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小惩罚

水月明珠

    第四十六章小惩罚

    :感谢豆芽,诸旋,并蒂水仙打赏和粉红的支持!

    ————

    次日天明,贺兰子琪渐渐醒来,犹记得昨晚下了雨,犹记得睡梦中还感觉有些冷,可此时,被窝中却分外温暖。(手打小说)

    贺兰子琪慢慢睁开眼睛,发觉身上盖了两床被子。抬头再向床上望去,原来不知何时,齐逸凡已经走了。贺兰子琪这才明白,是齐逸凡临走前给自己盖了被子。

    抓着那被子,想一宿相安无事,贺兰子琪微微一笑,看样子,他还算个正人君子。

    “四少奶奶起了吗?今天是双日子,按例该给老夫人请安的!”门外响起紫桃的声音。原来,齐府的规距是,单日子姨娘们给老夫人请安,双日子儿媳们来给老夫人请安。

    看天色差不多辰时了,贺兰子琪知道,紫桃这是准备侍候她起床呢!不过,她现在睡在椅子上,这样的场景若被丫头们看去,指不定会传出什么闲话来,于是扬声道:“知道了,我今天身子不舒服,再睡一会儿,你们都先下去吧!等需要你们的时候,我再叫你们。”

    见紫桃带着几个丫头转身离去。贺兰子琪这才从被窝中钻出来,急急忙忙的将被子抱到床上叠好,又把椅子恢复原位。

    深吸一口气,这才将门打开,叫丫头们进来。

    用罢早饭,吴妈进房催促贺兰子琪:“四少奶奶,给老夫人请安宜早不宜晚,姨娘们都在院子里内等着呢!”

    “嗯”贺兰子琪应了一声:“除了紫桃,让心舞也跟我一起去。”

    “是,老身这就去办!”吴妈转身走了。

    原来,贺兰子琪指名道姓的带上心舞是有原因的。

    她不光打算去内院给老夫人请安,同时还想伺机到五姨娘曾经住过的屋子,寻找一些有价值的蛛丝马迹。

    其实,一般情况下,贺兰子琪只喜欢带着紫桃,毕竟她是一同陪嫁过来的丫头,怎么着也比用外人放心。不过,因为不知道五姨娘住的屋子在哪里,所以,她需要由一个对齐府比较了解的人,为她指路。

    而心舞是齐府里面的老人,对齐府比较了解,同时,心舞心智成熟,办事稳重,且与紫桃关系又好,贺兰子琪不带她,又能带谁?

    见四少奶奶出来了,姨娘们齐齐福身:“见过四少奶奶!”

    贺兰子琪略微扬手:“免礼。”然后目光向下扫了一眼,立即看到了妆容精致的冯姨娘。虽然冯姨娘今天精心画了妆,但还是隐约可见她脸上的熊猫眼,和那有些憔悴的气色。见她这副模样,贺兰子琪明白,昨晚她定是没睡好觉。

    贺兰子琪慢慢走到冯姨娘面前:“听说妹妹昨晚肚子痛的厉害,今天感觉怎样,可否痊愈?如果还不舒服的话,给老夫人请安,你可以不用去的!”

    提到昨天晚上的糗事,冯姨娘心中一揪,神色也冷了几分:“多谢四少奶奶关心,妾的身子好多了,给老夫人请安不成问题!”冯姨娘知道,老夫人这个人特别爱挑理,四少爷这房妻妾既然都去,唯独少她,不管是什么原因,在老夫人的心里总会留个不太好的印象,所以,她非要跟着去。

    想到昨晚她派阿珠来自己的房里拉人,贺兰子琪戏谑道:“是吗?那一定是四少爷治肚痛的方法见效了?”

    阿珠将四少爷的话,一句不漏的带了回去,冯姨娘自然明白贺兰子琪说的是什么方法,羞恼之余,脸色涨的通红,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愤怒的盯着贺兰子琪。

    旁边的孙姨娘和沈姨娘听的云里雾里,沈姨娘嘴快的问:“四少爷有什么治肚痛的方法?”

    “这个,你还是问冯姨娘吧!”贺兰子琪故意让她难堪。

    冯姨娘失了宠,地位又不及贺兰子琪,没了强横的资本,心中分外憋气,但却不敢跟贺兰子琪发火,只好扭头,凶巴巴的冲沈姨娘囔道:“想知道,自己问四少爷去!”

    “你还当有四少爷给你撑腰啊?横什么横?”沈姨娘不示弱,立即回嘴。

    “你给我把嘴闭上!”冯姨娘只觉有人在拿刀捅她的心窝,恼怒的抬掌就要给沈姨娘来个嘴巴。

    孙姨娘吓了一跳,赶紧伸手,擎住了冯姨娘的手:“妹妹不可,你冷静点!”

    见言语攻击,就要演变成肢体冲突,贺兰子琪这才道:“都别闹了!时辰不早了,你们赶快随我去内院!”

    ……

    当贺兰子琪进了内院的荣贵厅,只见大少奶奶刘氏,二少奶奶柳氏,五少奶奶叶氏正陪着老夫人谈笑风声,她这才意识到,自己来晚了,于是,紧走两步福身道:“儿媳子琪,给老夫人请安,祝老夫人福寿安康,富贵吉祥!”她身后的妾室,也随着贺兰子琪福身拜了下去。

    老夫人一脸慈祥,微笑着点头:“子琪免礼!”

    贺兰子琪刚站直身子,五少奶奶叶氏玩笑道:“姐姐平时请安都挺准时,今天怎么来晚了呢?”

    贺兰子琪随机应变:“哦!我院里有点事情耽搁了!”

    “是吗?”二少奶奶叶氏掩唇娇笑:“听说四少爷昨晚住在妹妹那里,该不会昨晚没睡好,早上起晚了吧?没事的,如果是这个原因,我想老夫人不会怪罪你的!”

    贺兰子琪被妯娌们调侃的有点局促,应了吧!他们又什么都没做,不应吧!却属实住在一个屋子里,说不清,道不明的。正在贺兰子琪不知该如何做答之际,大姨娘突然开口:“二妹,四少奶奶脸皮薄,快别拿她寻开心了!”

    闻听此言,贺兰子琪感激的望了大姨娘一眼,大姨娘看到她的目光,微微一笑,没说什么。

    这时,老夫人开口:“子琪,你的医术真高超!近日来,我看四少爷的病,被你治的逐渐好转,真是可喜可贺!”

    “多谢老夫人夸讲!”贺兰子琪轻轻颔首,心下却疑惑,不知齐逸凡这“傻病”,到底要装到什么时候!更盘算着,一会大家散了,该怎么避开众人,去找五姨娘住过的屋子。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