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五一 让小鬼子长长见识

车间主任老歌

    一五一让小鬼子长长见识

    后方的机枪火力也收了起来,鬼子机枪手更怕小炮,那东西能打五六百米,自己的九六式哪怕转移得再快,也经不起六门手炮的轰炸。

    后面,双方各两门82迫击炮正在搞对抗,不时打上两炮就跑,忙得不亦乐呼,到现在为止,还没能奈何对方,但也没空再支援步兵了。

    重机枪还有不少,但没人敢去碰,反正那里的血已把弹药箱浸湿了,谁去谁死。

    捷克式和拐把子现在成了伪军的主要火力,但护厂队这边,机枪也不差,他们不但装备了长弹匣捷克式,更有一种装弹鼓的轻机枪,一扫起来就是一大片弹雨,近距离内,不比重机枪差!

    被压在地面的伪军进攻受阻,开始慢慢爬着后退,不跑不行了,头顶上子弹象蝗虫一样乱飞,根本抬不起头来。

    八路军的枪法越来越准,已经有了草台班子的架势,不一会,又有好多门掷弹筒加入了射击行列,虽然打得不准,东一发西一发的,但这更让伪军恐慌,谁也不知道下一发手雷会在哪里爆炸。

    退了,敌人居然退了,这可是意想不到的事,要知道,对方的兵力可是自己的好几倍!

    万金松不由为伪军的战力摇头,这才哪到哪?要是碰到死战不退的鬼子,这帮菜鸟可能连子弹都来不及重装,对方的刺刀就已经顶到眼皮底下了。

    既然退了,他们是不会放过痛打落水狗的机会的,正好,远处,武副团长带领的队伍也向伪军发起了进攻,枪炮声响成一片。

    万金松拿起缴获的电话,用力摇了几下:“大柱,大机枪、重机枪全力开火,目标,那一小撮鬼子,只要把他们打废,敌人就失去了主心骨!”

    “咔咔咔”令人牙酸的声音在战场上骤然响起,参战双方都被这种机枪声吓了一跳,两条长长的火线直奔鬼子阵地,伪军顺着弹着点看去,只见一个个躲在单兵壕内的鬼子被巨大的子弹击中,打碎、崩肉!

    这特么哪是机枪啊?简直就是两门直射小炮,哪怕躲得再低,也会被巨大的子弹穿过土层,击碎身体,偶尔有鬼子被打碎脑袋,冒出冲天的白浆,浇得旁边的人一脸一身!

    伪军傻了,鬼子也怕了,他们不知道,为何对方一上来不用这种武器,害得他们以为八路军战斗力太弱,所以把阵地设得近了点,直到现在,才知道,人家这是扮猪吃老虎,如果自以为是老虎的话。

    五百米距离,虽然重机枪对他们没有多大杀伤力,但被大机枪从地窝里赶出来后,正好给所有城头火力当了靶子。

    火雨,这才叫火雨,不论鬼子还是伪军,这时才发现,对方的火力强大得令人难以想象,不管是三八枪、半自动、轻重机枪、掷榴弹,还是迫击炮,此刻,都爆发出最大射速。

    在人力不够发起冲锋时,万金松选择了火力打击,他就是要用弹雨把敌人打怕,把他们的胆子给吓破,然后再让新兵去收拾残局,毕竟这是大的战场,要是让他们贸然冲锋,被敌人来个绝地反击,想找人救援都没人手。

    伪军乱了,彻底乱了,要是让他们打打顺风仗,还能在长官的命令下,跟着冲锋检漏,要是逼不得已,也能凭借城池,死死扛一扛,但现在是野战,前不靠村后不着店,再加上一路逃跑,早饭都没吃,早就饿得人心慌慌。

    现在大机枪一响,把不多的鬼子连同他们的长官全都包了进去,一群没有指挥的伪军跟一群没人管的羊没什么不同,一个个慌不择路,开始四散逃跑。

    有的向南,去了河边,然后,在没有人追的情况下,毅然跳进河中,真不知他们的胆量是从哪来的。

    有的跟着十几个鬼子向北,看来是想从战场上找个角落躲出去,最前面的木生中尉有苦难言,和他在一起的几个军官全都死了,中桥连同那两个伪团长被大子弹击得粉碎,连个全尸都没能留下,他自己准备找空子,谁知后面还吊着近百个没头苍蝇。

    打又不能打,这帮人胆子已全破了,谁也不知道他们在此刻会做出什么举动,更不敢下令让他们断后,那样遭到黑枪打击的概率是百分百,因为,从面相上看,就知道,这是一群老兵油子!

    内心深深叹了口气,中桥带着十几个部下继续跑路,全然不管大部冲向后面防线的溃兵。

    逃兵一到,三团的阵地就乱了起来,本来战壕就挖得不宽,又是临时而为,根本起不到阻敌的作用,现在,从后面突然冲上一大批生力逃军,硬生生把战壕给挤满了。

    要是有上官在这里,还能吆喝几句,可现在,最大的干部只是连长,他们自己也被挤得兵不识将了,哪有空去阻止别人的部下?

    八路军冲锋了,不是前面的二纵,而是后面的护厂队,他们把机枪架在侧翼,拼命扫射着弹雨,掩护着冲锋部队。

    每个老兵身边都带着三个新兵,东一块西一块的,不成章法,但人员绝对不密集,每冲上一阵就卧倒掩护,然后在别人的掩护下继续前进。

    这速度不快,也快不起来,战火纷飞中,那些新兵往往热血上涌,动不动就冲过了头,有时,在老兵跑出好几步时,还不知道起身。

    只是,现在伪军已笑不起来了,就是这帮他们看不起的菜鸟,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并发起了致使冲击,相信,他们只要再把头埋裤裆里半个小时,就会被菜鸟击溃!

    终于,在硝烟弥漫中,有几个连长发现了不对,毕竟他们也是长久当兵的,不想现在就被无情地消灭,于是,几挺轻机枪被组织起来,开始对冲击队伍进行压制。

    新兵根本不会做战术动作,被这一轮机枪打倒十好几个,但伪军机枪手也没能讨得了好,两支半自动就能压住一挺轻机枪,加上弹匣里子弹又少,二十发子弹一两个长点就见了底。

    乱糟糟的战场上,大家都忽略了侧面冲击的一个小队,人不多,只有区区三四十人,可那装备,那火力,那准度,根本不象是兵,而全是将!

    四十几人分为两部,一部由郭碎嘴带领,另一部前面是一个小胖子。

    别看郭碎嘴是指导员,人家现在可是管着整个基地的训练呢,就是看,也能看出名堂来了,何况没事就跟着训练,战术动作做得不能再标准了,一会卧倒,一会翻滚,瞄准他的子弹往往都慢了半拍。

    另一边,以胖子为首的一个小队跑在最前面,**个人分为三个三角形,手中的枪不时吐出一团团火舌,凡是被他们瞄上的,基本十有**倒下。

    有两个连长看出了端倪,那是什么枪啊?火力怎么这么猛,简直是一挺挺手提机关枪,这帮杀神在奔跑、翻滚中,都能射出子弹,而且是枪响人倒!几十个人的小部队,杀伤力和战斗力比一个中队的鬼子都厉害!

    这两个连长怕了,他们看到前面的阵地已被大队八路军突破,而后面,这里也岌岌可危,只好下令部下,举白旗,投降算了。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有的人是不甘被俘的,对方有一杆汉阳造悄悄瞄准了最前面的胖子,后面,早早盯着的耗子枪口一转,就打出了致命的一枪,干倒了这个阴险的家伙。

    万金松此刻也有如神助,轻轻一个滑步,就向着旁边卧倒。

    “呯”一声枪响过后,万金松发现自己倒了大霉,一粒来自后方的子弹射中了自己!

    (笔趣阁 www.xbiqugetw.com)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