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转让给我吧

水月明珠

    第一百三十五章转让给我吧

    灵猴发现自己的宝贝被人家翻出来了,试图从齐超然的手里抢回去,结果没成功,它便明白了,敢情大家不是来跟它玩的,是来拿它宝贝的。(手打小说)

    灵猴这下着急了,开始横扒竖挡的,不让众人翻找,但它就老哥一个,只能挡住一个人,无法制止另外两个人的翻找,这时,直给它急的上蹿下跳,坐立不安。

    贺兰子琪将灵猴抱起,摸着它的毛:“小东西,你激动个啥?我把你抱来,可不是让你带偷东西的,乖乘老实点儿”

    此刻,齐逸凡从花瓶里又摸出了三姨娘的两个戒指。

    灵猴见自己搜集来的宝贝,很快又被人家没收了,不由的有些急燥,从贺兰子琪的怀中挣脱出来,跳到桌子上,从盘中掰下一根香蕉,三步两步蹿到齐逸凡跟前,把手中香蕉高举过头顶,那意思是送给齐逸凡吃的。

    灵猴的举动令众人有些摸不着头脑,齐逸凡犹豫了一下,伸手将香蕉接过,却没想到,伸手的一刹那,灵猴猛的跳起来,就来抢夺戒指。

    齐逸凡哪里能够让它抢到?将手往旁边一伸,灵猴的“阴谋”就这样落空了。

    “欲擒故纵啊乖乖,这猴子也太精了吧”齐超然瞪大眼睛,惊叫着。

    贺兰子琪淡然一笑:“超然,这只是冰山一角,等接触的时间长了你就知道了,这猴子比鬼还精呢”

    “是吗?嘿嘿,真有意思”齐超然像发现新大洲一般,眼睛都是惊奇的光芒。

    灵猴的小把戏没得逞,便一把又将香蕉夺了回来,像个受气包一样,转身坐到地上的一个破旧的蒲团上。

    现在,镯子和戒子全都找到了,就差老夫人的珍珠项链还没着落,所以,**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这时,灵猴大概知道捣乱也是做无用功,于是也不捣乱了,而是坐在蒲团上,一边悠然的吃着香蕉,一边看着他们心急火燎的东找西找。

    可奇怪的是,屋子里的东西翻了个底朝天,累得他们满头大汗,他们也没找到那串珍珠项链。

    齐超然累的一屁股坐到椅子上:“真是一个人藏东西,十个人都找不到,更何况一个猴藏东西,这东西就更难找了哎哟,累死我了”

    “该找的地方都找过了,东西会藏在哪儿呢?”齐逸凡掐着下颌,四处巡视着屋子,看还有哪个地方落下了。

    灵猴见刚才忙的热火朝天的人,这时全部都歇菜了,心情大好,坐在那里,抓耳挠腮,吱吱直叫。

    “呵小东西,你还敢嘲笑我们,信不信晚上我拿你做汤喝。”齐超然气的在旁边放狠话。

    灵猴通人性,但不通人语,看齐超然的神色,便知道她在说自己坏话,于是,扬手将手中的香蕉皮扔了过来。

    齐超然往旁边一躲,避开了,顿时怒火中烧:“好啊你还敢打我,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诶,超然”贺兰子琪一把拉住了她,要知道这猴子可是费了好大的劲借来的,不能有任何闪失的,她把猴子打坏了,贺兰子琪赔不起,猴子把她挠坏了,也不是贺兰子琪想看到的结果,所这这才将她拦下。

    这时,看到那怡然自得的灵猴,齐逸凡心中一动,大步走到灵猴跟前,伸手想将它抱起,可是,灵猴拒绝被抱,也不起来。

    齐逸凡看出了其中的猫腻,强行将灵猴抱起,用腿将蒲团掀翻,只见蒲团下方有个洞,齐逸凡丢开灵猴,把蒲团拿起,伸手往洞中掏去,结果令人惊喜,老夫人的珍珠项链,果然藏在蒲团里。

    此情此景,齐超然彻底被灵猴的聪明所折服,喃喃自语:“怪不得这猴子坐在那里不动弹,原来另有玄机啊”齐超然回头望着贺兰子琪:“四嫂,你这回可发达了”

    “怎么?”贺兰子琪有些没听懂她的话。

    齐超然调侃道:“你有了它,不就相当于拥有了摇钱树吗?只要你把它放出去,它天天都会给你偷财宝,你这辈子都不用愁了”

    “算了吧它不但会偷东西,还是个不折不扣的闯祸精,而且娇贵的不行,吃喝什么比人都讲究,养了它我得少活十年”

    “看你说的,我看它蛮好四嫂若怕操心,不如把它转让给我吧?只要我有的东西,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别看齐超然刚才气的不行,但还是打心眼里喜欢这只猴子。

    “呃……”没想到她会要,贺兰子琪为难了。

    齐逸凡赶紧接道:“超然,别为难你嫂子,这猴子不是她的,是她管别人借的,过两天还得给人家还回去。”

    “啊?借的?管谁借的?我找那个人买去。”

    齐逸凡摇摇头:“没用的,你给人家多少钱,人家都不会卖给你。”

    这时,院外传来一片嘈杂之声,好像一下子进来了好多人。

    “外面怎么了?”齐超然扭头向外张望。

    “走,出去看看。”齐逸凡一马当先,贺兰子琪和齐超然一左一右也跟了出去。

    院内来了一队卫兵,领头的看到齐逸凡,立即上前,恭恭敬敬在抱拳:“四少爷,因府中半天之内丢失了多件财物,老夫人怀疑是府中之人所为,特命奴才带人在府中彻查赃物,现在查到水仙阁了,奴才也是上支下派,奉命行事,还望四少爷海涵。”

    刚才搜出来的东西,都让齐逸凡放入袖子里了,因为接下来要用灵猴做证,不能让灵猴在众人眼里有污点,否则,它的可信度就不高了,所以,虽然无心将那些贵重的东西据为己有,但是这个时候,东西却万万不能够拿出来了。

    齐逸凡假装惊讶:“哦?还有这等事?”然后带着贺兰子琪和齐超然走到旁边:“既然是老夫人吩咐的,那你们就查吧”

    那些小厮查了半天,自然查不到什么东西,很快就走了。待他们走后,三个人坐回屋子,齐超然好奇的问:“哥,你不打算将东西还回去吗?”

    “还是要还的,但要找个合适的方式,合适的时机。”

    齐超然又问:“刚才听嫂子说,这只猴子是你们借的,你们借个猴子来做什么?”

    “给咱娘报仇”齐逸凡答的干脆。

    “报仇?哥,你开什么玩笑?难道用只猴子来报仇吗?”齐超然望着他,一头雾水。

    “傻丫头,猴子只是助缘,报仇还要靠我们自己”

    齐超然眨了眨大眼睛,仍旧困惑不已:“哥,我不明白你的意思,还有,毒害娘亲的凶手到底是谁?”

    关键时刻,齐逸凡却卖起了关子:“现在不需要明白,等到晚上,你就明白一切了。”

    “不行,我等不及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就快点告诉我吧”齐超然凑过来,拉着他的胳膊不依不饶。

    见齐超然着急,齐逸凡却有意调她胃口,闭眼假寐,就是不说。

    齐超然求了半天,发现四哥都不搭理她,不由用力甩掉齐逸凡的胳膊:“哼坏哥哥,不说算了”

    她快步来到贺兰子琪身旁,殷勤的为其揉着肩膀:“我哥不跟我说,好四嫂,你就告诉我吧?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反正他们是一奶同胞的亲兄妹,现在事情调查的已经差不多了,跟她说应该没什么大碍,贺兰子琪放下茶杯,刚要开口,院内却传来一个丫头急切的叫音:“三小姐,三小姐……”

    飞阳儿上前拦住了她:“哎你有没有点规距?大呼小叫什么?”

    齐超然一听是自己的贴身丫头,便扬声道:“让他进来。”

    小丫头跑进来后,微微福身:“奴婢给四少爷和四少奶奶请安”然后站起身子对齐超然说:“三小姐,大事不好了,四小姐刚才带人,强行拿走了那盆七色牡丹”

    “什么?”齐超然立即拧紧眉头:“她凭什么拿我的花?”

    小丫头怯声道:“四小姐只说那盆花是她的。”

    “胡说,那是我管父亲要的,什么时候成她的了?”齐超然一跺脚:“茹雪真是可恶,什么都跟我争,哼不行,我得把花要回来。”说罢,如离弦的箭一般,眨眼间冲出门外。

    见她就这么走了,贺兰子琪真怕她再惹出什么事来,在后面大喊:“超然,你回来,你难道不想知道事情的真相了吗?”

    “我先去处理茹雪,一会儿我再回来。”她说着,已怒不可遏的冲出院子,拐个弯,消失在视野里。

    贺兰子琪看了齐逸凡一眼,感叹道:“诶,超然的性子太冲动了,对了,她不会和四小姐打起来吧?我们要不要过去看看?”

    齐逸凡摇头:“就是因为她这性子,怕她沉不住气,我背后做这些事情,才一直没有告诉她。不过你也不用担心,这两个丫头好像是天生的冤家,对抗好几年了,哪次都没打不起来,由他们去吧”

    ……

    天黑之前,侯爷将老太爷接了回来,用过晚饭,当听说五姨娘的死另有原因之时,侯爷相当重视,当即召集大家,去荣雅居开会。

    ————

    :感谢AJ打赏,O(_)O~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