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放开她

梦中说梦

    惜芳园,阮文忠和金氏都在。

    此时天色已经大亮。日光下丫鬟婆子小厮团团站了一院子,衬得独自跪在地上的伴月愈显单薄可怜。

    阮青枝快步走过去把那丫头拽了起来:“地上凉,老跪着做什么?”

    “贱婢,你也跪下!”金氏阴沉了脸,向她厉声喝道。

    阮青枝小心地扶稳了伴月,之后才回过头来平静道:“下跪并非不可,但今日女儿无罪,不愿受罚。”

    “哼,无罪?”金氏冷笑,手中攥着一个纸包向她摇了摇:“你说你无罪,那这是什么?”

    阮青枝不答,转头看向钱婆子。

    后者噗通跪了下来,叩头道:“大小姐,老奴是新来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伴月立刻抬脚踹在了她的肩上,恨恨咬牙:“好你个两面三刀的老虔婆,这时候了还在说谎!这纸包分明是你的,你说是二小姐寻来要毒害大小姐用的!”

    “住口!”阮文忠厉声怒喝。

    伴月甩开阮青枝重新跪了下来,脊背挺直:“老爷,奴婢不敢说谎,这纸包是昨日……”

    “伴月!”阮青枝高声打断了她的话,“老爷夫人问话要照实回答,不许胡言乱语!筠儿是我妹妹,她怎么会弄毒药来害我?”

    伴月愕然抬头。

    金氏松了一口气,脸色顿时缓和了许多:“你倒还算有担当。——这么说,你是肯认罪了?”

    “不认罪啊!”阮青枝惊诧地看着她,“我只说那个纸包是我的,何曾说过我要认罪?我认什么罪?”

    阮文忠拧紧眉头,神色恼怒:“你祖母夜里中了毒,这会儿你又承认了毒药是你的,铁证如山,你还怎么不认罪?”

    金氏叹了口气,一脸痛惜地走上前来:“你这个糊涂孩子啊……说你什么好!你虽犯下弥天大错,幸好又及时拿出药方替老夫人解了毒,也算是良心未泯。如今你老老实实认了罪,我和你父亲会在老夫人面前替你求情的。”

    “慢着!”阮青枝避开了她伸过来的手,跳到一旁:“什么弥天大错?什么良心未泯?我说了我没有罪啊!父亲,我什么时候承认我有毒药了?”

    阮文忠沉下脸来怒喝道:“你又要如何狡辩?!”

    金氏握紧了手中的纸包,脸色又难看起来:“你刚才不是已经承认了这包毒药是你的?”

    “不是啊!”阮青枝急得跳脚,“我承认纸包是我的,可我什么时候承认纸包里是毒药了?”

    金氏张大了嘴巴。

    阮文忠气得有些发昏:“不是毒药是什么?什么东西值得伴月当性命一样护着?”

    阮青枝跺脚道:“是红糖啊!我从小到大没吃过一顿饱饭,吃的菜喝的汤都是馊的,饿了十几年到如今早已疾病缠身……我的丫头知道我经常会突然昏倒,要喝一碗红糖水才能恢复过来,所以这两年攒了些银钱之后就时常买红糖带在身上!伴月当然会把它当性命一样护着——那就是我的命啊!”

    “简直一派胡言!”阮文忠和金氏异口同声。

    阮青枝气得眼泪都下来了,劈手从金氏手中夺下那个纸包,打开,看也不看就将里面暗红色的粉末尽数倒进了嘴里。

    阮文忠惊愕不已,金氏更是整个儿呆住了。

    伴月的眼泪吧嗒吧嗒滴了下来。钱婆子吓得瑟瑟发抖,跪在地上不住后退。

    诡异的气氛持续了很久,阮文忠最先回过神来,一时却不知道该说什么,顿了好一会儿才冷声斥道:“我看你就是故弄玄虚!什么‘从小到大没吃过一顿饱饭’,你是相府嫡女,谁敢饿着你不成?”

    阮青枝狠狠擦了一把眼泪,冷笑道:“厨房的人敢不敢饿着我,母亲心里最有数了!钱妈,你说是不是?”

    钱婆子僵住,瑟瑟地在地上跪了一会儿,终于颤声答道:“厨房的人黑心苛待了大小姐,夫人恐怕是不知道的。”

    “怎么,竟真有此事?!”金氏大惊失色。

    钱婆子叩头道:“事情的确是有的。夫人,厨房给惜芳园送来的饭都是烧糊了的,菜汤是又冷又馊的根本没法入口,连一盘菜也没有只有两碟咸菜头……真比打发叫花子的还不如!”

    金氏脸色青黑,暴跳如雷:“岂有此理……她们竟然敢!薛妈,去把厨房老秦家的给我叫过来!”

    阮青枝冷声道:“厨房的事我不想听,我只想问问父亲母亲,我给祖母下毒的罪名,证实了吗?”

    金氏黑着脸呼哧呼哧喘了一阵,咬牙道:“即便那纸包里不是毒药,你的嫌疑也没有排除!青枝,别怪为娘的不留情面,事关重大,任何一个有嫌疑的人都不能放过!”

    “所以呢?”阮青枝偏过头去看着她,嘲讽地问。

    金氏避开她的目光,小心地看向阮文忠:“老爷……”

    阮文忠重新冷下脸来,目光沉沉逼视着阮青枝:“婢女怀中藏有红糖,看似合情合理,其实是欲盖弥彰!你想用这种手段让我和你母亲觉得冤屈了你,因愧疚而轻易相信你的清白,却不知真正无辜之人绝不会做出这些不合常理之事!”

    阮青枝愣住了。

    阮文忠瞪了她一眼,厌恶地道:“小小年纪就如此歹毒狡诈,以后如何了得!——福儿,即刻把这个孽女带去柴房,严加看管!”

    几个小厮答应着,轰地一声围了上来。

    阮青枝气急:“你讲不讲理?你说是我投毒,证据呢?你做官的时候也都是只凭猜测办事的吗?”

    阮文忠闻言怒气更盛:“你祖母多年来一直平安无事,偏偏你去探望一次她就中毒,这件事本身就是证据!拖下去!”

    众小厮齐吼一声逼近过来,为首的福儿冷冷地道:“大小姐,您还是自己乖乖跟我们走去柴房吧,真要等我们动手拖,那可就不好看了!”

    “我不去!”阮青枝怒瞪着他。

    福儿也不客气冷笑一声一个箭步冲过来捉住了她的手臂:“大小姐,得罪了!”

    粗鲁的拉扯激起了阮青枝的怒气,她反抓住福儿的手,连掐带咬发狂似的挣扎:“放开我,我没有罪!”

    阮文忠在旁厉声喝道:“不必给她留情面!打!狠狠地打!”

    几个小厮闻言立刻来了精神,原先不敢动手的也开始不客气地拿拳头往阮青枝的肩上背上招呼了过来。

    伴月早已被小厮们抢先制住,阮青枝一个人顾得了这边顾不得那边,一时狼狈万分。

    眼看便只剩下了束手就擒一条路。

    这时,旁边竹丛后面忽然响起一声厉喝:“放开她!”

    

yunyuedu5(云阅读网)!!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