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绽放在校园中的少女

闲豆花

    眼见记得跳出窗外后,一片白色的滑翔伞乘着风浪飞起,朝天边的月亮掠去,众警察率先回过神来,手忙脚乱的往楼下跑去。

    “基德跑了!快追!!”

    杂乱的脚步声顿时回响在耳边,二楼的大厅里转瞬间消失了许多警服的身影。

    工藤新一也迅速从羞耻中回过神,却是冷静的到窗边上下打量了一番,凝视着那已经成为白点的滑翔伞,他沉思了片刻,忽然摇了摇头:“不对,基德是不可能往那个方向飞的,那边的游乐场要举行庆典还会绽放烟花,以基德的头脑来说绝对不会自投罗网。”

    那么真相只有一个——那是假动作,真正的基德已经隐藏在附近,等到警察撤出的时候在偷偷地溜走。

    不在耽误时间,新一也紧跟着警察的脚步往楼下跑去,一边跑一边扭头对花染说道:“在这里等我一会儿!项链的事我会替你解决的!”

    花染微笑的挥了挥手目送他离去的背影,随后笑容微敛,凝视着天边银色的月亮,忽然起身往楼上走去。

    所有的人影都在拼命往楼下赶着,只有她单薄的身影悄然相反,这一幕任谁看去都会觉得奇怪,就连她自己也没有想到,竟然会以这种方式与怪盗基德私会。

    一身白衣的基德站在银盘的月光下,衬的整个人越□□缈出尘,他的单镜片闪过一道精光,唇角勾起了个若有若无的笑容。

    “真亏您能发现这里呢,my lady。”他优雅的行了个礼。

    “多亏了你的提示。”花染笑了笑,漂亮的脸蛋上有的只有好奇和打量:“希望下次能在银色的月光下再会……还有你偷偷比的天台的方向,让我觉得有些奇怪,没想到竟然真的能在这里看见你。”

    她微微歪了下头:“不过大名鼎鼎的基德先生为什么想要偷偷见我呢?”

    “刚才见面的时候我就已经说过了。”怪盗基德踱步往她的方向走去,一直走到与花染唾手可得的距离,才堪堪停下了动作,用低沉又迷人的嗓音轻喃道:“我想要偷走您的心。”

    他带着白色手套的右手缓缓伸向花染的下颔,并向挑逗似的挑起,居高临下的看着身下少女那漂亮的面容:“只是我没有想到你真的会只身前来……难道不害怕我对你做些什么吗?”

    “看。”基德俯下身,在那被银色发丝遮挡住的光滑雪白的侧颈轻轻嗅了下,尽数将灼热的呼吸声喷洒在少女的耳垂上:“现在的你只能任我摆布,就算我想要亲吻你那红润的嘴唇,也没有办法拒绝不是吗?”

    青年的身体大半都笼在她的身上,几乎一伸手就能将她搂进怀中,花染垂在身侧的手指动了动,垂下的眼帘遮住眼底那细碎的光泽,但她的唇畔却勾起一丝温柔的浅笑,也偏过头,凑近基德的耳边,轻声道:“这么做的话,不怕我看见你的真面目吗,基德先生?以现在的距离,这是很简单的事情。”

    “哦呀,那可不行呢。”大脑的理智一瞬间恢复了上风,视线在那红润的唇瓣上艰难的移开,基德迅速的用手压了下头顶的小礼帽,不让自己的容貌泄出去半分。

    就在这时,天台上的大门被猛然推开,穿着一身休闲装的侦探忽然华丽的登场,并在看清天台几乎相叠的两道身影时,迅速的往那里奔去:“基德,放开她!”

    “嘁。”看清来人,基德眼睛一眯,顿时换上了一副不爽的表情,小声的砸了下舌。他往后快速的跃了几步拉开了距离,以便随时都能逃跑。

    “没事吧,花染!”新一用自己的身体挡在花染的面前,担忧的往后递去了视线。

    在楼下搜索一圈无果后,新一直接推翻了自己的结论。如果下方没有人影,远处逃跑的是障眼法,楼内有警察把守不能走,那么能够选择的地方只有一个——天台。

    意识到这一点,他便迅速的赶到了天台,没想到正好看见怪盗基德调戏花染的一幕。

    可恶,要是他在早些想到的话,说不定就能避免这种事情了!

    “我没什么事情哦,工藤君。”花染却平静的摇了摇头,语气中带着几分惋惜:“本以为能够趁机看清基德的真面目,结果还是失败了。”

    “你太莽撞了,不要一个人横冲直撞!”新一眉眼浮现了几丝不赞同:“这种事情交给侦探就好了,我一定会揭穿怪盗基德的真实身份,等着瞧吧。”

    眼见两人越聊越陷入旁若无人姿态,怪盗基德心中气愤不已,他好不容易能够花染多一些相处的时间,结果再次被这个可恨的侦探给打扰了。

    一种属于自己的宝石即将要被别人偷走的感觉,怪盗基德唇边冷冷一笑,忽然开口道:“很抱歉在你们气氛正好的时候打扰你们,不过请不要忘记我的存在。”

    “跟这种只会吹牛皮的侦探在一起也没有什么乐趣吧,my lady。”他站在较高的天台地带俯视着怒瞪他的新一,脸上闪过讽刺和不屑:“比起他来说,还是选择我比较好哦。”

    他朝花染伸出手,袖口的白色微微上翻,露出一截劲瘦的手腕:“到我这边来吧,my lady,刚才的事情,我们可以继续哦。”

    “不要听他的话,花染!”新一瞬间紧绷起身体,一边防御着基德的进攻,一边警惕花染被迷惑。

    不过他的担忧显然是多余的,非常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的花染只是淡淡的笑了下:“非常感谢您的邀请,基德先生。不过比起怪盗来说,我还是更喜欢侦探呢,留在工藤君的身后就可以了。”

    此话一出,基德的手掌停留在半空,脸上的笑容却倏地消散了,反倒是新一挑衅的勾起了个笑容,眯着眼睛道:“真遗憾啊基德,看来你的小姐并不喜欢你。”

    什么叫风岁轮流转,看着新一脸上那刺眼的得意,基德恨得简直牙根直痒痒,虽说他现在很想一把将花染拽过来,好好的给她一个教训,但是不行,他的身份绝对不能暴露。

    于是基德只能暗自做了个深呼吸,尽量让自己沉浸在怪盗的角色中,不去跟快斗的日常联系在一起。

    “那真是太可惜了。既然我的小姐不想跟我走,那么我只能伴随着孤独的月光,一个人踏上旅行了。”

    夸张的做了个心碎的表情,基德最后看了眼与他相距几米远的少女,眼底划过一丝留恋与不舍,最终只身从高空中一跃而下,在半空中化作白色的巨鸟,飘荡着往相反的位置飞去。

    在他想要逃离的那一刻,新一下意识的想要去追,但是注意到身后的花染,又硬生生的忍了下来,懊恼的咬紧了牙关。

    看见他隐忍的神情,花染疑惑的问道:“不打算去追吗?”

    “……这次就放他一马吧。”新一揉了揉脑袋,叹息的说道:“没有工具也没办法去追,更何况……”

    他别扭的看了花染一眼:“我已经答应了你要帮你找到项链,不能不遵守约定啊。”

    “……”

    闻言,花染倏地绽开一抹笑容,灿烂的像是四月盛开的樱花:“真温柔啊,工藤君。”

    “哈?笨、笨蛋,你在说什么啊!”完全不擅长应对女生夸赞的工藤瞬间红了脸颊,别开了视线:“这是我身为侦探的职责!不要想太多了。”

    “想多是指……哪些方面?”

    “…………什么都没有!好了,我们快点下楼,一会儿犯人就要跑了。”

    “啊,工藤君,你的脸好红,发烧了吗?”

    “这、这是夕阳晒的啊笨蛋!!”

    傻傻的追逐着基德替身的警官们逮捕未遂,只能带着懊恼的心情重新折回了博物馆。

    趁此机会,工藤新一让警官们帮忙检查了被困在一楼的游客的随身携带物品,果然在一个胖乎乎的中年男人身上查到了花染的项链。

    面对男子满头大汗反驳着根本不知道这件事的神情,无论是新一又或者是警察都没有把他当回事,直接以偷窃罪名押解到了警察局。

    一旁的花染微笑着凝视着百口莫辩的男人,一手把玩着自己的项链,眼睛微微眯起,眼尾泄出几分愉悦的情绪。

    有的时候你的细微的一个举动,也许都会造成无法想象的巨大的影响。

    不弄脏自己的手,让社会舆论去帮助自己,也是花染比较擅长的手段。

    折腾到黑夜回到家后,花染打开手机,发现手机上传来了几条短信。一条是黄濑问她明天要不要出去玩,另一条则是某位不甘寂寞的小偷,此刻再次刷起了存在感。

    【博物馆?听说怪盗基德来了,你没被卷起去吧。】

    花染盯着屏幕,小声的笑了出来。这种你不知道我知道你的身份,偏偏还要装作担忧的模样侧面敲击的模样实在是太有意思了。

    不过花染有耐心也有信心,她有足够的的时间跟黑羽快斗好好玩玩。

    “没什么事情,而且还在博物馆认识了许多朋友,玩的很开心。”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才总算回了一串文字。

    【是么,那真是恭喜你了。】

    即使透过冰冷的文字也能感觉到快斗那不满的情绪,花染及时的打消了拉开距离的想法,适当的递给他一个甜头。

    “不过如果快斗能够陪在我身边的话,我会更开心的。”

    送信终了。

    手指灵巧的在屏幕上按了几个键,花染关上手机,从透明的窗户凝视着天边的皎洁的月色,蓝色的眼眸像天空似的湛蓝,唇角也勾起了一抹浅浅的弧度。

    那么接下来……该进行什么计划呢?

    一方,脱下了白色晚礼服的基德又变回了那个活泼开朗的黑羽快斗。

    检查了下人鱼之泪的色泽后,快斗便不感兴趣的将宝石扔到了密室中,随后迅速的拿起手机给花染发了短信。

    虽说今天完美的偷到了宝石,但他的心中却十分的不开心。

    为什么那个不可爱的女人会选择那边那个笨侦探啊!明明他怪盗基德才是全世界最帅气的不是吗?!

    还有今天下午见到的跟花染告白的那几个高中生,可恶,当时正在扮做工作人员的他差点就因为惊慌而露了马脚,真是气死人了!

    带着愤愤的心情,快斗咬牙切齿的将心中的所有吐槽写到了短信上,然而手指移到发送的按钮却迟迟不敢点下,要是他真的发送了,他怪盗基德的身份一定会就此暴露!

    不行,那样的结局绝对不行!

    理智回炉令快斗猛地甩了下头,将辛辛苦苦打上的字全部删除,最终只换上了一句违心的祝福。

    做完这一切,他将脸径直埋在了柔软的枕头里,发泄似的在床上滚了起来。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憋屈了,有心里话却不能说,就仿佛一块石头堵在了胸口,闷闷的,这口气上不来也下不去,别提多难受了。

    然而花染紧接着传来的有些暧昧的短信却让快斗微微一怔,大脑的怒火瞬间一扫而空,留下的只有欣喜和期待。而且傍晚时,他挑起少女下颔的那一幕还历历在目,那柔软的脸颊,水汪汪的眼睛,优美的脖颈,淡淡的体香依旧残留在他的心中。

    ……啊不行不行,不能再想了!

    每当想起这段记忆,快斗就又是激动又是羞赧的满脸通红,他蓝色的眼眸浮现一层水雾,唇角无意识带着傻笑,抱着手机不肯放松,就好像这手机比那价值百万的宝石更加重要。

    当他激动的几乎彻夜未眠,第二天早上眼底青黑无精打采的起床的时候,花染已经带着一顶漂亮的遮阳帽,穿着一身普通的休闲装,往附近的车站走去。

    她今天要去见一个重要的人。

    一个能够帮助她的人。

    但令花染怎么也料想不到的是,她在今天最先遇到的,却是一位怎么也不想遇见的人。

    或者说,是她心中排名最不想见到的人的前三位。

    ——中原中也。

    港口黑手党的一员,也是曾经花染和太宰的朋友。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