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命悬一线

水月明珠

    第一百零二章命悬一线

    经过这样一番折腾,已接近午夜了。(手打小说)静心堂内,明里暗里已派重兵把守,重新被关了进来的贺兰子琪,颓废的靠坐在床上,根本无法安然入睡。

    此刻,她的内心极为纠结。上半夜,因为齐颜辰率先前来救他,虽为好心,却在无意间打乱了她和齐逸凡的逃跑计划。

    那么现在,外面有重兵把守,齐逸凡若敢前来救她,那就是自投罗网,可若是不来救她,那明天她就要被人处死了。面对如此局面,齐逸凡是否还会前来救她,倒成了未知数!所以,她既盼着齐逸凡来,又害怕他来被抓,在难解的茅盾之中,反反复复的煎熬着。

    与此同时她又隐隐担心齐颜辰会不会死心,再次前来,落入他们的圈套,那样的话,事情就更麻烦了。

    这些事情统统压在贺兰子琪的心头,使她心神不安,根本无法安眠。于是,只要外面一有风吹草动,她定然极为不安的坐直身子,向外张望。

    在这种精神高度紧张的状态之下,贺兰子琪又熬了几个时辰,直到天亮,并没有人过来救她。

    其实,齐颜辰没来,是她愿意看到的结果,因为真的不想在欠他什么了。然而答应救她的齐逸凡没来,这令她未免失落。

    一直以来她可都是在给齐逸凡做事啊!齐逸凡不会那么狠心,事到临头就违背诺言,真的不管她了吧?望着越来越亮的天,贺兰子琪忽然忐忑起来,如果真的是那样,那明年的今天岂不是自己的祭日?想到这些,她怆惶恐惧起来,却又毫无脱困办法。

    辰时已过,日上三竿,房门被人打开,有两个婆子进来,二话不说,就在拖拽子琪。

    “你们干什么?要带我去哪?”意识到危险的来临,贺兰子琪本能的想挣扎,怎奈因为脚受伤了,又没有经过医治,受伤的脚根本不敢沾地,也只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问那么多干嘛?一会儿你就知道了!”那两个婆子是老夫人手下的,贺兰子琪跟她们不熟,那两个婆子,也知道贺兰子琪已经失势,所以也失了往日的恭敬,猛的将她架起,往出拖去。

    贺兰子琪原本以为她们会把自己架到正堂上,在众目睽睽之下,诉其罪状,将她处死。可是,那两个婆子,及三十多个卫兵组成的押送队,并没将她带到正堂,而是直接带入了家庙。

    齐家家庙位于侯府以北地势最高的山岗之上,贺兰子琪从没来过,这是她第一次进入侯府家庙,却没想到是来送死。

    来时的路上,贺兰子琪还曾暗自思量,齐逸凡晚上没来救她,没准就是想趁此时机过来救她,于是路上,她刻意找借口拖延时间,不过令她失望的是,齐逸凡仍然没有如期出现。

    直到她被那两个婆子,架进庄严肃穆的家庙,重重按到冰冷坚硬的黑色大理石地面之时,脚及膝盖上的疼痛,立时让她清醒过来。

    齐逸凡到现在还没来救她,是不是已经打算放弃她了?想到这儿,她的心情越加沉重。

    她忍着身上的疼痛抬起头来,眼前高大的平台之上,高低错落,供奉着齐家历代祖先的牌位。牌位前方,紫檀木的长条桌案上,摆着香炉,烛台,油灯等一应供具,更有瓜果梨桃,馒头糕点,等新鲜供品,置于案上。

    收回目光,贺兰子琪往左边看了一眼,只见侯爷,夫人,及姨娘们全都站在那里,神色凝重盯着她。再往右边看,其它几房的少爷少奶奶,也基本全都到齐了,而且她还意外的看到了六少爷齐颜辰。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贺兰子琪紧张的将目光收回,生怕被别人看出破绽,同时也有些慌乱,这种场合,他怎么来了?一会儿他不会做什么过激行为吧?

    贺兰子琪又往人群里扫视一圈,奇怪的发现,齐逸凡并没有来。

    他为什么没来?是救不了自己,感觉无颜面对?还是,正在暗处准备营救?贺兰子琪虽然对齐逸凡产生了置疑,但还是抱有一丝幻想。

    今天这种场合,本该老太爷主持,但因为老太爷身体不适,所以他没来,这处置犯罪儿媳妇的事情就落在了侯爷和夫人的肩上。

    “贺兰子琪子琪,你可知错?”老夫人看了侯爷一眼,见侯爷点头,便率先开口。

    贺兰子琪冷笑一声:“知什么错?我何罪之有?”

    “都死到临头了,你还不肯承认吗?”老夫人继续威摄。

    贺兰子琪挺直胸膛:“不是我不承认,是我根本没做过!”

    侯爷蹙着眉,缓慢开口:“事情摆在眼前,人证物证俱在,容不得你狡辩。”然后走到蒲团前跪下,端正身形,对齐家祖宗牌位,肃声道:“齐家媳妇贺兰子琪,品行缺阙,不守妇德,竟忍心对刚及满月的亲侄儿下手毒害!她害死齐家子孙,断了齐家香火,不配做我齐家媳妇!而其罪行更是难以宽恕!今日,就让她在齐家列祖列宗面前赔罪,自行了断!”

    侯爷说罢起身,冲身旁的小厮一使眼色,小厮端着事先准备好的托盘走到贺兰子琪的面前。

    木质的黑色托盘上,放置着碧玉制成的绿色酒杯,酒杯里盛着透明的酒液,虽然酒液清澈透明,但贺兰子琪心知肚明,这酒一定是有毒的。

    此时,齐颜辰见侯爷赐贺兰子琪毒酒,不由神色一凛。他背着手,却在身后握紧拳头,一忍再忍。

    望着那杯毒酒,好像已经看到死神再向她招手。说不怕那是假的,她抬头紧盯着侯爷:“公爹!我是冤枉的,你们这么草率的处死了我,只会让真正的凶手逍遥法外!”

    问题是,根本就查不到真正的凶手,让她抵罪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侯爷迟疑了一下,抬头看到二少爷投来的眼神,把心一横,背转过身道:“好了,别说了!不想让别人帮你,你就自己解决吧!”

    侯爷一句话,彻底将贺兰子琪打入十八层地狱!

    偌大的家庙中静悄悄的,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的身上,眼前的情景,似乎不喝不行了。可是,她只是齐家名义上的媳妇,而且自己什么都没做,凭什么受此不白之冤,稀里糊涂的死去啊?

    齐逸凡!你到底死哪去了!怎么到现在,连个人影子都没有了,你难道真的那么狠心,事到临头做了缩头乌龟?

    贺兰子琪在心中诅咒着齐逸凡,却不得不面对现在的窘境。那个小厮进一步将托盘往贺兰子琪的面前递了递。

    殿内那么多人,都把她当成杀人凶手,这让贺兰子琪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她情绪激动,义正辞严:“我没有毒害小悦天,这酒我是不会喝的!”说罢抬手,一把将那托盘上的酒水打翻在地,酒水洒在大理石的地面上,酒液冒起泡泡,瞬间升起一股黑烟,让人看后心惊胆寒。

    老夫人见贺兰子琪如此难以调伏,不由大声喝斥:“你以为这样就可以脱免罪行了吗?来人!既然四少奶奶不愿自己走,那你们就送四少奶奶一程吧!”

    老夫人语毕,便有小厮又倒了一杯毒酒,更有手脚麻利的两个婆子,将贺兰子琪紧紧按住。

    那小厮将酒端上前来,一手掐着她的面颊,一手捏着酒杯,强行要将毒酒灌给她。

    贺兰子琪在生死线上,垂死挣扎,就是咬紧牙关不张嘴!可是,那小厮的手非常有劲,很快便将她的嘴给捏开了,为搏得一线生机,她拼尽全身力气,摇头躲避着,可是她却毫无办法,根本挣不脱,越来越心灰意冷的她,在挣扎中逐渐失了力气。

    自己的命也太悲具了点,从小没有受到父母的关爱也就罢了,竟然都没有机会和爱人长相厮守,最后还落得个冤死的结局!

    华铮,你一定还在绿锦山庄等着和我相聚吧?可惜我要失言了!今生我负了你,来生我们再续前缘吧!眼瞅着那毒酒一点一点凑近她的嘴边,她无力的闭上了眼睛。

    酒杯刚刚碰到贺兰子琪的嘴唇,家庙里,从两个不同的方向,不约而同的传来相同的声音:“住手!”

    与此同时,逼着贺兰子琪喝毒酒的那个小厮,拿着酒杯的手,忽然一抖,那杯毒酒便掉到了地上。

    眼瞅着贺兰子琪就被毒死了,却突生变故,这令众人诧异不已。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门口快速冲进来一个人,一脚踹翻给贺兰子琪服毒的小厮,又将那两个婆子推倒在地,将已经万念俱灰的贺兰子琪抱进怀中,柔声道:“子琪,你没事吧!”

    “你怎么才来!”刚才她真的被吓坏了,以为再也活不了了!命悬一线间,齐逸凡及时赶来了,这令她有点不顾一切,哭着敲打着齐逸凡的后背,发泄着积压许久的不满与委屈情绪。

    “对不起,我来晚了,让你受委屈了!”齐逸凡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愧疚与疼惜,轻柔的抚着她脑后的头发,极尽爱怜。

    那温柔的语气,那温暖的怀抱,使她立刻升起一种错觉,好像抱着她的人不是齐逸凡,而是华铮!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