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第九次落水

梦中说梦

    “落水,又是落水!还能不能有点儿创意了?”

    傍晚,庭院深深的相府内宅之中,传出了一声有气无力的怒骂。

    听到骂声的小丫鬟踉跄着奔进来,扑到床沿上便开始哭:“小姐,小姐你醒了!吓死伴月了呜呜呜……”

    床上躺着的女孩子十三四岁年纪,肤色异常苍白,整张脸肿得不成样子,只一双眼睛黑如点漆,亮得过分。

    落水的滋味一如既往地难受,她却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毕竟这都是第九次了,已经很习惯。

    她的记忆不全,只知道自己到凡间历劫,要执掌九世凤印才能顺利归位,却并不怎么记得前面八世都是如何过来的。

    她只关心当下。

    今世这具身体的原主,叫阮青枝,南齐王朝丞相府大小姐,天资鲁钝,在府中并不受宠。

    与她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她的孪生妹妹阮碧筠:容色倾城、聪慧绝伦,人称南齐王朝的一颗明珠,被当朝太后特许可以随时进宫陪伴……

    咦?!阮青枝惊叹了一下。

    这一世竟不是一出场就备受瞩目,反而被一个孪生妹妹抢了风头?

    正错愕间,床沿上的小丫鬟忽然抬起头来,一双兔子似的红眼睛眨呀眨呀看着她:“小姐,你醒了,咱们该报仇了吧?”

    阮青枝一呆。

    小丫鬟立刻就急了:“你不是又要赖账吧?先前你对我发过誓的!你说过只要二小姐再害你一次,你立刻就告诉那位公子,弄死她!”

    阮青枝仍在发愣,心道我何时发过那样的誓?

    伴月一看她的神情就明白了:“你又不忍心!你又要说毕竟是一母同胞的亲姐妹!可是小姐,你记不记得你都在她手里死过多少次了?再说那位公子许诺帮你的时限也快到了,有权不使过期作废啊喂!”

    阮青枝叹口气,学着原主那样柔弱木讷的语气说道:“伴月,当初我救那位公子,并不是为了图报。”

    伴月闻言立刻皱起了脸:“可是……”

    阮青枝忽然将眼睛一眯,露出一个奸诈的笑:“丫头啊,你家老祖宗有没有教过你,自己的仇要自己报?”

    伴月闻言噌地跳了起来:“你肯报仇了?这么说真是二小姐推你下水的?”

    阮青枝这才意识到自己被小丫头诈了一句。

    大意了啊。

    她叹口气,瑟瑟缩肩:“我现在否认还来得及吗?”

    伴月一甩手,转身便要出门:“你还要否认?我看指望你自己报仇是没戏了,还得去求那位公子!”

    这时房门咔地一响,一道威严的女声传了进来:“去求哪位公子?”

    阮青枝从记忆中搜索出这个声音,整肃神情慢慢地扶枕坐了起来:“母亲。”

    仪态雍容的相府女主人金氏走进来,好看的杏眼向伴月一挑,后者便慢吞吞地跪了下去。

    金氏站在床边看着阮青枝,眼中掩不住厌恶:“这副鬼样子,还想去见什么公子?还嫌闹的笑话不够多?筠儿的脸都被你给丢尽了!”

    阮青枝愕然,瞪大了眼睛。

    金氏对上她的目光,莫名地觉得心里一寒,立时抬脚踹在了伴月的肩上:“你主子干的事,大半都是你挑唆的!相府怎么会有你们这么一对儿下贱无耻的东西!”

    伴月被踹得向后滚倒,忙又翻身重新跪好,咬牙道:“夫人,大小姐昨晚在湖里泡了半夜,差点儿人就没了!”

    “你还有脸说!”金氏又是一脚踹了过去:“要不是这个丧门星自己跑到湖边去勾三搭四,她能落水?筠儿要不是为了去救她,能被她带累着跌下湖去?昨晚筠儿回来就发起了烧,这会儿额头还烫呢!你这贱蹄子倒敢来我面前说嘴了!我问你:昨晚她们出事的时候,你在哪儿?该不会又是去替这个丧门星传递什么信物去了吧……”

    阮青枝始终没能在脑海中拼出昨晚的完整记忆,干脆放弃,看着金氏冷笑起来:“母亲,您与相府有何深仇大恨?”

    

yunyuedu5(云阅读网)!!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