啊。”

  雏田红着脸微笑道:“公主大人,就算住惯了金碧辉煌的宫殿,您不也愿意陪六代目住古朴的宅子吗?”

  梨香与她相视而笑。

  上忍宿舍和旗木宅不是同一个方向,小情侣与火影夫妇道别。梨香挽着丈夫的手臂,在晚霞的余晖中散步回家,幽幽地开口说道:“唉,竹篮打水一场空啊。”这个六代目火影不知道要当到什么时候咯。

  卡卡西好笑地说:“难得你肯积极动脑想那么多馊主意,就当是消遣啦。”

  梨香有点意外:“平时都看不出来,日向日足还挺疼雏田的嘛。”

  卡卡西说:“大概全天下的父亲都舍不得嫁女儿吧。”

  梨香好奇地问:“当初父上有为难你吗?”

  卡卡西想起婚礼上火之国大名那几乎想派人暗杀他的眼神。

  夜晚洗漱过后,木叶火影慵懒地半躺在沙发上看卷轴,梨香在写寄往大名府的家信。书房里只听得见笔尖在信纸上滑动的细微声响。

  突然梨香像想通了什么似的:“哎呀,有了。”

  卡卡西的目光从卷轴移到她身上。

  梨香朝他绽出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我知道怎么才能让雏田和鸣人赶快结婚了。”

  她居然还没放弃啊……太了解妻子的六代目火影瞬间有种不好的预感,拿起杯子喝口茶压压惊。

  只见梨香的笑容怎么看怎么阴险:“怀孕就行啦,我不信日向日足那么耿直的人会让雏田的孩子当私生子!”

  木叶火影差点被茶水呛到。

  唉,是他的错,他就是成功地走了捷径的人。

  [9]

  旗木一族的子嗣个个都是天才中的天才,白牙自不用说,卡卡西小时候也曾有过木叶第一天才之称。所以,当信彦以全校第一考入忍者学校,待了三年,又以全校第一名毕业时,村子里基本上没什么人觉得太惊奇。

  信彦的指导上忍是奈良鹿丸,这位号称iq超过200的火影得力助手对自家上司说:“六代目,将来信彦一定会超过你的。”在他说这话之后不久,信彦就以十二岁成为上忍追平了他老爸的记录。

  然后,也许是遗传了他母亲的好命属性,信彦一直顺风顺水,十五岁的时候就已经在忍界声名赫赫了,将旗木家的秘技刀法练得甩他爹几条街。

  阿凯和卡卡西聊天时说起:“信彦和你很像。”

  卡卡西摇摇头笑道:“单是比刀法的话,我都打不过他了。”

  阿凯的语气中夹杂着赞叹和可惜:“如果当年你没有写轮眼,走的就是白牙桑和信彦这条路了。你啊,以前就是太过依赖写轮眼,把旗木家的秘技都荒废了。”

  卡卡西但笑不语,与好友这位努力的「天才」比起来,他应该算是「小时了了,大未必佳」的反面教材吧。

  但是,他不后悔。每次使用写轮眼,都仿佛感觉到带土与他同在。

  信彦虽然是木叶火影的儿子,但最敬佩的人却是火之国的现任大名——他舅舅秀德。由于母亲梨香即使出嫁了在大名府的地位也毫不动摇,每年信彦有将近一半的时间是在大名府度过的。舅舅秀德身为一国大名,有多么励精图治、勤政爱民,他都看在眼里。

  而相对的,他父亲身为木叶火影,却总是一副懒懒散散的颓唐大叔模样,还经常看一些很多年前的小黄书。他母亲也不管一下哦。

  十五岁生日那天,信彦在火影办公室里对他父亲说:“我要退役,不当忍者了。”

  除了他父亲,在场的人都诧异不已。

  恩师鹿丸说:“你当忍者可是会前途无量啊。”

  他父亲的学生、准七代目火影旋涡鸣人也说:“你不想像卡卡西老师一样当火影吗?”

  信彦扬起下巴,傲然又坚定地说:“不,我要当火之国大名。”

  闻言,连卡卡西都露出惊讶的神色。

  这话传到大名府,孝弘高兴地跟他父亲说,既然弟弟愿意当大名,那他就可以卸下这个重任,去追求自己的梦想了。

  身为原·火之国大名继承人的孝弘,一直以来的梦想却是当个自由的摄影师。做一个自由自在的纨绔子弟多好啊,他才不想当什么责任比天重的火之国大名。他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好羡慕姑姑梨香啊,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任性妄为的感觉不能更美妙!

  而得知儿子要当火之国大名的「伟大」志向后,梨香头疼似的揉揉太阳穴:“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啊,什么最累就挑什么做。”得,又是一件365天全年无休的苦差事。如果是像她父亲那样的大名还好,可信彦要当的偏偏是像她兄长秀德那样的大名。

  难得外甥这么有觉悟,秀德开心地表示要亲自教导栽培他。

  多年以后,火之国除了国力越发强盛,还出了一位又帅又文武双全的大名,被誉为火之国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第一男神。当然,这是后话了。

  [10]

  卡卡西卸下火影之位后,顿时感觉一身轻松。梨香埋怨他:“早就好卸任啦!都任劳任怨十几年了!”

  他露出松了一口气的神态,说道:“终于真正闲下来了,是时候把以前想做却没来得及做的事情好好计划一下了。”

  梨香疑惑道:“什么事情啊?”

  他盘腿坐在她对面,伸手帮她捋捋鬓边的碎发:“比如去环游世界之类的。”

  梨香怔了怔。

  环游世界,是以前她想做却没有机会做的事情。

  他弯起月牙眼:“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吗,旗木太太?”

  梨香觉得她心里有只小兔子在拱啊拱,却故意努努嘴说:“难道你还想一个人去吗?”

  卡卡西拿起地图,一处一处地指给她看:“带你去看看我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吧,说我很厉害你总是不相信。”

  梨香靠在他肩膀上问道:“只有我们两个去吗?”

  卡卡西状似蛮苦恼地叹气道:“还有担任护卫的未来,和好久没出村子的阿凯,推他出去走走看能不能找到女朋友好了。”

  “唉,好大的电灯泡。”

  “没事没事,让未来推着他走远一点就行了。”

  ……

  ……

  这世间的爱情有千万种,大概其中也有这么一种——以前总觉得生活有那么多艰辛和伤痛,遇见你之后,才发现其实自己还是很幸运。

  也许,每个人一生中都有一个躲不过的报应。

  是幸运也是报应。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