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身子弱,心机可不弱

梦中说梦

    未到大门口,远远地便已看到一大群人簇拥着一位锦衣华服的公子走了进来。

    入眼金色光芒刺目,耳边隐隐有龙吟之声。

    至此,阮青枝心下最后一分侥幸也没有了。

    心脏瞬间揪痛,眼前只觉一阵恍惚,人已糊里糊涂地倒在了地上。

    周围的丫鬟婆子们齐声惊呼,两个不认识的婢女冲过来扶住她,却没有得到命令不知接下来该怎么办,站在原地无措地乱叫。

    金氏听见动静回过头来,甩着袖子厉声骂:“又不是死了,乱嚷什么?还不快拖下去!”

    婢女领命忙忙地拖着阮青枝往旁边退让,睿王凌霄已看见了。

    他毫不掩饰地露出厌憎之色,回头问阮文忠道:“这是何人?看着病恹恹的,是特地跑来本王面前表演昏倒的吗?”

    阮文忠被他问得脸上通红,忙呵斥婢女:“快拖那个丢人现眼的东西下去!”

    之后又向凌霄赔笑道:“殿下息怒。这是我另外一个小女,自幼体弱多病不曾见过贵人,故而欢喜失态。”

    凌霄低低冷笑了一声,嘲讽道:“身子弱,心机可不弱!”

    阮文忠脸上更红,点头哈腰连说:“她不敢,她不敢!”

    金氏在旁尖声叫道:“她才敢呢!老爷还不知道吧,适才她假装好心跑去菁华院看筠儿,两个人一拉手,筠儿就头疼得受不住,差点又要昏过去了!”

    凌霄闻言脸色一沉,立刻出声叫住了那两个婢女:“把阮大小姐放下来吧!”

    两名婢女齐齐松手。

    阮青枝才觉得意识清晰了一两分,身子已不受控制地再次摔了下去。

    凌霄踩着她的衣角飘然走过,神色漠然:“既然阮大小姐喜欢躺在地上,那就让她躺着,何必扫她的兴!”

    阮青枝只觉得浑身僵硬动弹不得。听着耳边风声飒飒,昏昏然不知身在何方。

    等她醒过神来的时候,那一大群人已经消失不见,只有不远处几个粗使的婆子和小厮悠闲地站着,不时对着她这边指指点点。

    阮青枝扶着身下的砖石慢慢地坐了起来,怔忡良久。

    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命数”是什么。命里注定不属于她的,她闹翻了天也抢不来。

    所以凌霄实在多虑了。就算他自己免费送到她面前,她也不会要的。

    这叫,知命。

    阮青枝在地上坐了小半个时辰才攒足了力气,起身扶着墙角慢慢地挪回了惜芳园。

    伴月看见她一身狼狈地回来,跺脚惊呼:“你被人劫色啦?”

    阮青枝脚下一踉跄,险些再次跌倒。

    幸而那臭丫头还算灵活,立刻冲上来拖着她进了门,一路走一路抱怨:“早知道你这么不中用,我就不该让你自己去!家里那两个伤患又死不了,有什么好照料的……”

    正嘀咕着,其中一个伤患已经迎了出来。

    是那个夜寒。

    他伤得极重,却偏不肯老老实实地躺着,一大早就拄了根木棍在院子里乱走,脸上全无半分血色,惨白惨白的像个鬼一样。

    鬼?!

    阮青枝一惊,忙又眯起眼睛往他的脸上细看。

    却见那人周身死气氤氲,几乎已将他的面目完全遮住。

    竟是个——

    死人!

    阮青枝白眼一翻,昏了过去。

    

yunyuedu5(云阅读网)!!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