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作者: 电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风起南国,春暖花开,寒冬已然隐去,又是一个阳光灿烂的五月。

  公元二〇二五年,浩劫之后的第五个年份,曾经的血与火,已经成为一抹模糊记忆,被所有亲历者埋藏在了记忆深处;生活,依然在继续,快乐抑或烦恼冷暖自知,然不管怎样,对经历过危机的每一个地球人来说,这样的似水流年都弥足珍贵。

  经历过失去,哪怕,只是一次唯恐失去的体验,对待生活的态度也会从此不同。

  ……

  挂上电话,没有一丝耽搁,约莫半小时后涂着“八一”机徽的黑色双垂尾战机就呼啸飞离曼德勒,以马赫一点八的巡航度向南冲刺。

  一路上只嫌飞的太慢,座舱里,年轻人又开起了小差。

  说真的,在这关键时刻,他知道自己是不该离开仰光、跑去曼德勒,但作为一名身份特殊的pcomaf特派员,平日里事务繁杂,他也是算好了预产期才回基地,可谁能想到,小家伙居然有一点等不及、就要出来看看这大千世界了呢?

  “男孩勤、女孩懒”,有苏雪的经验在前,驾驭“威龙”准备降落的年轻人不禁在想,这回他可会有一个接班人吗……

  怀揣焦急与喜悦,声波检查的结果早已有之,但不论龙云、还是上官凌都意见一致的没过问,大家都想把悬念留到最后一刻;虽然对他这个父亲来说,男女都一样喜欢,军人往往会有的继承职业之念么,不知道别人怎样,反正在打完那一场惨烈空前的恶战后,龙云的这种想法就已经很淡了。

  倘若,要是他一个人能说了算的话,这世上别再有战争,不是最好?

  奔驰车一路疾驰,驶进仰光国立医院,在这个医疗技术极其达的年代,龙云并不怎样紧张,他在大楼门厅与家人和王室成员们汇合,一边向抱着孩子的岳母们打招呼,一边扫视周遭,现苏雪不出意料的没在场,就知道她这时肯定陪在凌的身旁。

  “龙云,看你满头是汗的,先擦一擦!

  医生说、情况很好,时间也正来得及,大概这一两个小时出来了,别急哦”

  招呼随从人员各司其职,一身淡雅装束的英兰把手帕递给龙云,和新婚丈夫达刚等人一起走进电梯,工作人员接过弗拉基米尔普金手上的大包小包,两个聪明伶俐的小姑娘则各自在外婆怀抱里撒娇,一边稚气的互相交谈:

  “妈妈会、生一个弟弟!”

  “不、是妹妹!——真的,不骗你!……”

  此时此刻,丈夫抵达的消息传来,产房里历经艰难的大小姐额头满是汗珠,一边紧紧捏着姐姐的手:

  “那个……讨厌鬼,……来了吗?”

  “就来了,”

  说话间,爱怜的抬手给凌擦汗,年轻的钢琴家挪开一点、给医护人员让位,作为亲身经历过无痛分娩的一位母亲,她知道妹妹现在不会很疼、却还是会很不舒服,于是温柔探身,凑上去亲吻凌的前额:

  “忍耐下,很快就好了喔

  等生出来、也恢复了气力,咱们两个一起去打还他,嘻嘻”

  “恩,……可我这次、只怀了一个呢;我也想、像姐姐那样,虽然他这么讨人厌,我也……想、给他生两个……”

  阵阵不适隐约袭来,被痛感折磨的凌说话断断续续,走出电梯的龙云心有所感、当场打了一个喷嚏。

  身为缅甸王室成员之一,顶着前无古人的“副王”头衔,身穿pcomaf军装的年轻人理论上可以随便组建家庭,这等好事,换做旁人只会欣喜若狂,可事实如何呢,应付两位娇妻的需索哪那么容易!

  “还想再生”,大小姐这决定,此前就和他说过不止一次;孩子嘛,龙云当然很喜欢,但像九个月前那样没白没黑黏着不放、把他当作不知疲倦的人肉播种机——现在医学如此达,只要测了排卵,龙云完全有信心一枪中靶,但谁知道呢,大概女性这时候就是容易极度亢奋,缠着他一直不让下床,有什么办法?

  喜悦中掺杂一丝忐忑,换了便装的年轻人快步走向产房,本想和难捱的妻子温存一番、给她鼓劲,却被不愿让丈夫目睹产程的凌呵斥了出来。

  茫然无措间,他只好请英兰进去照应,和同样帮不上忙的达刚坐在一起。

  片刻间,电梯处传来“叮咚”一声,急匆匆赶来的翟家岳母(称谓令人头晕,可他的大家庭就是如此)和在场众人见面,随母亲前来的上官丽一见龙云就眉开眼笑,面颊却有点泛红,两人说上几句才知道,他们在大厅里正巧碰到李叔同一家。

  得知岳父偕夫人前来,龙云还有点惊讶:

  “那个,李夫人——不不,李家岳母也来了?”

  “是啊,我还见到李禹了呢,”语气无忧无虑,上官丽显然没龙云那么多顾虑,“哦,你还担心么?可怎么说,既然我和李禹都要在一起,就是自家人,过去那么久的事也都算啦,这不是很好嘛。”

  “喔、呵呵!

  也是也是,妹妹言之有理。”

  说话间,李家几人也来到了现场,一时间休息室里问候不断、热闹非凡,就连门口站岗的缅甸特工都忍不住探头观望;时间,从未如此漫长,就在龙云向电话里远在莫斯科的岳父报告情况时,一声不甚有力、却很悦耳的啼声传来,他当时就心脏狂跳,同时有了某种隐隐约约的奇妙感觉。

  小生命降临,一阵忙乱之后,众人簇拥下的苏雪托着一个浅粉色蜡烛包走来,年轻人轻手轻脚近前,看向襁褓中美丽尚未绽放、眉目却已像极了凌的小宝贝。

  “上官雪”,后面想必还有上官娜,名字早已起好,和钢琴家赐给他的苏凌、苏宸一样。

  杏眼圆睁,鼻梁微翘,粉嘟嘟小嘴像画的一样,一个多么可爱的女儿啊

  第一次目光相交,心有所感,柔软的感触让龙云心如过电,他恋恋不舍的凝视着双眼大睁、满是好奇的小女儿,抬头看向苏雪时,就收到了一个满是温柔的嗔怪:

  ——高兴吗,亲爱的?

  女儿向你打招呼呢,快点回应,可不许偏心哟

  ——好、好的,我……恩。

  不出所料的感受到某种思绪,那曾经历过一次的,柔软、澄明、不掺杂一丝杂念的心灵悸动,迎接新生儿女的龙云一阵心潮翻涌、却又有一丝怅然,他不知道,倘是男孩,会不会也生来具有这前途未知的命运印记,但上官雪的降生,却已完全证明了一点,他的后代,但凡是女孩子,就都……

  上午的阳光,照亮宽敞的休息室,怀抱着刚刚降临人世的宝贝,和上官雪一起沐浴在暖洋洋的光辉里,欢声笑语萦绕耳旁,龙云,这个曾一手拯救整个世界的男人,正低头看向臂弯中的小生命,会心微笑着。

  ——雪,感觉怎样?

  爸爸现在知道了,你也是,一个温柔可爱的女孩子呢。

  ——暖洋洋的,好舒服

  那,爸爸,这世界的光……真美丽。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