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第60章 无耻的赵天海

京都鸟

    “坏蛋!”上官婉儿满脸娇红,轻声啐道:“你占我便宜。”

    “冤枉啊。”江飞苦着脸,终于还是缓缓道出了当初和张天斗法,导致上官婉儿受到暗创的事实。

    上官婉儿一愣,蹙起好看的眉头,静静地回想了起来。

    半响后,上官婉儿叹息一声,悠悠道:“难怪我总感觉这阵子身体很不舒服,原来是这样。江飞,对不起,我误会你了。不过还是要真诚的跟你说声,谢谢。”

    江飞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说道:“份内工作,份内工作。没关系哈,如果真的过意不去,你可以在我的怀里多躺一会。”

    “去死啦!”

    两人玩闹了一会,上官婉儿心情很不错,跑去浴室稍稍洗漱了一番,便拉着哈欠连天的江飞,出门逛街去了。

    江飞心里一百个不情愿,但终于还是迫于上官婉儿的“yin威”,只能乖乖就范,跟着她去逛街了。

    两人就像是一对恩爱的小情侣般,手拉着手,在步行街上晃荡了起来。期间,上官婉儿蹦蹦跳跳,不时要买个葫芦串,或者看看街边的小吃,跟个孩子一样。

    对此,江飞感到很无语。

    最后,他们在一家饮料店停下,江飞实在是走不动路了,拉着上官婉儿就走进去,点了两杯果汁,打算休息一会。

    “为什么你们女人在逛街时总是有这种充沛的体力?”江飞感到不解。

    “你猜呀。”上官婉儿吸了一口果汁,笑嘻嘻的说道。

    江飞翻了翻白眼,无语了。

    这时候,手机铃声响起,提醒江飞话费没了。江飞眉头一皱,看了上官婉儿一眼,道:“我手机没费了,先去交一下。”

    上官婉儿一个人坐在冷饮店中,隔着透明玻璃,静静的等待江飞的归来。

    然而这时候,一辆华丽的跑车刚好停在冷饮店的门口,赵天海,满脸冰冷的走了下来。在下车后,他的目的很明确,直奔冷饮店。

    在走进冷饮店后,他看到江飞不在,不由一愣,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那小子不是和上官婉儿形影不离的吗?今天怎么不在这里?”因为好奇,所以赵天海并没有第一时间前去上官婉儿的座位,而是在冷饮店的各处搜寻了一番,直到最后都没发现江飞的身影后,这才满脸的阴沉,压低声音自语道:“好小子,这次让你躲过一劫。”

    说到这里,也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赵天海突然露出一抹冷笑,道:“不过没关系,婉儿在这里也行,这一次,她逃不出我的魔掌。”

    “赵天海,你来这里干嘛?”上官婉儿早就发现赵天海了,只不过并没有出声打招呼,直到赵天海像是在着急找人似的,在冷饮店逛了一圈,这才感觉有点不对劲,蹙眉问道:“有什么事情吗?”

    赵天海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先是走到上官婉儿的座位前,跟她面对面的坐了下来,双手撑着下巴,装作不经意的问道:“你的小保镖呢?”

    “关你什么事?”上官婉儿对赵天海向来没什么好脸色,至于家族里面的定亲,对她来说,完全不是个束缚,甚至她也听到长辈传来的消息,要跟赵天海解除婚约。

    所以在上官婉儿的心里,赵天海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顶多算是个认识的人罢了,甚至连朋友都算不上。

    “恩,跟我没关系。”赵天海点点头,旋即脸上露出一个诧异的表情,看着上官婉儿的身后,突然道:“那个人不是江飞吗?”

    上官婉儿一愣,满脸茫然的回头看去。

    这时候,赵天海露出一个阴险的笑容,快速的伸出手来,将一颗红色药丸丢进上官婉儿身前的果汁里面。

    红色药丸入水即化,根本看不出被加料过,除了冒起几个泡泡外,就跟刚开始的果汁一般,连颜色都没有改变。

    “在哪里啊?”上官婉儿回头,瞪了赵天海一眼,愤怒道:“你骗我?”

    “哈哈。”赵天海很开心的笑了,忙做道歉状,道:“开个玩笑而已嘛,至于么,看把你紧张的,难道你跟江飞有了突破性的进展不成?”

    虽然是在笑,但是说到这里的时候,赵天海的嘴角却是挂着一抹冰冷。

    “关你屁事。”上官婉儿翻了个白眼,也不搭理赵天海了,自顾自的喝下了一口果汁。

    两个人就这么面对面的坐着,上官婉儿几次想要开口赶走赵天海,却因为良好的家世教养,让她没有说出这种话来。

    不一会,上官婉儿感觉有点不对劲了。

    以为她突然发现,自己的脑袋晕晕的,就跟喝了酒醉酒一样,有点沉重,似乎随时都会栽倒下去。她扶着自己的额头,刚想说话,却砰的一声,重重的倒在桌子上。

    与此同时,赵天海脸上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轻轻伸手,扶起倒在桌上的上官婉儿,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弧度,道:“小贱人,你不是很喜欢跟我装吗?现在我看你怎么装!”

    说着话,他扶起浑身无力,只有感知清晰的上官婉儿,就向着自己的兰博基尼走去。

    上官婉儿抬起沉重的眼皮,几次想要呼救,却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声来,此时,哪怕她再笨,都知道自己被赵天海下药了。

    可是她毫无办法,只能拖着沉重的眼皮,任由赵天海,将她扶上车,丢在后座上。

    “为什么!为什么你能这么无耻!”上官婉儿在心里悲呼,难道,自己今天难逃魔爪了吗?

    开车的赵天海满脸都是志得意满的笑容,他回头看了一眼无法挣扎的上官婉儿,微微一笑,残忍的说道:“放心吧,婉儿,待会我会好好疼爱你的,让你享受一下,女人的快乐。”

    见上官婉儿吃力的抬起眼皮,视线在左右乱转,赵天海当即就知道她想等待江飞的援救,不由心下一沉,冷声道:

    “你是在等江飞吧?呵呵,那小子不出现还好,只要他敢出现,我就能让他永远地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告诉你,我已经知道了一个大师,那是真正的隐士强者,他已经答应我,帮我收拾江飞了。你知道吗,这个强者到底有多恐怖。”在提到隐士强者时,赵天海眼中闪过一丝惊惧,似乎那名强者给他留下的印象太过深刻,让他至今都无法忘怀。

    “这个人,绝对比张天还要恐怖,而且不是一倍两倍那么简单。”赵天海脸上恢复笑容,笑容中带着一丝疯狂,虔诚道:“高人不出手则已,只要他一出手,那江飞……只能引颈就戮!”

    “哈哈哈,江飞,你等着吧,今天我先把婉儿给占有了,拍成各种完美的片段,到时候再寄给你看看,让你临死之前,知道婉儿是如何在我的胯下呻yin啼哭的!”

    汽车发动,向着最近的一栋酒店驶去。

    与此同时,江飞双手插在裤兜,吹着口哨,晃晃悠悠的回到了冷饮店。

    “恩?婉儿呢?难道去厕所了?”江飞眉头一皱,左右看了看,只见刚才自己的上官婉儿的座位上,已经被别的客人所占据。

    他感到有点不对劲,拿起手机,拨打了上官婉儿的电话。

    手机铃声一直在响,只是没人接听。

    一连好几次都是这样。

    “老板,刚才和我一起来的女孩呢?”江飞有点着急了,一下子就扯住刚要送冷饮给客人的老板,满脸严肃的问道。

    “你干嘛啊。”老板是个三十来岁的壮汉,长得人高马大,但是当他触及到江飞的眼神时,身子却是没来由的一颤,紧张道:“你先放手。”

    江飞这时候也感觉到自己的情绪有点失控了,只是担心上官婉儿安危的他还是有点按捺不住,焦急道:“你先告诉我,和我一起过来的女孩呢?”

    “她?”老板对江飞和上官婉儿还是有点印象的,毕竟那么漂亮的女孩子,任谁见了都无法忘记,特别是最后又来了一辆豪车,把她给接走,这在冷饮小店几乎是几年难得一见的事情。

    所以老板记得很清楚,嘴角一咧,笑道:“跟你朋友走了啊,她好像身体有点不舒服,晕倒了,被你朋友送去医院啦。”

    因为赵天海临走前,曾帮上官婉儿结了账,还说自己的朋友身体不舒服之类的,所以老板把原话告诉了江飞。

    江飞一愣。

    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他并没问太多,此时,找到上官婉儿是最重要的。还好,自己曾给上官婉儿一张保命符,虽然上官婉儿不曾动用,所以自己也不能分辨切确的地点,但只要自己用心感应,还是能够搜寻到一丝气息的。

    东海迎宾楼,是一栋专门接待上层人士,乃至各种高官的酒楼,在这里,几乎没有人敢闹事,哪怕是四大家族的成员,也必须给酒店老板一点面子。

    所以赵天海选择了这个地方,他扶着上官婉儿,开了一间总统套房。

    在房间里,赵天海把自己脱得只剩下一条内裤,从随身的背包里,拿出一台摄像机,调整好了角度,对准无力躺在床上的上官婉儿。

    (笔趣阁 www.xbiqugetw.com)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