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5章 我是燕捷的女人
作者: 素锦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江露被杨琪琪的气势吓到了,她之前还以为杨琪琪是个唯唯诺诺的人,看她长相也是比较乖巧的,现在看来她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我今天就坐了,怎么了?杨琪琪我告诉你,别以为你是燕捷的女人,我就不敢动你。”江露狠厉的眼神威胁着杨琪琪。

  杨琪琪还就不吃硬了,她冷笑,“怎么,你还想对我动手?”

  江露哪有那个胆子,她没好气的点点头,“好,算你狠,燕捷的女人果然不是吃素的。我现在就想问你一句话,你要如实回答我。”

  “凭什么?一开始我们就不认识,第一次见面,你就故意捏痛我的手,这位小姐,我俩到底有什么恩怨?我从没得罪过你吧。”

  “我们先不说这个。”

  “有矛盾就要说清楚才行。”

  两人四目相对,车内弥漫着火药的味道。

  视线碰撞到一起的时候,谁也不让着谁。

  “好,那我就告诉你,我喜欢江暮深,但是他心里的人却是你。其实你也没哪里好,估计就是他得不到,才觉得你好。”

  “我好不好,不是你来评价的。就算他喜欢我,那也只是他的事情,你针对我做什么?有了燕捷之后,我和每个异性都保持距离,更不会和江暮深之间有什么,你的针对毫无意义,只会体现的你心胸狭隘,并不是什么好事。”

  江露才不会承认杨琪琪说的话有道理,说不过杨琪琪,她就有动手的冲动了。

  江露挥起手掌,就要对着杨琪琪的脸打去。

  杨琪琪眉头一皱,伸手桎梏住江露的手腕,力气极大,捏的江露生疼。

  “打我之前,掂量掂量,有没有那个资本。”杨琪琪冷冷的说道。

  “很好,我让你看看,我有没有打你的资本。”

  江露是练家子,功夫当然在杨琪琪之上,要是硬来,杨琪琪绝对不是她的对手。

  她还没那么愚蠢,在这个关键时刻跟江露打的不可开交。

  “慢着。”杨琪琪说。

  “知道打不过我,所以怕了?”江露得意。

  “并不是,只是交手之前,我想问问你。”

  “嗯?”

  “被辞退后,你还有工作,还有收入吗?”

  江露愣住,“你什么意思?”

  “不管怎么说,我是燕捷的女人,他的女人被别人打了,他不会报复?你在他身边应该时间不短,难道不了解他吗?”

  被杨琪琪这么一说,江露心里开始七上八下的了。

  是这么回事没错,要是把杨琪琪给打了,燕捷不会饶过她。

  不仅燕捷如此,江暮深都可能要和她翻脸,太得不偿失了。

  江露只好忍了一手,笑里藏刀的看着杨琪琪,“你还挺有头脑?怪不得燕总和我哥都被你迷的团团转。知道打不过我,就用这种方式来阻止。”

  “能看穿我的意图,你也差不到哪去。”

  “呵。”江露习惯性的抱着手臂,翘着二郎腿,语气嚣张,“你的家境还真乱呢。要我一个外人说,你根本配不上燕总,也不配得到我哥的喜欢。乱糟糟的家境出生的孩子,能好到哪去?”

  “你是在说你自己吗?既然知道自己是外人,就不要啰嗦浪费口舌。”

  “你……行,我不跟你计较。”

  正当江露要下车,杨琪琪突然把门锁上了。

  江露疑惑,“你干什么!”

  “这里不安全,你下车了,谁来保护我?虽说我不喜欢你吧,但是我总得照顾到自己的安危。”

  江露:“……”

  燕捷和江暮深领着一群人马进了赌场,一看就不是好惹的,吓得许多人纷纷逃窜。

  “拦下。”燕捷简单明了的命令道。

  瞬间,整个赌场都被燕捷的人给围住,一个人都出不去。

  赌场老板被惊动了,在这一片是出了名的地头蛇。

  他是个光头,脑门上有一道深深的刀疤,长得凶神恶煞,浑身戾气。

  他正在瞪燕捷和他带来的这些人。

  江暮深低声说道,“他就是刀疤,这个赌场的老板。”

  燕捷颔首。

  刀疤昂着下巴,手拿甩棍,嚣张道,“你谁啊?好端端的拦老子赌场,是不是活腻了!”

  燕捷面无表情的盯着他,刀疤狂傲自大惯了,竟第一次被人盯得毛骨悚然。

  “别不说话,有胆子拦老子赌场,没胆子跟老子说话?”

  燕捷仍然不出声,双手放在口袋里,单腿一挑,将倒在地上的椅子踢出去,正中刀疤腹部,整个人跌翻在地,疼得龇牙咧嘴。

  “在我面前自称老子,嘴想被撕烂?”燕捷的语气充满了警告。

  刀疤捂着肚子,吃力的站起来,“太特么嚣张了,来人,抄家伙,干!”

  燕捷轻笑一声,给江暮深使了个眼色之后,便悠闲的坐在一旁,静静看戏。

  江暮深领着众人冲了上去,刀疤一心想攻击燕捷,却屡次被阻拦。

  凭刀疤那几十个人,怎么可能打得过燕捷。

  好汉不吃眼前亏,刀疤知道不是燕捷的对手,就开始认怂了。

  “这位大哥,我好像没做过得罪你的事情吧?你突然包围我的赌场,是因为什么呢?”刀疤好声好气的说。

  他想不乖也难,因为他此刻正被江暮深擒着,像一个犯人跪在地上。

  江暮深冷冷的问,“现在不自称老子了?”

  刀疤尴尬的咳了咳,“不敢不敢,真正的老子在那坐着。”

  燕捷笑,嘴角轻扬,“其实没什么,就是想借双人。”

  “啊?原来是找人的啊!早说嘛!找谁?我马上把他们给你找出来。”

  刀疤心想只要不找他麻烦,什么都好说。

  燕捷慵懒的给江暮深使了个眼色。

  江暮深颔首,然后一把揪住刀疤的衣领,横眉冷对,“颜承恩,颜昱,你认识?”

  “认识认识!他俩还欠我八十万呢!”

  闻言,江暮深皱眉,看了眼燕捷,又说,“把人找过来。”

  “好好好,我马上把人给你找来!”

  整个赌场都被燕捷的人包围,谁也逃不出去,很快颜承恩和颜昱就被找了出来。

  刀疤的手下还让两人跪下,估计他们以为燕捷是来找颜氏父子麻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