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扬眉吐气

水月明珠

    第二十八章扬眉吐气

    :戴上圣诞帽感觉很温暖,谢谢AJ

    ————

    “我,我……”冯姨娘回神,立即抱起那只“受伤”的脚,“嘶嘶哈哈”的呲牙咧嘴,做出一副很痛苦的样子。(手打小说)

    沈姨娘嘴一撇,嘲讽道:“行啦!别装了!一听四少奶奶说如果脚没崴,扎后会瘸脚,你就跑的比兔子还快!这会儿来这套?你当大家都是瞎子不成?”

    冯姨娘登时语塞,眨眨眼,难以置信的盯着沈姨娘,要知道,沈姨娘平时经常往她屋里跑,一直做出巴结她的姿态,怎么这会儿翻脸无情,居然说这话?

    然而,当看到沈姨娘身后的贺兰子琪时,她猛然明白,沈姨娘以前和她友好那都是装的。眼下,沈姨娘有了贺兰子琪这个靠山,仗着贺兰子琪的势力狐假虎威,此刻,已经不把她放在眼里了。

    既然话都挑明了,再装下去也没意思!冯姨娘刮了沈姨娘一眼,放开了自己的脚,从局促不安中慢慢恢复镇定,指着屋内的一个丫头道:“你,把我的鞋子给我拿过来。”

    那个丫头听话的将鞋子给她递过去。孙姨娘看着她坐在桌边穿鞋,一脸错愕:“妹妹,你的脚真的没有受伤?那你岂不是在欺骗四少奶奶?”

    冯姨娘继续穿鞋,一声不吭装乌龟。

    见她如此嚣张,连声解释都没了,贺兰子琪心头运气,冲身旁的丫环道:“把她的鞋给我扒下来!”

    丫环们不容分说,三下五除二便将冯姨娘的鞋子给扒掉了。

    “你们这帮死丫头,平时我待你们不薄吧?这会儿一个个狗仗人势的来欺负我!”被下人强行扒掉鞋子,冯姨娘几时受过这等气?只觉这脸都没处搁了,不由愤怒的大喊大叫。

    谁才是真正的主子,丫环们心里清楚着呢!于是一个个低下头去,假装没听见。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嚣张什么?”沈姨娘主动给贺兰子琪当枪使:“你看清楚,眼前站着的可是四少奶奶,是你的主子!少爷虽然宠着你,可再宠你,你也是妾!身为妾室却不安守本份,寻找各种借口和理由不给四少奶奶敬茶,我看你真是目无尊卑,无法无天了!”

    冯姨娘被沈姨娘损的脸都绿了,恶狠狠的道:“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别忘了,你也是妾!”

    沈姨娘眉头一挑:“没错,我是妾,但我安守本份!不像你,目空一切,连四少奶奶都不放在眼里!”

    “你胡说,我什么时候没把四少奶奶放在眼里?”沈姨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往她脑袋上扣以下犯上的帽子,她当然死鸭子嘴硬,坚决不认。

    “事实摆在面前,居然还敢狡辩!那你逛庙会回来后,为什么假装崴脚,不去给四少奶奶敬茶?”沈姨娘毫不客气的拆穿她的谎话。

    “这个……”假装崴脚这事属实不好解释,冯姨娘吭哧了半天,也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搪塞,尴尬的满脸通红。

    孙姨娘在旁边赶紧打圆场:“妹妹别说了,此事是你不对,还不快去给四少奶奶道歉,敬茶!”

    尽管心中有一百二十个不愿意,但事情败露,冯姨娘也看出来,贺兰子琪给她针灸绝非偶然,那也是识破了她的把戏才会如此。

    冯姨娘看出贺兰子琪不是个好惹的茬,当即顺坡下驴,亲自倒了一杯茶,“扑通”跪到贺兰子琪的面前,将茶举过头顶:“四少奶奶,今日之事妾身知错了,还请四少奶奶大人大量,原谅妾身这一回吧!妾身再也不敢了。”

    贺兰子琪低头睨视着她:“错了,你错在哪儿了?”

    冯姨娘有些不耐烦,但还是深吸一口气,尽量柔顺的避重就轻道:“妾身错在,早上不应该去陪四少爷逛庙会,下午不应该为了多休息一会,而假装崴脚。”

    贺兰子琪冷笑道:“只是这样吗?假装崴脚是为了多休息一会儿?”

    “呃……”冯姨娘一窒,低头嗫嚅:“妾身知错了,下次妾身再也不敢对四少奶奶不敬了!”她说罢,将茶又往上举了举。

    说两句好话就能弥补的了自己的过失吗?况且很明显,她是口服心不服啊!

    在自己的院子里,对于触动了自己权威的人,贺兰子琪当然没那么容易就放过她,不接茶,也不说话,只是沉默的看着她。

    冯姨娘心中忐忑不安,茶水举了半天,胳膊都累酸了,不禁微微有些发抖,安静的屋子里响起细碎的瓷器相撞的声音。

    冯姨娘头上冒了汗,有些受不了了,深深呼吸,平稳情绪,厚着脸皮说了一句:“妾冯氏惠兰,恭请四少奶奶喝茶!”

    贺兰子琪站直身子,手慢慢伸了过去。冯姨娘暗自松了一口气,赶紧将茶碗举高,可是她高兴的太早了,贺兰子琪那是逗她玩的,手刚刚碰到茶碗,便又缩了回来,使得冯姨娘白白欢喜一场。

    冯姨娘不满的抬起头来,眼中涌动着难耐的怒火,似要将贺兰子琪立时焚毁。

    贺兰子琪正视着她道:“我知道,在我没来前你最受宠,整个院子里的人对你都惟命是从,但我来了,这种局面转变了,你心有不甘,所以不愿承认我,不愿跪下来给我敬这杯茶!我这个人是最不喜欢强人所难的,既然你不是心甘情愿,那这茶我也不会喝的!”

    贺兰子琪神色淡然:“你今日的欺骗行为,我给你家法处置也不为过,不过,看在你认错的份上,就放你一次,日后若有再犯,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贺兰子琪说完,拂袖而去。沈姨娘也跟着贺兰子琪扬眉吐气的离去了,孙姨娘瞅了冯姨娘一眼,也分不清那眼神是同情还是其它的什么,反正深沉的令人摸不着头脑,也随之离去。

    当屋内所有人的外人都离去的时候,冯姨娘举着茶碗,气的浑身哆嗦,忽然用力将茶碗摔到地上。

    “啪”的一声脆响,吓了阿珠一跳,阿珠赶紧扑过去:“三姨娘,你别这样!气大伤身,小心身子!”

    冯姨娘闭着眼睛,喘着粗气,一言不发。

    “哎呀!三姨娘,你的手背流血了!”阿珠仔细一瞅,这才发觉冯姨娘的手背上扎着一小块三角型的碎瓷片。那是摔碎的瓷杯碎片飞溅到她手上的。

    “今天真是倒霉到家!”冯姨娘心情烦燥,一把将碎片揪下来,扔到地上。

    要知道,妾不敬茶,贺兰子琪这个做妻的没面子,但敬茶不喝,贺兰子琪的面子挽回了,没有面子的反倒是冯姨娘。

    当然,这次贺兰子琪没下狠手,只是给了她一个小小教训,希望她能长记性,从此乖乖的安守本份。

    贺兰子琪的原则是,只要她尊重自己,别耍什么妖蛾子,贺兰子琪自然懒得跟她生那份闲气。不过有些事,经常会事与愿为。冯姨娘丢脸了,这仇便与贺兰子琪结下了。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