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极品登徒子

水月明珠

    第三十三章极品登徒子

    这是选什么啊?怎么这些女子这么踊跃?贺兰子琪想不明白,继续站在旁边看热闹。(手打小说)

    这时,那个在场内维持秩序的小厮,举手道:“好了,大家别急啊!选拨马上开始!”

    在众女子殷切期待的目光之中,他闭上眼睛,原地转了几圈停下来,突然喊道:“姑娘们,举起双手,机会来了!”话音刚落,一块拴着红色流苏的玉佩瞬间离手腾空,向男子的身后飞去。

    男子用劲有点大,玉佩跃过姑娘们的头顶,直接飞出人群之外。

    姑娘们欢呼着,一哄而散,全部朝着玉佩落地的地方跑去。转瞬间,整个场地就剩下贺兰子琪和她身边站着的吴妈与紫桃,对比那些疯狂的女人们,这个时候,贺兰子琪的特立独行,便显的犹为特别。

    场地中,妖孽美男正摇着折扇,脸上挂着似有若无的笑意,得意洋洋的望着那些狂热的女人们。然而,令他想不到的是,所有的人都去抢玉佩,唯独贺兰子琪没有抢,再看她身边站着的一老一少,瞅穿着也知道那是她的随待。男子不由好奇起来,这个女子是谁?为什么大家都抢?偏她不抢?难不成自己的魅力不够吸引她吗?

    贺兰子琪这时津津有味的看着热闹,哪里知道旁边那个妖孽美男正在研究打量着她。

    那群女子一齐糊到玉佩落地的地方,前拥后挤,其中有一个女子拣到了,高举着大喊:“我拣到了,我拣——”她话没说完,也不知是谁,趁其不备,一把将玉佩夺过。

    那先拣到玉佩的女子自然不干,怒道:“你给我拿来,这玉佩是我拣到的!”

    那女子不给,吼着:“玉佩在谁手里就是谁的!”然而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玉佩还没在她手里捂热乎,便被另外一个女子夺了过去。

    “还我玉佩,这玉佩是我的!”

    “是我的……”

    这下乱套了,众女子由拣演变到抢,经过一翻激烈抢夺,终于有一个女子,高举玉佩,冲出人群,跑到场地中央。

    没抢到玉佩的女子,也一窝蜂一样的跟了回来。

    贺兰子琪定睛一看,那个抢到玉佩的女子,个子很高,相貌一般,衣服和发髻大概是因为抢夺时弄的,显的凌乱不堪,此刻,那女子正一脸兴奋的举着玉佩,崇敬的对那妖孽美男,温柔的说道:“公子,我拿到玉佩了,你看我成吗?”

    没待那男子说话,最先抢到玉佩的那个悲具女子咽不下这口气,从人群中冲出来,大叫:“公子,这玉佩明明是我先抢到的,这机会应该是我的!”

    场地上的那个女子,见有人跟她夺,不愤道:“你先抢到的?谁看见了?谁能给你做证?现在玉佩在谁手里,这机会就是谁的!”

    人就是这样,没拥有过也就算了,一但拥有再失去,心里的落差会非常的大,所以失了机会的女子,气的怒火中烧,一下子扑了上来,便去挠那个女子的脸:“你个不要脸的!抢了我的玉佩你还有理了?快把玉佩还给我!”

    那个女子也不是好惹的茬,当即还手,于是两个女子在众目睽睽之下打了起来。

    女人打架,因为不会武功,也没啥技巧,无外乎就是拽头发挠脸,两个人一边打一边骂,那样子着实不太好看!

    这样的情形是大家想不到的,不过毕竟她们已没有了机会,所以大多数人都选择看热闹,没有人上来帮忙劝架。

    贺兰子琪在旁边看着,以为妖孽美男会开口阻止,可是那男子却坐在椅子上,悠然自得的摇着折扇看着热闹,一副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姿态,不嫌事大。

    看到这样的情形,贺兰子琪就纳闷了,这个男子好大的派头啊!眼睁睁看着别人为他打架,他都能坐视不理。

    男子的小厮一看这两个女的太不像话了,突然大喊:“住手!别打了!”

    这一声极有威摄力,那两个女子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

    小厮拾起因她们打仗,而掉在地上的玉佩,在衣服上蹭了蹭,擦掉沾在上面的灰,没待说话,就听其中的一个女子率先开口:“这次机会应该是我的!”

    “不对,应该是我的!”另一个立即反驳。

    小厮转头,征询妖孽美男的意见:“少爷,你说这事该怎么办?”

    见妖孽美男半晌没表态,围观的人群中有人带头喊道:“公子,这场乱了,这场不算,应该重新再来!”

    围观的姑娘们,当然希望重新再来,立即附合:“对,这场不算!”

    “不算!不算!不算……”

    见大家群情激昂,场上的两个人女子有些慌张无措。此刻,妖孽美男神色淡然,略带责怪的对小厮道:“谁让你刚才将玉佩扔那么远?”

    小厮挠头:“这个,刚才被她们一催,我就激动了……”

    妖孽美男瞪了他一眼:“瞧你那点出息!罢了,这场不算,重新来!”

    小厮得令,走到那两个女子面前:“听到了吧!我们公子说重新来,你们两个先退下去吧!”

    “可是……”

    “别可是了!分不清到底是你们两个谁先得到的,所以这场不算了!”小厮做出请的手势,撵她们两个下场。

    那个最后夺到玉佩的女子愤恨的瞪了她的对手一眼:“都是你啦!跟着捣什么乱?把我的好事都给搅黄了!”

    “这机会本来就是我的好不好?”

    “你再说!”

    “两位姑娘,那边地方大,你们两个到那边空地单挑去!”见她们又要掐起来,小厮赶紧将她们推出场地。

    ……

    风波告一段落,小厮拿着玉佩,还和刚才一样,闭着眼睛原地转了几圈,举手刚要将玉佩扔出,只觉手腕被人一把钳住。小厮愕然的睁开眼睛,只见抓着他手腕的人正是那妖孽美男。

    “少爷!”小厮莫名其妙的叫了一声。

    男子伸手轻轻夺过小厮手中的玉佩:“这次由我亲自来选,你到一旁站着去!”

    小厮以为是刚才他不小心惹了麻烦,所以少爷才信不着他打算亲自动手。而实际上,他却猜错了少爷的心思。

    姑娘们见又有了机会,而且还是美男亲自选人,一个个笑颜如花,抖搂精神,期待着幸运之神的垂青。

    “啪”的一声,男子甩手将折扇合起,那样干净利落,潇洒自如,引得女子们一阵激动,纷纷往前拥挤。

    见此情形,小厮赶紧维持秩序:“大家别挤,过界可就不算数了啊!”

    男子扫了人群一眼,背转过身,拿着玉佩在手中掂了两下之后,突然向身后抛去。

    玉佩离手的刹那,场上瞬间安静下来。

    玉佩在空中划了一个完美的弧度,不偏不倚,直接向贺兰子琪的胸口打来。

    贺兰子琪想躲,可是人太多,她躲无可躲,但那玉佩打向胸口,她也总不能就那样挺着,只好迅速伸手,将玉佩抓住。

    人群中其它的女人们,一看机会又与她们擦肩而过,未免失望,纷纷叹气,与此同时,也向贺兰子琪投来万分羡慕的目光。

    这时,妖孽美男回头,毫不意外的看到贺兰子琪的手中抓着玉佩,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小厮赶紧跑过来:“恭喜这位姑娘,我们少爷选中你了!”

    贺兰子琪一窒,只觉那手中玉佩有些烫手,急道:“我想你是误会了,我不是来参加选拨的,我只是来看热闹的。”贺兰子琪说着,一把将那烫手的玉佩塞回到小厮手中。

    这样的情形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众女子用羡慕嫉妒恨的目光,诧异的盯着贺兰子琪,搞不懂这个女子是真清高还是假正经。

    少爷选到了她,她还不给面子,小厮拿着玉佩有些左右为难,扭头去看自家少爷。

    男子举步,稳稳的走上前来,和气道:“姑娘,能接到在下抛出去的玉佩,说明姑娘和在下有缘。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想摆个场子,寻人对对词句,互相交流学习,仅此而已。不知姑娘可否赏脸,和在下对上两句?”

    “这个……”贺兰子琪有点犹豫,她从小在山上长大,看的最多的是医书和杂书,所以吟诗做对不是她的强项。当然要说起来,对于一些言情的诗词佳句,她还算比较熟悉的。

    男子像能看穿人的心思一般,轻声道:“姑娘不必担心,我们又不赢房子赢地,只是切磋交流而已。”

    见贺兰子琪拿不定主意,旁边有人酸溜溜的说:“我们想和公子对诗,却没有机会,有人有机会吧,还不懂得珍惜!诶,老天为嘛这么不公平啊?”

    小厮上前帮着少爷说话:“这位姑娘,您接到了我们少爷的玉佩,大家可都看着呢!怎么也得给点面子,就算随便对两句也成啊!”

    被他们这样一说,贺兰子琪进退维谷,若不答应,好像她摆谱似的,只好勉为其难:“那好吧!小女子才疏学浅,公子若不嫌弃,那小女子就接两句吧!接的不好,公子莫笑。”

    “怎会?姑娘太客气了!”男子的脸上挂着淡定的笑容,那风流倜傥的帅气外表,让人心生倾慕之情。

    男子往场地中央走了几步,转身说道:“举世皆浊我独清。”

    贺兰子琪接道:“众人皆醉我独醒。”

    男子又道:“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见贺兰子琪接的顺,他盯着贺兰子琪的俊俏的脸蛋,微笑着说:“车遥遥,马憧憧。君游东山东复东,安得奋飞逐西风。”

    “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贺兰子琪接完,神色一变,这乃言情的诗句啊!对着他说,有些别扭。

    男子脸上笑容更大,又道:“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贺兰子琪自然的接道:“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恨不生同时……”贺兰子琪盯着他顿住,下句‘日日与君好’硬生生咽了回去。这个公子够坏的啊!说是对诗,居然是在挖坑,变着法的让她当众对他说情话,占人家便宜啊!

    贺兰子琪盯着他,神色已有些恼怒。

    此刻,看到贺兰子琪脸色难看,男子一步一步的走到她的面前,凝视着她,放荡不羁的高声吟道: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何日见许兮,慰我旁徨。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他吟的是凤求凰,贺兰子琪知道,那是一首男子对女子表达强烈爱慕之情的琴歌。贺兰子琪实在无法相象,这个陌生男子,居然敢在大庭广众之下给自己吟这个!他如果不是脑子有病,那就是脸皮比城墙还厚,只是,他脸皮厚不要紧啊!贺兰子琪可丢不起这个人,羞恼的刮了他一眼,怒道:“不要脸!登徒子!我看你是疯了!”

    旁边围观的女子,见男子有对贺兰子琪示爱,一个个羡慕的要死!恨老天为嘛不给她们机会!可是见贺兰子琪对男子是那个态度,随即恨贺兰子琪不识好歹。

    对于贺兰子琪的恶语相向,男子不以为意,双手捧着自己的折扇往她面前一递:“姑娘才情横溢,在下今天总算没白忙活,这把扇子送给姑娘,明日午时,仙之湖畔,不见不散!”

    贺兰子琪难以置信的盯着男子,自己没听错吧?他居然要送自己扇子,约自己见面?看样子,他还真是病的不轻呢?贺兰子琪秀眉一挑,语气不善:“你到底什么意思?”

    旁边有姑娘解释道:“这位公子在此对诗,就是想选一个有才情的女子,明天陪他去仙之湖饮酒泛舟。”

    [bookid=1611475,bookna=《妖媚志》][bookid=1332557,bookna=《与君暧昧》]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